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天涯轶事之 琴剑杳(上)

2018-10-31 17:41:49 佚名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东越临海处。

 

说来这世间事本就是缘分,相遇是缘,相知是缘,相离自然也逃不过缘这一字。她素来知晓,这长乐滩不太平,而当时为何有兴致会去那里观海,如今理由早已忘却。

 

只记得当时繁星点点映着海面,半弯明月散发出清幽光芒,一切都显得那么静谧自然,遥看双龙岛火光耀耀,那是不属于她的烟火气。

 

“真安静...”

 

海风徐徐清咸中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好像是从不远处散发出来的,她身负琴匣,偏生好奇,寻着味道生源走去。

 

“这似乎是....血腥味...”

 

果然还未走到源头处,她便隐约的看见原是遍地尸首。有幽幽蓝光潜伏在尸首之下,当时鬼使神差,就一心想凑上前去看看。

 

还未等她翻查尸体下的蓝光源头,一只手忽然抓住她准备翻查物品的右手,她急忙想挣脱,却奈何那手力气实在太大。心已悬到嗓子眼,若不是那人缓缓开口,她说不定已然被吓的昏阙在地。

 

传来的声音温和,不像是嗜血杀生之辈,略带沙哑的嗓音让她难以听清他究竟在说什么:“快...快...救她...”

 

“救?”她心生疑惑,他是在求自己救他吗?看来这生死关头呀,果然尊严规矩都可以抛之脑后。她随心吹了个口哨,不远处有鹿鸣与之相合,不一会儿,便有一只梅花鹿从树林中蹦蹦跳跳朝她跑来。

 

她顺手摸了摸梅花鹿的下巴,举止亲昵,鹿也很开心的想去蹭她,只听她喃喃道:“鹿鹿,这人求我们救他呢,今日我心情好,不如就帮他一把吧。”

 

“呜...”

 

鹿似乎发出了回应,用角试探性的蹭了蹭受伤之人,她挽起袖子,把他抬到了鹿背上。

 

“怎么...怎么可以那么重!”好在她平日不止闲于闺房练就琴艺,还经常父亲询问武法之道,练就了一些本事,不然还真没力气去抬他。

 

“言...言...”

 

她皱起眉头,很是疑惑的看向鹿儿:“这人说什么呢...难道受伤的人都喜欢说胡话?”

 

而后,她拍拍小鹿的头,示意它先行驼人回去,鹿儿看看她,似乎很不舍得,却也一步一步离开了。

 

她斜眼看了看地上发着淡蓝光的武器,而后再看了看周围的人,顺便挨个儿踢了几脚,确定无人活着,便捡起武器离开了。

 

临走时还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有些感慨:“这妃红色服饰...想来是天香谷的人吧...不好好避世学医,怎就淌上了江湖仇杀这一浑水...可惜了,看样子好像还挺年轻。”

 

继而叹了一口气,却也无奈。

 

 

 

转眼已是两天后,她正在亭子里琢磨着弦音指法,忽然有丫鬟慌慌张张跑进别院:“小姐!那人醒了!那人快疯了!”

 

她无奈至极,停下指尖琴音,起身便要去看看。还未等她走到那男子休养房间,便看他衣衫不整的想要闯出院子,家丁们畏畏缩缩妄图拦住他。

 

“这是?”

 

那人转眼一撇看向她,神色冷峻带着杀气,眼眸中透露着清冷,然而看向她的一瞬间,杀气倏尔无影,透露出一种淡然。

 

“姑娘救的我?”

 

她自然点头,“路过,顺手。可...你这醒来便要忘恩?”

 

“是在下鲁莽了...”虽说是道歉,可他眼里却丝毫没有意思愧意,可却渐渐显露出一种着急。心急如焚却又故作镇定,她笑了笑,不禁觉得可真有意思。

 

“姑娘救我之时可曾见到另一位姑娘!?”

 

“她死了啊。”她回答的毫不犹豫,一点希望都没有给他留,只见那人握紧双拳,似乎在忍受心中极大悲痛。

 

“对不起,我...”他闭上了眼睛,过了几秒睁开看向她,“多谢姑娘搭救,可,可我必须回长乐滩一趟。劳烦姑娘告知姓名,来日必当提礼相谢。”

 

“钟烟筠。”她笑了笑,看向他的眸子。按理来说,她应该劝他不要回去,找到那人又能怎样呢?故人已逝,尸体等着风水侵蚀,看到她只会令自己更心痛吧...

 

而看着他眼中饱含一种坚定,仿佛那种誓要赴死的决心,她知道她拦不下来。

 

“在下云安岚。”径直他便要离开,烟筠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唤住他。

 

“等等!”她向前走了几步,对身边的丫鬟喃喃了几句,不知说的什么,而后那丫鬟便朝屋内走去,安岚有些疑惑,静静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那夜我捡了一把武器,看样子你也挺适合,我想应该是你的没错了。”说罢,她顺手指了指他身后丫鬟抱来的剑,“都冷冰冰的。”

 

云安岚明显愣了一下,低头看了她很久很久,连武器递到他身边,也没去接。烟筠被看的有些懵,不由得又说道:“武器不是你的...你也可以拿去防身嘛,愣着干嘛,接住啊!”

 

他还是看着她,仿佛时间停驻在此,未曾流逝。四目相对,仿佛是故人的影子刻在了心头,这一刹那映射在烟筠身上,安岚回想起了很多事,回想起了那个如同阳光一样的人...忽然他握紧双拳,抬手间便将武器握在手中,继而匆匆离去。

 

“这人真奇怪...”

 

“小姐,要派人跟着他吗?”

 

“不用了,临海处尸首应该早已被官兵处理,够他找一阵子的。”她顿了一会儿,又说到,“这人虽是奇怪,却也...怎么说?很是认真?”

 

小丫头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家小姐评价人总是两个词语,要么便是好要么便是不好,这次评价两个字“认真”倒也真让她摸不着头脑。

 

本想开口问问,却也见小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她亦不敢再提。

 

 

 

果然,云安岚并未在海边发现其他尸首的踪迹,于是他转身,想找镇上官兵打听打听,不料还未走几步,忽然出现几个不知从何而来白衣蒙面人。

 

“乾杀?”他皱皱眉头问道。

 

为首的不言语,抬起手来便准备与他一战。安岚拔出剑来,眼神中有种说不清的冷彻,如同他的寒剑,散发出幽幽淡蓝光,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距离感。

 

正值正午,皓日当空,此时以安岚为心,周围却开始散发出刺骨的寒意。蒙面人不禁握紧了各自武器,有些甚至双手开始发抖,而为首的却是淡定异常。

 

“都是……因为……你们!”安岚好似撕心一般,突然冲着他们吼道。抬手间剑招已经发动,如迅雷之势朝蒙面人而去,剑气所到之处凝结剑霜,瞬间脚下草地已经覆上了一层素色,如暮白头,万物瞬间仿似都已近尽头。

 

两招而过,为首蒙面人迅速闪躲,冷静之中握着武器见招拆招,而他身后的几个蒙面人,却抵御不了剑气,轮番倒下。

 

几番剑招下来,仅为首一人仍在与安岚对战,两人皆含杀机,生死之时,又各自躲闪而过。似乎难分高下。

 

突然蒙面人撒出一些粉末状的东西,接着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安岚跟前。安岚也好似习以为常,只静静站立在原地,侧耳一听,随即转身向前数米,寒剑挥动,蒙面人行踪便暴露在他眼前。

 

本是一击致命的招式,却被那蒙面人拦了下来。他左手拿着单刃,剑锋与刀锋相互摩擦,隐隐还听得见双锋相交而过的回鸣声。

 

竟仅凭单手便拦下了安岚的攻击!蒙面人侧脸看向他,目光所及处是安岚脖颈处的伤痕。

 

蒙面人顿了顿,似如鲠在喉,但却缓缓问道:“言笑...言笑她死了?”

 

安岚听到此话,握剑的手有所放松,眼前有一幕幕不断浮现,似乎是一个肃杀的夜晚,数十人围着一抹淡光,月辉洒下,淡光却被黑暗所覆盖,突然的刀剑交锋声“蹭蹭”在他耳边作响。

 

看他发愣,蒙面人顺势右手执刃一挑,长剑被忽然的气力挑落在地,安岚从幻想中清醒,伸在空中的手呆愣了一会儿,而后慢慢收回。他也无心再战,只叹了口气,仿佛云外之音:“是啊......”

 

“我今天不杀你。你走吧。”蒙面人言语中含有轻蔑,话闭将双刀藏于身后,而后弯腰替他把剑捡起,交予安岚跟前。

 

 

 

“要是接着打,十招之内你必败。”

 

“呵,杀我?”安岚轻轻一笑,漫溢着嘲讽。

 

而后忽觉不对,抬眼质问道:“你?你不是书岳山庄派来的?”

 

蒙面人突然冷笑一声,回答道:“我是。”随后看向安岚,“你这状态,只有送死的份。”

 

似乎是第一次因状态被对手讽刺,可总有声响与画面不停的在他脑海中浮现,剑者不能专心专意,又何谈御剑对敌?杀几个喽啰虽不在话下,但倘若真遇见旗鼓相当的对手,这般状态,无疑送死了。

 

白衣人看着他的状态,叹了口气,转身离去。可才走几步,便又停了下来,没有转身,只静静说了一句:“当初你认识她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个结局。”

 

一字一句仿佛刻在他心里,周围景物恍惚,忽然一个熟悉的女声,在他耳畔回响:“当杀手的第一天!你就应该意识到有这一天啊!”

 

她抽噎着,声音伴着海浪拍打,起起伏伏...安岚的心像是被人牵制住,覆上利刃,一剐一剜,有些喘不过来气。

 

“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生活了,好吗...”

 

是她吗?是她在问我啊......

 

“好啊...我答应你。”

 

唇齿厮磨,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嘴角带着血色,似乎在承诺一个永远也无法再看见的希望,瞬间安岚周围遁入黑暗,仿佛又看见那一夜,妃红色衣衫被血色侵染,渐倒在他身前。

 

“言笑!”他双膝跪地,将寒剑没入泥土中。如山倾塌,他心中所有防御在这一瞬间无影无踪,周围的一切让他崩溃。

 

蒙面人听见他的呐喊声,双足一顿,伫立良久,但没回首亦没言语,继而离去。

 

海风习习白衣飘摇,手执寒剑沉吟良久。

(未完待续)

 

如果你喜欢我的小故事,

欢迎点赞订阅,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示喔~

点击进入专栏可以查看往期故事内容。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