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剑履山河》第二十二章 当年明月在!

2018-10-25 12:05:03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楚言带着满腔疑惑,离开了唐门。

  唐青容告诉他,百晓生就隐居在巴蜀一处普通农家内疗养,他随时可以去找他。至于他想要知道的事情,见了百晓生便会找到答案。

  楚言牵着唐青容之前送给他的白马,茫然地走在万青竹海的林道之中。

  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百晓生,而是来到了这个很特殊的地方。

  万青竹海,这是楚言第一次来巴蜀时,曾经流连忘返的一个地方。站在凸起的石块之上,看着脚下溪水潺潺,眺望远处,依稀可见细小的流水从石间奔流而下,溅起阵阵水花。太阳从一旁的山间露出,热烈的阳光挥洒而下,在竹林的上方形成片片光晕。透过茂密的竹林,照耀到溪水之上,好像连水滴都变成了各色宝石,晶莹剔透。

  秦川苦寒,楚言喜欢这种感觉,看着这种美到让人心醉的美景,仿佛一切困扰都烟消云散一般。

  “嗒嗒……”

  飘零的脚步声传来,竹林深处,须发皆白的百晓生负手而立,与楚言对视。

  “跟我来!”

  楚言没开口,百晓生便转身领路,两人格外默契,一前一后走向竹林深处。

  来到一处荒废许久的木亭处,百晓生挥袖拂去石凳上落满的枯叶,伸手指着对面:“坐吧!”

  楚言依言坐下,一言不发地看着百晓生那张苍老得起了褶子的脸,心里想着什么。

  百晓生坐下后,伸手入怀,取出一封信来,放在石桌上推给楚言。

  楚言颤抖着双手,接过这封泛黄陈旧的信,内心隐隐有了猜测。

  信封古朴,似乎是尘封多年方才取出,边角或许是沾了水,生出些许霉斑,正中央,吾儿亲启四个字格外瞩目。

  “吾儿如唔:

  今日一别,兀自珍重。夫为剑者,入江湖而不可退也。昔年陈仇,如是得报,吾儿如有天命,自可快意当前,方罢恩仇泯矣。

  今弃君于襁褓,乃无奈之举。恩仇未尽,只当为父天杀者也。家母已逝,不得善终,仇敌来袭,方出此下策……

  顾念颇多,无可尽意,江湖路远,为父先行一步。留一名姓,吾儿佳节可念一二,楚进之留。”

  看罢书信,楚言心中满是凄凉酸楚,虽然早就有所猜测,可如今得知父母双亡的事实,还是难以置信。

  “你父亲名叫楚棠,字进之,乃是江南大族楚氏旁出,系楚三房赋。你母亲李玉梅,身份不详,只知晓其名姓,其他……”

  百晓生还未说完,楚言起身走到面前,拱手作揖道:“不管如何,今日谢过先生了。先生解我身世之谜,当受我一拜!”

  “不必如此!”

  百晓生摆摆手:“说起来,你我也是有缘。当年我在秦川万雪窟实验药人,碰巧被你父母撞见。你父亲嫉恶如仇,毁我万雪窟之积累。我采药归来,循着踪迹追去,发现你父母二人已亡故,徒留襁褓中的你幸存在山石缝隙中……”

  百晓生格外唏嘘:“吾不嗜杀,更不会对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下手。但若是让我收留你,也说不过去。于是,老夫刻意施计,引太白之人发现你,将你带回太白。”

  “原来是这样,难怪五爷说当年发现我的经历,巧合颇多……”楚言恍然大悟。

  “你既已知晓身世,接下来可有打算?”

  楚言没有回答百晓生的这个问题,而是转而问道:“先生,你可知当年害我父母的贼人身份?”

  “这……”

  百晓生蹙眉道:“这我倒是不知,当年与你父母素未谋面,他毁我万雪窟的时候我亦外出采药,并不知晓是何人在追杀他们夫妇二人。”

  “呼!”

  深吸一口气,楚言拱手道:“既如此,多谢先生了。今日得知杀父之仇,恕晚辈没法与先生共赏这竹海美景了,告辞!”

  平心而论,百晓生亦正亦邪,楚言身为太白弟子,自然是不好与其牵扯太深。此行得知想要的答案,他已是心满意足,不敢再与之交谈下去了。

  见楚言起身告辞,百晓生不动声色地一笑:“你就不问问,那《嫁衣神功》的事?”

  楚言刚迈出的步子倏然一顿,猛地一惊。

  是啊!

  都忘记问问这个消息了!

  父母过世的消息过于震撼,导致楚言心神大乱,差点忘了询问百晓生关于那《嫁衣神功》的事情。

  楚言迅速取出罗盘,问道:“先生不说我都忘了,敢问先生,托青容师姐给我此物,到底有何用意?”

  如果推测不差,那提前进入燕南天之墓,取走嫁衣神功,也就是楚言手中这块怪异罗盘的人,定是百晓生无疑。

  楚言看着百晓生苍老的脸庞,准备看他如何解释。

  百晓生闻言一笑:“这本就是你的东西,我哪有什么用意?”

  楚言大骇,赶紧问道:“先生这是何意?莫非欺我阅历浅薄不成?这《嫁衣神功》乃是一代豪侠燕南天赖以纵横天下之功法,何时成了我的东西?”

  百晓生不知何时已然起身,负手而立站在木亭一侧,幽幽说道:“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难道不是你的?”

  楚言眼中满是惊诧,手指攥得发白,以为自己听错了。

  父亲留给他的?

  难道说,提前进入燕南天之墓盗走嫁衣神功的人,竟然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父亲,楚进之?

  “当年发现你时,你身边就有这块罗盘和书信。老夫取走这两件物事,破解了罗盘之秘,方才知道那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嫁衣神功》!”

  百晓生怅然若失地说道:“可惜,这嫁衣神功与我所追求的道不合,不然老夫早就修炼了。”

  “今日书信罗盘皆物归原主,也算了却老夫一件心事。”

  百晓生迈出木亭,走出几步后忽而说道:“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父亲修炼的,正是这本嫁衣神功。”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百晓生解释道:“他毁我万雪窟时所用内力,我还能认错不成?历代百晓生传承中就有各派绝学的记载,嫁衣神功的玄妙之处,老夫还是分得清的。”

  “言尽于此,你且听好,最后提点你一句,那嫁衣神功上半篇,也就是负责害人的那一篇,在移花宫子桑不寿手中。你手里的罗盘,需得用荷花磨粉涂抹,方才显出真容……”

  说完,声音逐渐消失,百晓生的身影也没入竹林之中,没了踪影。

  楚言呆呆地站在木亭中,浑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居然会是修炼嫁衣神功的武者。

  这嫁衣神功不是一门邪道武功么?百晓生既然说自己父亲嫉恶如仇,又怎么会修炼这种武功?

  “荷花磨粉涂抹么……”

  楚言心有所悟,拿起手里的罗盘,十分为难。

(未完待续)

 

投稿作者:粉笔白

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在助手上发表,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你的攻略,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

投稿内容:副本打法,论剑心得,综合盘点(仅限攻略类)

投稿邮箱:286392767@qq.com

《天刀助手》交流1群:543745640(快满)

《天刀助手》交流2群:611362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