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剑履山河》第二十七章 被世界遗弃!

2018-11-08 12:05:54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玉泉院外,佯装成一山野猎户的楚言背着猎弓,走在满是风雪的林间小道中。

 

  想起之前由闫涛发来的飞鸽传书,楚言便不由得悲从心生。这真是人倒霉了连喝口水都塞牙,好端端的,怎么给他头上安了一个刺客的头衔?还是刺杀西夏伪君的刺客?

 

  天呐!

 

  楚言虽然很讨厌西夏那帮蛮子,恨不得提剑杀光他们。但他也知道,刺杀一国帝王的罪名,根本不是他能扛起的。

 

  消息一经传出,无论是西夏人还是中原人,都在寻找着他的踪影。

 

  西夏人寻他,是为了给死去的皇帝李谅祚报仇,洗刷刺客留给西夏皇室的耻辱。中原人寻他,既有好奇这绝世刺客的人,也有想用情报换取西夏赏金的贼人。

 

  西夏人这次可是出了大血,凡取得楚言项上人头者,不管是何方人士,皆可领取万两黄金的赏赐,还有西夏忠勇伯的爵位。哪怕没法取得人头,只是提供情报消息,也能获得大量赏金。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

 

  如此之高的赏金,令得无数江湖人为之心动。在赏金面前,穷凶极恶的贼人可不会管你是大宋子民还是西夏人。

 

  了解到身处如此险境,再加上南蛮邪教的威胁如芒在背,楚言不得不伪装一番,躲过一轮又一轮的搜捕。

 

  还好楚言曾在太白跟随五爷学了一手猎户的手艺,配合上一手学自盗圣秦妙手的易容术,谁也无法发现他的伪装身份。

 

  楚言现在十分疲惫,很想回到从小长大的太白山上,不再过问这江湖的纷争。

 

  这种时时刻刻都要提防身边江湖人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他想回家了,回到太白的剑坪,蹲坐在石阶之上,看着漫天风雪下的师兄师姐们练剑。

 

  脚步匆匆的楚言,走过林间,无意中听到一声低不可闻的轻语。

 

  “诶师姐,你说那楚言到底会藏在什么地方啊?”

 

  “我怎么知道?不过还是得打起精神来,那楚言能行刺西夏伪君,想来功夫不差,咱们可别着了他的道……”

 

  “哼!这家伙违反门规,还给咱们太白惹来这么大的祸事,别让我抓到他,不然一定要他好看。”

 

  “那用得着你教训他,掌门都说了,这种违背门规训诫的逆徒,把他带回门内废掉武功就行了……”

 

  远处,一男一女两名太白弟子牵着马匹走过,身后一块巨石后,听闻二者对话的楚言,顿时面无血色,脸色苍白如纸。

 

  违背门规?逆徒?

 

  这是在说我?

 

  正准备上前跟师兄师姐打个招呼的楚言,瞬间手脚冰凉,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打击震惊了。

 

  为什么会这样?

 

  南蛮邪教在找我拿嫁衣神功,西夏人在找我为皇帝复仇,江湖人想找到我去领取赏金……现在,连太白弟子也在找我?

 

  楚言顿时心如刀割,南蛮邪教他可以不在乎,西夏人他也可以不在乎,但来自太白的追捕,却让他有一种仿佛被世界遗弃的悲凉感。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是逆徒!我没有刺杀西夏皇帝!

 

  楚言很想去太白找五爷当面证明自己的清白,可他脚步才刚迈出,却又瞬间陷入了迟疑之中。

 

  拿什么证明我的清白呢?

 

      空口无凭,五爷真的会相信他么?

 

      太白已经认定了他就是那个刺客,楚言即使有办法证明自己不是刺客,但还是没办法解决太白即将面临的西夏复仇。

 

  “或许……掌门也是出于保全太白的考虑吧……”楚言目光呆滞地想道。

 

  他现在面临西夏的追捕,西夏人哪怕明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刺客,但为了挽回颜面,还是难免要用他的人头洗刷耻辱。

 

  如果他此刻仍旧不管不顾地回到太白,即使证明了清白,还是会给太白招来弥天大祸。

 

  之前楚言一时疏忽,根本没有想到这茬,知道现在,他才明白过来,闫涛信里告诉他的,不要回太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已经是一个灾星了,无论去哪,都会给对方带去西夏人的复仇怒火……”

 

  瘫倒在雪地中,看着天空中飞舞不断的雪花,楚言一时惘然若失。

 

  太白,回不去了。

 

  西夏人的问题不解决,太白他是没办法回去的。太白哪怕再怎么样超然于江湖,始终都是一个江湖门派,如何可以直面一个国家的复仇怒火?

 

  四盟也保不住他,没有人愿意平白接受这个天大的麻烦。

 

  大宋朝廷?

 

  “呵呵……”

 

  楚言仰天冷笑不已,如果说这里面谁最不可靠,那一定是大宋朝廷了。西夏人如今皇帝遇刺身亡,肯定是极为愤怒,大宋固然心里窃喜,但若是要他们公然包庇楚言,大宋不可能答应的。

 

  如果真的投靠大宋,恐怕第二日就会被五花大绑送完西夏。

 

  澶渊之盟的诞生,让大宋治下的百姓,算是彻底认清了朝廷的真面目。楚言宁愿亡命海外,也不会相信大宋会接受他的存在。

 

  排除了所有可能,楚言突然发现,这天下之大,此刻竟然找不出一片安生之地了。

 

  “我该怎么办?”

 

  楚言真的恨极了那个刺杀西夏皇帝的刺客,他不知道自己跟对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要如此费尽心机地陷害于他。

 

  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楚言必须想办法找个地方休息,身后无数股势力在追捕他,一直疲于奔命,他早已经倦怠不已,此刻迫切需要休息调养一段时间。

 

  秦川不能待了!

 

  身为太白弟子,楚言可是清楚地知晓太白在秦川这块地界上的影响,毫不客气地说,秦川的天,不是大宋,是太白和独孤家。

 

  现在太白也在追捕于他,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楚言不敢冒险,万一太白真的下了功夫决定找出他来,那他躲在秦川肯定是不保险的。

 

  逃!

 

  鱼跃起身,楚言脚下轻点,迅速踩过一片枯叶,纵身离开。

 

  ……

 

  襄州,云海之上阁楼顶,唐海一身道袍,背负精铁剑匣,看着远处翻腾的云海怅然若失。

 

  “楚言……”

 

  巴蜀绝崖之巅,唐青容收起傀儡,微风拂过发丝,吹起一地枯叶。

 

  “楚言……”

 

  燕云,荒漠之中一匹快马兀自奔过,漫天黄沙之中,马背上那背负长枪木弓的青年若隐若现。

 

  “但愿你信我,没有回太白……”

 

  寒江城,曲无忆身后站着皇甫星正在汇报盟中大小事物。当听闻楚言身上发生的事情后,曲无忆脸上露出一丝异样的表情。

 

  “果然是你搞的鬼,百……晓生!”

(未完待续)

 

投稿作者:粉笔白

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在助手上发表,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你的攻略,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

投稿内容:副本打法,论剑心得,综合盘点(仅限攻略类)

投稿邮箱:286392767@qq.com

《天刀助手》交流1群:543745640(快满)

《天刀助手》交流2群:611362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