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同人短篇】唐青枫同人短篇小说 旧梦惊尘

2019-01-05 12:20:03 佚名


(温馨避雷提醒: 本故事纯属虚构。Ooc归我,快乐归你们。我们的傀儡娃娃是男孩子....)

 

                                (一)

【忆初识.壹】

雍熙十九年,正月初,唐青枫十六岁。

一般来说,唐门历来都在铸神谷定制上乘的扇子和傀儡。可偏那年唐青枫这厮心血来潮,在红叶小筑闭关两月余,说是要自己锻造傀儡,不管结果好坏,权当体验傀儡师生活。

听起来就像是说着玩的,可这期间除了花椒茴香两位侍女在旁侍奉,其余人他还真就一律不接见不理会。

 

三月末.傍晚 

 

小筑里灯火长明,屋外月光如洗,清风徐来,枫叶簌簌。沙沙的枫叶声听的人心痒痒。唐青枫正坐在案前仔细端详着他的“半成品傀儡”,说是半成品,是因为这具傀儡美中不足之处在于少了双眼睛。

这双眼睛怎么绘刻....唐青枫苦想了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破晓时,提笔,一刻一画,动作极尽轻柔,那认真的模样怕是少有的。笔尖划过傀儡面庞——是个温柔的少年郎模样,说是少年,又少了意气风发,也没有张狂劲,那双过于清澈的眼睛看上去,有点傻。容貌倒是端正,右眼角下方还点上了一枚泪痣。笑起来应该是好看的吧。

唐青枫为他束发,用烛油擦拭他的金属关节,穿戴衣饰。

清晨,带着露水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的微风,吹在傀儡和唐青枫的脸上。唐青枫眼底有止不住的笑意划过,鬼使神差开口道:“你既然为我于这红叶小筑所造,我今日便赐予你一名字......就叫,“玄叶”可好?”

......  ........

唐青枫好像才回过神似的想起自家傀儡没思想没神志,他就算站在这把傀儡望穿,把岁月耗空,玄叶也不会给他答复。他刚转过身打算离开,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声响。——是重物凿地的声响。

唐青枫回头一看,玄叶小傀儡倒地了,他以为是自己没放稳,就想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摆正,可他还没碰玄叶,自家傀儡反倒伸出手指,很努力很努力的想够到唐青枫的手。唐青枫说不惊讶是假的,他在又一次确认自己没有牵动无影丝过后,看他够的费劲,就索性把手伸过去依着他够。玄叶在唐青枫手心缓慢的划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自家傀儡的缘故,唐青枫福至心灵厚脸皮的脱口而出:“你是在说你喜欢我给你起的这个名字?”不等行动迟缓的可怜玄叶再给他答复,唐青枫又自顾自的说:“这就是了,唐门素来没有出现过傀儡自身拥有神智的情况,你倒还真是与其他傀儡不同。”

 

阳光透过窗户打下剪影,有唐青枫的,也有玄叶的。清晨的红叶小筑很静,玄叶仰头望着唐青枫,不知怎的,玄叶总觉得唐青枫的呼吸牵动着他的思想,他不自觉的让自己的呼吸与唐青枫同步,一下,两下......“......?...叶?”耳畔隐约传来唐青枫的声音,听不真切,玄叶缓缓动了动手臂,表示自己没事。唐青枫半开玩笑的对他说:“我当真有这么好看?你这样子倒像是被我勾去了魂。”

玄叶动了动嘴,想开口,但是怎么都发不出声音。就选择用眼睛来和唐青枫交流,玄叶往上翻了翻眼睛。唐青枫也不恼,站起来上前一步把还躺在地上像是碰瓷的玄叶一把捞起来。

唐青枫悠悠开口说道:“我虽然创造了你,但你又与其他傀儡不同,有神智有思想,情况实属闻所未闻,你我二人也不必以主仆相称相待,除此之外,譬如琴棋书画,舞刀弄枪之类的,你若是想学,我便教与你。”

不等玄叶有所表示,唐青枫自说自话的同时把玄叶放在了木椅上。

一个跪在地上眉眼含笑,一个座的板板正正。玄叶看向唐青枫,把头努力点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表示‘我同意’的意思。唐青枫把扇子打开,摇了两下,像模像样的学着先生的口吻说着:“嗯,孺子可教也,可教也。”说罢收起扇子,在玄叶头上轻轻一敲。

 

 

 

【浮世烟.贰】

玄叶跟着唐青枫走过很多地方,襄州云海,秦川雪山,移花花海,但凡唐青枫所及之处,都带着他于一旁。

 

(同年七月初)

 

傀儡是不会感觉到困的,但玄叶每天看着唐青枫睡,也像模像样的学着他躺在一旁假寐,也许是夜晚红叶小筑太过安静的缘故,玄叶倒真有种困意袭来的感觉。他尝试着把呼吸和唐青枫调至同步。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珍惜的。

窗外有虫鸣,星光,明月,还有沁人心脾的清风。他现在也在努力习字练习说话,虽然说不上流畅,但用简短一点的句子来表述事情还是会的。

第二天晚上,唐青枫神神秘秘的把玄叶拉出来,说是要带他逛集市。虽说唐青枫有时候会坏心眼的没事捉弄玄叶,但捉弄归捉弄,每次他带玄叶出来逛热闹一点的地方,总是会让玄叶跟紧他,每次还都三步一回头,玄叶笑他太过紧张了,唐青枫又说:“你要是丢了,我可不想四处找你。你看人家唐三,别看它是个小胖子,但记路这方面,可比你强多了。”

见玄叶也不跟他顶嘴,唐青枫索性轻轻拉着他的胳膊,往集市里逛去。

街道两旁不少卖东西的小贩,张灯结彩,喧闹熙攘。

走在前面开路的唐青枫突然停了下来,玄叶向他瞅了瞅,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卖河灯的摊子。

“我看他们今天都在放这个,入乡随俗,你挑一盏喜欢的?”唐青枫开口道。

玄叶盯着一排排的河灯,其实样式都差不多,他指了指一盏蓝色的河灯,看向唐青枫。唐青枫一笑,转过去付钱的同时给自己也挑了一盏。

玄叶拿起手里的河灯点燃缓缓放到水里,学着唐青枫的模样,双手并拢,额头微低,眼睛闭上,许了个愿,许的是:“希望我的机械寿命能长点”末了,又补了一句“希望唐青枫能长命百岁。”

玄叶许完愿,抬头看向唐青枫,倒也没问唐青枫许的什么愿望,毕竟,他听人们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万千河灯烛光摇曳,水波照耀,暖光柔和的让玄叶舍不得离开,他只觉得那一瞬间,几个月的相处如同走马灯般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

他想到了蜉蝣,觉得有很多话想和唐青枫说,但千言万语涌上心头,他只是侧身缓缓的抱了一下唐青枫。

有时候,太过习惯,才会认为理所应当。

他想他太自私了,明明应该高兴的,又怎么会有失落呢?

 

 

 

【醉流光.叁】

悠闲的日子总是留不下抓不住,在时光流逝里偷偷溜走。叫人又是怀念又是怀着对未来的期望。

 

(九月末)

 

唐青枫收到好友齐落竹的密信,其妹齐落梅被人拐走。唐青枫当机立断带上玄叶赶往铸神谷与齐落竹会合。

但也就是这一役,让他们二人,至少是玄叶自己,认识到了有一个超自然现象的傀儡对于唐门来说潜在威胁有多大。

也许越是上心,越重要的人,因为在乎,所以不敢恣意妄为。

有些痛苦和窘迫是躲不掉的,他的存在对于唐青枫和唐家来说就是一种伤害。且不说被人利用改造,便是因他人一时的兴起导致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怕,怕自己给唐青枫带来的创伤即使愈合也会留下狰狞的疤痕。

当然,这些忧虑隐患,他从来没和唐青枫提过,唐青枫当然知道,说了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麻痹的是他的心,害的是唐青枫。

或许是自我救赎的失败,让他进退两难,往前一步,往后一步。身后都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与绝望。

如果要是别人在这里,他肯定会坐在石阶上耐心的告诉他们不要伤心,这世上还会有那么多的奇遇和好的人等着去遇见,然后温柔的给他们擦拭眼泪,也不太会看脸色的递给他自己最喜欢吃的糖葫芦,末了还附赠一个自以为很阳光其实挺僵硬的笑容。

但他不同,他是被唐青枫所创造,至于为什么自己会有生命情感,他觉得多半要感谢上苍。他没有别人,只有唐青枫。这是他给自己和唐青枫的宿命打的结。傀儡本就该杀敌保护主人,因为没有生命,所以誓死不渝忠心不二。

唐青枫,有八个傀儡,两个侍女,有齐落竹于一旁相护,身后更有无数弟子。

 

他只有唐青枫了,因为有朝一日真的为了避免祸端出走离开唐青枫,他也就再也不是当年唐青枫的傀儡了。

 

玄叶不懂人世间的情爱,不懂命运。但正因为不懂人世间诸多规则不受束缚,他才会冒冒失失闯进唐青枫的生活里,是奇迹,也或许是缘分。

玄叶选择了断生命时,他觉得自己没那么坚强。他不停的对自己说着:“不能后悔,不许后悔,没有回头路了。”

他知道的,自己永远不想成为唐青枫的束缚,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最无力可悲的事情也许不是他人拉你下地狱,恨有去处,痛变为仇,仇又变成了泪。

这世上的多数命运,最后都挣不开别离的束缚。他到最后,也没敢故作洒脱的和唐青枫做最后的告别。

 

终究不过是大梦一场。梦醒了,心里总是空的。

(完)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莳冬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