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从此与君别 - 根据玩家真实故事改编

2018-12-04 17:17:54 佚名


  我头一次见她时,她踏着满天风雪而来,红袍猎猎。

 

  “我名迟耳。”女子握着一柄通体幽蓝的长剑,流光闪烁间隐约可见白色的寒气。

 

  红檀木碗里盛着温热的桃花酿,一片氤氲。

 

  我蜷起手指轻叩着桌面,有些兴趣盎然:“我听过你的名字,近年江湖中声名鹊起的第一女剑客。”

 

  女子原本楚楚可人的面容染上几分常年行走江湖的坚毅。她只是淡淡地勾着嘴角,将长剑放于桌上,轻轻往前推了推。

 

  我微微挑眉——听闻太白弟子的剑从不离身。

 

  “我拿着这把剑,还揣着一个沉甸甸的梦,已经走了太久太久......”

 

 

(一)

  那年迟耳应师门之命,同其他八荒弟子共赴苍梧城之战。

 

  她与伊白便相识于燕云的漫天黄沙中。

 

  兴许是天气过于炎热,又或许是战斗过于激烈,迟耳与伊白并肩而立时,竟觉得面上火辣辣的。风沙迷了眼,至此落目尽是春光。

 

  彼时的迟耳刚至十八,而伊白已年满二四。

 

  “独自在江湖中,犹如茫茫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我受够了无助且孤单的日子。”迟耳的声音有些喑哑,她神情漠然,抿了一口桃花酿,继续道,“那时年幼,学艺不精,常会受人欺凌。他的出现便如同神明,温柔又令人心生向往。”

 

  那日的九华下了很大的雨。

 

  “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少女呜咽着抱头躲闪,手中的长剑早就被击飞。泥土夹杂着血迹,在一袭蓝白相间的朔风吟月上显得格外刺眼。

 

  “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来的吗?”男子扬了扬下巴,面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擅闯盟会区,不知天高地厚。哈哈哈哈,说不定杀了你,帮主还会给我记功。”他浑浊的眼中划过一丝阴狠。

 

  凌厉的剑气直扑面门。

 

  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惨白的光照亮了少女脸上斑驳的泪痕。

 

  迟耳手脚发软,嘴角溢出一抹殷红,无力地闭上了眼。

 

 

(二)

  “我分明只是路过,那人却如疯狗一般逮着我不放。”说到这里,迟耳轻笑一声,笑意未达眼底,“那时候的我险些以为,我才刚刚涉足江湖,便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脑子里走马观花地浮现在秦川剑坪的画面,耳边满是师兄恨铁不成钢的话。”

 

  “可是他出现了。”

 

  意料之中的疼痛和冰凉并未传来,迟耳心惊胆战地抬眼,入眼的画面令她瞳孔微缩——一杆长枪贯穿了那个男人的身体。

 

  噗嗤。

 

  枪的主人逆光而立,右手握住长枪发力。男人软绵绵地应声倒地,而长枪脱体,在空中带出一串血珠。

 

  雨过的天仍是灰蒙蒙的,微弱的光从伊白身后透出。

 

  迟耳晕乎乎地眯了眯眼,她看见身形挺拔的男子朝她走来,衣袖翻飞间,一下子便失去了重心。

 

  伊白将小小的人儿打横抱起,指尖微颤,心中后怕着迟来一步的下场:“好久不见,耳耳,没事吧。”

 

  “没事......”迟耳面色通红,小声应着。她将手在自己衣裳上反复擦了擦,小心翼翼地贴上男子的胸膛,传来强有力的心跳。她莫名觉得安心,倦意袭来,忍不住昏睡过去。

 

  你如盖世英雄般出现,救我于水火,我便以为此情永恒。

 

  自那一次偶遇之后,伊白便有了天天跟着迟耳的理由,美名其曰保护弱小,人人有责。迟耳总是红着脸笑骂他“过分”,却也任由他几乎寸步不离地跟着。

 

 

(三)

  “东越的宁海镇旁有个妈祖庙,我的梦,便从那里开始。”

 

  我看见了迟耳在讲这句话时,眼底不易察觉的眷恋。尽管那抹眷恋在经历了数年的江湖风雨后已经被冲淡,却也仍有迹可循。

 

  迟耳忽然抬眼对上我的目光,声音温和而平静:“梦便是梦,飘渺如烟罢。若是记了太久,便会化作不见天日的围成。”

 

  那日春光大好,暖阳如怀春少女般欲迎还羞地笼下一面薄薄的轻纱。连风也缠绵得似是情人的呢喃软语。

 

  凤冠闪烁着熠熠流光,如火的红裙衬着迟耳本就白皙的皮肤,略施胭脂的小脸挂着浅浅的梨涡,是那般明媚动人。

 

  同是红衣的伊白温温柔柔地携起她的手,桃花眼里噙满笑意:“耳耳,我愿为你披荆斩棘,归来仍是你的阿白。我们来日方长。”

 

  两个江湖儿女,对着东越的海天一色,对着妈祖,拜了天地。

 

  唇齿相交,迟耳就那样手足无措地被伊白捧着脸,听着自己心跳如雷。

 

  那日之后两人更是如胶似漆。

 

  伊白喜欢切磋,精进武艺,迟耳更喜欢打听下哪件衣裳好看,偶尔兴致来了也喜欢打打架,她像天生是个活泼性子。

 

  “请大侠赐教。”早已记不清是在一起的第几百个日夜,伊白大了胆子敢主动与迟耳比试了。

 

  迟耳哼哼一声,接下旗子:“以武会友,其乐无穷!”

 

  不过几招,迟耳便落了下风。

 

  “唰”地收起长剑,迟耳索性嘟起嘴,跺了跺脚,威胁道:“你敢赢我?”这般的小性子,她甚至已经熟练到了下脚用几分力度。

 

  纵容使过许多次,但伊白仍会无奈地笑着念出求饶的台词:“不敢不敢,女侠好生厉害。”

 

  迟耳的那些小招数,对伊白似乎永远不会过期。

 

 

(四)

  盟会的形势似乎愈发严峻,帮派召回伊白的次数也愈来愈频繁。

 

  尽管如此,伊白仍会抽出时间,听迟耳絮絮叨叨地讲着他不在时发生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灵琳阁最近又出了一套衣裳......隔壁的天香又找了新的相好......”

 

  太喜欢你了,所以恨不得连今天吹了什么味的风都告诉你。

 

  天际刚刚泛起鱼肚白,迟耳睡眼惺忪时,身旁的位置已经冰凉多时——帮派又紧急召回伊白了。而榻边整整齐齐地放着灵琳阁新出的衣裳。

 

  “阿白,我们已经好久没去看风景啦,要不我们今天......”迟耳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伊白难得的空闲时间。

 

  “我与好友约了切磋。”伊白面带歉意地打断她,伸出手轻轻揉了揉迟耳的脑袋。

 

  迟耳愣了愣,眼中的失落划过,随即又绽出一抹笑容:“今天难得有时间,不休息休息吗?”

 

  “耳耳,”伊白叹了一口气,他轻轻拥住迟耳,声音里含着希冀,“为了我们的未来。”

 

  愿能顶天立地为你撑起一片天地。

 

  “那我陪你去切磋。”迟耳垂下眼帘,伸手环住他的腰肢。许是初冬的来临,入手的面料令她手心微凉。

 

  伊白同友人切磋,迟耳甚是无聊。吐了吐舌头,趁着伊白打坐调息之时,同以前玩闹一般,将旗子插在伊白身旁:“请大侠赐教!”

 

  “耳耳,别闹。”伊白皱起了眉头,无心看她,转而继续同友人切磋起来。语气中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不耐烦。

 

  迟耳当真不闹腾了。

 

  “自那之后,我便再也没有同他切磋过。我们曾无数次因为帮派的问题和他的态度吵架,我知道他希望我能懂事,所以我试着去做一个温婉而成熟的人。”我抬手为迟耳倒上新的桃花酿,她的情绪一直平稳如初。

 

  我想,这般的她兴许便是那时伊白所希望的模样。

 

  “他切磋时我再不去打扰,站在一旁看着便是了。”这次迟耳没有着急去端那木碗,她从容地理了理耳边散落下的发丝,“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的期望变成了每天能同他说说话便好。”

 

  伊白的确成长得很快,快到让迟耳觉得有些遥不可及。

 

  师门吩咐的任务,迟耳再也帮不上伊白。

 

  巴蜀翠湖的水清澈见底。

 

  “噗。”迟耳的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水里荡着,突然想到自己曾怄气躲在巴蜀长长的台阶下,任凭伊白怎样狼狈地四处寻找也不肯出来。

 

  她面朝阳光,轻轻地笑着。

 

  “耳耳......”

 

  迟耳一愣,惊喜地回头,笑意凝固在眼中。

 

  “这是天香谷的师姐,万雪窟之行需要与她同赴。”

 

  一个戎装加身,一个臻姿凤仪,好不般配。

 

  迟耳有些慌乱地想遮住自己光溜溜的脚丫,任由裙摆落入水中:“我能去吗?”

 

  “不行。”伊白站在几步之遥的地方,“耳耳,你会受伤的。”

 

 

(五)

  等了很久,久到迟耳自己也记不清烛台上的芯换了几次,那人终于披着风霜而入。

 

  “怎么还没睡?”伊白脸上带着疲倦。

 

  “我不困的,”迟耳扯着嘴角,鼻头有些发酸,若无其事道,“我跟你说哦,今天我本来打算买只小兔子养,多可爱啊,毛茸茸的。结果被人家抢了......我还路过盟会区了,遇到了......”遇到了劫匪。

 

  伊白烦躁地打断她:“行了。”

 

  男子从她身边站起,迟耳惊慌地仰起脸。

 

  “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懂事一点,不要老是烦我......”

 

  静谧的夜仿佛变得喧闹,迟耳呆愣愣地看着伊白一张一合地数落她的罪行。她跌跌撞撞地追至门口,地面坚硬且冰冷。

 

  伊白消失在视线范围。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如同蛰伏的巨兽,吞噬着所有希望。

 

  “那时候我一滴眼泪也没掉,哪怕摔倒在门口,就在门口等了他很久。”迟耳饮下桃花酿,眼眶出现了久违的酸涩。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她如同回到了多年前。

 

  如同抽掉灵魂的傀儡,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在门边,一坐便是七天。

 

我歪了歪头,问她:“不生气吗?”

 

“生气,刚开始很生气。”迟耳垂眼看向手中的木碗,“可是等了好几天之后,我想,只要他回来,我就原谅他了。”

 

“他没有回来?”我试图猜测着结局。

 

“不。”迟耳闭上眼,“他回来了,在我离开的第二天。”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差了一天,便差了一生。世上有太多别离,并非都为不爱。

 

故事的后来,伊白主动找到迟耳道歉,他说是自己冲动了,自己只是希望迟耳能成熟一点,不要小孩子气。

 

但情最恐至深。

 

“我拒绝了。”咸咸的液体顺着脸颊滑入红唇,许久不曾尝过的滋味。“后来的我便全身心投入到了如何精进武艺里去。”迟耳忽然低低地笑了一声:

 

“你说,是要多难过,才能全部投入?”

 

 

(六)

迟耳示意我拿起那柄孤零零的长剑,入手冰凉,我听见她的声音充满了疲倦:“以酒藏梦,葬剑断念。我走之后,请你代我将它沉入沉剑池。”

 

我没有答话,看着那江湖中描绘像如神话一样的女子将桃花酿一饮而尽:“当初他嫌我太过稚气,殊不知我将所有温柔与信任捧给了他。如今我便以我的成长,赠他一场无我前程。”

 

只愿从此与君别,山水不相逢。

(完)

 

投稿作者:云戏

如果你希望你的文章在助手上发表,如果也想和别人分享你的攻略,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

投稿内容:副本打法,论剑心得,综合盘点,同人视频、小说、手绘等均可

投稿邮箱:286392767@qq.com

《天刀助手》交流1群:543745640(快满)

《天刀助手》交流2群:611362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