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云海巅(中)

2019-01-09 10:20:03 佚名


戌时 星墨岭

 

待萧兮行至星墨岭,已是入夜,时辰似已是戌时已久,行走上坡,远远的就看见有一女子孤身一人,伶俜瞭望星辰若远,单薄背影在孤山之巅,隐隐予人一些憔悴意味。

 

“真假姑娘,在下萧兮,是否让姑娘久等了?”萧兮走上前去,与她共览这云海之景,这时月光洒落云层,温柔如斯,感觉整颗心就由此沉寂,他不禁闭上了眼,想去感受这月洒星离。这时真假突然开口,语气中带着些捉摸不透:“萧公子看这云海之景是否与真武山相似?这襄州景物倒也与我巴蜀之景相似,想来我已经很久没回蜀山了…”

 

听着她这口气是想门派了,可这多年来,也不见她回去一次,而这次她救萧兮又意欲何为?“真假姑娘,若是想家了何不回去看看?额…今夜叫我前来不会只是想抒发思乡之情吧?我想问问姑娘为何救我。”

 

萧兮开门见山,直接问她意欲何为,真假轻轻一笑,看着自己右手缠着的铁傀灵缚,五指灵活一动,似要唤出傀儡。萧兮愣了一下,下意识做出防御姿态,真假越发让他琢磨不透了。然而她并没有唤出傀儡,只是摆弄着她的手,缓缓说道:“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可以萧兮现在的心情压根不想听什么故事,虽说多年以来的道家修行令得他总是三思而行,物尽而择,但他现在被人赶出山门,还遭同门追杀,他心境实在难以平静。但他还是缓缓点了头。

 

“呵呵,看把你委屈的。那我就长话短说吧。我有个孪生妹妹,她最喜欢的地方,便是襄州。有一年,她与我说她想到襄州欣赏云海奇景,我因为傀儡之术正值瓶梗时期,就准了她独自前来。这个决定是我此生做过最错的决定。”

 

最错的决定?难道…萧兮在心里想到,前几年确实似有蜀中之人拜访山门,但他并没有特别留意,仔细想来当时是有传闻,拜山之人接二连三失踪,难道她妹妹…

 

“我本一直与她有书信来往,可半年之后,突然收到她一封书信,接着她就没了音信。我便拜别师父亲自登真武山门拜访掌门长老,可你知道他们怎么说?说,并没有见到蜀中同好,呵,亏你们还是行道之人,怎么就瞎话连篇?”

 

“不可能,连我都知道那些年有蜀中之人拜访,掌门又怎会不知情?”

 

“当时掌门我没见到,是你师伯派人予我之信。哼,不过想想也知道,答复肯定一样。之后我回蜀中,告诉师父,师父又说没有确凿证据,不能乱下妄言。没办法…”

 

“所以你就一直以居客身份留在真武?”

 

“呵,本是三年来毫无所获,我也就当是我妹妹被襄州贼寇掳了去,可就在前些天,我发现了你们门派秘密!”

 

门派秘密?萧兮心中一愣,虽不知她在说什么,但也隐隐觉得与师叔他们有关联。他看着真假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至他面前,示意他打开。

 

“你如今被真武所弃,应是我可以信赖之人。”

 

萧兮皱着眉头,虽心里有些怕她使诈,可还是拆开了信封,她要害我也不必等到现在。

 

“吾姐:

 

见字如面。

 

襄州云海今昔所见,真乃中原大景,汝居蜀中实属可惜。

 

本欲就此启程蜀中,无奈襄州有一怪事困扰。启程之事只能耽搁。还望中秋之夜得以相会。

 

           唐嘉 真武山   ”

 

“怪事?难道你妹妹当年在巡查真武山拜山之人失踪的事?”

 

真假冷笑一声,眼中流露出令人可怖的杀意,右手灵缚五指收放,她的傀儡一下子立于他们身前,仔细一看,果然面目与真假神似。

 

“我原本姓唐名真,后来妹妹离去,我便自称真假,假字取嘉字意。这傀儡,也是师父按着我妹妹的样子赠予我的。见其如面,斯人却已不在。”

 

她忽然回头看着他,“你们真武拿人入药,修炼驱影之事你可知否?”

 

萧兮又愣了,拿人入药?他捋了捋心中所知,大致真相似脉络已清。“你身居真武目的是为寻找当年真武山拜山之人频频失踪之事。而你如今看出端倪,当是失踪之人应当是被抓去炼药,以供驱影之术练就?”

 

真假点点头,萧兮不由得大怒:“简直胡说八道!驱影本是以无为之智,致虚极、守静笃、以己驱影,利以天人之道参悟而成,怎从你等口中,竟说成如此妖邪之术!”

 

“呵,你是这样练就驱影,而那些本无道家天赋之人呢?”

 

萧兮还口,“胡说!那些人,参悟几年也可修成道,这又如何?”

 

“你看看那个不学无术的师兄,前些年是不是道法大成,武术大增?”

 

“这是他自行修道的结果!”

 

“那你再看看他这几年,是不是毫无长进?”

 

“那是…那是师兄达到瓶颈期,习武之人,皆有此时,难道你那傀儡密术修行一帆风顺?”

 

真假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想了好一会儿,觉得心里气急,不禁说道:“你这愚昧之人!被人卖了还如此向着他们?他们接下来,就是陷害你违反道家之道,以人练影!”

 

回想起前天山门刀剑相向,仿佛还历历在目,萧兮不由得想起师父无奈而又无可奈何的眼神,心里竟也有些相信了真假这般说法。

 

“那你是如何知道拿人练药之说的?”

 

“我本在长生楼帮着你们师姐采药,炼制丹药以便初五下山馈赠,然后我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律令阁周围,本是想原路返回,却影影约约听见有人在讲话。说当年驱影药现已不能再练,只因炼制图已经被师伯藏着,无法取出。那人还抱怨要多费几年修行时间。听他们的口气,应该只有你师伯师兄还有几个真武弟子服用过。”

 

“可我着实不知此事,也未曾听师父师祖说起。”

 

“拿人炼药,如此丑闻,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萧兮轻叹一口气,再次俯首看着襄州特有的云海之景,这真武之道越发在他心中显得迷茫了。师父曾经说过,“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倘若门中真有人以人练药,来使自己驱影之道大增,那这些弟子所谓的真武之道还有何意义?

 

“接着我就只身探索你们师伯的青云阁,果真在一个暗格中找到了炼制图!”真假说至此,不由得顿足,语气甚是不悦,“可奈何你师伯正巧回房,害得我不但没偷出图谱,反而被他重伤,接着就是我逃到风林阁,碰巧看见你的事了。”

 

“你就是那天的黑衣人?”

 

“呵,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躲至天亮才回来。”

 

“还说,要不是你,我怎会被当成杀死长老的凶手?”

 

“你应该庆幸,我知晓后山密道,才把你送出来。”

 

两人同时冷笑,这时萧兮继续说道:“你怎可能知晓后山密道?我身为…”

 

“你身为什么?你只不过是真武山众多弟子之中的一个罢了,你又不是什么位高权重。”萧兮无奈,话也确实如此,他只能算个小弟子。真假的言语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心里还是有些愉悦的,所以继续说,“其实是你师父,赶来的比你其他同门都快,恰好看见我还有昏倒的你,便指引了我出山密道。”

 

师父的养育之恩于萧兮如日月之辉,他在心里想道,果然还是师父最亲切。又不由得心里疑惑,抬眼问真假:“你怎会在后山?”

 

“还不是被你逼的!后山最不易被发现,你那时不也来了吗。”话是如此,虽身陷同门陷害全是因为她,但是自己得救也全是因为她,这样想来也是有恩于萧兮。

 

“明日初五,长生楼师姐们应该会照例去玉华山施药,发生这样的事,师父肯定会下山,我要去见他。你先回真武,驱影之事,我会查到底。”

 

真假仔细想想,这也算是可行之法,回到真武山也可以继续追查炼制图的下落,“恩,看天色已近亥时,我随罗棋山绕行回真武,你且随意。”说罢真假转身准备走,可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对他说道:“若是有什么计划记得告知。”说罢没等萧兮回答,自己便走了,萧兮席地而坐,望着满山云雾茫茫,陷入了深思。

 

亥时的星墨岭已是万籁俱静,可能是入了冬夜的原因,也没有虫声蝉鸣,萧兮就这样呆坐着,身边不远的黑白驹似已入睡。独自看着月光散透云层,远山似犹若隐若现。生之道,理应如此迷茫否?云上月华恍若半世之隔,这万里云雾竟让他有些不知道人生之所求了。仰观天之茫茫,俯瞰雾霭苍苍,这世间万物所求又是为何?寻求道教,又是为何?以门中之害,为挚友之所累,这真武之道就所谓如此?

 

他缓缓闭上眼睛,听着自己的心跳,倘若是活着,必当寻求道之所赋。夫唯不争,故而无忧。论人之道,无为无骄。

 

如修道之行,萧兮在星墨岭露宿了一夜,以天为被地为铺,他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更有精神。思绪虽没有豁然开朗,但也悟得半知半解。他拂去清晨霜气,整理一下装扮便向玉华集赶去。

 

因是初五,玉华集显得格外的热闹,许多居于鹿鸣谷的人赶来,甚至还有从天门峰远道而来的,只为求得真武良药。萧兮看到此时此景,亦不后悔此身入真武之派。非真武不足当之,他似乎渐渐悟到了其中含义。

 

玉华集的长街人山人海,他牵着马匹,头戴帷帽,只能远远的看着那些施药同门,仔细寻找着他师父的身影。正当他一无所获时,耳边隐隐传来谁的秘音,其声若洪,萧兮一听,便知道那是师父。

 

“吾徒萧兮,凫山林一见。”

 

随即他边转身向凫山林走去,留意四周无人跟踪才进了凫山林与师父会面。萧炔在一个山坡似等他已久,见萧兮走来,眼神深遂的看他一眼,不言语。

 

萧兮连忙走上前,身体一倾跪在地上,对萧炔说:“是徒儿不孝,惹此大祸,让师父多虑。”萧炔叹了口气,也没有喊他起身的意思,之事悠悠开口:

 

“这云台万象,不过因果之说。你被贼人陷害,可有想过自己有什么错吗?”

 

“萧兮愚钝,望师父指点一二。”

 

“其一,你擅离职守,视掌门安危于不顾,既然掌门予你职责,你又怎能让他人代劳?其二,遇见贼人,遗长老不顾,仅凭一人之力追她半宿,若是圈套你可想过后果?”萧兮点头,似有所悟,萧炔皱眉,示意他起身,“年轻气盛!这下便好,果真中了你师伯他们的计。”

 

“师父也知道师伯他…”

 

“我和掌门三年前便对他有所怀疑,可毫无证据,自当年拜山之人失踪之后,他便毫无动静,事情无路可查,只好作罢。”

 

萧兮将昨夜他从真假那知晓的悉数告诉萧炔。萧炔听罢无力再言其他,只一声声的叹气,“这实乃真武门不幸,实乃掌门师尊不幸啊!”痛心疾首莫过于此,他又缓缓说道,“掌门十五才能出山,此间不能打扰,这狂徒,穷途末路不知会对掌门做什么,看来我得回真武山一趟。”

 

“真假若肯作证,杀死长老之罪我便可洗脱。现如今真假有意寻找炼制图,不过就算找到了,师伯也肯定不会认杀人炼药之罪,这可如何是好?”

 

“此事得有万全之策后,方能行动。”

 

萧兮凭己之力着实想不出什么办法,便只能告诉师父,喊他毋需担心,此事他斟酌之后,定会想到良策。萧炔虽有些担心,但更怕奸人会对掌门不利,便匆匆赶回了真武山。

 

虽说师父没怀疑过他,但亲自向他解释清楚,还是让萧兮心里舒了一口气,感觉身上担子也没那么重了。目送师父离开后,他只身回到了玉华集,想看一看是否有自己熟悉的师兄弟。

 

因他戴着帷帽,本对周围的人都不上心,只是愣愣看着集市上施药之人,想找出一点点线索。这一看便是整整一天。但是事与愿违,什么也没有发现。

 

第二日正午,正当萧兮犹豫去哪里能暂解饥饿之困时,忽然听见一声如银铃般的轻笑,“看来它是喜欢上它了呢。”萧兮回头,见到一头橙白相间的骏马与他的马匹亲昵相依。

 

他微微一笑,望向马匹主人,笑容忽然停住,整个人都傻在那里了。

 

肌似玉砌凝雪,眸似星辰悠远,唇犹千山点桃色,发如泼墨散于肩,身着绯色长衣,轻纱飘飘翩然若仙,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透漏着婉约动人。萧兮觉得有些尴尬,下意识低了低自己的帽檐,继而说道:“呵呵,缘分。万象之意,阴阳之悟,道者说无心感应便是最好的相识。这马儿也是若此吧。”话语说罢,萧兮便有些后悔,我这是在说些什么?真是修道多年怎就此修养?

 

那女子愣了一下,继而微微一笑,“想必公子便是那道者吧。”忽然她抬头望向萧兮,“在下天香谷连子兮,公子可是八荒同门?”

 

“吾名萧兮,真武弟子是也。”萧兮扶额,这怎么随便说出自己名讳,但愿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愿但愿…

 

“公子双剑破真武,暗杀长老,潜逃下山,这名声算是已经传遍襄州了吧。”子兮淡淡从口中说出这么一段话,着实让萧兮心里一紧。但仔细想了想,她能如此淡然说出此番话,应是吾友才是。

 

于是他轻声问:“姑娘话语轻巧,若是听了传闻反倒不怕,那姑娘是认识我?”

 

她摇了摇头,只是说:“万物皆有灵,既然我的小奶牛不怕你,我又何必怕?畏而生怖,无为。”

 

“小奶牛?这马儿名唤小奶牛?”这是比小懵更奇怪的名字,让萧兮觉得着实开了眼界,“名字,很特别。”

 

“行走江湖,若不能以武学制胜,那定是要以奇走偏锋。”子兮勒住马绳,并且看了看他,幽幽说道,“公子乃一秋好友,亦是吾友罢。可否一叙?”萧兮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之事已发生,看来这场相遇并不是偶然,而是她有意寻他。

(未完待续)

 

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点击专栏订阅按钮

不错过最新章节

 

来源:天刀助手 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