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云归处】梦如期 - 威香百合短篇小说

2019-01-14 11:28:28 佚名


“白狼河北音书断,丹凤城南秋夜长。谁谓含愁独不见,更教明月……照流……呵……黄……呼呼……”

春天不适合读书,暖洋洋的午后更不适合读书,师姐也恰好不在,偷偷地打个盹肯定没人发现――

“小如,师尊叫你去一趟!”

“哎……哎!知道啦!”

昏昏沉沉的刚要陷入梦乡,却因传话的师姐惊醒,小如抚了抚受到惊吓砰砰乱跳的小心脏,扔下书卷就往外跑。

“……唯有她一人幸存,可心脉却严重受损,还请梁谷主多多照顾……”

进门就听见一位陌生的师姐略带哭腔的同师尊说话,她便识趣地低着头默默站到了一旁。

“莫要担心,我会叮嘱弟子们的。她在这里休养,还能有个伴儿――小如,过来。”

见师尊呼唤,她便懵懵地过去了,呐呐地不知说什么好,总之先给师尊问了个好。

“她二人年纪相近,想必很快就能熟悉起来。”

“梁谷主费心了。如此,我也能安心回去了。”

那个穿甲胄的师姐放松了些,与师尊又说了点客套话,师尊就叫人送她离开了。

“小如,师姐带你去见见那个孩子!”

像是散会了,师尊在一旁同几位师姐说话,应该是在嘱咐什么;还说今日师姐怎么没盯着她读书,原来也是在这里开会。

师姐领着小如走了好远好远,到了她平时很少来玩的杏林小筑。

“喏,她就在房间里,进去的时候要小声些,不可以吵醒她。”

“……哦。”

当她进了屋,迎面而来的便是浓郁的药味儿,险些熏得她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床上躺着一个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孩,脸色苍白,闭着眼一动不动,连呼吸声都微弱到几乎没有。

出来之后,她使劲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把鼻子里的药味儿去了干净。

“她叫小梦,你以后要多照顾她一点,千万别让她伤着。知道了吗?”

“知道啦,师姐。”

她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想着需得那么多药去治的,到底是什么病呢?

“走吧,回去之后,我要检查你今日的功课啰。”

“啊?!!!”

 

虽说要她照顾些,可人家还天天躺在床上养病呢,有什么可照顾的啊?

做做样子总还是要的。于是小如在结束一天的课程之后,首先就是去杏林小筑报道,陪小梦说说话。

起初,小梦开不了口,也没有精神,说不了几句就合上眼皮,她便知趣地离开,到外边玩耍去;十天半个月过去,说是小梦的身体好了些,白天昏睡的时间减少了,她讲完一整日的见闻后会听得一声轻轻的“谢谢”,做做样子也成了真心实意;天气渐渐转热时,小梦终于被允许走出房间了,但她走上几步便疲惫不堪,只能在小如的搀扶下回房休息。

“小梦!你看!”

“呀!这不是……”

“我终于是天香弟子了!终于可以学习独门武功了!”

今天的小如,换上了只有天香弟子才能穿的衣服,虽然那只是最低级别弟子才会穿的纫秋为佩……

入谷几年来,她每日的背书、练武,都是为了能够通过考核,名正言顺的成为天香弟子。

“真好啊,算算时间,我本来也该――”

“什么?”

“没、没什么。”

小梦勉强笑了笑,带过了这个话题。

“小如,天快黑了,我有点冷,可不可以……”

“冷吗?”小如随口问了一句,伸出了手,“走吧!”

当小如换上沐风为裳袍的时候,小梦已经可以正常地行走奔跑了。

小如喋喋不休地给小梦讲外出游历的师姐又带回来什么新鲜故事;

小如一遍又一遍在小梦面前演练着自己学到的招式;

小如拿着书跟小梦探讨医学搞得彼此都一头雾水最后笑作一团;

小如拉着小梦一同对万蝶坪的某棵老树许下未来要携手行走江湖的心愿……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回去要背熟哦……”

“知道啦师姐!”小如低头急急地收拾着自己的书本,扭头催促小梦,“快点快点!”

师姐无奈笑道,“又去哪里疯玩?小如,你可莫要带坏小梦。”

“怎么会呢?”

小如辩解一句,与小梦对视一眼,笑了起来,随后拉住她的手向外跑去,“我们走咯!”

“记得小心些啊,这几日――”

“知道啦知道啦!”

 

近来,小如找到了一种新的游戏方式――到七色海捡石头。

七色海的水浅,踩上去凉丝丝的,能够落脚的石头有些滑溜溜的,一个不慎就会跌倒在水里弄湿衣服,不过,这正是乐趣所在。

“啊嚏!小如……你不觉得天越来越凉了吗?”

“唔,是不是你的衣服太湿了啊?你先去岸上歇会儿吧,也许衣服干了就会好些吧……”

她不得不承认,太阳落下的速度是比以往快了许多。等她再度抬起头时,太阳已经快要看不见了,她突然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气自脚底升起。

“怎么突然这么冷……算啦,回去和师姐要碗热汤面吃,嗯,也给小梦要一碗。”

走到岸上穿好了鞋子,她才发觉有点不对劲。

左瞅瞅,右看看,四下空无一人。

小如沿路边走边喊着小梦的名字,但始终无人回应。

不知是否出现了幻听――她一会儿听见风里传来师姐们笑闹的声音,一会儿听见小梦的哭声,再凝神却又只能听见呜呜风声。

“怎么办……要不回去拿个灯笼?还是把师姐找来?可是小梦一个人的话……”

也许小梦是先行回去了呢――她抱着这个想法走了几步回头路,却又放弃了。小梦不可能丢下她先走的。

风起,灌木丛沙沙地响了起来,她浑身紧绷,打起了退堂鼓。

风停,灌木丛丛却疯狂摇动了起来,惊得她呆住了,脚被钉住一样动不了。

仿佛要印证她心中不好的猜测一般,灌木丛里突然滚出来一抹白色!

“哇啊啊――!咦?小梦!”

自灌木丛中滚出的正是失踪的小梦,此时她状态极差,衣服上脸上沾满了泥土草叶和暗色的血迹……

“小梦?你怎么了!”

“快……快……”

她吃力地撑起胳膊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小如连忙奔过去想要搀扶她,但是――灌木丛再次摇动起来,这次,是一个魁梧的男人冲了出来!

他看见小梦,便抡起了他的武器宽剑,想要将小梦一劈两半!

“不许――唔!”

小如的花伞可还在手里呢,她势必要替小梦挡住这一击,但却低估了力量的差距。她实在扛不住这男子的一劈。

只听清脆的一响,男子的剑歪向一边,小如倒向另一边,小梦趁此机会爬出了巨剑的攻击范围,勉勉强强地站起来了。

“小如……!”

她虚弱地喊了一声。

“快去找师姐!我还能……呜!”

小如面对这男子丝毫不敢放松,这是她第一次实战,而对手却是这样强悍,强行拼力量的结果就是――她被打飞出去。

摔在地上的时候,很疼,浑身的骨头和肉都在叫嚣着,这和跟师姐切磋时完全不一样,是松懈一点点就会丧命的战斗。

她只能祈祷小梦能够快些找来师姐。但小梦的身体似乎也受了很重的伤,如果太过于勉强自己的话,她会不会……

“……”

男子说了句什么,她听不懂。

唯一能做的,便是抽出伞中剑,坚守在这里。

 

“噗――好苦!”

“乖,吃完了有甜甜的糖糖解苦哦。”

“她不是小孩子了,不用哄着她!”

唉――小如苦着脸重新端起碗,在凶巴巴的师姐充满威严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将药一饮而尽。

“咳咳咳!呕――”

“这点苦都吃不了么?”

“别说啦,小如也很努力了,对不对?”

温柔的师姐连忙给她拍拍背,顺顺气。

监督她服下药后,两位师姐出了房间,在外面收拾东西,说话声透过门缝传进了小如的耳朵里。

“小如真是叫人头疼。那个孩子身体本就不好,调养许久才有所好转,结果……”

“而且她还是神威堡托给师尊照顾的――你想说这个,对么?”

“……是有这部分原因。”

“你不要太责怪小如了,谁也没想到会有天风流的人摸进来……”

“她是我们的师妹,合该严厉些才是。”

“但是……”

说话声渐渐听不到了,想必是师姐们走远了。

小如缩回被窝,闭着眼睛想让自己睡着,但意识却越来越清醒――那日的事在脑海中一幕幕重现。

她拼尽全力缠住男子,内外伤无数,终于撑到师姐们来援之时才失去意识。醒来后她得知自己的伤虽重但养养就会恢复,小梦却不一样,她的旧疾尚未完全拔除,本该小心养着的,结果不仅受了重伤还强撑着一路赶回去报信,使得旧疾复发昏迷不醒……

是她太弱了,没能保护好小梦,还是她太笨了,没能照顾好小梦?

两者皆有……

终于,小如沉沉睡去。

 

“我走啦,小如!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完成我们的愿望!”

“我会记得的!也会等你!”

小梦坐在神威师姐的马上,渐渐远去,而她站在原地不停地呼喊着小梦的名字……

“师姐,师尊在找你呢!”

“好,我马上去。”

如期从蒲团上站起来,揉揉眼睛,仔细地理平了衣裳的褶皱,检查了发髻是否松散后,慢悠悠地去见师尊。

果不其然,师尊叫她来依然是要说教,她听着听着便开始神游,不由得回想起那个五年来总是在做的梦。

“……你意下如何?”

这句话立刻把她的魂儿拉了回来,想都不必想,她将说过数次的回答再度拿出来说了一遍。

“多谢师尊关心,如期还想留在天香谷教导师妹们,尚没有外出游历江湖的心思,请师尊谅解。”

“你还是想等那孩子回来么……”师尊叹了口气,摇摇头,“罢了。”

“师尊,如期告退。”

又推掉了……

五年了,照顾她的师姐也好,后入谷的师妹也好,大家都到了时候去了江湖,只有她一直守着承诺不曾离开,但她等的人却一直不曾来。

反正她还有很多个五年,慢慢等吧!

……但五日后,她却被迫出谷。

师尊召集了许多弟子,以不容拒绝的姿态表示边关危急各门各派须派出弟子前去协助神威堡。如期亦无法推辞,只得整理行装和其他姐妹一同上路。

这几日,燕云风沙正猛,几位没见过这等恶劣天气的师妹甚至哭着说想回去。当然,最后还是被劝住了。

刚到了神威堡,便被告知有一队人失踪了,希望刚来的她们可以帮忙一起寻找。如期和几名姐妹一合计,决定让年纪小的师妹留在神威堡整顿内务,其他人分出去找人。

如期在整支队伍里确实算是年纪大有资历的了,但实际上她从未离开过天香谷,周遭环境猛一改变,她有些猝不及防,就……和姐妹们走散了。

那时正巧掀起漫天风沙,什么也看不清,只能闭着眼慢慢走,张嘴的话就会吃进许多沙子,所以等她感觉风沙小了些把眼睛睁开时,发现身旁没有一个姐妹在。这种情况下,她认为强行乱走更加危险,于是选择了原地等待,等风沙散去自然就方便了。

不多时,风沙的确散去了,显出对面影影绰绰的人影,她高兴极了,便向人影奔去,却在双方都彻底暴露之时愣住了。

不是姐妹,是敌人!

 

趴在沙地上大口喘息的她,忽然想起在她面前狼狈地滚出灌木丛的小梦,是否在她找到她之前,也像现在的她一样负隅顽抗却力不从心?

粘在脸上的沙子快要令她不能呼吸,她真的很累了,也许躲不过下一次攻击了。

无数回忆在脑海中奔涌而出,包括明明应该忘记的在内。这就是常说的,濒死之人才会看见的走马灯么?

风沙似乎又开始弥漫了。

“师姐!你不能一个人……”

“放开!”

这英气的女声有一点儿熟悉。

风沙里冲出了一个人,披风扬起,发丝飞舞,长枪尖啸着,牢牢地将她护在了身后。

“坚持住。一定要等到我完成约定啊……”

到底是精疲力尽了呢,还是感到了安心?如期终于支撑不住眼皮,失去了意识。

小梦离去后,随着年龄增长,她知晓了许多事、懂得了许多事――小梦本是生在燕云、和她一样励志成为神威弟子的普通小弟子,却因教习师姐的疏忽,令他们被偷摸进来的敌国士兵屠杀殆尽,只有她幸存下来,心脉却严重受损,需要在天香谷调养,方能继续习武。

调养心脉本不是一件易事,偏在这刚刚养好的时期里,小梦又遭受了损伤,虽然最终是养好了,却落下病根,谁也不知道究竟几时会发作。

小梦的梦想是做神威弟子,修习武功。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师尊师姐已经多次劝说过她,她却异常坚定地要在伤好后回到神威堡学习。

最后,与她定下了约定。

她苦等的五年里,小梦都做了什么?可还安好?她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

所以,她还不能就此倒下!

“!”

她猛地睁开眼坐起身,随后因虚弱再度软软地倒了下去,不过,是倒在软乎乎的枕头上了。

“……?”

脑袋还有点没转过弯来。

“你醒了?……小如。”

轻柔地唤出了她的名字。

如期嗓子发干,挤不出声音来,勉强侧脸看去――果然,是她么?

梦绮倒了杯水递过去,又觉得不妥收回了手,给如期垫了几个软垫,扶她靠在上面,这才又拿了杯子给她。

一口温水下去,霎时觉得润了许多,应该能发声了,但依然像是被黏住了,开不了口。

“我巡逻回来时,恰好遇上你的师姐妹们在焦急的找你。还好,我赶上了,能够保护你了。”

梦绮笑了起来。

“对不起呀……我明知道你在等我,可总觉得自己还不够强,没有资格去找你……小如,你能原谅我吗?”

如期轻轻点头。

“待此次事了,我们就一同去游历江湖,可好?”

如期默默点头。

可好?

当然好!

期盼了五年的人,终于活生生地站在眼前,神采奕奕地要完成她们的约定,哪会有什么不好?

她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

“小梦,我……好想你。”

梦,如期而至。

(完)

 

云归处社团出品 作者:熙予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