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天涯轶事之 琴剑杳(下)

2018-11-07 09:05:34 佚名


待安岚找到处理那几个杀手与言笑尸体的官兵,已渐近黄昏。

 

“真不知你们这些江湖人打打杀杀干嘛,最后害得我们去处理尸体,你不知道,可真是恶心。”其中一个官兵还在打趣,二人嬉笑完全不把安岚放在眼里。

 

“我再问你们一遍,海滩边的那位姑娘的尸首,现在究竟在哪?”

 

“哎哟......”那官兵嗤笑一声,“其中是有个姑娘,还挺漂亮的,是你相好?”

 

“要是活着,说不定还可以先伺候伺候我们,可惜了啧啧。”

 

这两人的交谈,让安岚心中怒火骤起,但仍压制着,又问了一遍:“我问,她人呢?”

 

“尸体我们能怎么办,当然是烧了啊,这话问的。”

 

“对啊,一堆人可真是。”

 

“那烧起来的味道可真不好闻,不知道头儿怎么给我们派这样的活,倒霉。”

 

......

 

手中寒光乍起,倏忽间,安岚拔剑而出,一刀剑气斩下,直逼那两人。眼看二人就要死于剑气之下,一声琴音凛冽,同样带着寒光,将安岚的剑气冲散,继而消弭。

 

安岚虽只用了三成力道,但速度之快,很少人能用一招破之。所闻琴音亦令人胆寒,如此可见对方内功深厚。

 

“兄台此举可不太好。杀了官差,与你作对的,就不只是书岳山庄了。”

 

不远处有一青衣女子抱琴而来,朝着安岚微笑。从腰间拿下一块类似令牌之物,在那两捕快面前晃了晃。

 

那两人本是已被剑气压迫吓傻,但看到女子手中之物,还是颤颤巍巍的说:“钟...钟小姐?”

 

“按理说发现尸体,还有四五天的认尸期,怎么今天就直接焚烧了?”

 

“回...回小姐,头...头儿说这些杀手死不足惜...不会有人认领的,直接烧了掩埋就是...”

 

“那...”

 

“其中那个绯衣女子的尸首,我们已经派人送回天香谷了。毕竟时常有谷中弟子出入长乐滩,头儿和我们都知晓的。”

 

“那你干嘛骗人?”

 

“我...我们...”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是找不出什么理由再回答烟筠,于是只好作罢。挥了挥手,让他们快些走。

 

安岚见状,本是握紧手中剑不想放过他们,但被烟筠拦下,“走了,去天香谷看看。”

 

只听她一声口哨,不远处有声音与她想和,不一会儿便跑来了一只梅花鹿,似乎很是开心的低下头来蹭蹭烟筠,而后又撇头看向他,轻轻朝他这个方向嗅了嗅。

 

“啊呜...”似乎在和烟筠倾诉。

 

“好啦,走咯,今天我们去花谷看看。”烟筠摸摸它的头,随即骑上鹿,恰是斜阳洒下,光辉笼罩。烟筠伸出手来,示意安岚也骑上去。

 

这一幕好熟悉,记忆交叠,仿佛回到了另一个午后,一头梅花鹿,带着言笑,行至他跟前......

 

蹦蹦跳跳的,她似乎有些紧张,面色泛红,握着缰绳,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话来。那时也恰逢斜阳照下,映着她的面容,灿灿之辉,永世难忘。

 

“云安岚?云安岚!”

 

听得烟筠呼喊,他终于是回过神来。顿了一下,而后开口拒绝:“不...不了...那儿有马厩,我...我去买一匹。”

 

说罢,便神情恍惚的转身。看着他的背影,烟筠有些无奈,却又有些小疑惑。

 

“鹿鹿,你说这人...奇怪吗?”

 

“唔...”

 

 

 

等安岚买好马,他们一前一后便奔赴天香谷。安岚仿是熟门熟路,看来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钟烟筠在心里觉得奇怪,但又想起他与绯衣女子的渊源,又觉得不足为奇。

 

“利用病体去泡一个小姑娘,呵,可真是...”她在心里暗暗吐槽,之前便觉得他这人太过孤傲,若是有什么人能够接近他,那肯定是在他最脆弱的时候,给予了一定的关注或关心。

 

“小姑娘也是...不谙世事,怎么就被一个杀手带进了沟。”

 

“你说什么?”听见她在嘀嘀咕咕,安岚便回头轻生问道。

 

“没没没!”一听见他发话,烟筠的手疯狂挥动,示意她并没有说什么。这一问,吓得她差点从鹿背上摔下去。

 

“是吗...”

 

安岚并未在意,只将马停下,系于大路边的树干上,烟筠见此,也连忙下来,唤鹿鹿去一边玩耍,自己则跟着安岚。

 

“此处进去便是天香谷。避免滋扰,还是下马行走比较妥当。”

 

“嗯嗯。”

 

不知走了多久,他忽然停下,烟筠抬首一看,不远处是一间竹屋。

 

安岚心生感触,只握紧了手中剑,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只听他轻言道:“这是她...以前的住所。”

 

竹屋外摆满了晒制的茶叶,屋旁各式各样的花草沁人心脾,各色点缀着翠绿,给人说不出的优雅与静谧。

 

“姑娘以前是爱茶之人呢。”烟筠上前,看了看茶叶,捻一片放在鼻尖轻轻嗅嗅,“这还是清永坊特产的萃茶,天香谷不是向来和外界没有渊源么。”

 

云安岚看着她手里的茶叶,又看看屋外陈设,隐隐旧声回绕耳畔:

 

“听说这坊间之茶,和谷中的别是一番风味,你素来喜茶,快闻闻可真有什么特别之处?”

 

......

 

有什么特别之处?能有什么特别的呢?无非只一个你罢了...安岚心中翻腾,缓缓闭上了眼睛,想要自己冷静一些。

 

“云大哥?”

 

一声呼唤让他回过神来,他回头看,一姑娘手抱一束白色无名野花,正朝着自己走来。

 

“纾语?”

 

“好久不见,没想到再见之时,竟是来祭奠言姐姐。”

 

“她......她的尸首......”

 

“掌门已经命师妹,将姐姐安置在后山了。”

 

“我......”

 

“她是因为你死的吗?”

 

“......”

 

“你不回答,那便应该是了。”她叹了口气,两眼似乎已渐朦胧,她看看他身旁站着的烟筠,又看了看安岚,而后越过二人径直来到门前,感慨万千,“姐姐本就离开三个月。但云大哥时间繁忙,等不起也正常。”

 

“三个月?”

 

听见安岚有所疑惑,纾语也回首,微微皱起眉头:“是啊......”

 

“我听你师妹说,她去杭州说亲,可有此事?”

 

“是她去陪着师姐说亲......”

 

此话讲完安岚脑子里像炸开似的,又隐隐回想起言笑离去的那几天,有个小师妹来告知她的去向。

 

 

 

“言......言姐姐说,说她说亲去了。”那姑娘好像是才跑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说亲?谁的亲?”

 

“言笑......”听到她的名字,云安岚失望透顶,后面的话也没有认真听,只觉得很是失望,为什么当时没有拦下她,她知晓他的心思吗?还是一开始,她就只是如惊鸿一瞥,从未有过心悦一说?

 

各种思绪已经占据了他的脑海,另一句话,他并没有听清:“言......言笑姐姐替师姐说亲去了,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谷......”

 

“纾语......笑笑她葬在哪?”

 

“后山溪桥,你走到那儿就应该看得见。”

 

安岚如同行尸走肉般,只渐渐拖着脚步向前走去,烟筠见状,本想跟着他一同,但刚卖出步子,却也顿住,心想着:这状态......倒不如让他一个人。

 

“这人可真执着。”烟筠感慨。

 

“你是?”

 

“钟家庄,钟烟筠。教天香弟子见笑了。”说罢抬手抱拳做礼。

 

纾语看了看她指尖指缚,虽是用来去撩拨琴弦之物,但一看便知不同寻常拨片,生有暗光,风吹过时有阵阵如剑器一般的低鸣之音。

 

“天笙琴家钟家庄?以音御气,杀人于五乐之中?”

 

“江湖虚名,前尘往事而已。不过小姐姐对于我们倒是很清楚?”

 

“钟家庄自孔雀翎消逝后便再无所闻,这......能见到你......”说罢一顿,看向她背后琴匣,“还有这琴,我还是很惊讶。长乐钟府,该不会就是钟家庄?”

 

额...说到钟府,烟筠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还纳闷着,怎么一提钟家,她便知晓是天笙琴家。都怪自己自报名讳太过随意,怎么把钟家庄老是挂在嘴边。

 

纾语似乎对她身后的琴特别感兴趣,于是乎烟筠想着如何岔开话题,便开口问道:“云安岚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他怪怪的。”

 

她像是很惊讶烟筠不知道安岚的事情,但也没多问,只皱眉道:“他在江湖上名望颇高,只影剑去了无痕,便是他了。”

 

额......对于江湖事,烟筠倒真是不大清楚,整日只知闭门练琴,弹指间内力多少也需时间琢磨,所以长那么大,就只在长乐滩一带活动。

 

“他喜欢来天香谷隐居喝茶,也许是名声原因吧,负伤来治疗,师姐与师傅也不推却。喝个茶更当是客居了,所以他在万蝶坪有处药庐当作住所,都是我们默许的。”

 

原来这人还喜欢喝茶,她不禁在心里想到,然又回头看了看门前那些晒制的茶叶,感慨到:“难怪他看到这些茶叶情绪变化那么大。原来是言笑摘来给他的啊......”

 

“言姐姐这人可好了,可惜......”

 

烟筠与她聊了很久,方知晓他与言笑之间,原来有那么多故事。她从小在府中长大,家中虽是江湖中人,但销声匿迹多年,仆人也全只当大小姐来对待。

 

本难以体会男女之间那些情感,也原本以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去体会,父母之命是她一生所要遵守的。但人有时总会为了一个人,想去挑战自己的命运。她那时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来安岚,便是那个她想要去抓住的人。

 

 

 

时隔半年,钟家庄名声江湖骤起,江湖中人口口相传,天笙琴家钟家庄复出江湖,以琴为器,音色为剑,指缚弹指划出韵律如同利刃,引得武林人士争相拜访。

 

她作为钟家大小姐,不得不应各路门派切磋之战。

 

东越长乐钟府,也变成了杭州钟家庄。多年后,她又回忆起她与他分别的那一天,万物晴好,海滩边浪涛阵阵。

 

“我知道不是我不够好,人世间嘛,总有些相遇是注定要错过的咯!”

 

“...”

 

“我也从未见过有痴情人如同你一般...怎么形容?执着?”

 

“生命冗长乏味,一直处于漆黑逆境,忽然有一束光照来,我便想死死抓住,可惜她还是消失了。”

 

“日光下,总是看不清烛火摇曳的...我明白。”烟筠笑笑,突然解下琴匣,席地而坐,“忽然觉得有首曲子很适合你,我弹给你听听?”

 

云安岚点头,只静静看着她,不再言语。烟筠忽然惆怅满溢,叹了口气:“明日我便会随爹爹去杭州,此后,天涯相隔如同生死相隔吧...安岚...你要珍重...”

 

话音落,一曲《于归》从她指尖缓缓倾泻,一挑一勾万物刹那起于曲调,烟筠似乎把所有心思都寄托于音色之上,可忽然,琴音戛然而止,她起身将琴抱于胸前,转眼对安岚一笑。

 

“此时一别,应是永别罢...”她很安然地看着他,海风徐徐吹动起她的发丝,几缕头发覆上了她的眼眸,她转头迎着风,深吸了一口气,“走啦!”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而安岚明明到嘴边的一句再见,却又生生的憋了回去。

 

他看着她离去背影,似乎想起了多年以前,言笑在花谷骑着梅花鹿离他远去的场景,那时若是拦住她,今天的他是否还会过着刀口嗜血的生活?

 

“你应该明白,如你这样,安定下来是多么不容易。”言笑的话似乎在他耳畔回响,对啊,一个杀手,本应置生死于度外,又怎么能有牵挂呢...

 

 

烟筠控制不住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掉,她知道他不会唤她留下,但仍隐隐抱着期望。直到她不知走了多远,她忽然跪倒在地,弦琴也随着她松手滑落在地上。

“安岚...珍重...”

 

 

此是一别,后会无期。

(本篇完)

 

如果你喜欢我的小故事,

欢迎点赞订阅,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示喔~

点击进入专栏可以查看往期故事内容。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