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二章

2019-01-08 11:13:57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初识神鹰

 

 

“掌门!”孙浩然已在归刀殿等着了,抱拳道:“今天琉璃出货,去开封!”

“人手安排好了吗?”

“好了,都是老手!”

“带上鹰了吗?”

“都带上了!”

神刀堂自建立之初就设有琉璃场,一方面自己用,一方面销往各处,是神刀堂最大的经济来源。而且神刀堂每次出货,都由神刀堂自己押运,随货人员一般有四个小队,每队五人,小队长一名,总把头一名,共二十一个人,二十一柄刀,二十一只鹰。每个人都久经江湖,每柄刀都充满杀气,每只鹰都生死相随,纵然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也至少要两百人才能战胜他们。但是,神刀堂有荆无命,有路小佳,有前魔教大公主,更有傅红雪、叶开,除了马芳玲的神武门,几乎没有人敢动神刀堂琉璃的念头,更何况徐海附近的祁连山大盗横天笑一伙,早已被太白掌门风无痕带领太白众人在一天时间内摧毁了。

“那个少年呢?”

“阿暖带他去训鹰场了!”

“掌门!”

“相比神刀刀法,训鹰更重要!”

“可是他还是无法证明他的来历!”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路小佳笑的很温暖。

孙浩然只得叹息,觉得以后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阿暖拉着路桑,小心的走下孤刃台,穿过峡谷,往训鹰场走去。神刀训鹰场在归刀殿一侧的峡谷,峭壁上满是洞穴,鹰就住在那里,神刀堂长老玉惕厉负责照顾神刀堂的鹰,训练他们,帮助他们,也帮助神刀堂的每个人找到一位生死相随的战友和家人,神刀堂的每个人都知道,鹰是他们的家人。

“爹爹!”阿暖一看到玉惕厉就放开路桑的手,跑过去,路桑就站在那里,他看到了许多鹰,还有许多年幼的鹰,但是地上几乎看不见鹰的排泄物。他不需要四处观望,就像孙浩然所说,他的眼睛能同时看到很多方向。

玉惕厉一把抱起阿暖,在阿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马上注意到了路桑。

“他是?”

“路叔叔让我们教他训鹰!”

“你过来!”玉惕厉叫他,一个粗犷的声音,不熟悉的中原话。

路桑就走了过去,在玉惕厉面前站着。

玉惕厉自然也注意到了那双眼睛,只有在原野成长翱翔的鹰,才会有这样的眼睛。再看看这个人,黑瘦,却一定有肌肉,也有力量。

玉惕厉向旁边正在训鹰的人吩咐了几句,就牵着阿暖,带着路桑,往训鹰场的房子去了。

“大哥哥!这是我母亲!”阿暖又跑到柳桢的怀里,对路桑快活又自豪的说,“我爹爹是神刀最厉害的训鹰师,我母亲更厉害,只用了一年零一个月就学会训鹰,最厉害的还是我路叔叔,他只用了六个月零几天!”

“好好好!你路叔叔天下第一!”柳桢无奈的说,似乎神刀堂的人每次听到阿暖说这句话,都只能这么回答!

柳桢看了看路桑,又看了看玉惕厉,玉惕厉也在看着她, 没有言语,没有动作,没有交流,但两人都明白了。

“你叫什么名字?”玉惕厉问。

“路桑!”

“路叔叔的路!”阿暖叫到!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柳桢喃喃自语,其他的人,包括他的丈夫,全不明白其中含义。

“跟我来吧!”

玉惕厉往训鹰场的房子走去,路桑就跟在后面。

“这些是鹰的食料,有肉,也有粮食,记住,少量多餐!”

“嗯!”

“不用紧张!喂的时候我会叫你!”

“嗯!”

“你不喜欢说话?”

“是!”无论是谁,在原野里待了五六年,语言能力总会退化的。

“你还没武功根基,悬崖上的雏鹰你不用管,你先尽量熟悉,找一只鹰结伴,每个人都有一只鹰,并肩战斗,生死相随!”训鹰术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简单,他见过有些人奋斗终身也没能成功,只能退而求其次,让神刀人训熟一只,结伴而行也就够了。

“并肩?生死?”路桑心里想着,他从没想过,在树上睡觉的时候有人陪着他,在饥饿中分一份给他。

“但是你要记住,刀是伙伴,鹰是家人!”

“家人?”

“是的,家人,所谓训鹰就是要跟鹰建立一种家人般的感情!”

“家人?”路桑仍旧不断想着,他的家在哪里,以前在大河边上,家人也在大河边上,现在又在哪里,哪里都不是,他只记得母亲说过,是路大侠给了我们活命的机会,你以后改姓路,所以当他知道重建神刀,也一步一步用脚走来。

玉惕厉又往外走,路桑也就跟着。玉惕厉抬起他的手,他警觉的看了一眼,只见到玉惕厉的笑容。神刀堂的每个人似乎都会笑,都笑得很温暖,除了路桑自己。

一声口哨,一群鹰飞过来落在玉惕厉身上,只有一只落在路桑身上,他的手臂,正好奇的左摇右晃的四处乱看。

“这是只雏鹰,刚学会飞行!”

路桑看着自己手臂上落着的鹰,羽毛黑而亮,眼神锐而尖。可是,当两双眼睛碰到一起,四目相对的时候,玉惕厉看着那只鹰和路桑相互盯着看了好久,然后鹰飞到栏杆上,依然盯着路桑,发出尖锐的低鸣,玉惕厉身上的鹰也全部飞起,训鹰场的所有鹰,不住鸣叫,在低空盘旋。

玉惕厉知道,这是鹰发出警告和即将进攻的信号,他闪到那只雏鹰身边,用手摸了摸鹰的羽毛,鹰安静下来了,飞进了洞穴,空中的鹰也慢慢往高空飞去。

“爹爹!发生什么事了?”柳桢和阿暖跑了过来!

玉惕厉蹲下,搂着阿暖,看了看柳桢,又看了看路桑,柳桢明白了。

“你的这位大哥哥让鹰感觉到了危险!”

“啊?”阿暖没见过这种情况,一脸茫然的看着路桑。

“大哥哥你怎么了?”阿暖跑过去抓着路桑的手,不停地摇着。

路桑不理她,他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脑子一片空白,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有眼睛还盯着刚才那只鹰落的栏杆。

傍晚,路小佳站在归刀殿前的悬崖上,他知道了训鹰场的事,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担忧,脸上却依然挂着笑容。如今的他已算是训鹰大师,也知道一只完全在野外长大的野鹰是很难被驯服的。

“掌门!大家都到了!”孙浩然抱拳道。

“走吧!”

归刀殿内,正中台上并排摆着三张椅子,然后顺着大门,一齐摆了两排的椅子。路小佳很不喜欢这样的场景,便随手坐了下去。

荆无命一声咳嗽,花白凤也看着他,眼神是在等待。

路小佳只能站起来,往花、荆二老身边走去,他不喜欢坐在中间,大公主和自己的师尊坐在两边,他希望只有大公主和师尊坐在台上,自己坐在台下,他更希望叶开和傅红雪跟自己一起坐在台下。

“掌门把大家叫到一起,有什么事?”花白凤率先说话了。

“大公主!”路小佳抱拳,并很不情愿的坐上台上中间的椅子,“神刀堂如今也算重建起来了,但是。。。。。。”

“掌门想说的是,神刀堂还应继续壮大,不管天下人怎么看待我们,我们是不是也像八荒门派那样招收弟子?”孙浩然站了起来。

“你怎么想?”荆无命问路小佳。

“师尊,我只想壮大神刀,至于江湖人的评价,或者我们是不是八荒,还是谁的武功天下第一,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想壮大神刀堂,守护神刀堂,发扬白老前辈的精神和刀法,只有我们壮大了,才有能力锄强扶弱,帮助穷苦。”

“听说掌门已经收了一位弟子,今天还惊动了训鹰场!”

“大公主也知道了!”路小佳笑道,“此人有些筋骨,是块材料!”

“不错!这个少年有一股劲,还有一双野鹰的眼睛,绝对是练武的材料,专练掌门刀法的材料!”玉惕厉站了起来,向众人解释。

“我是想继续招收新人,或者吸收一些家族部落,这需要大公主和师尊做主,大家同意后才行。”

“我没意见,我去看我的琉璃去了。”荆无命站起来,向花白凤抱拳,“大公主决定吧!”荆无命虽然像冰一样冷,对花白凤这样的人还是尊敬的,能教出傅红雪那样的人,就算不尊敬,也总要敬佩一些的,即使他的弟子路小佳并不比傅红雪逊色。

众人看着荆无命慢慢走出去,穿着陈旧的衣服,手里也没有剑,全没有当年武林第一剑客的风采,更像是一个老人,一个历经了生活所有艰辛的老人。

“你们别看我,我老了,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你们不嫌弃,我就在这待着!”

“大公主!”路小佳的口气有些俏皮了,他知道怎么哄这两位老人家,花白凤依然坐着,“大家怎么看?”

众人思索了一阵,三言两语的表示同意。

“好!”路小佳也战了起来,“那么我们便着手准备,首先有一个原则,不管加入时间的前后,也不管武功高低,一律以年龄长幼为序!”

众人停了似乎有些疑虑,自古以来,要么以入门时间、要么以武功高低为序,路小佳却要抛开这些。花白凤就在那坐着,也不说话,她喜欢看着这群年轻人,单纯的看着就很好。

但众人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好,那么以后进入的新人,首先到训鹰场,就算短时间学不会训鹰也匹配不到自己的鹰,也总要熟悉些,再由阿蛮长老传授刀法以及内功根基,基本学成后开始进行守护神刀的任务或者其他任务!”

众人也都同意。

“你们都是他们的师父,没有特定的师父,你们也都要尽心教导,无论是武功还是训鹰,更重要的是心性,我神刀堂绝不容奸佞之徒!”

花白凤似在微笑,他见路小佳说的,又看着一群年轻人,即使没有叶开那样大爱的心怀,见到这样的场景也是高兴的,虽然路小佳看起来总像是不靠谱,也一点儿没有开宗立派的掌门该有的样儿。

 

 

 

 

人鹰命定

 

 

天刚刚亮,路桑就来到训鹰场了,他依然睡在地上,舒服的地板,柔软的被子。他没有做梦,也希望自己不要做梦,他知道,不管是什么梦,好梦始终虚无,噩梦使人煎熬。他走在训鹰场的峡谷里,时时听到鹰的尖鸣,也能看到偶尔有鹰翱翔天际,心里十分快活。他知道,自己再也不用睡在原野的树枝上了,现在睡在干净宽敞的房子里,不要担心猛兽袭击,还有舒服的被子。

“你昨日已看了一日,今天该选择一只作为你的伴侣了。”玉惕厉也起的很早,他总是早早就起来看鹰,尤其是未长大的雏鹰。

路桑茫然的看着玉惕厉,他并没想过要那么快选择一只鹰,他昨晚想了很久,要怎样选择一只鹰,鹰又是怎样的家人,他想不出,是不是成亲一样一定终身,他也想不出。

玉惕厉见他半天没说话,“你还没想好?”

“嗯。”

“你昨天没看到喜欢的鹰?”

“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

“先喂鹰吧!”

路桑去取了食料,玉惕厉一声口哨,所有的鹰都飞到了栏杆上,一阵噼噼啪啪,路桑可数不过来。

路桑抓一把食料放在手里,伸出手臂,这是昨天学到的。立马有两只鹰落在上臂上,看了路桑两眼,就去吃食了,吃完了就飞走。玉惕厉也在这样喂着。

这些鹰似乎看起来长得差不多,但是路桑经过一天时间,已经能分清并认出一些了,他自然认得昨天那只雏鹰,去了玉惕厉的手臂吃食。

“长老,我想要那只!”

“哪一只?”

“昨天那只!”

玉惕厉又看了一眼路桑,他发现这个少年的眼光确实不错,那只鹰虽然不算万里挑一,也比不上神鹰不见雪羽,却也是很好的了,尤其是昨天还表现出来一种野性。

一声口哨,那只鹰已落在玉惕厉的手臂上,玉惕厉摸了几下鹰,把他放在路桑的手臂,鹰立刻不安起来。路桑想去摸摸它,它却拍动着翅膀,做出防守的姿态。玉惕厉摸了几下鹰,鹰立马安静下来了。

路桑看着玉惕厉,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见玉惕厉拿了一根绳,绑在路桑的手腕,又绑在鹰的脚上。

这一天下来,路桑能抬起手臂的时候,鹰就站在手臂,不能抬的时候,鹰就站在肩膀。到了傍晚,鹰和路桑对对方开始熟悉起来。路桑摸摸鹰,鹰很安静,又解了鹰的绳子,鹰立刻飞走了,伴随者两声尖锐的长鸣,消失在天际。路桑抬头,今天的天气很晴朗,傍晚的阳光把仅有的几朵云染成了淡黄色,没有云的地方是湛蓝无暇的天空。

路桑在喂那几只还不能飞行的小鹰,那只鹰回来了,落在路桑的肩上,路桑也不理他,喂完了其他鹰才给他吃一点食料,期间鹰又飞走了好几次。

“长老,名字!”

路桑托着鹰,这样问玉惕厉的时候,玉惕厉愣了一下。

“他还没有名字,你可以给他取一个!”

“蓝天!”

“很好!就叫蓝天!”

路桑看着蓝天,他知道自己已经把蓝天当做亲人了,但蓝天却还没有这么认为。

一连十天,路桑都在训鹰场,有时候肩上落着一只鹰,更多的时候是没有,路桑也并不能每次都能把蓝天叫回来,只是偶尔。

这天,路桑回去得很晚,他是在训鹰场吃的晚饭,走到孤刃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路小佳依旧站在那块巨石上,脸上泛着笑容,额头却未舒展。

“你过来!”

路桑停了脚步站在那里,朝路小佳的方向转过身去。

“想学刀吗?”

路桑依然看着他,不说话。

他最初是来神刀学刀的,虽然他不知道学刀来干什么,但他总知道自己是学刀的,而现在,他似乎很喜欢在训鹰场喂鹰,蓝天也喜欢跟他捉迷藏,他很快活,甚至学不学刀已经不重要了。

路小佳解下自己腰间的刀,向他递了过来,那是一柄黑色的刀,通体漆黑,连刀锋都是漆黑。路桑双手接了过来,双手握在刀柄上,举起来还有些困难,但是路桑的心里像是被什么震了一下,一股力量,温暖而强劲的力量从刀柄中传出来,穿过他的手臂,进入他的胸膛,他的血液开始沸腾,他身体的力量开始增强。这才是刀,这才是真正的刀,这才配叫做刀,路桑终于明白了这一点。他知道,让他震惊的不是这柄刀,而是这柄刀的主人是路小佳,这柄刀带着温暖的力量,代表着一代人的希望,也代表着所有神刀堂的人。可惜的是路桑并不知道傅红雪和叶开的刀,否则他一定知道这三人的差别。傅红雪的刀代表着死亡,叶开的刀代表着仁爱和正义,而路小佳的刀,则是温暖和希望。

路桑把刀还给路小佳,手还在不断地颤抖。

“想学刀的话明天来找我!”路小佳握着刀,转身,施展大轻功往归刀殿去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杨魁武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