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三十章

2018-09-12 17:36:22 佚名


第八十六话 天门符

 

唐林的强大让横天啸畏惧,唐林的高傲让横天啸厌恶,唐林对明月心的不屑更让视明月心为女主人的横天啸恼羞成怒。复活之后人格并不完整的横天啸在这些复杂的情绪交织之下忽然失去了理智,他野兽一般的发了狂,呼吼着冲向唐林。他的脸扭曲而狰狞,全身肌肉绷紧青筋凸起,缝合伤口的铁环相互间碰撞得叮叮当当,那凶恶丑陋的模样真不似这世间之人。

横天啸在靠近唐林的一刹那,忽然感觉时间仿佛停住了,离唐林只有一步之遥却无论如何不能企及,他环顾四周,自己没有动,唐林没有动,于青没有动,连扬起的雪渣雪雾也都没有动。他开始回忆那一桩桩罪恶的往事,那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过往,忽然他警醒了:

“听说人要死的时候,时间会变慢...听说人要死的时候,会开始回忆往事...那么...我这次...真的要死了?”

横天啸再环顾四周,他看见于青因伤痛而蜷缩,他看见唐林拔剑收剑,他看见扬起的雪雾在皎白的月光下晶莹闪烁,他看见了洁白无瑕的秦川...最后他看见了自己,看见自己丑恶而千疮百孔的身体在这一尘不染的秦川大地之上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上原来没有头...然后他又看到天旋地转...渐渐的他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横天啸死了,唐林不带任何犹豫的一剑,干干净净地让他身首异处。唐林去检查于青的伤势,情况非常不妙,腿骨粉碎,皮肉一团模糊,怕是再也不能自己站起来了。这时五爷扶着独孤若虚,江河掺着公孙剑,四人一起赶了过来。大家看着于青的伤势都十分揪心。

“这伤...若要让他能再次站起来...这世间恐怕只有百晓生座下药师孙济世以及炼丹师孙精诚能做到。”五爷摇着头说道,“孙济世心术不正,本次袭击以及药王谷疑案他都难脱嫌疑...而孙精诚又和药王谷一起失踪...唉...”

说罢五爷走到横天啸尸体旁,想从他尸体上搜寻一些和本次袭击相关的线索,结果找到了一张灵符。

“这张符...我见过!”江河从五爷手上接过灵符一边打量一边说道,“这个刺客身上怎么会有这种玩意儿?”江河正思索,却听唐林提议道:

“五爷,江大侠,我们先把伤者送回治疗,然后再商议其他事吧。”

“啊...唐大侠所言甚是。”江河连忙把灵符揣入怀中然后去帮唐林抬于青。

独孤若虚的伤并无大碍,缓了这么一阵子后,基本可以自己行动。五爷扶着挨揍不轻的公孙剑。

 

剑神早已召集了太白剑派最好的医师在苍穹阁为风无痕治疗,因此江河等人直接将伤员送到了苍穹阁疗伤(于青那晚便没有再回藏剑阁,我们因此才有机会在破晓时分毫无阻碍的直接去了药王谷)。

剑神听完了唐林和五爷的汇报之后惊愕万分,没想到回来的真的是公孙九,而他身边的竟然是仇人横天啸。剑神喝一口茶,稍稍平复了心绪,然后狠狠地批评了公孙剑和独孤若虚,并感谢了出手相助的江河。太白剑派收授门徒,山门之内长驻医师数人,医治看护练武受伤的太白弟子,虽不是什么神医但也强过那些江湖郎中不少。不过几名医师看过于青的伤后,都表示无能为力。五爷和唐林又询问起风无痕的情况。

剑神神色黯然,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刺伤掌门的剑上淬有尸毒...掌门情况...很不好。”

众人闻之皆大惊,领头的医师上前深鞠一躬说道:

“各位大侠请恕我们无能,解掌门之毒,非我等医术可以企及,我们以药物及针灸之术封住掌门心脉,避免毒血攻心,可为掌门续命三日,若三日内不能寻得解毒之人,则掌门危矣...”说罢领头的医师低头哭了起来。其他医师见状也跟着呜呜哭了起来。剑神赶紧招呼大家控制情绪,让医师们各回其位照顾伤员,然后自己拉着五爷、唐林、江河一起商量对策。

“既然药王谷的孙精诚先生可以治好掌门和于大侠,那我去寻他便是。”江河提议道。

剑神摇摇头说:

“因药王谷消失事件,以及各地频现的活死人袭击事件,我带领弟子寻找药王谷多次,终难有所发现,江大侠此去怕也会无功而返。掌门...可能撑不了那么久。”

“剑神有所不知,我得了一样东西,恐怕是进入药王谷的密钥!”江河笑了笑。

“河仔不要卖关子,赶紧拿出来!”五爷说道。

江河掏出那张灵符,在桌上摊开:

“诸位请看,这是天门符,这就是进入药王谷的密钥!”

“用此符如何能进得药王谷?江大侠又是如何识得此符?”唐林不解的问。

“一十七年前,我随杨延玉元帅北上抗击辽军,辽军用结界与毒瘴之术扼守要冲之地,当时那个毒瘴结界名为天门阵,辽国兵将便是使用这天门符自由出入天门阵的。”

“那这辽人的邪术和大宋境内的药王谷有何关系呢?”唐林还是满腹疑惑。

“天门阵恐怕不是辽人的邪术,而是出自我大宋武林,一年之前,我与一个怪物交过手(开封之战,养蜂人,参见三十七话),当时他使用了类似天门阵的结界。”江河解释道,“经过我们调查,那个怪物以及结界都和这药王谷的药师孙济世有关。”

“江大侠是说...十七年前的天门阵,可能是药师布置的?而这药王谷的消失也是和结界有关?”唐林渐渐明白了其中的关系。

“药师孙济世为了维持自己丧心病狂的研究,四处敛财,这么看来十七年前将结界之术卖给辽人的可能是他,害死九儿的可能是他,策划这次袭击的也可能是他!”剑神对江河的观点表示赞同。

 

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动了一下,普通人可能无法察觉,但是苍穹阁内个个都是武林高手,每个人都察觉到了异样,并不自觉地望向浩然峰方向。江河心中一颤,瞬间不详的预感袭来。

此时天光已亮,太白弟子都开始了晨练,不多一会便有弟子到苍穹阁汇报,说前方探查弟子飞鸽传书来报,浩然峰顶发生爆炸,引起了巨大的雪崩。又有弟子来报宇文剑心一行六人破晓之时去了浩然峰方向。江河闻此心中大呼不好,于青也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江河对剑神拱手一礼,说道:

“小徒顽劣任性,大概已经酿成大祸,事不宜迟,江河现在速去营救,请剑神保护好掌门,江河此去一定救出小徒,查明药王谷下落,带回孙精诚先生!”

于青拖着伤腿扶墙挣扎到江河面前,想要下跪,江河赶紧扶起,于青哭诉道:

“于青已近天命之年,然并未婚娶也无子嗣,惟有爱徒宇文剑心、宇文静、康良三人,于青一直视如己出,犹胜吾命,请江大侠无论如何都要救回爱徒,于青万死无以为报...”

“于大侠放心,我以性命为担保!若孩子们有所闪失,江河定不独活!”

经过晚上的夜袭,众人皆知敌人实力和残酷,也难怪于青和江河都如此紧张。

江河匆匆拜别众人,五爷很不放心的叮嘱了他几句,便让他去了。五爷内心其实很想随江河同去,无奈现在苍穹阁内满是伤员,太白的战力已经几乎史上最低,再削减人手若再发生袭击掌门性命恐怕不保。因此,剑神、唐林、五爷均留守太白苍穹阁,江河独自前往浩然峰。

江河几口酒下肚,用醉饮江河聚集全身斗气,使出独门绝技“神行步”冲向浩然峰,如风如雷如火如电,奔跑的双脚扬起雪渣雪雾盖地铺天。苍穹阁内的五爷远远望着那扬起的如小山般的雪雾。

“如果是他...肯定不会有事的...我的河仔...要把孙儿们都带回来啊!”

 

 

 

 

 

 

第八十七话 魔琴千丝

 

江河赶到雪崩现场,经过仔细搜寻线索,确认了如下几点:第一,我们曾经到过这里并与什么东西发生过战斗;第二,我们遭遇了雪崩并全部被活埋于此;第三,我们被什么人挖出,然后包括与我们打斗过的东西在内全部从这片区域消失了。

“又是凭空消失,果然是结界,可恶,一定又是那该死的药师!”江河心中骂道。凭借对抗天门阵的多年作战经验,江河努力搜寻结界入口。他沿着挖掘和拖拽痕迹一路追踪,再根据风的流动,光线的弯曲,以及他天生敏锐的直觉,最终他确认了时空扭曲相交之处,便掏出天门符正要焚烧,就听一声喝止:

“住手!休要扰我神域!”

“哦!?”江河诧异地看着那人。那是一个单手执剑的男子,看他的身形和步伐是个用剑高手。

“阁下何人?能不声不响靠近我三十步之内?阁下果真这么厉害吗?怕不是从结界之中冒出来的吧?”

“我乃药师大人座下天兵,秦风。”

“秦风?这个名字听五爷提起过,欺师灭祖的太白叛徒秦风,把肉体和灵魂都卖予药师,残害同门的就是你吧?”

“太白算什么东西?如今的我早已脱胎换骨!今日主人抓了几个八荒弟子当作药材,说太白定会派人来救,看你打扮不是太白门下,你是太白请来的救兵吧?那你今日得葬送于此了!”

“不好意思,这里没有什么狗屁救兵,只有一个来接儿女的暴躁父亲,既然知道你是太白叛徒,本大爷就不必收下留情!”话音刚落,江河身形消失,再次出现时已欺身至秦风面前,青筋暴起的健硕手臂挥舞起铁锤般的拳头,结结实实一记奔雷老拳砸中秦风的下巴,秦风下齿咬上唇,上唇全被咬掉,断了好几颗牙,整个身体飞到半空离地两丈多高。秦风被打得晕头转向还来不及于空中使出鹰扬决,却发现江河出现在其头顶,大铁葫芦劈头盖脸的砸下,结结实实砸中秦风头颅,秦风整个身体如流星坠地一般撞向地面,轰然炸开一个大坑。坑中的秦风只剩下半个头,再也无法动弹,不过药人身体果然结实,普通人早已粉身碎骨了。秦风,这个太白曾经的高级弟子,药师座下天兵图鉴中排行前二十的天兵,甚至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愤怒的江河两招干掉。

“既然出现了看门的狗,那想必这里一定是门了!”

江河酒火点燃了天门符,结界之门随即开启,江河进入了药王谷,这次他要用他的怒火将药王谷的罪恶彻底焚烧!

 

连番苦战的江雪已经显露疲态,稍微有些体力不支,而静儿却越战越勇,江雪渐渐只有招架之力。

静儿和剑心复姓宇文,是鲜卑族后裔,鲜卑姑娘能征善战向来是流淌在这个民族血脉之中的传统。最有名的当属南北朝时期北魏的鲜卑姑娘花木兰,她替父从军抗击楼兰,一首《木兰辞》不仅留给后人无尽的遐想,还成为了中国诗歌史上的一座丰碑,对后世的唐诗以及宋诗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而静儿的偶像恰恰就是花木兰,她从小就想像花木兰一样,成为大英雄,成为鲜卑女子的骄傲!

然而此时的静儿受蜂毒的控制,她忘却了所有的梦想与骄傲,丧失了全部的心智,只是疯狂的挥剑向着江雪劈砍。疲惫的江雪招招涉险,步步皆危,而静儿的气却越战越强,剑风过处竟然出现了苍龙的咆哮!江雪察觉到了异样,心知静儿此时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蛊惑和激励,才会一步步爆发出内在的潜力。但防守吃力的江雪,已无暇分心去寻找正在鼓舞静儿的那个人。

“琴声真好听!琴声真好听!”空中的雪鸦小白兴奋的叫着,激动的在空中盘旋。

“小白?!你听到琴声了?镇定,不要被琴声蛊惑,告诉我琴声传来的方位!”江雪大声的呼喊着小白。她明白琴声肯定是破局的关键,有人在某个地方使用神奇的演奏之术,弹奏着只有天兵和药人能够听见的琴曲。

小白努力的扑腾了几下翅膀,稳住心神,然后向着琴音传来的方向飞去,江雪施展倒提壶,双腿灌注提壶斗气,跟着小白全力跑了过去,静儿也在后面追赶,但丐帮施展倒提壶之后的追风步是冠绝八荒的,江雪跑得像一支离弦的箭,静儿暂时追她不上。跑出两里地,来到山崖之下,峰回路转,小白带江雪进入一个山谷之中,江雪跑进山谷时顺手从背包取出两节竹节炸药引爆,炸落山石雪块堵住山谷口,延缓静儿的追赶。这两声爆炸之后,小白喊道:

“琴音停了!琴音停了!”

“大概是弹奏之人被爆炸声所惊停止了弹奏!小白,把他找出来!”江雪对小白说道。

“小白去找!小白去找!”小白在空中搜寻,“这边!这边!”很快,小白便有所发现,江雪立马跟了过去。

 

跳过一块巨大山石,江雪发现一张精致的古琴,还有一个人影在仓皇逃窜。

“是宫!是六音童子宫!她跑了!她跑了!”小白认出了弹琴之人,赶紧告诉江雪。

江雪此时最该做的其实是去把宫抓回来,防止她将情况汇报给药师。但江雪却被那张古琴吸引,目光全部聚集在琴上,根本挪不动脚步。

这张古琴名为“天魔琴.千丝”是琴魔沥尽心血做成送予宫的,琴身是由药王谷改良的沉水降香黄檀打造,琴弦每一根都是由数千根金蚕丝并一起制成,因此名为“千丝”。江雪情不自禁的去抚摸琴弦,在触碰到琴弦的一刹那,江雪感到仿佛被这世间最纯粹的爱包裹了,那就如母亲凝视吮乳中幼儿的眼神。

“此琴之中灌注了琴魔对那孩子的爱...很美好,世间只有她配拥有此琴,我帮她带着,回头还给她。”江雪抱起那张琴,发现那琴轻巧得几乎感觉不到重量,而琴身却坚硬无比,江雪不禁心中暗叹。

 

正在这时,静儿到了,她排除了江雪设置的各种阻碍,好不容易追到了这里。江雪看着静儿,淡定自若,她放下琴,坐于石上,开始弹奏一首《雁落平沙》。江雪使用撞、退复、吟猱结合的弹奏方法,让旋律流畅而柔和:

“静儿,你因琴曲而迷失,可否再因琴曲而平静?”

《雁落平沙》相传为唐代陈子昂所著,意在借鸿鹄之远志,写侠士之心胸。江雪演奏此曲,是想让静儿记起身为太白弟子的志向,身为鲜卑女子的骄傲。

“静儿,你可记得‘我意凌云,剑荡八荒’的壮志?你可记得‘一点剑意千川渺,两袖白云万仞遥’的高远;你可记得‘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巾帼豪情?”江雪一边弹奏,一边于悠扬的琴声之中用温柔而平静深邃的语调对静儿缓缓说道,“静儿,你是无染无垢的太白弟子,如秦川的雪;你是无拘无束的鲜卑女子,如塞北的风。静儿,请不要输给小小的蜂毒,静儿,请记起你是谁...”

静儿果然在琴声和江雪的呼唤中找回了些许心智,她平静了下来,放下了剑,缓缓的靠在山石之上,茫然的望着颤动的琴弦,似乎在思索什么。渐渐的她闭上了眼,盘腿端坐,收起了全身的杀气。江雪拿出了银针,走到静儿身旁:

“静儿,对不起,相信我,孙精诚先生一定可以治好你。”说罢,江雪将银针插入了静儿的百会穴,静儿昏昏睡去...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