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三十六章

2018-11-09 15:10:12 佚名


第九十八话 琴与棋(三)

 

虽然遭受重击,江河却淡定从地上爬起,并无大碍,只是上衣在刚才的爆炸和撞击中损坏,他索性扯下上衣,赤膊上阵。只见他发达的肌肉上疤痕道道,青筋股股,给人感觉健硕而强悍。

 

远在另一边的药师见到这一幕,不由得阴阳怪气的喊了起来:

 

“这...这!!就是这!这千锤百炼的肉体!我要得到他...一定要得到他!!”

 

“你看哪儿呢?变态老头!”康良趁药师分心,一剑刺向他的心脏,没想到太白的利剑只是把药师顶得后退了几步,连药师的皮肤都没有割裂,康良大惊,连忙喊道,“小心,这老头刀枪不入!”

 

此时剑心和静儿已经赶来援手,剑心看准药师后退几步的时机,干净利落的斩下药人的头颅。静儿则一把将康良拽出,防止被药人爆炸波及。静儿一手执剑,一手拽着康良,半身挡在康良之前护着他,剑心则立于他俩之前用剑气挡下药人爆炸飞来的毒血碎肉。

 

康良一看静儿来帮他了,幸福之情顿时溢于言表,伸手就想去抱静儿:“静儿...你来救我啦。”静儿白皙高挑,康良又黑又矮,真是鲜花护牛粪的既视感。还好静儿一把将康良推开:“阿良不要撒娇,集中精力,小心战斗!”

 

江河起身,挠了挠凌乱的头发:“刚才怎么回事?谁撞我?是老匹夫的伎俩吗?”

 

“老大,百晓生好像可以引爆你脚下地面,千万小心!”我连忙提醒江河。

 

“哈哈哈,江大侠果然不愧是钢筋铁骨,耐打得很啊!如此攻击竟然毫发无伤!”百晓生捋着胡子笑道。

 

“好说好说,有什么本事尽管来吧!”江河再次从容走入盘中。

 

百晓生招式奇特而玄妙,加之在这天龙棋局之中,他占尽地利的攻击总让江河防不胜防。即便是江河最擅长的埋身肉搏,他也占不到任何优势,互拆十余招,又被百晓生打倒在地,不过好在江河身体的确皮实,无论多少次被击倒总能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气定神闲毫不慌乱。

 

棋面上,百晓生步步紧逼,江河则稳扎稳打,百晓生的棋虽然气势磅礴,但江河的棋却也不露破绽。

 

“十五、八,长!”百晓生进一步压制江河,扩大自己的棋面地盘。

 

“十五、六、虎!”江河以退为进,做了一个虎口,一边防御,一边延展自己的领地。

 

百晓生见状一笑:“既然江大侠走了这步棋,那老夫便让你看看。”说罢手一挥,“十四、六,落子!”一颗黑子赫然出现在江河所做的虎口之中!

 

“什么意思!?”江河气得一瞪眼,“你瞧不起我?”江河转头对吟吟喊道:“小花!十七、七,提子!”

 

吟吟将白子落于纵线十七、横线七的位置,杀死了百晓生的黑子最后一口气,百晓生的黑子闪了闪光从棋盘上消失。

 

江河一抹鼻子:“以为爷爷不敢提你子吗?”

 

谁知就在此时,百晓生全身一闪光,江河一激灵,赶紧往后闪开。

 

“上善!”百晓生双手各划半圆做出一个如水般轻盈流畅的动作。

 

“小巴!”江河大声提醒我。

 

“来了!”我连忙施展追风步,冲刺到百晓生身边,忽然一个巨大的黑色能量球出现在我眼前,我立马反方向逃开,那个黑球跟着我飞了过来。

 

“被你们提掉的每一颗黑子,都会变成一颗黑色的追魂夺命球,它将追杀它产生后第一眼看到的人,并且不会消失也不会停止。被此球触碰之人,将被吸干生命之力而死。”百晓生得意的笑着解释。

 

“混蛋,真是卑鄙的招式。不过你看好了,那个笨球已经被我的弟子引开,并不碍事。”江河说道。

 

“哈哈哈,你们也太天真了,追魂夺命球能够扰乱人的真气,被它缠上的人不但不能使用凌云轻功,连追风步都不能使用。那位少年,想必很快就会内息耗尽而死。”

 

“睁着眼说什么瞎话呢?我的儿子...不弟子,是这么容易败给你那笨球的吗?”江河不屑地问百晓生。

 

“老大混蛋啊!又嘴上占便宜!”我一边施展追风步带着黑球绕棋盘转,一边气定神闲的喷着江河。黑球完全追不上我。

 

其实百晓生有所不知,与他战斗之前,孙先生早已将他天龙棋局的技战法一一向我们说明,我们也做了针对性的应对策略。这个追魂夺命球虽然能封住一般人的真气,阻碍其使用轻功以及追风步,但对于丐帮弟子并不管用。丐帮弟子施展了秘术倒提壶之后会有提壶真气护体,不但内息可以得到回复,还能够毫无阻碍的施展追风步,加之我的追风步奔跑速度本来就十分快,倒提壶调息时间也比其他丐帮弟子短,这个球想要追上我,还真是不可能。


百晓生见状,收起一贯自信满满的笑容:“你们...果然不是泛泛之辈。”他又一挥手,“十六、八,打!”

 

江河随即应对:“十七,六,劫!”

 

百晓生笑笑:“与我打劫?后生且看这招。”说罢百晓生右手一指“十六、六,提子!”

 

百晓生提掉了纵线十六,横线第六位置上的白子,白子从棋盘一闪光消失,百晓生全身又开始闪光,我心中一惊,只道是:“不会吧。”

 

“上善!”百晓生又使出上善,我连滚带爬的跑到他跟前,这次出现的是一颗白球,我再施展一次倒提壶,引着一颗黑球一颗白球继续绕着棋盘转。

 

“可恶...”江河恨恨的说“不光是我提掉你的子,你提掉我的子也会变成追魂夺命球吗?”

 

“正是!”

 

虽然现在只有两颗球,比较容易处理,但随着棋局进行,棋盘上的球势必越来越多,到时候大家就会越来越危险,想到此处江河说道:“看来,不能提你的子,也不能让你提子啊!”

 

“哈哈哈,若是如此,后生你要如何下这盘棋?”百晓生得意的笑容又回来了。

 

“该怎么下就怎么下,我一开始怎么想的,现在就怎么下。”其实江河一开始就没打算和百晓生在棋面上缠斗。

 

“后生你可知晓,若你输了这盘棋你们三人是何下场?”

 

“你说来听听。”

 

“所有的黑子白子将化为雷球,将你们全部触成焦炭,尸骨无存。”

 

“切,你不要再危言耸听了,我们并不怕你”,江河又一抹鼻子,不屑的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你这个连善为何物都不知晓的老匹夫,杀人夺命的伎俩居然也有脸叫‘上善’?赢我们?你这样的人还不配。”

 

江河与百晓生又互拆了十余招,棋盘上又各自落下了十余子。百晓生棋路严缜,气势咄咄逼人。江河棋路沉稳,不留破绽。

 

百晓生问江河:“后生,你这贪生怕死,不思进取的路数就是你心中的天下之道?”

 

江河笑道:“若自己生命都不爱惜如何懂得爱惜别人,如何懂得世间大爱、大善与大美?惜生者未必怕死,我心中的天下是每一个人,都生得有价值,死得有尊严。和你心中那视人命如蝼蚁,弱肉强食的世界完全不同!”

 

又落十余子,百晓生问江河:“后生,你的棋路不遵固法不守定式,又是为何?这无律无法,混乱不堪之道就是你心中的天下?”

 

江河笑答曰:“天下之道,顺其自然,与民休息。修刑厉法虽能以法服人,富国强兵,但也使民怀刑畏威,民愤深藏。不如好民之所好,恶民之所恶,天下共举,依然辞让,仆人之出,天下庆幸。”

 

再落十余子,百晓生再问江河:“后生,你既然棋面根基已固,为何不顺势而攻?”

 

江河又笑对曰:“拥强兵而不黩武,是为正义。正义所归则人心所向,人心所向则天命所顾,天命所顾则不战,亦可屈人之兵也!”

 

百盛生闻此三答,喜形于色,顿时哈哈大笑:“哈哈哈,棋逢对手!棋逢对手啊!!”

 

 

 

 

 


第九十九话 琴与棋(四)

 

在与江河的对弈与战斗过程中,百晓生的态度渐渐起了变化,由最开始的不屑,到好奇,再到欣赏。大概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这场生死之战渐渐的变成了一场棋逢知己的切磋,一场天下之道的探讨。虽然立场不同,但却十分尽兴。百余回合下来,年老多病的百晓生要在招式上胜过正值壮年身经百战的江河多有难度,而江河要在棋局上胜过老谋深算的百晓生也难如登天。互落百子之后,这两人的战斗变成了一招一棋,惺惺相惜。江河的铁拳对百晓生老迈的身躯多有礼让,百晓生在棋面上对江河的布局也多有成全。

 

这一幕琴魔练清商看在眼里,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先生的老毛病又犯了。”她从背上取下了天魔琴(天魔琴.清商),“为何不赶紧赢下这盘棋,用天龙棋局置他们于死地?”

 

琴魔开始弹奏,随之而生的旋律激昂慷慨,犹如戈矛杀伐的战斗。传说中百晓生在琴魔的琴声之中拥有不败不死之生,只见他渐渐收起了笑容,越战越勇,对抗中招招凶险,棋路上步步紧逼。江河渐渐在招式和棋路上都受到压制。通过百晓生的眼神,江河明白,此时的百晓生已经不再想和他探讨什么,交流什么,此时的百晓生,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我们所有人死在这天龙棋局之中。

 

另一边的药师受到琴曲鼓舞也是越战越勇,集剑心、静儿、康良三人之力,竟然渐渐难以招架。

 

江雪见状,也从背上取下了天魔琴(天魔琴.千丝)并对琴魔说道:“好一首《广陵散》,这千古第一琴曲若无人相合,岂不颇为遗憾?”

 

《广陵散》相传为仙人所创,嵇康四海游学之时巧获机缘,受仙人所传,习得此曲。后嵇康为司马昭所害。临刑前,嵇康别无所托,只求古琴一张,弹奏一曲《广陵散》,观刑者数万人,无不闻曲落泪。琴曲终了,嵇康叹惋:"《广陵散》于今绝矣!"。

 

后人怀念嵇康,怀念广陵散,便按照嵇康临死前的弹奏,将四十一拍的《广陵散》复原了三十三拍,另外八拍却一直无法复原,遗失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

 

江雪自幼饱读诗书,研习琴艺,她细读精研过嵇康所有的文章诗篇,勤学苦练过嵇康所有的传世琴谱,从文中去感悟曲,从曲中去细品文,最后文曲合一,与圣贤之心对话,补全了《广陵散》剩余的八拍。

 

传世的三十三拍《广陵散》世人普遍认为是讲的聂政刺韩王的故事,其以慷慨激昂的旋律刻画了一个孤胆英雄,一个无畏侠士。

 

但是江雪却一直认为千古绝唱的《广陵散》并非如此简单。只见她纤细白皙的手指在千丝皎如月光的琴弦之间跳动,调亦神奇,意亦深远,音取宏厚,指取古劲,她为练清商的弹奏补全了遗失的八拍。

 

一边弹奏,江雪一边说道:“若无嵇康,世人不知《广陵散》。若奏《广陵散》,则需先读懂嵇康。”江雪闭上眼,一边醉心的弹奏,一边吟出了嵇康的诗,“淡淡流水。沦胥而逝。泛泛柏舟。载浮载滞。...”曲风在此时变得洒脱而淡泊,就犹如嵇康的不羁与豁达。

 

练清商闻此,好不诧异。百晓生也趋于平静,认真的听此琴曲。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用气节与笔墨对抗司马家族的暴政,对抗社会人心的沦丧。壮哉嵇康,悲哉嵇康....”江雪一边叹惋,一边让曲风渐渐变得悠远凄凉,如泣如诉,回环往复,愁肠百结。

 

曲至此处,药师的气乱了,刚才被琴曲鼓舞的气势也不存在了。百晓生与江河则都暂停了过招与落子,细细的听那琴曲。而演奏那三十三拍的琴魔练清商更是惊讶得目瞪口呆。

 

“两汉本继绍,新室如赘疣。所以嵇中散,至死薄殷周”在江雪的吟诵中,曲风又变得大义凌然而又风轻云淡。死亦何惧,生亦何求,若是为天下之正义而死,则心之可安矣!

 

此曲弹罢,百晓生似心有所思,意犹未尽。琴魔则心有所触,低头不语。

 

江雪见琴魔不再弹奏,便说道:“练清商前辈,百晓生前辈,容晚辈再为前辈复奏这一曲。”说罢,江雪开始独奏这一曲《广陵散》。

 

都说初听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第二次听江雪的四十一拍《广陵散》,练清商想起了很多往事,心中不由得阵阵酸楚。

 

“练清商前辈。”江雪随着悠扬的琴曲,以婉转亲切的语调,对练清商说道,“您旧时也是贫寒低微之人,您最能体会弱者活于世上之心境。在您如今获得了财富、权力与力量之后,您真的愿意变成您曾经讨厌的样子?变得和那些欺压过你,伤害过你的人一样?”

 

练清商转头不语。

 

江雪接着一边弹奏一边缓缓说道:“练清商前辈。您不是嗜杀残暴之人,不是不懂仁爱之人。在您为宫制造的魔琴千丝之中,每一根琴弦、每一根蚕丝都灌注了您对一个乱世孤儿满满的爱,为何不以此仁此爱,爱天下之人?”

 

练清商逐渐垂下高傲的头,咬唇不语。

 

江雪继续说道:“练清商前辈。您爱宫,抚养她成人,教她琴棋武艺。那么您希望她的未来,是置身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您真的愿意您所爱之人置身于青龙会构想的那样,弱肉强食,草菅人命,没有仁,没有爱,力量决定一切的世界吗?”

 

听到此处,练清商再也忍不住,她看着宫,心中一片酸楚百感交织,不觉眼角留下泪来。宫看她如此,心中不忍,抱着她呜呜哭了起来。

 

百晓生见此情此景,不由得长叹一声,然后对江河说道:“江大侠,我们继续吧,请务必于这棋局之上,画出你心中天下的样子,予我一观。”

 

江河见百晓生诚恳的眼神,也收敛起了自己先前跋扈的态度,他对百晓生一抱拳:“前辈,请!”

 

“请!”

 

另一边的药师,再也挡不住剑心等人的攻击,节节败退。他只好放出毒蜂迎战,想要扭转战局。而剑心等人早已带上了孙先生所制专门对付毒蜂的道具——浓烟熏棒。在烈焰与浓烟之中,毒蜂群很快就被清理干净,药师已是穷途末路。

 

棋局终了,百晓生诧异地看着棋盘上的棋子,良久之后又会心一笑:“原来....这就是江大侠心中之天下啊...老夫...不...老朽今日,真的受教了...”

 

“前辈过奖,全凭前辈棋路成全,晚辈才能完成此局。”

 

棋面之上,黑棋与白旗浑然一体,难分彼此,形成了千古罕见的“四劫循环”,黑白双方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无处可攻,无处可守,是为和棋。百晓生解开了天龙棋局...我们从结界中出来,安然无恙,毫发无伤。

 

江雪走到宫的面前,将魔琴千丝双手递上,并说道:“谢谢你,宫姑娘,和清商前辈的合奏,江雪很开心。”

 

此时的宫已经对江雪佩服得五体投地,她跪下,双手置于头顶,将琴接过。江雪连忙将其扶起。

 

“剑心!”孙精诚喊了一声。随即剑心、静儿、康良三人停止了对药师的攻击。

 

“济世!退回万雪窟!”百晓生对药师下令。

 

“可是...先生!这药王谷...”药师舍不得他苦心经营的药王谷。

 

“这罪孽深重之地,不要也罢。无需多言,随我退回万雪窟!”百晓生厉声喝斥。

 

“是...先生...”

 

孙精诚上前对百晓生道谢:“多谢先生高抬贵手,精诚这里谢过。”

 

“精诚!我们有缘再见了!”百晓生转头再对江河说道,“日后还请江大侠赏脸,到万雪窟再与老朽品茶论棋。哈哈哈。”

 

“一定一定!”江河恭敬的拱手施礼,“晚辈定会再去向前辈求教。”

 

琴魔看着江雪,想对她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江雪笑眯眯的看着琴魔:“前辈,您要保重啊。”

 

“嗯....宫儿,我们回去了。”

 

“是...主人...雪姐姐...再见啦...”

 

“再见,宫妹妹~”

 

百晓生等人退走了,我们虽然没有杀掉孙济世那个恶魔,但却保全了所有的同伴,这一战也算成功。我们随即毁掉了离渊大阵最后一个阵眼,药王谷的结界全部解开。唐林带太白精锐前来援救,捣毁了药王谷所有的设施,清理了剩余的药人天兵。

 

退回万雪窟途中,琴魔问百晓生:“先生...您后悔吗?在见到那些后生之后?”

 

“清商,你说的后悔所指何物啊?”

 

“您看看现在青龙会的样子...龙首和副龙首的选择上...您是否所托非人了呢?”

 

“....清商...这个话题,你从此不要再提了。”

 

“...是...先生。”

 

药王谷决战数月之后,有一日,琴魔对宫说:“宫儿,若有一天,我和先生都不在了,而这个世界不再有你的容身之地...你记着...那个时候,你去寻找那个叫江雪的女子...她...将是你的容身之地...”

 

宫闻此潸然泪下。抱着琴魔:“主人!主人你会好好的,你永远都会好好的。”

 

一年之后,发誓为父报仇的公孙剑,召集了八荒门派的各路精锐,总攻万雪窟。在喋血万雪窟一战之中,药师、琴魔被八荒弟子所杀,老迈的百晓生拖着受伤的身躯败逃,不知所踪。宫哭着安葬了练清商,背上她的魔琴千丝,踏上了寻找江雪的旅途....

(第一部分 完)

 

后记:

1.江河与百晓生的对弈参考的是古力与李世石的千古奇局四劫循环,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去了解一下。

2.《广陵散》与嵇康的传说有各种版本。故事中选用的是认可度较高的一个版本。

3.随着99话的完结,《小巴的江湖》第一部分内容完结了。虽然读者不多,但作者十分感谢一直关注这个故事的朋友。你们的每一次点赞每一次评论都是我继续写作的动力,谢谢你们。

4.进入第二部分故事之前。《小巴的江湖》会推出一系列番外篇,补充故事背景。敬请期待。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

想要创建属于自己的专栏,成为大V,

可以发送专栏申请邮件到邮箱286392767@qq.com,或咨询助手ID2512530 南倾。

天刀助手欢迎充满才华的你的加入。

《天刀助手》交流群:543745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