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三十五章

2018-11-02 15:26:22 佚名


第九十六话 琴与棋(一)

 

三日之后,完成滤血之术的百晓生终于苏醒。而直至此时,药师才有闲暇搜查我们的所在,他动用了药王谷中几乎所有的药人与毒蜂寻找我们。这三日之中,静儿等人恢复了心智并各自苏醒,江雪与我的体力恢复了大半,吟吟的伤也基本痊愈,我们利用百晓生未醒药师尚未采取行动的间隙,摧毁了另外两个离渊大阵的阵眼。最终我们与百晓生一行邂逅于最后一个离渊大阵的阵眼外。

 

见到我们之后,药师便气得磨牙顿足,青筋暴起。他用阴森而嘶哑的声音咆哮着:“你们!你们!你们毁我药人!杀我天兵!破我大阵!你们赔我....赔我!!!!”

 

孙精诚上前一步,指着药师,义正辞严的说道:“孙济世!你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玩弄人心!你的所作所为天理难容!”

 

“叛徒!”药师对着孙精诚疯狂地嘶吼,“你这个叛徒!”

 

孙精诚微微一笑:“精诚忠于的只是天下之正义,心中之良心,却从未忠于过你,也未忠于过百晓生,何来叛徒一说?”,孙先生虽不会武功,此时却显得气势非凡,正义凛然。他继续以浑厚洪亮的声音说道:“你残害无辜是不仁,背信弃义是不义,通敌卖国是不忠,弑师灭祖是不孝!你这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天下得而诛之!”(孙精诚所说的不仁指残害无辜百姓炼制药人;不义指药师的各种背叛,比如背叛横天啸;不忠指把天门阵结界卖给了辽国以及为六谷部炼制天兵;不孝指药师杀了自己的养父同时也是自己的师父,孙精诚的父亲。这些情节前面章节或多或少有所交代,以后的故事中也将提及敬请留意。)

 

就在孙济世和孙精诚这曾经的兄弟,如今的仇人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之时。三个太白弟子正交头接耳小声嘀咕。

 

静儿说:“看到没?和孙先生吵架的就是药师,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三个负责对付他。”

 

康良撇撇嘴:“哎哟...好丑...那手臂怎么像癞蛤蟆的背。”

 

剑心提醒道:“还记得孙先生的话吗?如何应战,各自心中是否有数?”

 

“记得!记得!放心吧!”静儿和康良异口同声的答道。

 

百晓生和琴魔没有说话,锐利的目光打量着我们每一个人。吟吟和他们目光相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怯生生的靠近我,拽着我的小手指。我知道吟吟的感知能力犹如野生动物一般敏锐,面对过于强大的对手,她会表现出十分的不安。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安抚。江雪发现药师一行中有一个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她,她便也笑眯眯的看着那位姑娘,心想:“那一定便是宫了,那把天魔琴的主人...她...笑得如此纯洁而善良...怎么看都不像恶人。”江河则自顾自的喝着酒,一边听着孙精诚和药师的骂战,时不时的发出哈哈的傻笑声以及打嗝声。

 

“古往今来,帝王将相、豪杰英雄,虽有建立不世之功者,却终难逃一死,“死”乃宿命之疾,天下人共患之,不得而治也。我苦心经营数十载,寻找根治此疾之良方,隐于天兵体内,却被你们毁于一旦!”药师话到此处,放声大哭。

 

“哎...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多说无益。”孙精诚见药师若癫若狂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

 

“孙先生?”剑心上前一步,双手一抱拳。

 

“你们去吧,千万小心。”孙精诚叮嘱了一句,往后退下。

 

剑心,静儿,康良同时拔出剑来。

 

剑心剑指药师:“恶魔!素来听闻天下有奇人异士寻找长生不老之方,却未见害人性命者!你为寻永生,杀人如麻,今日我举正义之剑,杀你以祭无辜受害者在天之灵!”

 

说罢,剑心一招苍龙出水直指药师,药师用其拐杖格住,剑心转身往远处跑去:“过来和我们一战!打赢我们,便做了你的药人!”

 

静儿和康良亦跟随过去。

 

“有趣有趣!你们本来就该是我的天兵,让我来好好改造你们吧。”说着,药师一拐一拐地随着剑心跟了过去。

 

见药师已与剑心等人战做了一团,百晓生缓缓开口问道:“精诚。你有意引开济世,是否有话要对我讲?”他的声音虽不大,却雄浑而遒健有力。

 

孙精诚恭敬的拱手施礼:“先生!先生素有大志,胸怀天下,是中原武林第一智者,为何纵容孙济世的恶行?若是因孙济世以治病相要挟,先生大可放心,精诚可为先生滤血治病!”

 

孙精诚与百晓生素无冤仇,囚禁药王谷期间,百晓生十分赏识孙精诚的才华,还送了孙精诚一处大宅子(吟吟偷床单的那处宅邸)。因此孙精诚认为百晓生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便以承诺替百晓生治病为条件,想请求百晓生放我们一马。我心里也很清楚孙精诚的用意,便期待地看着百晓生。

 

百晓生闻此大笑:“世间惶惶,人心茫茫,大部分世人都不知为何而活,他们需要引导者。济世引导天下之医道,何恶之有啊?”

 

孙济世义正言辞的说道:“医者父母心,医者仁爱,仁者爱人,残害无辜,不配为医,不配为人,是为大恶!”

 

百晓生言道:“蝼蚁抱团涉水,外层死,而族群生。百姓贪生惜命,天下衰,而世道亡。区区几条人命,天下人为何舍不得?”

 

孙精诚闻此愕然,一时间无言以对。

 

江河此时已经喝得比较到位了,看孙精诚搭不上话,便上前一步,借着酒劲指着百晓生破口大骂:“百晓生!你他娘的还天下第一智者?我看你就是天下第一老匹夫!蝼蚁抱团涉水,人可伐木为舟!为何非死不可?人之所以为人,智也!仁也!天下没有人出生就该为了别人去死的,人都想要好酒,好肉,好衣服,好宅子,好妹子。凭什么别人要为了你能得到好酒、好肉、好房、好衣、好女去死?你他娘的想得也太好了吧?你心中的天下盛世不外乎是当权者纸醉金迷,国家穷兵黩武的战争机器罢了,不外乎就是二世而亡的秦而已,算个屁盛世。我告诉你,真正的天下盛世,那是天下人的盛世,是每个人都过得好,每个人都过得快乐,不是你们青龙会说的那种卑微者为尊贵者牺牲的世界!你还引导者,引导个屁!老匹夫!”

 

江河一口气骂了那么多,话虽然糙一点,但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琴魔闻此大怒:“你....你!你说什么!”说着就要从背上取下天魔琴。

 

百晓生脸上并无愠色,挥手示意琴魔不要动怒,琴魔会意,又将天魔琴背上。

 

百晓生对江河一抱拳:“请问这位大侠何门何派,尊姓大名?”

 

江河又是狂放不羁的一笑:“爷爷是丐帮江河,你可记好了,免得一会打起来下手重点把你弄死了,你到阎王那里报道说不清是谁打死了你。”

 

江河取下了葫芦,我和吟吟也取下了葫芦,我们仨进入备战状态,严阵以待。而江雪却死死盯着琴魔,没有动作。孙精诚看事态发展已经避免不了和百晓生一战,便叹了一口气,叮嘱了江河几句后往后退下。

 

“哈哈哈,原来是杨延玉帐下猛将江河,果然豪气干云。”百晓生笑道。

 

“爷爷不在军中多年,你这老匹夫消息也太不灵通了,爷爷现在是丐帮修行导师,长老江河。多说无益,既然谈判不拢,那就赶紧开打。”江河继续激百晓生出手。之前我们商议过,百晓生老谋深算,巧言利舌,有很多蛊惑人心的说辞,如果和他谈不好,就立即开战,不要多谈,免得被他的妖言迷惑心智。

 

“智者不逞筋骨之能,不逞匹夫之勇。江大侠切不要冲动。世间甲子须臾事,逢著仙人莫看棋。我看江大侠也是胸怀天下之人,不如和老夫对弈一局,聊聊天下之事可好?”这一次换百晓生来挑衅江河了。

 

江河一边嘴角往上一弯,冷笑一声:“哼!天龙棋局吗?甚好。老匹夫,今日就让爷爷教育教育你。”

 

 

 

 

 

 

 

第九十七话 琴与棋(二)

 

百晓生开始运功,双手手掌隔空相对,置于胸前,我和吟吟按照原计划赶紧与江河站到一起,百晓生双手一挥,大喝一声,将我们三人拉入结界。而这个结界,就是百晓生的不败战法——天龙棋局。

 

“合三人之力应对我的天龙棋局?看来是有备而来啊。”百晓生笑笑。

 

“那是必须的,天下第一老匹夫,我们自然怠慢不得。”江河也笑笑。

 

江雪没有进入棋局,留在结界之外与琴魔对峙。

 

“宫儿,就是她抢了你的魔琴千丝?”琴魔问宫。

 

“是的主人,就是她弹的《雁落平沙》,可好听了,你要是能和她合奏就好了!”宫兴致勃勃的回答道。

 

琴魔瞪了宫一眼,宫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对...对不起主人,我把千丝搞丢了。”

 

江雪闻此,则高声对宫与琴魔说道:“丐帮弟子虽然粗鄙,但也懂得君子不夺人之爱的道理。现借魔琴千丝一用,等出了这药王谷结界,江雪一定将琴归还!”

 

“好的好的,那就借你用吧!”宫开心的说道。然后又被琴魔瞪了一眼。

 

另一边药师挥舞拐杖,杖上的铃铛叮当作响,地面被扒开,爬出三个药人,这三个药人和其他药人不同,他们的皮肤分别是红色、紫色、绿色,他们彼此以类似脐带的恶心东西连接,拥有强如天兵的极高战斗力。

 

出发之前孙精诚详细地向剑心等人阐明了药师的作战伎俩,药师在这三个药人血液中植入了血毒(红色药人),心毒(紫色药人),尸毒(绿色药人),三毒混合后,会让药人产生极强的作战能力,但是药人的身躯毕竟不是钢筋铁骨,难以承受这种力量。因此药师用脐带将三个药人连接,让他们在作战中慢慢融合血液,如此三个药人能越战越勇。

 

剑心、静儿、康良分别将一个药人引向不同的方向,准备各个击破。药师则挑了看起来身体最为孱弱的一个进行攻击,因此康良比较惨,他一边躲避药人的撕咬,一边还要扛住药师的拐杖,不过体力已经完全恢复的他,短时间内也不至于立即被打倒。

 

剑心一边回跑一边目测三个药人间的距离,感觉距离已经足够,不会相互影响了,便示意静儿马上进攻。

 

剑心转身朝着追赶他的药人一击苍龙出水刺了过去,药人虽用厚皮利爪格挡,没有被刺穿,但身体却被剑心这猛烈的突进撞得双脚离地,浮于空中。剑心则突进到了药人的背后,不等药人落地,行云流水的太白剑招已经使出,雨落云飞第一式,旋转的剑气斩断了药人背后的两条脐带,隔断了与另外两个药人的联系。不等斩断的脐带喷出毒血,剑心一招风雷一剑刺中药人,自己窜到药人身前,药人的身体挡住了脐带喷出的毒血,剑心随即变招,使出雨落云飞第二式,一记势大力沉的劈砍,结结实实斩到药人胸部,在药人胸口开了一个大洞,强大的冲击力将药人整个身体掀飞,剑心自己立即使用燕回朝阳向后跳开躲避。为何剑心要进行躲避?那是因为孙精诚告诉过他,这三个药人中都藏有炸药,一旦药人的身体遭到破坏,炸药就会引爆,就算不被炸药炸死,也会沾上药人的毒血中毒而死。剑心向后撤出三丈,药人果然爆炸了,不过这个距离已经安全,爆炸没有波及到剑心,他利落的用剑气挡下飞来的碎肉与毒血,然后立即去援手康良。

 

追赶静儿的药人也没讨到任何便宜,在静儿飞燕逐月的剑光残影之中,药人连静儿身在何处都搞不清楚,莫名其妙的就被斩断了脐带。等到静儿身形出现,一套天峰五云剑又劈头盖脸的斩了过来。太白的天峰五云剑一共五式,前四式都是用剑刺敌方穴位,对敌造成大量损伤的同时,封闭敌方气血与筋脉,让敌不能动弹,不能反抗,最后一式是一招大力的旋转劈斩,直接攻敌咽喉,斩敌首级。静儿每打一式就向后翻滚避让一下,然后接着打下一式,因为她不确定药人什么时候会爆炸,打到第四式药人还没有爆炸,静儿料想若斩他头颅药人肯定会炸,于是没有打第五式,直接一招苍龙出水,不但将药人的左腹部刺穿并割开,自己也突进到距离药人三丈开外的地方。一声轰鸣,药人爆炸,静儿毫发无伤。

 

百晓生的绝招天龙棋局发动,结界之内的地面覆盖满了百晓生的真气,真气幻化为光,形成了巨大的棋盘。棋盘纵横各十九线,三百六十一个落子位,三百二十四个格子,每一个格子都有江河家的饭桌那么大(够我们师徒四人一起吃饭的)。棋盘外的真气堆积幻化为黑白子,每一颗子都有磨盘那么大。

 

“人生世事,不过一盘棋局,天地为局,人为棋子。后生,你们准备好了吗?”百晓生问道。

 

江河依旧不留口德:“棋子只有黑与白,对弈只有输与赢。而世事哪是只有黑与白那么简单?人生哪是只有成与败那么无聊?你这非黑即白的历史观还有这成王败寇的人生观简直是粗陋至极,不愧是天下第一老匹夫。来吧,大爷我今日就姑且不厌其烦,教会你什么是棋,什么是人生。”

 

百晓生依旧面无愠色,只是哈哈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那便于此棋盘之上,画出你心中天下的样子,让老夫一观。”

 

百晓生一抬右手,“座子!”棋盘上的星位出现两黑两白四个棋子。(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宋代下围棋是使用座子制,白子先行。当代的贴目规则,还有黑先白后都是日本规则。以后本故事中涉及的对弈情节,都是使用座子制)

 

“后生,你出招吧!”

 

“小花,十七、十落子,小巴准备”江河说罢喝了一口酒。

 

我和吟吟赶紧去搬白子,我的天,好重,和磨盘一样大,还和磨盘一样重。我好不容易搬起一颗子,发现吟吟已经举着一颗,颠颠的放到了纵线十七,横线第十的位置。吟吟力气好大,让我汗颜...

 

“六、三,飞挂!”百晓生一抬左手,在棋盘纵线第六,横线第三的位置出现一颗黑旗,棋面上对江河展开进攻。百晓生再右手一指,指尖之上真气压缩空气形成一个致密的空气团,然后如炮弹一样轰出射向江河,江河一记虎尾脚踢向百晓生的气团,斗气化成巨大虎尾,扫向气团,随之发出巨大的轰鸣,如引爆炸药一般。我和吟吟被震得颤颤巍巍,百晓生却立于盘中岿然不动,江河掸了掸脚上的灰尘,神色轻松。

 

“三、六落子、后撤!”江河施令落子,棋面上防百晓生一手,暂避其峰。这时我刚抱着一颗白子走到盘中,离落子位置甚远,吟吟已经换了一颗子,又颠颠的落好了。

 

百晓生双手聚气,连续通过指尖弹出无数飞弹射向江河。江河使出丐帮百裂脚,连续的腿法让江河的斗气在身前筑起一道密不透风的墙,百晓生的气弹无法穿透它,只在撞向它后,发出一轮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百晓生一转身一挥长袖,一道比气弹大得多的气柱射向江河,江河使出百裂脚第二式,一招下劈腿,斗气随着腿招化成巨大橙色猛虎,从天而降,挡在江河身前,一身咆哮,气柱在咆哮声中烟消云散。

 

百晓生又一抬左手:“十七、八,逼!”,百晓生进一步于棋面上逼迫江河。

 

“十七、十三,拆!”棋面上,江河边战边退。上一步棋我刚把子搬到了纵三横六附近,这一颗又是十七、十三,几乎下到对角去了。我心里正在呼天喊地的抱怨,见吟吟举着棋子,两蹦三跳的过去落好了。自卑感瞬间袭来,我自暴自弃的放下棋子,低头不语。

 

江河见状,连忙提醒我打起精神:“小巴!落不好就不要去玩棋子了,做好孙先生交代的就行!”

 

我闻之连忙收起情绪,集中注意力,盯着百晓生。

 

一边下棋一边应对百晓生的江河忽略了一点,这整个天龙棋局都是由百晓生的气构成,包括他脚下立足的地面。

 

百晓生忽然出招,江河脚下地面瞬间爆炸,江河来不及反应,被炸至空中,百晓生再一转身一挥袖,比刚才更大的气柱砸中了毫无防备的江河,江河被这一撞弹出十丈开外,撞到了天龙棋局的结界边缘才停住。我见状大惊。百晓生这一招的威力,完全不逊色于当时王一横重伤我的那招青龙拔刀斩。江河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招,恐怕情况不好啊,我心中十分担心。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