攻略 《此间江湖录》青枫予意 -唐青枫短篇同人小说

2018-09-12 10:57:49 佚名


早闻师傅讲到,海上移花如仙境所在,她却没想过有朝一日能亲眼目睹这无瑕圣地。

小雪与她闲聊着,掌舵间却是已入港口,小雪轻声道:“我们到了。”

她幻想过不知多少幕与他再相遇的情景,劫后重生,生生死死经历太多次,本已造就坚强,却没想到在见他的那一霎那,她还是有太多感受。

 

“唐...唐师兄...”

她唤出予他的称呼,远处的人身着纯白长袍,依旧温润如玉嘴角挂着微笑,听见她唤他,岁月仿佛已隔三秋。

“予儿,别来无恙?”

“我...”她一字刚出,泪水便止不住往下流,“我…”

如鲠在喉,她竟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忽然间,她仿佛想起了什么,连忙从袖间拿出一红艳如枫的东西,展手一看,原是师兄的红叶坠。红叶扇已然不在,这坠子原本以为弄丢了,没想到却在她手中安然无恙的躺着,阳光照耀着琥珀,熠熠生辉。

“竟是在予儿手里,我原以为已随那一战湮没,没想到你帮我保存着。”

唐青枫伸出手来,接住那颗坠子,放于衣袖之内,辰予看着他好似有万语千言要讲,却也未能开口。他倏尔一笑,打破沉默:“如今以笛暂代红叶,等什么时候回江南拜访老友,觅得新武器,再将这琥珀系于红叶之上。”

“唐师兄不必担忧的,齐谷主已将新红叶锻造完毕,择日取回便可,听说这次还特意换了材质,依着你的性子,肯定会更顺手呢!”

“真好啊。”唐青枫悠悠吐出这三个字,低眸望向辰予,而后抬起手做出请的动作,“予儿不妨再给我讲讲我隐世之时,有些什么江湖趣事?”

 

辰予抬步,也对着唐青枫笑笑,此时小雪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她边走边说道:“唐师兄身赴移花疗伤,水龙虽有红渠主持事务,但实则军心不稳疑似大乱。寒江与水龙的矛盾日益渐深,曲盟主虽有心压制,但各帮派积怨已深,表面平静私下却是暗流涌动,不可言说。”

说罢他皱了皱眉头:“原来我走后,江湖仍是风云诡谲。我还寻思着这仙境呆久了,江湖恩怨也就随这浪起浪退沉浮远去。身为红尘客,自然难洗去一身浮尘,果真道理如此了。”

“师兄向来不愿太纠结于水龙政务,我却在你大伤初愈时告知你这些…”

“自然是要说的,不然我回去如何接手红渠手上事务?隐世虽久,却也要回归的不是吗?听得予儿给我讲这些,倒是又有了些江湖意味。”话语间,他神色温柔依旧,“不过,予儿既然来了这世外之地,便不如放下心中挂念,这几天先好好玩玩,我带你去看看山海花树。”

辰予点头,望向那个走在她身边的男子,这地方美若幻境,加上身旁这人,更加令她觉得身处虚幻之中,一切美好的那么不真实,她抬手触及唐青枫的衣袖想要确定一下,这一切是否存在。

她触及衣袖的一刹那,他先是一愣,继而灿然一笑,轻声道两字,霎时恍若隔世。

耳畔悠悠,梦绕魂萦:

“我在。”

 

 

 

恍然已是三天之后。

唐青枫在不远处与苏小白总管话别,二人衣袂飘然站在港口,着实令人赏心悦目。辰予此时看着唐青枫的背影发呆,似乎又回想起了在与他江南初遇时,那别样的烟雨朦胧,他自是风流不羁却奈何被责任所缚,一声“唐三”不知他可还记得。

时隔多年他仍是水龙吟最年轻有为最风度翩翩的盟主,而她已成长为能独当一面能为他排忧解难的少侠。二人一起经历过多少事,已经数不清道不明,她只知道,只要有唐师兄在江湖的一日,便有她辰予与他同行的一天。

“辰姐姐,你们这次去中原了是不是就不会回来了?”

突然的问话让辰予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小雪正站在她身边,睁着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她,最是天真无暇。她点点头,可叹此间早已成过往,便是再留恋这仙境也要离开了。

“此番阔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小雪若是以后通过幻境测试,去中原历练一番,可别忘了来看我。”

“嗯嗯!”她重重的点了点头,而眼角似乎已经充盈着泪水,“我还没送过朋友离开这移花岛呢。辰姐姐,你是第一个,我觉得好伤心啊。”

“别离本就是人生来要尝试的痛苦,我能这样想吗?能做小雪第一个送别之人,我感到荣幸,说明我让小雪心里更成长了一点,以后面对离别,便会更加坚强。”

“唔……好像是有道理。”她顿了一下。辰予双手附上她的脸庞,捏了捏,而后嘟嘟嘴做了个鬼脸。

“小雪性子应是活泼好动才对。”

她逗得小雪扑哧一笑,氛围也缓和了许多,辰予和小雪一起望向港口处,看着唐青枫与苏小白已朝着船走来,小雪皱了皱眉头,喃喃一句:“啊,我得下船了。”

小雪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看向辰予,问道:“辰姐姐,你此番打算去哪?与青枫哥哥一起回巴蜀吗?”

“不呢,我要回江南给唐师兄打点一下事务,他去巴蜀看望家人后,便会来江南与我汇合。”

“好,”她点点头,此时唐青枫已经来到船上,小雪依依不舍的看了看他俩,而后又说道,“青枫哥哥辰姐姐,珍重!”

而后下船与苏小白一同站着,望向船头。辰予挥挥手,转眼间,船便扬帆起航,渐渐船身被朦胧雾所遮掩,港口处也越发模糊,看不清晰。辰予不由得一叹气,唐青枫负手看着她,又看向那渐行渐远的岛屿。离别总是让人心中苦闷,若是知道下次相见时日,还能有一番念想。倘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此番别离,心中酸苦,又何能言说。

 

行至钱塘后,辰予另乘船赶往江南,而唐青枫也身赴巴蜀。

“蜀中弟子定然十分想念唐师兄。”

回想起在船上给他说的这句话,辰予原本是想说,不光是他们,而是整个水龙吟,整个江湖,更重要的是她。可这话怎么说得出口,再怎么思念,也只能意会,若是言传,会显得人轻浮随便。

其实她很害怕再与他分别,害怕之前的故事重演,她不能保护他,这在她心里是一道过不去的坎,哪怕不能保护也不要成为累赘不是么?

“呐,予儿先把手拿出来。”辰予愣了愣,继而慢慢伸出手来,唐青枫微微一笑,从袖口拿出红叶坠,交予她手,“这坠子你先帮我保管着,等你到江南,拿到红叶等我归来。”

她回忆起唐师兄与她说过的话,本是想与唐师兄一同前去,但无奈收得分舵主传书,事情可大可小,一定是要去解决的。

说是江南有隶属寒江城的帮派带头闹事,殴打水龙兄弟,虽说江南是帝王州的总舵设立点,但滋事之人自然不嫌麻烦大,想来是有极端分子想挑起三盟矛盾,从此获得利益。

“想来定是那帮帮主了。”辰予在心里想到。以前寒江分舵一帮帮主,仗着山高水远,总以曲盟主名义专挑水龙帮众下手,后被发现,逐出寒江,自立一户,却仍号是寒江分舵总帮,不知情者纷纷与寒江城结下梁子。

四盟本因青龙会的存在,现已有和解之意,可心术不正之人太多,总想挑起四盟纷争,引得江湖大乱。此次唐青枫与笑道人相继出事,那么受波及的自然有水龙吟与寒江城,不知道闹的江湖不安,对那些始作俑者究竟有何好处。又或说,好战者终究无法安稳。

 

达到江南已经是第二天,辰予在九回弯渡口便下了船。听说滋事之人总在附近活动,若是可以,定能在这地方找到什么线索。

于是她朝着鲲鹏渡走去,前往狮子坡,与水龙吟探子接头。

还未等她走到狮子坡,便忽然听见不远处窸窸窣窣,她连忙走到旁边,找了个相对不起眼的地方躲了起来。有两人渐渐走入了她的视线内,只听有一人说道:

“帮主可真是不嫌事情大,愣说这里有什么探子,可我们在这守了那么久了,怎么就没遇上个什么人?”

“叫我们守着便守着呗,总会有发现的。”

眼见他们就要走到她前方,这里只有几棵小树,叫她何处去躲?心悬到嗓子眼,她连呼吸都不敢多一口。

忽然从山坡下又走上来一人,跟着他二人打着招呼,似乎很是熟络。起初辰予只觉得来人声音很是熟悉,却不料仔细一看,竟是水龙吟一分舵舵主?

“情报定是没错,代副盟主来这里,也是时间问题了,应该就在这两日。”那二人对他点头哈腰,语气十分亲切,其中一人还问到,他什么时候回锦云帮。

锦云帮?没错了,那这次肯定是锦云帮主带头闹事!之前隶属水龙吟的听风帮派,在锦云挑唆之下,其帮众怒杀寒江城帮众三人,这事儿还没解决,又引来了寒江城帮派带头闹事,若是和锦云帮主无关,辰予说什么都不会信。

看来是锦云被逐出寒江,心生芥蒂,才要报复两盟帮众吧。那水龙吟探子之事,多半是引我中计的圈套,辰予在心中这样想到,而后抬首,看着三人渐渐朝坡上走去,消失在视野中。

 

还是先回铸神谷,等待唐师兄消息,之后唤红渠和各盟会长老,来解决内贼一事。辰予心里想着,而后小心翼翼离开,然而没走几步,却被拦下。

“代副盟主,呵呵,想走?”

无奈,辰予只好转身,面对那人丑恶嘴脸,心中却是满腔愤懑:“怎么?我走便走了,你觉得你还能拦着我?”

那人轻声一笑,极为不屑,“我三人对付你,自然是没把握,可你看看,若是加上我身后,与你身后这些人呢?又会是如何?”

话音刚落,边听的簇簇声,他身后与辰予身后果真冒出一大帮人来,想来真是蓄谋已久。

“背叛水龙吟,对你有何好处?”辰予紧了紧手中武器,虽是随时准备迎战,却仍不死心,想要一探究竟。

“好处?好处自然是有的。”他忽然抬起手来,四指轻轻一弯,“你死了,自然就知道了。”

倏忽间辰予伞剑出鞘,先是一道剑意向后挥去击中一排人,断了身后方人来路,而后提剑对着前面涌来的人,来一人便是一剑,但奈何人太多,这么下去,太多杀戮着实令人心中生怖。辰予抬头看向那三人之前的方向,果然还站在那里!擒贼擒王,那就休要怪我了。

她双足轻轻点地,利用内力一跃而起,穿云至身边不远的一棵树,用之借力,轻功而起,转眼便来到那三人身边。他们先是一愣,而后为首那人直接拔出剑来,对着辰予便是一剑而下。辰予连忙撑开伞来挡住了他的攻击,而后将伞轻轻一旋,身却一侧,伞刃直逼脖颈,她已双足落地。

“如何?”辰予抬起伞来,露出她的面容,笑容在她脸上,却仍觉得丝丝凉意。

那人咽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大声吼:“都给我退下!退下!”

刚才要动手的帮众纷纷停手,只见那人捏紧了拳头,又吼了一声:“退下!”帮众讪讪的收起武器,一个一个向他们身后走去。

看的身后之人尽数散去,正当辰予准备收伞遁逃之时,忽然一个人打破了沉默。

“一个水龙吟的叛徒?能指挥我们寒江之帮众?”

“唔……”

辰予剑指那人忽然倒下,猝不及防,看的辰予一愣。只见他身后那人拿着刀,上面侵满鲜血,那人喃喃着,“呵,死不足惜。”

当前发生实在令辰予摸不清状况,这是算内讧,还是两帮恩怨,又或是私人恩怨?

这时候来不及想这些了,只听那人又说道:“杀了她,回去交差。”

她只能握起剑来,又牵扯进这血雨腥风当中。

伞刃伞面鲜血淋漓,她也体力不支陷入无意识挥杀中,突然她听得“哐当”一声,似是有武器倒地,不远处似有笛声传来,她也再无气力,猝然倒下。恍惚间,只见到一抹白色靠近,一缕清香而来,似是故人气息。她缓缓闭眼,陷入昏迷。

 

待辰予再醒来之时,已身在铸神谷,印象中,她真想不起来是何人救的她,只隐隐觉得应该是唐师兄,但由于唐师兄是被她亲自送上去巴蜀的船,她也难以相信自己潜意识是否是事实。

她走出房间,问了服侍丫头谷主下落,想去问个明白。还没等她到客室,便听见那熟悉的声音,话语间轻松自然,如清泉低荡,直击辰予内心深处。

“我自知不对劲,怎会让予儿独自冒险?那时传书唤你派人去救她,又不知是否来得及。我定要亲自……”

“哈哈哈,你啊!”辰予走到门前,远远的看着唐青枫与齐落竹正在叙旧,忽然齐落竹从身边拿出一个盒子,对着青枫道:“你看看新红叶,如何?我可是用了最好的玄铁与娟段,其中暗藏小孔,可以利用扇面发射暗器,想来你可以多研究研究,如何顺手。”

唐青枫拿起红叶,没有第一时间观摩,而是看向了门口,对着辰予温润一笑,轻声一句:“予儿你来了?”

她点点头,朝着他们走去,齐落竹看看他二人,随即心领神会的笑了笑。辰予拿出袖中琥珀,走到唐青枫跟前,交予他手中。

“师兄……又救了我一命……”

突然唐青枫拿起扇子,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是你带我重返江湖,我岂有不护着你的道理?”

有人说过,八荒之中,唯有唐青枫笑容最是温柔,此番看来,确实如此。辰予看着唐师兄手中灵活,将琥珀系于红叶之上,而后“唰”的一声,他打开扇面,在手中把玩。霎时,犹如回到初见,仍旧是江南这阵阵温柔风,仍旧是一抹红叶燃于扇面,仍旧是这温润如斯的微笑……

“既然予儿已经醒了,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等我与她将这寒江城之事解决,定然再回到铸神谷,与你叙旧!”

齐落竹点点头,而后提步相送。辰予与青枫作揖告别,而后转身离去。

 

“红渠与各长老相会在哪?我们这是朝哪里去?”

此时恰逢阴云散去,阳光洒落在这石子小道,斑驳树影摇曳,衬得此间一点清凉。唐青枫拿着红叶,侧脸看向她:“约在四明书院。”

“嗯?那么远?为何?”

“听闻在我离去之日,那里不知何人植来了满山桃树,如今逢得桃林盛开,你我为何不前去一观?”

“唐师兄不在的日子,这个江湖着实变了不少。”

“那你我便一一观之,予儿可愿?”

辰予愣住,继而一笑点头,江湖间与他再相逢,便已是幸运之至,若是而后道路都与他同踏,又何种心情能够言说?

二人踏着碎影,青枫摇着红叶,清风偶然吹动衣袂,青丝随着风动,心思已不知何处而去了……

(本篇完)

 

如果你喜欢我的小故事,

欢迎点赞订阅,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示喔~

点击进入专栏可以查看往期故事内容。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