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同人短篇】恐大梦一场 - 根据玩家真实故事改编

2018-10-25 10:05:03 佚名


  酒中浮着几片桃瓣,隐约间映出一双通红溢满苦楚的美目。

  我弯起眼睛看女子饮下一碗又一碗:“够了吗?”

  “不,”她支支吾吾地念叨着,泪珠大颗大颗地从眼眶里滚落,“不够,我还记得他,我,我还记得他……”

 

 

(一)

  犹记初遇时的秦川仍如过去一样终年寒冷,但那日纷纷扬扬地落着轻絮般的雪,揉碎了皎洁的月光,竟是万般温柔地吻上她的发梢。

  一袭黑衣的翩翩公子踏雪而来,眉目间像是藏着一整个春季的温柔。

  唐清烨“唰”地打开折扇,拱了拱手,柔声问她:“姑娘怎么独自在此?”字正腔圆的声音格外好听,弄得她耳根子似是痒乎乎的。

  “我走错路了。”温椿几乎是脱口而出。她来不及想有什么借口能解释自己会在大半夜冒雪出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你又怎会在这里?”

  “替家父送信。”唐清烨侧身,修长的手指握着折扇朝身后点了点。

  温椿顺着望去——果不其然,不远处的小山包后隐隐约约透出橘红的火光,想必是见着入夜了,打算将就安顿一晚的。

  “怎么,要过去看看吗?”见温椿一直盯着似在走神,唐清烨有些好笑地打趣道。他想,若是一般的姑娘,这么一说多半会红了脸。

  可他未料到,温椿哪儿是寻常人。

  “好啊。”温椿一口应着,便当真抬脚往那边去。

  这下倒是唐清烨愣了愣,回过神,三步并作两步追上温椿,他支吾了半天也只吐出一句:“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不怕。”温椿心头觉得好笑。她是榜上有名的杀手,跟阎王爷打交道早就成了家常便饭。论起武功,这公子怕是不如她的。

  虽是这般腹诽着,温椿仍仰起脸,眨巴眨巴眼睛:“你一定不会是坏人的。”

  面前的少女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肤白胜雪,红唇白齿。一双灵动的杏眸中像是蕴着星辰大海般明媚动人。

  “咳咳。”唐清烨“啪”地收起折扇,有些慌乱地移开了视线,讪讪地伸手摸了摸鼻子,干咳几声,正经道:“你这般蠢……蠢得可爱,不如做我徒弟。也好过被有心之人骗去,从此你我师徒二人一同闯荡江湖。”

  目光闪了闪,温椿轻轻张了张唇:“好。”

 

 

(二)

  成为唐清烨的徒弟没几天,温椿便与他的狐朋狗友都打过了照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唐清烨生平头一次收了个小徒弟,叫温椿。

  “你喜欢什么?”唐清烨常这般问她。

  温椿倒从不问师父讨要什么,却也拦不住唐清烨总盘算着想把所有好东西都一股脑塞给她。问得多了,温椿索性便两眼一转:“师父,我觉得你唐门的傀儡甚是好看。”

  “这……”唐清烨摸着脑袋为难了,他想了想,眼睛里温温柔柔的笑意像深潭一般令人难以自渡。“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傀儡,你喜欢什么样,我便做成什么样。日后,日后你若常跟着我,就能时时看见了。”

  门派武学不能外传,温椿自是清楚的,至此,也算堪堪拦住了唐清烨摘月赠星的念头。但唐清烨是何许人也?大手一挥,扔给她两千金,让她且先当零用玩着。

  直到后来许久,那两千金,温椿竟半分未动,视若珍宝般地保留着。

  师徒二人一个出自唐门,一个出自天香。唐清烨先前也算半个纨绔子弟,在武学上的造诣着实不高。每每切磋还总是温椿偷偷手下留情。

  所以他平日最爱做的事便是载着温椿四处游山玩水。

 

 

  月色溶溶,星辰满天。开封的护城河悠悠地淌着水,鹿匹挂着明晃晃的小灯笼稳稳停在岸边。

  “椿椿。”唐清烨忽然握住她的小手。温椿正打算为他拂去肩上的灰尘,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小脸浮起两朵红云。

  “椿椿,你家中是什么样的?”唐清烨忽然问。

  身后的少女声音有些低哑,却平静得宛若一滩死水:“我是个弃女,在我七岁那年——”

  温椿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家乡闹了饥荒,爹娘带着哥哥姐姐逃了。我年纪尚小,做不得苦活儿,养着我倒也是累赘。那年的天,真黑呐……但我命大,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被白鹭洲师姐捡回了天香。”

  语罢,温椿眯了眯眼,望向天际的黑暗目光晦暗不明,红唇半启,吐出一口浊气。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娇小的身躯猛地一僵,竟是唐清烨握住了温椿的双手,稍稍用力,环住了自己的腰肢,连带着温椿整个人也被带动着轻轻靠向他。

  “椿椿,以后都有我在。”

  唐清烨郑重又满是心疼的声音,和着晚风吹啊吹,一直吹进了心底,似是撑得心脏都鼓鼓的。

  大家都知道的,唐清烨待小徒弟极好。

  温椿也是这般认为的。所以当她发现唐清烨常穿一件星纱绸的黑衣时,便想着能有一件一样的衣裳,仿佛这样便能离那人更近一些。

  当初的温椿并未料到后来的事,只不过满心都装着那心尖尖上之人。

  唐清烨出生世家,星纱绸于他而言算不了什么,对温椿来讲却是颇大一笔开销。先前她虽花钱大手大脚从未攒过积蓄,但如今既做了决定,便果断去做了。

  她速来不喜欢拖泥带水磨磨蹭蹭。

  这一来,接连好几日,唐清烨身后都没有温椿这条小尾巴。

 

 

  他再见到温椿时,恰逢开封佳节。

  长街上挂满了灯笼和彩绸,半大的孩童拿着小风车嬉笑追闹,各式各样的小贩吆喝着,好一番热闹繁华的光景。

  “啧,瞧瞧唐清烨这魂不守舍的样儿。”

  “惦记着他那个小徒弟呢,谁不知道他唐清烨宝贝得很!”

  唐清烨心不在焉地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四处闲逛,对于打趣的声音充耳不闻。只左耳进右耳出地听他们讨论哪位名伶的小曲儿更好听,模样更俏丽。

  “师父!”

  喧嚣在此刻尽数褪去,唯那一句脆生生的叫唤清晰地传入耳中。

  瞳孔一缩,唐清烨猛地转过身去。

  万家灯火间,温椿勾起嘴角冲他笑着,晚风卷起她的耳发,黑色的星纱绸闪烁着异样的流光,像九天之上的银河温柔地倾倒在她身上。

  唐清烨觉得,恍惚间,有什么东西迷了眼。

 

 

(三)

  东越,万蝶坪四季山花烂漫。

  唐清烨晃着他的折扇,不紧不慢地跟在温椿身后。他的神情像极了在看待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椿椿,和我在一起吧。”

  “我心悦你,”微风吹散了他的话,又将那些碎片藏在漫山遍野的花里,“椿椿,让我守你百岁无忧,可好?”

  温椿半扬起脸,她感受到阳光将一层带着暖意的薄纱轻柔地覆在自己身上。

  “呵。”唇边溢出一声极短又语调上扬的轻笑,她没有回答,却突然迈开步子,朝某个方向跑去——

  “值得吗?”

  温椿为了星纱绸接了一单报酬丰厚的暗杀,虽然最后她的确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却也吊着一口气,浑身是血地倒在天香谷谷口。

  掌门梁知音亲自出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黑白无常手下抢到了人。等温椿悠悠转醒,已是过了好几日。

  “值得吗?”梁知音坐在榻边,见那人儿面色苍白如纸,如一个瓷娃娃一般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世人皆称不老的容颜上浮现出心疼,她叹了一口气:“为了某人开始学习你自小便不喜的医术,现在更身负重伤。”

  温椿却像想到了些什么目光中盛满了少女怀春的柔情。

  “我一直在想何为喜欢,如今倒明白了。”

  “无非是星辰甘之陨落,星河甘之倾斜,天上人间顶顶好看的风景愿独一份捧与阁下。”

  “掌门,弟子不悔。”

  梁知音又叹了一口气,终是不再说什么。

  “小心别磕着绊着。”唐清烨的声音中断了温椿的思绪。天旋地转间,她跌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四)

  “哈,你知道吗,那些日子温柔得像一场没有尽头的梦,我甚至想着,如果真是这样,那便再也别醒了。”

  我蜷起手指一下又一下地在桌面上轻敲,看着女子一碗又一碗饮着酒。

  “可是,”我看着她哭红了眼睛,几乎已经猜到了结局,接着她的话说,“这终究是天道无常,是大梦一场。”

  女子眼中闪过迷茫,她歪了歪脑袋,忽然咯咯地笑了:“清烨啊……他后来带我去了江南,在那里赶工置办了一处小院子,他将我领到门口,告诉我,从那以后,就是我和他的家了。”

  她笑着,眼泪倒一直没有止住:“清烨知道的,他知道我素来不识路,他离开以后,我连家都找不到了……”

  似是哭累了,女子有气无力地趴在桌面上,酒水和着眼泪沾湿了她的发梢。

  我正估摸着打算收碗,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她像个没人要的孩子一般带着哭腔喃喃:“你说,他怎么忍心丢我一个人啊……”

  温椿回想起那日,仍旧觉得遍体生凉。她说,那天夜里,下了好大好大的雨,闪电凶狠得像要劈开这天地。

  我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自嘲地笑了笑:“因为我救了我一个朋友。”

  “但我不后悔。”

 

 

  阿木是温椿的救命恩人兼好友,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实际上是个老杀手。口无遮拦却又是个热心肠,许多初入行的新人都得过他的照拂。

  温椿没想到,阿木也没想到,因为一句玩笑话,险些让他丢了性命。

  这样不正经的阿木在偶遇温椿的时候,脱口而出一句:“阿椿,越来越水灵了,什么时候陪小爷玩玩?”

  “阿椿?叫得好生亲密!”

  “先前我以为他就是吃醋。”女子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她目光空洞,却自嘲地笑道,“后来才知道,那时他便动了杀心,他于我的占有欲和宠爱,不过是像看待一件物什。”

  一件除他以外,任何人都不得沾染的物什,哪怕沾了一星半点,都令他觉得恶心。

  温椿于唐清烨而言,的确是宝物,可宝物终究亦是物什罢了。

  “他让我滚,他说,别人碰过的东西,他觉得恶心。”女子指了指心脏,“如今,我已经感受不到它在跳动了。”

  乌云密布的天空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唐清烨就站在距离温椿几步远的地方,而温椿却挡在满身伤痕的阿木前面,她有些悲凉地想着,这几步,这一辈子也跨不过去了。

  “你滚吧。”唐清烨将一袋东西扔在温椿脚边,目光里是她从未见过的冰冷,“你若是舍不得星纱绸的钱,我给你便是,拿着滚吧。”

  说出的话,字字诛心。

  温椿固执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又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带着玩弄的意味:“虽说也并非是我让你买的衣裳——既然如此,你拿了钱滚,日后别说认识我唐清烨。”

  “呵。”温椿死死咬住的嘴唇渗出鲜血,她看着唐清烨笑出了声,带着无尽的苦楚和伤痛。

  “你给过我两千金,我一分未动,还给你。”温椿僵硬地勾着嘴角,将歪歪扭扭绣着“烨”字的荷包扔在泥水里。

  她拔出了伞中剑,一道闪电落下,映出她额前凌乱的碎发,映出她面上斑驳的泪痕,也映出剑上的寒光。

  被唐清烨雇来的几个高手此刻呈包围状团团将温椿和阿木围住。

  寡不敌众,温椿知道自己是杀不出去的。若她死了,便当还了唐清烨给过的深情和温柔罢。

 

 

  “多可悲啊。”女子盯着空荡荡的酒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游走在黑夜里的灵魂,一见着光,便如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

  我问她后来发生了什么。

  “后来?”女子“噗嗤”一声,再抬眸时,不知道何时止住的眼泪,又重新溢满了眼眶,“我的剑终于对准了他,我是去救了阿木没错,但却没法救下!阿木倒在了我身后。我……我让他杀了我,可他呢,可他却说了什么!”

  唐清烨像曾经包容温椿偶尔的小脾气一样,温温柔柔地对她说:“别闹,我怎么会杀你。”

  温椿的整个世界都在那一刻崩塌,支离破碎。

  “唐清烨啊,真的太残忍了。”女子如释重负般轻声道,“你看,他连杀我,都没有见血。”

  “温椿已经死了,阿木的仇却是要报的。”

 

 

  我微微笑着,收拾干净狼藉,换上新的碗,等待下一位客人。

(完)

 

投稿作者:云戏

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在助手上发表,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你的攻略,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

投稿内容:副本打法,论剑心得,综合盘点(仅限攻略类)

投稿邮箱:286392767@qq.com

《天刀助手》交流1群:543745640(快满)

《天刀助手》交流2群:611362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