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五章

2019-01-15 11:44:10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风云杭州城

 

 

杭州城真大呀!路桑转了两天,也没听到神刀弟子的消息,他也不问,更不知该如何问,他似乎已经失去与人交流的能力。

路桑牵着马,往北出城了,在一处树荫下躺着。

不久,一阵快马奔来,足有十来人。

“路师弟!”

是王野,路桑站起来看着他。

“你们先去,我随后赶来!”

王野对其他的人数,他已换上一套红色的衣服。

“路师弟!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伤好了吗?”

“嗯!”路桑疑惑的看着王野。

“你是想问其他师兄弟是吗?”

路桑点点头。

“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说!”

王野拉着路桑,在大道旁找了家酒店,两张桌子,几根凳子,一张店旗,王野叫了一斤酒。

“我不喝酒!”路桑说。

“那我一个人喝!”

王野说着就喝了一碗,路桑看着他,似乎在等待。

“我们还有其他门派弟子一起到了杭州,多方打听也不知道青龙会的动静,正好万里杀离玉堂说希望我们能促成四盟合作。”

王野兴奋了起来。

“我跟你说,对抗青龙会主要有四大盟会,帝王州、寒江城、水龙吟、万里杀!我加入了帝王州,盟主叶知秋真是雄才大略,还有六个师兄弟跟我一起加入了帝王州,但是被分在了不同的分舵。”

路桑有些失望,他起身了,“我走了!”然后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

“记得来杭州帝王州落云滩分舵找我!”

路桑头也不回。

他曾来过杭州,跟着护镖队来过,他听说杭州主要是流杀门的人作乱,意图抢夺财神商会的财神密库,最终还是被心月山庄庄主拿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流杀门,心月山庄,路桑记下了这两个名字。

路桑在杭州城外找了半年,始终找不到流杀门,心月山庄多是女子 ,他不想去。

这段时间,路桑一直练刀,尤其是晚上,他觉得自己进步了很多。他每天都在找,自己找,山河隐蔽处一一去找,晚上寻一棵树,抓些猎物。他已经不必饥饿了,武功的进境让他更容易发现猎物,也更容易捕捉了,更何况还有蓝天相助,鹰都是天生的猎手。

终于这一天,路桑发现了流杀门,在一处山谷。

路桑径直走了进去。

“你是谁!快滚!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我找你们门主!”路桑一字一句。

看门的两人不敢阻拦。

路桑朝着最高最大的建筑走去,一群人围着他,又不敢上前。

“哈哈哈哈哈!竟敢一个人闯我流杀门!你当这里是阎王殿,想来就来!”洪亮的声音响遍山谷。

路桑往声音处走去,只见大堂中间的主座上坐着一个大汉,案台摆着一些酒肉!

“你是门主?”

“不错!”大汉看了他一眼,“你是神刀堂的人?”

“是!”路桑已用尽所有力量去防备所有可能向他攻来的人,并不想说太多话。

“你觉得你一个人能走得出去吗?”

“不出去!”

“你要杀我?”大汉站起来。

“是!”

“你觉得你能吗?”

路桑不说话。

只听蓝天一声长啸,呼啸而下,房顶破了一个洞,那大汉急忙去看。

路桑知道自己机会来了,那大汉已经分神。路桑拔刀!

那大汉回过头来看时,已见路桑拔刀贴了过来,他本想反抗,身体却不听使唤。他看到了路桑的眼睛,像是野鹰在天空追赶猎物时的眼睛,一旦被这眼睛盯上,你便躲不掉了。

神刀刀法并不一味地追求快,只是被踏浪斩锁定的人,明明有那么一点点很短的时间去反应,但这也是最漫长的一段时间。

眼珠爆开的同时,刀已插入胸膛,心脏的位置,因为这把刀的宽度,足以把任何人的心脏切成两半。路桑知道,只有切开心脏,才会立即死去,所以他选择攻击别人的胸膛,即使他的刀插入胸膛要先切开好几根肋骨。

又是一声长鸣,蓝天撞破房顶又冲了出去。

大堂内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路桑聚精会神。

“神威王连城在此!速速投降!”

一听这声音,流杀门众人已经炸开了锅,纷纷向路桑攻去。

蓝天一声长啸,众人楞了一下,谁都看见了刚才那位大汉的眼睛。路桑单膝跪地,把刀插在地上,把自己所有的力量注于刀上。

只听嗖的一声,三支箭飞进来,穿过两个人的身体后插入第三人的身体,随后一人如天龙般扑了进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外围的万里杀弟子也冲了进来。

“他是你杀的?”王连城看到了地上的大汉,眼珠爆开,胸口爆开。

“是!”路桑头也不回,一步一步走出去。

“这不是流杀门大当家!”

路桑停下脚步,猛然回头。

“离盟主知道今天四盟八荒进攻心月山庄,让我来此监视!没想到流杀门二当家被你杀了!”王连城检查着那大汉的尸体。

“流杀门巢穴被毁,但并未覆灭,你需要跟我去见离盟主!”

“为何?”

“你去了就知道!”

路桑跟在王连城身后,已是半夜时分。

“离盟主!”王连城抱拳鞠躬。

一个银甲黄袍的汉子走了出来。

“连城,情况怎么样?”

“我奉命赶往流杀门阻其增援新月山庄,赶到时流杀门巢穴外并无看守之人,我听得里面有变故,便擅自攻了进去,请盟主惩戒!”

“随机应变才是为将本色!情况如何!”

“我攻进去时流杀门二当家已死,大当家不知去向!”

“是什么人?”

“是他!”王连城指向路桑。

离玉堂上下打量了一番路桑,路桑也注意到了离玉堂腰间的刀,刀鞘细长的刀。

“你是神刀弟子?”

“是!”

“下山多久了?”

“孟家宅院!”

“为何没有加入四盟?”

“不想!”

“不想还是不愿?”

“一样!”

“你今日杀了流杀门二当家,你该得到赏金!”

“不用!”

“为何?”

“不为赏金!”

“五日后请到天波府,离某有要事请求!可能之后,你会愿意加入我们的!”

路桑转身走了出去,蓝天在低空盘旋,路桑握着他的刀,紧紧的握着。

他对离玉堂似乎有些好感,因为离玉堂用的也是刀。刀总是只有一面刃,锋刃朝向敌人,钝面留给自己。

路桑牵着他的马,大步走出杭州天波府,他身上没有银子了,而且一整天都没吃饭,他必须想想办法了。

 

 

 

 

 

强攻郡王府

 

 

这日,路桑牵着马在杭州城内闲走,穿着神刀堂特制的、陈旧的衣服,衣服陈旧并没有关系,只要能保暖,而杭州这个地方是不需要保暖的。

只见两个黄色衣服的人肩并肩走过,路桑认得那是万里杀的衣服,听得他们说叶开叶大侠经常在开封现身,前段时间西夏进攻神威堡,叶大侠还现身了。

路桑想去开封了,他似乎总想去找寻亲人,但是如今一起下山的师兄弟都加入了四盟,他不愿意也不想加入。

在琉璃场的时候,路桑曾跟着护镖队下山,听到带队师兄说过,四盟原是青龙会所属,白玉京消失后方龙香胡作非为,青龙会四大龙首相继脱离青龙会并建立四盟,但四盟之间常有矛盾,相互争夺,其他各派弟子也卷入其中,有时竟会出现同门拔剑相向的情况。路桑每每听到这里,都无比惊恐,他想到了比刀大会,他的刀法只讲放,从没想过如何收。

路桑之所以对离玉堂有些好感,也是因为他还听说,万里杀乃是曾任朝廷兵马大元帅的杨延玉所建,后离玉堂犯错,逃出军营,掌管万里杀!离玉堂掌管万里杀后,对待四盟之间的争斗也是能避则避,一面要跟其他三盟纠缠,一面要抵御外敌入侵,所以离玉堂把总舵建在边陲燕云。

路桑自然不知道什么是国家民族大义,他只知道,自己不想陷入那些利益争端里,他感觉得到,离玉堂也不想,但是离玉堂已经不能。

眼下,要去开封,路桑需要准备一笔钱,一笔盘缠,他觉得自己不能一路打猎过去,虽然能不饿死。然而,杭州城方圆,并没有好的猎场,路桑已走遍,而且时节也不对,现在的动物皮毛短而稀疏。

离玉堂派人送来了一份邀请,四盟眼线遍布江湖,找寻路桑的行踪还是容易的。朝廷察觉东平郡王赵允弼意图谋反,命天波府处理此事,但离玉堂暗中打探得知,此事与青龙会有关,许多青龙会高手已驻守在东平郡王府里。离玉堂秘密向在杭州附近的江湖人士发出邀请,共同剿灭赵允弼及其军队,以及青龙会力量,事成后给予赏金。

路桑还在犹豫,但始终还是去了,一来想证实离玉堂说的话,二来他需要钱。

在规定时间内,天波府聚集了一百多人,王野竟然也在,他是帝王州的,虽然在杭州有分舵,眼下已不穿那套帝王州的衣服,而穿上了新买的鲜艳的衣服。离玉堂秘密召集的一百来人的江湖人士,由已划拨天波府的王连城带领,作为尖兵,专门对付东平郡王府里的江湖高手。

赵允弼似乎已有准备,一百来人开到郡王府前,杨尚砚作为统军将军,已命天波府军队攻破了第一道防线,东平城外的防线,离玉堂始终没有现身。

城门攻击,战场拼杀并非江湖人士所长,王连城带领的一百多人,被分成了三队,没有军装,没有铠甲,都穿着便服,市场上买的华丽而鲜艳的衣服,只有路桑一人穿着陈旧的、门派发的衣服。王连城手持长枪,登上高台,望着东平城,看着军队拼杀,犹如一位征战多年的老将,正在调兵遣将。

傍晚时分,王连城被叫走了,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焦急等待。东平城外的防线都已攻破,但是东平城城高墙厚,硬攻恐怕代价太大。

王连城列席了作战会议,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列席作战会议的都是各营统领,虽然戴着盔甲,但无论是谁都能看出,这些人无疑都身经百战,黑色的皮肤早已跟钢铁一样坚硬。

杨尚砚发布将令!

“今夜全军修整,由骑兵营负责警戒!”

“是 !末将得令!”骑兵营统领起身抱拳,又坐下,声音洪亮而粗糙。

“今夜五更,攻城梯队进攻攻城!所有攻城准备要在四更前完成!”

“是!末将得令!”

“今夜四更,王连城所部必须全部潜伏到南门左侧城墙下,离盟主会接应你们,务必在攻城梯队进攻的同时行动,配合攻城梯队攻城!”

“是!末将得令!”王连城稍显稚嫩的声音同意洪亮!

王连城回来后,通知接到的军令,一些人稍显兴奋,有的更是沉默,随后,火头军送来饭食,非常丰富,猪肉牛肉,大米馒头,敞开了吃,有人抱怨没有酒,也没人搭理他,战前不准饮酒,谁心里都知道,只要他们活着回来,饭食会更丰盛,酒自然能敞开了喝。万里杀有人送来了夜行衣,众人换上,倒头睡了。

路桑睡不着,他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情况,他没经历过真正的战场,于是起身出帐去了。

“你怎么没睡?”

“不想!”

“你一直是这样说话的吗?我是说总是简短!”

“嗯!”

“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说吧,每次打仗,我都睡不着,神威经常面临战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出征还有没有你,庆功宴上有没有你,就像你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着回来!”

“会死?”

“今天死的人就已经很多了,明天还会更多!”

路桑看着远处的城墙,模模糊糊。

“五更,是每个人最困乏的时候,将军选择这时候进攻,就是想一举攻下东平城,而我们,将会由离盟主接应,他昨天就潜进去了,我们的任务是想办法打开城门并提前攻入郡王府,防止赵允弼及其党羽逃走!”

“你不是个多话的人!”

“男人,一旦心被绑住了,无论做什么都会有很多顾虑!”

路桑从没想过死,即使他面临过多次死亡,也没认真的去想过,即使是在那次面临老虎的时候,如今,死亡的感觉越来越浓。

蓝天飞了下来,路桑已没有食物喂他,蓝天自己也能寻找食物,即使需要随时跟着路桑。

“他叫什么名字?”

“蓝天!”

“如果我们能活着回来,我能摸摸蓝天吗?”

“不能!”

“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不知道!”路桑看着他。

“我想看看你的刀!”

“神刀堂的刀从不配刀鞘!”

“马上三更了,我得去叫他们了!”

“万里杀,为何还要我们?”

“杭州驻军不多,离盟主已将能召集到的所有万里杀弟子全部纳入杭州天波府军了。”

“你也是万里杀?”

“是,神威与万里杀同驻燕云,杨元帅与堡主私交很深,离盟主出身天波府,听说神威韩莹莹已许配离盟主!”

谁都知道离玉堂出身天波府,谁都知道万里杀由杨延玉创立,江湖中人曾以为万里杀是朝廷控制江湖的手段,但万里杀竟不奉朝廷号令,反被朝廷处处刁难。

“人齐了吗?”王连城压低声音。

没人回答!王连城自己数了一遍。

“好!原地待命!等待离盟主!”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王连城更是心急如焚,但是他知道,为将者最需要镇定。

城墙上忽然闪了一丝火光,十多条绳索垂下来。

“好!大家小心!上!”

城墙上站着十来个黑衣人,地上躺着一地的尸体。

“此地不宜久留!各位请随我来!”

众人跟着离玉堂进入一间房。

“没时间了!长话短说!一队随我去王府,堵住赵允弼;余下的,一队随黄元文去西门,一队随王连城去南门,试图破坏城防,打开城门,务必在五更前到达,五更准时发动攻击,不得放火!我们须破坏大型军械,不惜一切搅乱城门防御!”

众人不说话,路桑去了南门,然后静待五更。

“离五更还有最后一炷香时间,各队出发!”

一百多人,三支小队,趁着夜色,各自行动。

路桑一队,在城门不远的一处房顶匍匐着。

“杀呀!”南边和西边同时发出震天喊声。

“行动!”王连城轻喊!

三十多人飞身出去,有的直上城楼,有的奔向军械,王连城带着七八人,直扑城门!

“剑锋!”有人大喊,外面更是喊声震天。

王连城一马当先,如天龙般冲过去,七八人一齐冲!

城门很窄,七八人一面急于杀死剑锋,一面又要面对涌来的东平军。

路桑砍了几座军械,看到城门处被围得水泄不通,施展轻功,一招神鬼夜哭撕开人群。此时十个人已入险境,只能死战!

打斗中,一声鹰啸,蓝天只取剑锋面门,剑锋被两人围攻,已是自顾不暇,路桑正准备踏浪过去,剑锋已被王连城一枪穿胸!

王连城急忙去开城门,无奈门栓太重,竟是抬不起来,门栓被铁皮包裹,寻常刀剑也无可奈何。路桑心头一闪,纵身跃起,门栓断成两截。天下人只知道西北铸匠世家冷氏一族加入神刀堂,却不知道从此以后神刀堂用的刀,每一把都是神兵利器。

原本从里面堵塞的城门,如今已被从外面冲击,大股天波府兵从城门涌入!

“杨将军!”离玉堂已从郡王府大步走出来,双手抱拳,众人随着杨尚砚也到了。

“离盟主!”杨尚砚并未下马。

“赵允弼已战死,王府家眷已全部羁押,等杨将军发落!”

“离盟主辛苦了,战局已定,诸位先行休息!”

“传我将令!任何人不得擅闯民居,不得惊扰百姓,违者军法从事!赵允弼一干叛逆,全部羁押,等朝廷发落!”

路桑想走了,他心绪混乱,他需要再次好好想想老和尚的话了。

正当路桑准备悄悄溜走的时候,蓝天发出了警示,提起内力,路桑轻功飞了出去,王野自然听得出来,跟在路桑身后。

四个青龙会余孽挟持了一名女子,看到路桑王野到后,退入了一间民房,没有房门的民房。

“你们再前进一步,我就要了这天香小娘们的命!”

“是她!”王野惊呼!

路桑也认得,正是为他治伤的那位天香女弟子。

路桑看了一眼王野,王野也看了他一眼,忽然两声长鸣,两只雄鹰撞破房顶,路桑和王野同时拔出了刀。

离玉堂本就怀疑,两个神刀弟子突然离去,已带了众人赶来!

“你没事吧?”王连城立马冲过去,抱起那名女子。

“没事!”

“怎么回事?”离玉堂问道。

“我想去看看投降军中有没有需要受伤治疗,却被这四人偷袭!”

“陈姑娘宅心仁厚,实在难得!”

“属下请求离盟主一件事!这些降军虽是赵允弼部下,却也只是听从军令,并无参与谋逆,请离盟主上报杨元帅!”

“不错,此事之前已商议,朝廷已有宽恕之意。”

那名女子满意的笑了,走到路桑王野面前。

“小女子多谢两位!”

“王连城多谢两位!”

二人抱拳鞠躬,路桑愣住了。

“不用不用!是路师弟的鹰蓝天发现的!”王野推脱道。

“如今战事已定,诸位烦请再留些时间,大军仍旧扎营城外,晚上为诸位庆功!”

王野拉着路桑跟着众人散去。

“我的刀还是没你快!我的苍穹也没你的蓝天快!”

路桑站住,转身盯着王野。

“好好好!走走走!”推着路桑走了。

路桑走到了一处山坡,在那发呆。整个军营已陷入狂欢,为杀人狂欢!

路桑听得其他人说,西门在黄元文带领下,烧毁了大量防守军械,西门虽不如南门顺利,但也攻破了城门,紧随其后进入东平城。离玉堂带的那队,在郡王府也遇到了麻烦,赵允弼的几位副将身手了得,赵允弼本人更是以武封王,众人合力纠缠了好久才制服了他。

“我和思雨还想请你喝碗酒表示感谢,我就知道你来了这里!”

“谁?”

“你救的那位姑娘,她叫陈思雨!日后若是需要,连城必定以命相报!”

思雨,路桑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那位羞涩的少女,那位不会说话的少女,她现在在做什么呢,是在铸刀场铸刀,还是在飞仙岭练刀。

“你怎么了?”

“死了多少人?”

“大致敌军八千,我军五千,具体还没统计。”

“有多少人该死?”

王连城看着远处的城墙,半天才说道:“没有人该死,不管是东平军,还是朝廷军!”

“我不喝酒!”王连城丢过来一小坛酒。

“从来不喝?”

“是!”

第二天早上,离玉堂亲自来发赏金,每人五十两白银,足够普通家庭生活一年。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杨魁武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