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三十四章

2018-10-19 14:52:06 佚名


第九十四话 花飞梦碎

 

“割裂时空的斩击之术?真是厉害啊...”江河一边说着,难掩脸上兴奋的憨笑,一边拔出葫芦的塞子,“让你明白...丐帮有更厉害的时空秘术!”

 

江河说罢,开始醉情的喝酒,他闭着眼,仿佛酒如豪肠的时候,世间万事都与他无关,他享受着此刻的愉悦。

 

王一横见状,感觉受到了轻视,怒不可遏,举刀又是一击青龙隔空斩。江河的面前再次凭空出现一弯刀风化成的巨大月牙,约有两人高,距离如此之近,江河来不及躲也来不及闪。

 

但再看江河,他似乎完全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依旧闭着眼,忘我的饮酒。月牙带着撕裂空气的爆破声袭向江河脑门,眼看江河就要被劈成两截。而就在月牙接触到江河皮肤的一瞬间,江河忽然消失,却又在王一横身前忽然出现。月牙劈了个空,急速的旋转着碾过丰草古木,飞出甚远的距离,划出长长的刮痕,最后嵌入山石之中消失。江河出现的一瞬间,双拳齐出,狠狠地砸在王一横胸口,打击的轰鸣声犹如双炮齐鸣,王一横如炮弹一般飞出,撞断树干,撞碎山石,最后身体陷入一棵巨大的古木停住。这是药王谷最大的古木,树干坚韧结实,树冠参天,细小精致的树叶犹如花瓣。

 

“这一招是醉饮江河的终极奥义——隔空反击。”江河步步逼近无法移动的王一横,“丐帮武学独步天下。见识蜀中古刀法是我的荣幸,而见识这一招,那便是你的荣幸了。”

 

江河又一口气喝下好几口酒,之后擦擦嘴角:“那么,继续享受你的荣幸吧。”说着,全身斗气暴涨,浓烈得全身通红,如灼如烧,好似一尊烧红的铜雕,“酒喝得有点多,下手会不知道轻重,得罪了。”

 

且不管江河如何挑衅,重伤的王一横已经无力还嘴了。他身体陷进树干动弹不得,嘴角淌着血,喉咙发出嘶哑低沉的声音:“杀...杀了我...”

 

“醉拳!”江河大喝一声,冲到王一横身前,拳头如雨点一样落在王一横本已崩坏的身体上。这是丐帮最强攻击技醉拳,加之江河强劲的力道,每一拳都犹如冲城锤一般,坚韧的古树也被震得摇摇晃晃,树叶纷纷飘落。

 

一整套连续而疯狂的攻击之后,江河停了下来,胜负已分,对手永远都不可能再站起来了。王一横受到江河攻击的身体,几乎所有骨骼都不同程度的碎裂,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

 

王一横用最后的力气抬起头,看着天空,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死后自己又将去向哪里,又能见到什么样的人呢?此时王一横眼前浮现起了一片没有战火,没有狼烟,没有饥饿,没有铁蹄践踏的良田桑林,母亲织着布,师父练着刀,而那个身穿嫁衣面若桃花的女孩向他缓缓走来,莞尔一笑,阳光暖暖,春风阵阵...(王一横的故事请参见番外篇《深渊之路》)

 

王一横的紫色眼中流出血泪,他艰难的用手指抚摸着佩刀上镌刻的名字,透过血泪看着满天飘零的树叶,树叶被染成红色,就像桃花瓣...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之夭夭...

桃之...”

 

在王一横吟出这首诗之时,我第一次感到他那恐怖低沉的声音是如此深情而悲伤...虽然我并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就在这一刻,我愿意为他哭泣...

 

吟完那一首诗,王一横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走完了如梦般的一生,不管是美梦...还是噩梦...

 

就在王一横咽气之后不久,一只毒蜂从王一横额头处破骨而出,飞向远方,那是寄生蜂,是药师控制王一横的关键所在...

 

江河过来检查我们的伤势,我并无大碍,只是当时硬挡下王一横的青龙拔刀斩,斗气耗尽,加之血之力褪去的副作用,我现在全身酸痛,移动困难。吟吟可能因为风压冲击产生了脑震荡,还需带回让孙先生进一步诊治。

 

江河灌了我几口他的烈酒,这些他觉得美味至极的酒,其实是泡了各种极难闻极难吃药材的药酒,和我战斗常用的西域果酒完全不一样。几口下去我都快吐了。江河再为我运功调理,很快我的酸痛麻木感缓解了,正常行动没大问题。江河背上了吟吟,我找了一根粗树枝当拐杖杵着一起往回走。

 

“小子,你挺厉害的,能和这个王一横打到这种地步?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这么厉害?”江河好奇的问我。

 

“呵呵,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故意傲娇一下,再顺便对恩师撒个娇,“老大,你怎么这么多天都不来救我们啊?你再来晚一会儿,我们就没啦!这世上就没人叫你老大啦!

 

“这可不能赖我来晚了,结界内外时空不同,知道你们出事我可是第一时间赶来的...”江河一边挠头一边解释,然后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指着我的鼻子说道,“臭小子恶人先告状,话说你们几个还真的是顽劣,居然私闯药王谷,真是不要命,回去后我要好好收拾你们仨!”

 

“那我们还是聊聊我为什么变得这么强吧!”我赶紧转移话题。

 

“强个屁!还敢说什么蓝,什么蓝的,告诉你,想青出于蓝你们要走的路还长着呢,你多大了?像你这般年龄的时候我已让辽军闻风丧胆,见旗卸甲了。你却顽劣任性,让自己和同伴都深陷险境而不能自救。你长点心吧!”

 

“...徒儿知错了...”

 

“说吧,你是怎么忽然变强的?”

 

我便把我钢筋铁骨、吟吟纯阳之血以及药师的换血之术、溶血蛊等事都告诉了江河。江河摸着自己的胡子茬说道:“那孩子是纯阳之血...难怪难怪...难得难得...”

 

他却丝毫不诧异于我是钢筋铁骨一事,好像他一早就知道一样。

 

“臭小子,没想到你和小花有此机缘。你有没有觉得,小花好像是上天安排到你身边的一样。”

 

“不不不,我才是被上天安排到小花身边的,让我保护她!她说过会嫁给我,我要保护她一辈子!”

 

江河闻此,一把拍在我肩上,满脸感动状:“说得好啊!臭小子,也不知道你那个混蛋山贼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么优秀的儿子的?”

 

“哈哈...”

 

“你身体恢复得还好吧?你自己来背小花。”

 

“好滴好滴!”我连忙接过吟吟,将她背在背上。

 

说来也巧,吟吟到我背上后缓缓醒了过来,半睁着眼,软软的声音问道:“小巴...老大也来了...王一横呢?被小巴打败了吗?”

 

“是...”我刚要说是老大打败了王一横,却被江河打断了:“是的!小巴很厉害,我来的时候见他救了你。”

 

“是吗...小巴真棒,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吟吟说着又带着满意的甜甜笑容睡了过去。

 

“老大...这样真的好吗?不跟她说实话...”

 

“挺好的呀,也没说假话不是吗?舍命救下她的是你,为啥要管是谁让王一横断气的呢?”

 

“好吧...”

 

我们往回走了一段,雪鸦小白从空中遥见我们打倒了王一横,便飞过来找我们,为我们带路去和孙精诚及江雪等人会合。

 

而就在此时,药师正为百晓生治疗,以滤血之术为百晓生续命,琴魔练清商随侍在侧。寄生蜂飞来,药师见状大惊,心知王一横已经死了,随之气得暴跳如雷:“哪里来的杂碎!杀我药人,毁我天兵,我定将尔等碎尸万段!!!”

 

“济世,切不可动怒,待你治好先生,我与先生随你同去清理入侵者便是。”琴魔说道。

 

“是...大人。”

 

 

 

 

 

 

 

第九十五话 伤兵满营

 

我们在孙精诚的藏匿点汇合,孙精诚和江河一见如故,两个人又是客套又是寒暄。江河年少时曾参与雍熙北伐(雍熙三年,宋太宗出二十万大军征伐辽国),随大将杨业出征,后掩护大批百姓南撤,当时孙精诚四海尝百草研习医术,恰逢这场战乱,受到杨业大军庇护,所以虽然当时未打照面,但心中一直对执行护送任务的江河等将领心存感激。江河呢,则是有求于孙精诚,希望孙精诚逃脱药王谷之后马上去救风无痕,所以也是使劲讨好恭维。就这样,两个老男人打成一片,好不热乎,就差同塌而眠促膝谈心了。若不是现在事态紧急,我估计他们能聊上三天三夜。

 

吟吟伤无大碍,给她灌下孙精诚熬制的药后又呼呼睡了,孙精诚说多睡有利于恢复,是好事,给她扎上银针,让她安心地睡。

 

静儿、剑心、康良三人虽未受重伤,但要让他们心智恢复,完全摆脱药师的控制还需要一些时间,因此孙精诚暂时不会让他们苏醒。

 

江雪的情况和我类似,属于使用了超出身体承受能力的力量进行战斗,并战至筋疲力竭,所以还需休养调理才能恢复。

 

至于我,虽然在江河的帮助下缓解了很多,但现在只要稍微一动还是会全身酸痛。孙精诚建议我也服上他的汤药,扎上银针好好睡一觉。我极力拒绝,现在整个藏匿点,清醒的人就只有我们三人了,满营伤兵,能搭个手帮个忙的人都没有,我保持清醒,力所能及的帮些忙也是好的。

 

我们三人处理好伤员便商议下一步行动,这时候若冒险一点,应该让战力最强的江河按照孙精诚的地图指引去消灭剩下的三个离渊大阵阵眼,我和孙精诚继续在此藏匿,看护伤员,待结界破除,外界救援到达,大家便都能得救。但这样的方案势必十分危险,江河离开,藏匿点便几乎没有任何自保力量了,若此时有天兵来袭,所有人将命丧于此。但若江河不去,结界是无法打破的,时间再拖延,药师定会发现我们,并纠集力量来袭,到时候仅江河一人未必能救得了所有人。

 

江河沉思良久,我在一旁忐忑不安。我不敢劝他去,以我现在的状态,无法应付任何一个来袭的天兵,我很惭愧的承认,我无力保护大家。我也不愿劝他留下,若就此留下我们虽然安全了,但也许会延误了战机,浪费掉破除结界的最好机会。

 

江河抬头看着焦虑的我,笑笑说:“要不,我还是留下吧。”

 

“为...为什么呢?”

 

“我相信你们,你们肯定可以在药师等人发现这里之前恢复战斗能力,到时候我们四人一起作战,就算百晓生和琴魔都来我们也不怕。”

 

我听江河这么说,高兴的点了下头:“嗯!好的!我这就接受治疗!”

 

我服下了孙精诚的汤药,扎上了银针,也昏昏睡了过去。

 

而等我睡熟之后,孙精诚和江河又开始了他们的谈话:“江大侠...那个孩子的骨骼经络与你如出一撤啊...莫非...”

 

江河点了点头:“先生仁心慧眼,江河知道瞒不住先生...但还望先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孙精诚不解的问江河:“江大侠不愿提起此事,莫非有什么苦衷?”

 

江河长叹一口气,神色黯然的说:“我这样抛妻弃子的烂人,配有什么苦衷...只是不希望他知道真相,觉得我太烂而已。现在这样挺好的,亦师亦友,我是他不正经师父,他是我喜乐徒弟。”

 

孙精诚听闻江河如此说,也不便多问。稍加思索,把话题转开:“江大侠为了让弟子安心治疗,也是用心良苦,善意的谎言让孙某感动。”

 

江河哈哈一笑:“我本没打算撒谎,我觉得他们真的可以很快恢复,万一这期间有什么事发生,江河定会舍命守护他们。”

 

天命运数,旦夕祸福。世上很多事情的发生都取决于命运中的巧合,有时候一巧成福,有时候一巧成祸。当我们昏睡在孙精诚的藏匿点时,百晓生也昏睡在药师的治疗室内,滤血之术进行中,药师无暇离开,琴魔也随侍在侧。而这恰好为我们赢得了宝贵的恢复时间。

 

时间过去了一昼夜,藏匿点外并无任何动静,连一个捣乱的药人都没有。孙精诚与江河除了按时为我们换药扎针运功调理以外,其余时间都在闲聊。

 

他们聊了论剑顶的战斗,公孙九的请求,王一横的往事,药师的阴谋,药王谷的隐情等等。江河在交谈中渐渐的发现了孙精诚是一个善良而充满正义感的人,他不仅是天下医术之翘楚、鲁班再世般的工匠,还是一位拥有经天纬地才华的智者。江河心中暗自想道,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以及往后的人生道路上若有此良师益友陪伴定将使我们受益匪浅。

 

孙精诚与江雪相处时间最长,对江雪的天赋也是极为在意,于是他向江河询问起江雪的身世。

 

江河沉默了一会儿问孙精诚:“等逃出这药王谷之后,先生有何打算?”

 

“应公孙大侠之约,去太白为风掌门治疗。”

 

“在那之后呢?”

 

“遵世代之祖训,尽医者之本分,悬壶济世,救死扶伤,编撰医书流传于后世...若能完成这些,孙某此生也便无憾了。”

 

江河一笑,拔出瓶塞喝了一口酒,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肌肤,针石之所及也;在肠胃,火齐之所及也;疾在天下,非治一人救一命所能及也...”

 

听完江河的话,孙精诚一愣,他没想到这个怎么看都是一粗糙武人的江河竟然会对他说这些话。

 

“天下大事...百晓生倒是常与孙某谈及...只是没想到像江大侠这样不屑功名,不居庙堂,逍遥于江湖之人,却也胸怀天下...”

 

“百晓生心中之天下...”江河叹了一口气,“薄善而寡仁,建立在白骨累累之上的盛世啊...非吾辈之所求也...”,江河又喝下一口酒,“江某之所以抛妻而弃子,舍功名而疏厚禄,只为这天下之疾!”

 

孙精诚闻此点了点头捋了捋胡子,再问道:“百晓生天下之论,孙某自然不敢苟同,只是孙某愚钝,不知江大侠所谓天下之疾为何物?江大侠心中之天下又是何模样?古往今来,历朝历代大小盛世之中,可有江大侠心中天下的样子?”

 

江河低着头,沉思了一会,这一次他没有喝酒,只是转着葫芦塞子,然后深沉的说道:“天下...不该是那些心怀野心者扬名立万,名垂青史的战场...而应是生活在这里所有平凡的人们繁衍生息的沃土...我心中的天下...古来不曾有过。我心中的天下,是在千年之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不再分什么辽什么宋什么党项...均是中华后人...均是这片土地历史的缔造者和传承者。”

 

江河抬起头望着孙精诚惊讶的眼睛,“辽国有一位伟大的君主曾说过,钱塘水东流入海,辽河水东流入海,共同构成了海的伟大与浩渺,而于这烟波之中,你可分得出哪是钱塘水,哪是辽河水?”江河则握住了孙精诚的手,“融合,才能止戈休兵;融合,才能互补互长;融合,才能繁衍生息;融合,才能使融合后产生的民族谓之伟大!融合,然后这片大地共称中华。”

 

那日,江河与孙精诚聊了很多,包括他的经历,江雪的身世,他们的信仰,(这里不会详细记叙。这部分具体内容会在番外篇中慢慢交代,敬请留意。)江河希望孙精诚能在脱险之后随他回丐帮,陪伴和指引我们的成长。在江河的诚意邀请以及言语感召之下,孙精诚决定不拘泥于治一人救一命,应以天下之事为大,便答应了江河的请求。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