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刀同人东海移花篇 第八章

2018-09-12 11:06:28 佚名


   听闻明铃来了开封,太白一大早就高高兴兴道赶到客栈,还给众人带了茶叶和肉包子。不过他周身有些酒气,大家都捏着鼻子避着他。

 

  “你这个天香的弟子辈真的能治好这小姑娘吗?”太白咬着肉包子,凑热闹道。

 

  “若对我医术不放心,大可将小姑娘带回襄州,由我师尊诊治。”顾清璃收起银针,淡淡道。

 

  “别别别,我说着玩。”

 

 

  明铃觉得不大对劲,揪着太白耳朵走到一边:“说,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有什么好事情吗?”

 

  “哪有,我就昨天做梦,梦到铃铃,特别想你,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铃铃,结果今天就见到你了,我才这么高兴嘛~”太白扭捏道。

 

   明铃加重手上的力道。疼的太白龇牙咧嘴,硬是不敢出声。

 

  “我说我说。”太白疼的受不了,连连告饶,“你们长老答应我,要是我帮他见了沈孤鸿,他以后见着我不会再赶我走,虽然还是不允许我带你到处玩,但以后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面前了哈哈哈。”

 

  “真的吗?”明铃半信半疑。

 

 

  蒲儿是在三天后醒来的,才一醒来,瞬间惊醒守在床前的顾清璃,她探了探蒲儿的脉息,给蒲儿端了碗滋补的药汤,而铃铃则高兴地出去大声嚷嚷,恨不得全客栈都听得到。许多人涌进房间,祝福着她。

 

  蒲儿只觉头晕,极度的虚弱感袭上身体,她努力分辨着室内众人,却没有一个是见过的,这热闹全然不属于她,只觉走马观花。

 

  门突然又被打开,走进来一素色衣裳的少年,他只拿着一叠新制的女童衣服进门,便皱起眉头:“都挤在这里干什么,没得一个清净。出去。”

 

  顾清璃彼时正在施针,待终于闲下,亦冷冷道:“病人初愈,需要安静,你们要不出去,天香的花伞可要切剑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呼啦一下,全散了。

 

  苏秋明这才走到床前,他看着蒲儿,蒲儿亦看着他。

 

  “我说过我会让你活下来,我做到了。”苏秋明摸摸她的脑袋:“你也要好好活下去。”

 

  孩子小小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小脑袋却微微点了下。

 

 

  蒲儿疗伤期间,明尘带着一个丐帮找过苏秋明,三人在房间里谈了很久,临走时,明尘来看望蒲儿。他笑的发自内心的喜悦:“要快快好起来啊小妹妹,明尘哥哥给你带了一大袋蜜饯,喝药要是觉得苦,记得含一块在嘴里哦。”

 

  “也没有多甜嘛。”斜倚在门边的丐帮闲闲的往嘴里抛着蜜饯。

 

  “游夏!”明尘无奈的扶额“你连小孩子的零嘴你都要抢。”

 

  游夏扯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就吃,你买的我都要吃。”

 

 

  十天左右,蒲儿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顾清璃提议要带着铃铃、蒲儿出去走走,苏秋明没有阻拦,但三个女孩子家家走在路上又委实让人不放心,于是苏秋明,明含二人便‘顺路办事’,同游开封。而太白少侠早在三日前便被秦妙手飞鸽传书召回襄州。

 

 

  开封府游客群集的地方,一是开封府大相国寺,另一个便是那声色场所一条街了。歌舞管弦齐奏,醉眼桃花的美娇娘环伺,端是风流。每年光是这条街的税收,便占了整个开封国库收入的四成。

 

  秦楼楚馆中,又数王二婆开的‘满春苑’和李大娘开的‘蝶恋花’最为出名。

 

  今遭,‘蝶恋花’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小爷我可不管,今个儿小爷就要叫青丝雪出来陪小爷喝酒!”

 

  喝的半醉的几个纨绔子弟借着酒劲,带着一帮泼皮无赖硬闯阁楼。其中有一位还是当今宰相的嫡子。

 

  “哎哟,公子,别为难老身了,您不是不知道,那青丝雪是挂牌的角,卖艺不卖身的。”李大娘挥着花帕子,一脸为难。

 

  “放……放屁!你知道小爷是谁吗?能当花魁还有卖艺不卖身的,今个儿若不把青丝雪叫出来,小爷我回去定要叫爹爹把你这里收缴了!”那宰相的嫡子说着,便要往阁楼上闯。

 

  李大娘拗不过,只得叫:“二娘,二娘!”

 

  “来了~”阁楼上转出一位紫纱衣裙的姑娘,轻移莲步下了楼。只见她薄纱遮面,肌肤赛雪,露出面纱外的眼睛如天上的星子,顾盼间点点流光。一张芙蓉面,笑里含情。

 

  “二娘,好好招待几位公子。”李大娘无不担忧。

 

  “放心~奴家一定将几位公子伺候的舒舒服服,服服帖帖~”青丝雪娇声的应着,风情万种的瞥了眼那几位公子,把那些纨绔子弟都看得涎水直流。“公子,还站着干什么,快随奴家屋里坐会~”

 

  几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忙不迭跟着上了阁楼,后面一帮泼皮也想跟上,那二娘却转过身来:“怎么,奴家与几位公子说些贴心话儿,也让这些狗奴才旁听不成?”

 

  “你们去外面候着!”纨绔们骂退那些狗腿子,这才色授魂与的随着青丝雪去了。

 

  李大娘不忍心的闭上了双眼。

 

  片刻后,阁楼里传来几位公子杀猪般的惨叫。

 

  门口的奴才们还在讨论“这美人会玩,几位公子还挺享受~”

 

  直到一位公子从天而降,直直摔到他们面前。

 

  泼皮们大惊,赶紧扶起那位公子,抬头看向蝶恋花二楼,那青丝雪正抬脚踩着一位倒在栏杆上的公子,笑容浑如恶鬼修罗:“任你奸似鬼,也要喝了老娘的洗脚水!小青,把我昨晚未倒的洗脚水端上来!”

 

  “是!”名叫小青的婢女应到,立马端了盆洗脚水过来。

 

  这还得了?狗腿子们赶紧冲进阁楼救主子。

 

  依然是片刻,惨叫声不绝于耳。

 

  青丝雪脚踩着一位泼皮的手,向栏杆外慵懒的望去,正看见太白美团顶着碗翡翠汤窜过,二人对视,二娘抛了个媚眼:“小哥常来玩哟~”

 

  吓得那美团一哆嗦,汤连着碗一起咕噜滚落在地,碗也顾不上捡,刷了个艳霞满天踩着苍龙出水疾风步便飞也似的跑了。

 

  远远的一个泼皮哭丧的劝着自家公子:“公子小的还没说完您怎么就这么心急呢?青丝雪出名的那哪儿是花名啊,那出的是恶名是江湖上的诨名啊!她分明是个青丝染血的女魔头,李大娘将她收作义女,不教琴棋书画,专研舞刀弄枪的杀人招式,还和咱们大宋公主帝女花有过命的交情,您怎么就上去惹了她啊!”

 

  彼时苏等五人刚好游玩至此地,见蝶恋花门口一片狼藉,横七竖八倒着二三十个人,不知为何,而阁楼上的青丝雪却眼睛一亮:“咦,好俊的两个小哥!”

 

  她飞身下楼,身姿轻灵如燕,先掠过明含,摸了他一把脸,明含下意识使了个闪身后撤才避免下一步的毒手。

 

  “嘻嘻~”那青丝雪笑着,又掠过苏秋明,却只觉一瞬间抓了个空,眼前还闪过幻象。她意识到不好,咬舌靠剧痛让自己清醒几分,娇喝一声,抽出腰间两把峨嵋刺,腾挪至苏秋明身后,峨嵋刺毫不留情的向他腰间刺去。

 

  苏秋明如背上生了双眼,早预判一个花间酌挡开青丝雪。

 

  青丝雪被弹开,倒退几步,差点撞到顾清璃身上,一丝寒凉的气息闪过,青丝雪一个微风拂柳闪过,看着顾清璃冷冷的收回伞中剑:“走路当心!”

 

  青丝雪撇嘴攻上顾清璃,背后突然被苏秋明点了穴。

 

  “你们这是以多欺少!”青丝雪动弹不得,心有不甘。秦楼楚馆一条街的游客纷纷避让,幸灾乐祸的看着女魔头青丝雪被吃亏。

 

  “我们可从来没有招惹过你,是你先出手的啊!”明含委屈的回道,他才是受害者啊,平白被人摸了脸。

 

  青丝雪看着苏秋明眉角都没动的牵着蒲儿转身离去,还是咬咬牙低头认输,毕竟从头到尾,苏秋明从未出过攻击性招式。

 

  “我输了,你身手很好。”

 

  一行人早已经走远了。

 

  “先给我解开啊混蛋!”青丝雪破口大骂。

 

 

  才走出烟花之地,顾清璃冷冷扫了一眼明含,原来出客栈,几人不知该去何处游玩,女孩子脸皮薄,便让苏二人去向路人问询开封游玩之地。路人见二人作翩翩少年公子打扮,明含又扭捏的问询游玩之地,立刻心下了然,神色暧昧的指向秦楼楚馆那条街……

 

  顾清璃怪不得苏秋明,便只能怪明含了。

 

  “下流,教坏小孩子!”

 

  “顾姐姐,什么是青楼啊?”铃铃好奇的拉着顾清璃衣袖。

 

  明含被骂的面红耳赤,偏偏又说不出半个字来,只得将目光投向长老。

 

  苏秋明目不斜视的摇着扇子跟着蒲儿踱到市集。

 

  进了大相国寺外围闹市,明铃一声欢呼,雀跃的钻过各个摊位。

 

  “我要这个小糖人,还有这个珍珠钗,糖葫芦,风车,泥娃娃,还有这个,那个……我都要~”

 

  明含满头大汗的跟在顾清璃、明铃二人身后付钱拎包,只有蒲儿十分乖巧的站在旁边什么都没要。

 

  苏秋明瞥了眼,发现她目光扫过二人买过的摊位,又迅速将视线转开,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懂事的让人心疼。

 

  苏秋明清了清嗓子,拿扇子敲了敲摊位:“这个小姑娘看了什么麻烦都给我包起来,多的烦请帮我送至云来客栈。”他丢下一锭实足重的金锭,老板立刻眉开眼笑的收了金子,忙不迭的叫人包起所有的货。

 

  一只刚刚做好的小糖贝壳递到蒲儿面前。

 

  “喜欢什么直接说,我给你买。不用害怕什么了,一切都过去了。”苏秋明蹲下身子与蒲儿平视,顺手撕了包裹糖贝壳的纸,放到蒲儿嘴边。“太懂事,受伤害的还是你,会有人护着你的。”

 

  蒲儿小心翼翼的咬了口贝壳,接过苏秋明手上的糖棍,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

 

  “谢谢苏哥哥。”这是蒲儿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也是第一次开口说话,这个孤僻内向的小姑娘冰封的内心悄悄裂开一道缝。

 

  “嗯。”苏秋明一向冷淡的脸色稍稍柔和起来。

 

  “长老今天好像温柔了好多。”明含看着苏秋明,喃喃道。

 

  “胡说,长老一直都很温柔的啦!”铃铃反驳道:“长老只是平时训练弟子很严格,他其实很关心我们的,是因为三师兄你平日里笨手笨脚的经常被长老训才这么觉得吧!”

 

  “是吗?”明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包胭脂水粉扔到他怀中。

 

  “走了。”顾清璃瞪了他一眼。

 

 

  回到客栈,小二便送来一封信,是太白送过来的。

 

  言及薛无泪现身襄州,假扮太白模样,引出公子羽,意图隔岸观火,诱使公子羽报杀妻之仇。没想到却被公子羽反将一军,将计就计引出太白。幸好沈孤鸿及时赶到,救下太白,擒住了薛无泪。

 

  

  薛无泪没死,而且被抓了?

 

  众人大吃一惊。

 

  苏秋明合上扇子:“回襄州。”

 

 

 襄州·真武山

 

  苏秋明等人一路车马奔波,等到回了襄州,苏秋明先向梁知音呈上铁皮石斛,梁谷主谢过苏秋明,问询起蒲儿病情,好言劝苏秋明。

 

  “苏长老,我们本江湖人氏,打斗奔波不过家常便饭。人力有穷时,苏长老虽然武功臻至化境,毕竟还得顾着百名移花宫弟子。而这小丫头不过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且病体初愈,你将她带在身边,对你对她都无益处。”

 

  苏秋明沉默良久,没有反驳。

 

  当苏秋明在真武山脚下找到蒲儿时,她正默默跪在一个新坟前,不发一语。

 

  待看见苏秋明,眼神才波动了两下。苏秋明走过去,看见那是赌鬼赵五和她三个弟弟的坟。当初薛无泪抱着赵五跌下万仞石梁,众人在山下找了半天,也只找到赵五的尸体,涵星坊除了赵五家三个不足五岁的男童尸体还留在房内,镇上其他人均消失不见。

 

  “我的三个弟弟,是我爹爹那日癫狂时杀死的。”蒲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很小的时候,娘因为受不了爹爹好赌酗酒,兼之醉后还会打骂她,娘便跑了,扔下我和三个弟弟。那时候,最小的弟弟还没有一岁,我天天抱着他,跑到镇里邢婆婆家,求着她儿媳分一点奶水给我幺弟。”

 

  苏秋明静静的听着。

 

  “有时候我在想,也许爹爹死了,会怎么样呢?那其实也不打紧,有没有爹爹在,日子都能过,说不定还能更好些。”

 

  “但是弟弟们和镇里其他小孩玩耍,回来便哭着问我,为什么其他孩子都有娘,而我们姐弟却没有娘,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蒲儿轻轻地笑了。“现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会问我这个问题的人都消失不见了。也只有我,能问自己。”

 

  “你会有爹娘的。”苏秋明喉结滚动了下,不忍再听下去。

 

  当日,梁知音便派人将蒲儿送至山下玉华集,由一户没有子嗣的人家收养。

 

  由于薛无泪被抓,青龙会余孽俱都偃旗息鼓,沈孤鸿也解决了使官被抓一案,武林大会得以照常召开。

 

  苏秋明将一枚特制烟花一一分发给移花宫众弟子,神情一如往日冷淡:“此次武林大会结束,你们便各自散去,游历江湖。这才是真正对尔等自身的历练。发给你们的烟花,燃放时会放出特有的醉心花信号,只有在紧急关头方可使用,到时我自会寻着信号来助你们。切记,烟花只能使用一次。江湖险恶,尔等还要自己当心。”

 

  移花宫众人默默收下这枚保命的烟花。

 

  “明年海路归程天风吹起,我自会提前一个月在东越长放此烟花。一个月期限,无论你们到与不到,灵氛号自会启程返航,勿要误了时辰。”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千山入梦醉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出处。

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在助手上发表,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你的攻略,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

投稿内容:副本打法,论剑心得,综合盘点(仅限攻略类)

投稿邮箱:286392767@qq.com

《天刀助手》交流1群:543745640(快满)

《天刀助手》交流2群:611362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