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云海巅(上)

2019-01-02 18:22:19 佚名


待他返回门派之时,整个真武安静到可怕。他有些纳闷,但也毫不犹豫的向长老房间方向走去。

 

可还未等他到达风林阁,便被团团包围,为首的是他师兄,他更加迟疑,不禁问道:“师兄,你这是何意?”只听得话音刚落,数道寒光剑气便直逼周身,他不由得使出凛云决,从空中逃开。逃到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你们这是何意?”

 

“哼,杀死长老,你还有脸回来,我这就替师叔清理门户!”

 

他不由得皱眉,杀死长老?这又是什么意思,长老难道?他还没来得及解释,一道剑气便从他身旁擦过,剑气凛然,若不是用剑之人有所保留,他定死于剑下。萧兮回头,只见师父怒目圆睁,他连续后退数十步,避免迎面而来的杀气袭身。一切一气呵成,在场的人都以为萧兮自己躲开了萧炔的剑气,不由得唏嘘一片。

 

顾不上同门的那些言语,他看向师父,而师父只给了他一个眼神:快逃!他从未会错师父的意思,而这次,他竟有些犹豫。“这……”第一个字话音还未落,他师父便又提剑而来,萧兮来不及思考,只好迎剑而上,边打边退。

 

这时,他的师兄也伏剑而来,同门师兄弟眼中似乎都充满杀意,他逐渐才感觉到似乎只有师父不是杀意满怀,而其他人都欲杀他而后快!

 

剑气如霜,萧兮越来越觉得自己可能招架不住了,他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活着出这山门,然后搞清楚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心想着,而不得已使出自己的杀意技,并放出一记离渊。周围的人见状,只有御剑抵挡,他乘着这短短空隙,一招驱影,突破一切重围。他本欲回头解释些什么,却只听见他师兄扯着嗓子大声吼:“萧兮叛徒!见之杀之!切莫让他逃走!”他想着师父眼神定有深意,此番只能先走为妙,到时间师父应该会主动联系他。

 

于是他没有回头,一记凛云决至空中,再使出陌上飞燕轻功绝学准备逃走,却不料另一招抱云决将他从空中击落,由于速度太快,他来不及使用轻功落地,便狠狠的摔到了地上。随着一记闷哼,口中似有鲜血欲出,萧兮忍着,并没有吐出来。

 

“杀!”听得一声熟悉的声音,师伯似乎在命令他的云济虎,又仿似在命令门中所有弟子,脑中来不及反应,只有一个字充斥于他的脑海!

 

“杀!”

 

萧兮怒吼一声,手持凶年剑,一面挡住所有人的攻击,一面使用傲雪凛云决想冲出重重阻碍。可奈何剑气逼人,挡住一轮攻击却又来一轮。最终他体力不支,乏力在地。

 

“狂徒小儿,仅你一人之力还想与整个真武作对?”抬眼间,师伯持剑向他缓缓走来,倒下的时候,云济虎似乎是在左前方不远处,师父在正左方,而他那不学无术的师兄在他右后方。对,右后方,通向后山玄晶之地,看来今天唯一的活路……

 

“咳……咳……”他不由得从口中吐出鲜血,孱孱道:“我萧兮做事无愧于天地,欲加之罪,哼。”还未说罢,他运起内力,一个过柳穿云,道生一剑闪至他师兄身旁,右手一掌将他打到师伯跟前,然后放出陌上决,随着一袭烟雾,他持剑挥向周围所有人,众人连忙运力防御,而学艺稍不好的师弟则难逃锁喉的命运,于是他便趁着乱向后山逃去。

 

“后山、后山……”他在心里想着,“可逃到后山之后,又该如何?”如今只能不论其它,先出这山门再说,于是他不顾一切向后山逃去。只觉得意识恍惚,但也拖着身躯快速向目的地跑去。刚到后山洞穴,他终于头晕目眩,倒下身去。

 

待他醒来之时,已经到了真武山山脚,伤口处似乎被某些草药涂抹过,感到些许清凉,并无疼痛之意。这…到后山之后发生了什么,难道师伯他们没追过来吗?带着疑惑,他起身,不料一个踉跄,又摔了跟头,“咳咳……”又是一口鲜血涌出。看来这内伤怕是要修养许久才会好了。不知是谁救的他,萧兮心中有点遗憾,想记起救命之人的样貌,却又奈何怎么也不记得。也罢,江湖有缘,定会知晓,如今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才是万全。

 

萧兮从袖中拿出面纱带上,拖着脚步离开。丝毫没有发现他身后的树荫中凝望的眼神。

 

“待他明白的时候,也是真武大派清除不孝子弟的时候了。”黑衣人在阴暗中浅浅道。

 

 

玉华集客栈

 

“哟,这位客官,可是要住店啊?”

 

“开一间安静点的房,其中陈设不要太差就好,一定要安静。”那小二连忙将他的马匹牵住,笑道 :“这位客官尽管放心,天字第一间房向东,恰好对着凫山林,那可是安静的很啊。”说罢他讲马绳交给另一个小二,左手一伸,“来来来,客官这边走。”

 

待来到房间,萧兮点头示好,一边便说道:“烧几壶热水端到房间,一路风尘,我想先沐浴。还有准备一份牛肉小炒,再来两个素菜你看着上,半个时辰后送到房间。”小二一句好嘞,替他端上一壶清茶,便毕恭毕敬地退下了。萧兮放下包袱,将外套脱下,还好血迹未渗出来,不然可就麻烦了。他看了看胸前伤口,师父下手也够狠的……说来也是奇怪,这门派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天不到整个门派的人都仿佛对他杀之而后快?都怪与师父见面时间太短,要不他肯定可以悟出什么所以然,只有下次遇见师父再论其他。

 

“嘿,客官您的热水来咧!”他连忙将衣服收起,并招呼小二进来。萧兮有意藏着伤口,一边吩咐小二放下水就可以走了。待小二离开之后,他将衣物去尽,拿起随身手巾蘸水清洗伤口。

 

风尘仆仆好是狼狈,他将身躯都没入水中,仔细思考着这几日他所经历过的事。他本是奉命看护闭关掌门的人,可看护中途师兄找上他,并说长老找他有事商讨,他心中毫无怀疑,便拜托师兄守着掌门,自己朝长老阁走去。

 

倘若说起陷害之人,毫无疑问,这个人应该是他师兄。可怪就怪在萧兮找到长老时,他确实是有事要与他说,正当长老开口时,萧兮见窗外一袭黑影闪过,于是他连忙出门探寻,看到刚才黑衣人所在之处的血迹,他一路寻着,注意力便被黑衣人领了去。

 

“长老定是有事予我,可那黑衣人又是谁?怎会受伤?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离开长老,独自寻他!”萧兮不禁愤然,双手握拳妄图打碎些什么,可还没等他用力,肩上的伤便撕裂开来疼的他连忙放松力气,继续清洗身上血迹。

 

还有救我的人是谁,他和长老之死有没有关系?太多谜团捆缚着他,瞬间萧兮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这一身的伤,萧兄倒也是心宽呢。”盈盈一声感叹,将萧兮从思路中抽出身来,连忙回头,见一婀娜女子正坐在茶台边休闲的喝着小二刚才泡的清茶!

 

“黎半秋?你为何在这里…你…”还没等他说下一句话,那女子便开口打断他。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半秋妖艳一笑,翩翩然起身,走到他身边,手指轻轻拂上了萧兮的脸颊,“我说萧兄,你可以换一个问题吗?那么老套,你们道家人都是这样子循规蹈矩的?”

 

“咳咳,黎姑娘请自重。你这样子我可就告诉你师父了。”

 

女子嘟了嘟嘴,有些不悦:“哼,我师父与你一样也是个榆木脑袋,我都那么主动了,他还是呆呆傻傻。”

 

“按辈分我也该尊他一声黎师兄,他自然也有他的难处,毕竟师徒...”萧兮还没说完便意识到半秋脸色的冷漠,便识相的转移了话题:“诶,话说你轻功越发进步了?你进这屋我居然毫无察觉?”

 

她脸色稍稍缓和,嘴角也洋溢起一丝丝笑意,“那当然,因为我往你热水里下了苏淤散,能舒和伤口,但也能消磨内力扰人思维。这是我最近才配出来的,你第一个尝试是不是很荣幸?”

 

萧兮不由得内心一惊,这也是他逃出之后太放松警惕,连洗澡水中被下了药都没感觉出来。

 

看他似乎在发呆,半秋便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心里有些不屑:“哼,除了我师父,其他人是绝对不会察觉到我下的药的,不然你是不是太低估我五毒教了?”

 

“是是是,你师父天下无敌,行了吧?唉,黎姑娘,我这还在水里泡着呢,难道你不回避一下?”

 

半秋撇了他一眼,虽是一脸不屑的转过身,但也很听话的走出房门等他换衣服。萧兮匆忙换好衣服,随便将伤口涂上药包扎了一下,便去开了门。

 

“你为何知道我在这里?”他将半秋迎进屋里,连忙将门关好,然后走到茶台前倒了一杯茶,喝了口。

 

半秋也随着他一样倒了一杯茶,抿了抿。然后开口轻轻答道:“一个姐姐告诉我的。”

 

“那姐姐长什么样?”

 

“一袭鹅黄长衣,发髻盘着玲珑扣,整个人很干净,有淡淡脂粉气息,应该是抹了点胭脂,脖颈上带着流苏链...”萧兮一脸惆怅,这么说来应该是真假?这...她在真武已久,难道救我的人也是她?萧兮继续听半秋说着,他已经能确定那个姐姐的身份,定是真假!“右手缠着铁傀灵缚,腰上系着一长细的袋子,应该装的是扇子。”

 

“真假她...怎会救我?她如今在哪里你知道么?”

 

“当然是真的,你不相信,你还问我她在哪里?”

 

“额...不是问你事情或真或假,而是那个女子,名唤真假。”

 

半秋有些纳闷,这好看的小姐姐名字那般随意?萧兮看她疑惑便说道,“就像你的半秋,从你师父黎一秋那里得来,她唤真假也是有迹可循的。因为她来去无影,而她的傀儡与她样子神似,人形难辨,蜀中人便称她亦真亦假,意为真假。”

 

“说起她来,做为居客留在真武已久,我却没有和她有诸多接触,那这次她为何救我?”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萧兮警惕,眼神示意半秋,半秋点点头回应道:“来者何?有事否?”

 

“嘿~客官!你的小炒!”

 

稍稍松了一口气,萧兮起身开门,从小二手里接过木案,“有人托我把这个交给你。”随即他从袖口拿出一锦囊,递给萧兮。

 

“鹅黄长衣的女子?”半秋凑上前问道,那小二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半秋连忙将房门关上,从萧兮手中拿过锦囊,打开。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萧炙已向各大帮派放江湖令,萧兮见着杀之。生死悠关,此地不宜久留。愿与君一面,戌时跃龙峡星墨岭。真假敬上。”

 

“这姐姐还挺有礼貌。”

 

“我现在就收拾收拾去星墨岭。”

 

半秋无奈,原本想吃点东西先,可这人说风便是雨,已经打包好行囊,准备越窗走。

 

“诶...你这是不打算付钱还是怎地?好好的大门不走,走...”还没等她说完,萧兮便捂着她的嘴示意她与他一起越窗。

 

客栈周围杂草丛生,有些不宜行走,但萧兮还是拉着半秋从屋后绕到了屋前,恰看见他师兄在和刚刚那个小二说些什么。半秋有些惊讶,便小声问他:“同是道士袍,啧啧,你怎么知道你同门来了?”

 

“你替我把那边黑白杂毛的马牵来,我们即刻出发,去星墨岭。”

 

“拜托,我来找你是因为师父有令,你颐指气使的是几个意思?”萧兮被说的有些惭愧,脸颊不禁泛起红晕,他也是被师兄弟们弄的有些头疼了,竟是连礼数也没有了。

 

“额,黎姑娘真是不好意思,门派之事弄得我有些头疼了,这语气…”

 

“好了好了,我能理解。”

 

半秋说完,便绕道走向客栈门口。乘着小二不注意,将萧兮和自己的马匹松了缰绳,看了小二正朝这边走来,便将自己的马留下,单把萧兮的马牵走了。她将马儿牵到凫山林与萧兮汇合,萧兮见只有一匹马便问她:“黎姑娘的马匹?”半秋示意他等等,不到半口茶的功夫便看见那马儿正在朝他们慢悠悠的走过来。

 

“额…厉害了,这马?”

 

“我可是看着小懵长大的,这点默契还是有。”小懵?真是好名字…萧兮跨上马,扯了扯缰绳,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问道:“你说你来找我,是你师父有吩咐?”

 

听得几声马蹄声,半秋也已跨上马,不紧不慢地与他并辔而行。“师父说很久没有来真武与你举棋论道,很是想念。叫我来看看你进来是否安稳。吶,看来也不是很安稳嘛。”

 

萧兮不由得笑了笑,回想起了当时正行弱冠之礼,遇见他们师徒也是缘分。“你师父那时愣是要与我下棋,也算是黑白之间定挚交吧。想想也是快一年没见过你们了,你又多了几分神秘。

 

“回云滇练蛊术,差点把我自己搭进去了。对了,师父他说三日之后到这里,刚刚来之前我已经传书将你的处境告诉他了,他应该会先去真武殿拜访掌门,顺便探探你派内口风。”本来想问问她练蛊之事,可听见他说黎一秋三天后就到,心里着实有些急迫。

 

“掌门闭关不容打扰,要是掌门在的话,我也不至于落得现在这个下场。一秋冒然前去,可否有差错?”

 

“前几日,他奉教主之命,暗杀青龙凤鸣山分会二龙首,他内伤未愈,这次我只身前来襄州本就很放心不下他。但你知道的,他那个脾气。”

 

萧兮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让一秋一人去拜访山门,这江湖追杀令已发,他们肯定会想到我会与熟悉之人会面,那岂不是险人于不义?他顿了顿,缰绳一紧停下马匹前行的脚步,扭头看着半秋,与她说:“黎姑娘,我独自一人回星墨岭便可,你当下先与一秋汇合,三天后正午罗棋山旌旗小栈见面再做下步打算。不能让他独自...”

 

“好,我会转告他,那我就先行赶去开封见我师父。你自珍重。”他话语未毕,半秋就很激动的回应了他,看来确实是遵守师命不得不来,萧兮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三天后会面地址。

 

“星墨岭之行应当谨小慎行,萧兄且万般小心。”半秋双手作揖道别,策马转向朝大道奔行而去。而萧兮一人一马向星墨岭缓缓而去。

(未完待续)

 

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点击专栏订阅按钮

不错过最新章节

 

来源:天刀助手 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