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同人短篇】万雨悲鸣人断肠

2019-01-15 11:35:55 佚名


    夜,极静。

    有时,月代表着死亡,日,象征生命。

    月光照耀的夜晚,注定不会平常。

    刺客最常穿的衣服是黑色,而黑色又岂非是能代表罪恶的一种颜色?

    月光再盛,是不是也有无法照耀的地方?这些地方残存着什么?希望,还是绝望?

 

    白计都站在窗前,看着那轮残月,双目古井无波,现在能让他提起兴趣的还有多少?可仍有,也只有一个,他向楼下看去,看着这条街道,这个镇子,夜已深,这里却还未入眠,叫卖声,欢笑声,爆炒声不绝于耳。

    他的眼中腾起一团火,流露出亮光,有着一种无法言明的狂热,他不禁攥紧了双手。

    “呼”

    屋内的灯被吹灭了,白计都双眼中的狂热刹那间被冷酷所代替,屋内一片漆黑可有一个身影却在这黑暗之中显得尤为突兀,因为他比这屋子还要黑暗,恐怕想看清他唯有在正午烈阳之下才能做到。

    白计都没有转身,那黑影也静静的伫立着。

    良久,白计都淡淡的声音传来:“成了?”

    黑影恭敬的回答道:“成了。”

    白计都道:“可据我所知,他还活着,至少现在还没死。”

    黑影道:“若直接杀了他,古爷就找上门来了,不过...我已经给他种了剧毒。”

    白计都道“哦?”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但转瞬即逝。

    黑影道:“大人,先前说好的事成之后再给五万两。”

    白计都道:“钱已放在桌子上。”

    钱总是一种很大的诱惑。

    桌子上放着一个箱子,黑影走过去,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将手轻轻地放在箱子上,长舒一口气,提起箱子,正欲离开。

    白计都道:“你是个聪明人。”

    黑影道:“我一向聪明,不然怎能苟活于世。”

    白计都道:“但是你这次犯了错误,致命的错误!”

    黑暗中看不到黑影的表情,但是他在向后慢慢退去,可他依然正对着白计都。

    白计都道:“我让你杀他,没有让你用毒,找你来,就是为了给他一个痛快,虽然我恨他,但是他仍曾是我兄弟!”黑影大惊,纵身掠出楼阁,用的是飞燕点水的绝顶轻功,可他还没掠出三丈远就摔倒在了街上,头上有一个可怖的血洞。很快,有两个侍卫奔了出来,将尸首抬走。白计都冷冷地看着街道,手中捏着两枚透骨钉。

    等待,岂非就是一种煎熬?白计都在等,他必须得等,聪明的猎人总是会等猎物最为恐惧,疲倦的时候才会发动致命一击。机会?当然只有一次,凡事都不例外。

    白计都喜夜,也喜月,月光最盛的夜晚他总是很高兴,他高兴了别人也高兴,他不许他的人不高兴。今夜也是夜,和平常一样,唯一不同的,今夜是雨夜。但他明白,他等了七年的机会要来了。

 

 

    九月十五,辛酉月,庚戌日。

    宜出行,忌安葬。

    雨夜。

    白计都打着一柄竹伞独自在雨中走着,每一步都很慢很稳,也很准,每一步都恰好是二尺三寸,不多不少,如同尺子丈量过一样。准确的人只会做有把握的,他也是个准确的人。

    雨打在伞上,再沿着伞面流淌下来,带着一种奇特的律动,似与这雨夜融为一体。他慢慢走着,来到这条街前,他看着这条街眼中流露出一种悲哀,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悲哀。他仰起头来凝视着这牌楼,又低下了头叹了口气,他抬起腿向前迈了一步,很重的一步,由青石板铺成的路被他踏出一个了脚印。当他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一道闪电撕裂天穹,给了大地一个短暂的光明,也照亮了牌楼上的字:

    黑街

    白计都来到一座紧闭房门的楼阁前,静静地站立着,良久,楼阁内传出一个声音,并不响,但是却无法被雨声所掩盖“进来罢。”白计都将伞收好推门而入,一楼,空无一物却一尘不染,窗纸都是新换上的,白计都慢慢地走上二楼,古爷正端坐在窗前,但是窗户并没有打开。

    古爷开口道:“来了。”

    白计都道:“来了。”

    古爷摇了摇头道:“我真没想到你会来。”

    白计都道:“我当然会来。”

    古爷道:“你不怕死?”说着站了起来,舒展四肢,连身高都涨了两三寸,一身外门功夫催动到极致。

    白计都依然面不改色道:“不怕。”

    古爷盯着他看了半天,一收功夫大笑道:“好小子!坐!”白计都坐了下来,古爷也坐了下来,古爷沉声道:“承斌死了。”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被毒死的!”白计都没有回答沉默着,但通常沉默也是一种回答。

    古爷道:“本来他不用死的,但是他老了寿数已尽,没能挺过去。”古爷扭过头,淡淡地看了白计都一眼道:“我也老了。”这话让白计都很意外,白计都道:“生老病死,本就是天理。”

    古爷道:“呵呵...天理?大夫使人得病不死算不算逆天而行?”

    白计都道:“通常逆天之人都会死得很惨,因为他们不懂规矩。”

    古爷看着白计都笑了,放声大笑,在这雨夜中如同惊雷一般,古爷怒吼着质问道:“我与蛇王出生入死,流的血比十个人流的汗还多,我到头得到了什么!他死前却把黑街给了你,而不是我!”古爷站了起来猛地推开窗户,冷风涌入屋内,夹着雨滴,古爷的衣摆随风飞舞着,他大手指着窗外吼道:“这是属于我的!就算是天,也拿不走我的东西!我的东西,我会亲手拿回来!”

    白计都冷冷道:“所以你就杀了那二十三个兄弟?”白计都的话像一把剑一样直直地刺入古爷的心中,古爷的脸色变得惨白,道:“你怎么会知道!”古爷冲过去抓住白计都的衣领吼道:“说!你怎么知道!还有谁知道!”

    白计都说道:“他。”这一句话如同炸雷一般在古爷心头炸开,古爷仿佛被人扼住喉咙一般,丢开白计都,一步步地向后退去。这时,街上响起一种奇特的声音,与这雨夜格格不入,白计都看着古爷道:“他回来了。”

    那是种什么声音?那是一把偃月刀拖在地上的声音,宛如厉鬼索命。街上在这种声音响起的同时也响起了另一种声音,那是人马掠上街道的声音。

    白计都看着古爷道:“古清安,你觉得你的人能拦住他吗?”这次,轮到古爷沉默了。

 

    街上,一抹刀光闪入黑街,刀光所到之处血肉横飞,惨叫声响彻黑街,这柄刀跟随他的主人南征北战多年,所闯下的名声几乎可以与当年的白天羽的刀媲美。

    一道血箭从窗户溅射进来,古爷没有回头,冷汗从他的脸上滑落滴在地板上,他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真的回来了...很快惨叫声都消失了,只剩下了雨声,街道被染成了红色。

脚步声在楼阁内响起,不紧不慢,相伴的还有拖刀声,趵趵的响着,一步一步走了上来,刹那间,脚步声停了,但是古爷并没有看到有人上来。

    这时,白计都站起来,对着古爷跪了下去道:“参见主上!”

    四盟八荒是明,有明就有暗,而黑盟就是暗,青龙会则独立于武林,四盟有盟主,八荒有掌门,黑盟有主上,青龙会有龙首。

    古爷没有回头,他不敢,一道闪电划过,他看到了地上的影子,一柄偃月大刀立在他身后。他看着那柄刀高高举起,闭上了双眼,那身影冷冷的说道:“枭!”大刀斩下。

    头可断......

    血可流......

    仇恨,难罢休......

(完)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第九听风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