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云海巅(下)

2019-01-16 16:07:26 佚名


今日的玉华集相对于前几天来言,已没有那么拥挤,施药善行已经结束,乡客们也都匆匆返乡,四处都显得十分清净。当他们走到客栈时,那小二正打着瞌睡,掌柜的见有生意上门,连忙将小二唤醒招呼客人。

 

萧兮随着子兮直接来到第二楼,靠窗那桌正好能看见玉华长街,子兮便走到那里坐下,然后对小二柔声说道:“襄州特有的小菜,随便来几个吧。”转头又看向萧兮,似在征求他的同意,于是萧兮点了点头,小二说了一声好嘞,便下去准备了。

 

“一秋拜托你来的?”他憋了一路的问题,总算问出了口,子兮尝了口刚才小二准备的茶,不由得叹道:“襄州黑茶果然不错。”她顿了很久,眼看萧兮按耐不住了,她才缓缓开口。

 

“路途中半秋蚕心蛊发作,幸好一秋用获梦蝶(寻蛊之蝶)将她找到,不然可能…”萧兮才想起前日听半秋说起过蛊毒之事,可不知怎么竟忘记问她身体是否还有不适。不禁有些懊悔,若是自己没出事,她也不会那么奔波,也许就不会有事。

 

“黎一秋已带她回云滇请教五毒教主离蛊之法。看来情势凶险程度…不可言说。”

 

“唉,如今我以己之困,缚友人之行,实在愧对他们。”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若是一秋来此说不定还能共商万全之策,可奈何半秋却半路毒发。想到这里,他独自喃喃道,“看来我只能等十五掌门出山才能有所行动了。又或是准备云滇一行?”

 

“何以等到十五?饭后你与我拜访山门,知人者,方能掌握大局。萧公子若信得过我,可将我当做一秋。”

 

“诶?年姑娘你…”萧兮本还没想好如何回答,这时小二端着菜便上来了,小二将小菜放好说着慢用也就退下了。然后萧兮继续说道,“年姑娘为何帮我?”

 

“听见你的名字,便想帮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抬眼,很慵懒似的望了他一眼,右手执筷,也示意萧兮动筷。

 

“真武内乱,身为八荒同好,我又怎能坐视不管?况且一秋托我来找你,难道我就这样走么?”萧兮觉得她懂的大义似乎远远比他懂得多。不知怎么,就是很信任她,不仅仅是因为她三言两语提及的她与一秋的好友关系。难道果真如她所说姓名似有渊源?子兮萧兮,何解兮?

 

饷午过后,在客栈小憩了一会儿,萧兮便跟着子兮上了真武山。如今他这一身打扮,应该是连师父都认不出来的。帷帽四周的黑纱已经将他完全遮住,连武器凶年之匣也被他好好包裹住,负于行李旁边。本身为真武弟子,应是剑不离身,可奈何得混入山门,只能如此。

 

刚入山门,便看见师伯一人立于山口悬崖处,似在眺望远处风景。萧兮有些紧张,连忙低声向子兮道:“山口处是我师伯,他应该是来巡查的。”

 

子兮眼神瞟了瞟,面上表情毫无变化,原本就不认识,又何必去担心其他的?她直接向守山弟子走去,轻然道:“这位小友,在下天香谷年子兮,奉掌门之命,前来拜访真武祖师。还望小友领路。”

 

守山之人是萧兮的小师弟,也许是在帮其他人顶替班次,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隔了几秒才说道:“这几日真武山不允许拜山客进山,门派中发生了一些事需要处理。”

 

“处理什么!真武山从不拒绝一心拜山之人!”萧兮一个忍不住,便说出了声。话音刚落,他便后悔了,不过幸好小师弟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小师弟本欲解释些什么,可萧炙这时向他们走过来,高声问:“两位小友拜山有何事?”于是子兮又将来意说明,出乎意料,萧炙竟然点头允许了,还亲自将她们领进山门。

 

“掌门这几日闭馆修武,正值突破之际,不能打扰。姑娘怕是要等到十五去了。这些天就在真武山歇息吧。”

 

“嗯,那子兮在此先谢过了。不过敢问阁下是?”

 

“真武长老萧炙。呵呵,这位可是姑娘朋友?”说罢,便看向萧兮,觉得他装扮奇特,却也丑的可以,实在不想多看,便也转头了。

 

子兮点了点头,并未多言。

 

终结了一个话题,气氛似乎很尴尬,安静了好一会儿,萧炙忍不住说道:“姑娘的霜花伞可否借在下一看?这应是天香大弟子的武器吧?”

 

“长老言重了,何来在下一说?这伞确是我门中所传,不过品相一般,不如霜花珍贵。”

 

她还是手握伞剑,并没有想递给萧炙的意思。萧炙有些急迫,一心想看她的武器,于是又厚着脸说道:“伞定是好伞,算得上极品,姑娘能否借吾端详半刻?”

 

子兮轻轻一笑,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跟他谈上了门派之规:“师父授于我武器之时说过,伞不离身,手不离伞。这离了手,便是将自己的性命交付给别人。我想长老应该不会强人所难吧?”

 

看见师伯一脸尴尬加无奈,萧兮在身后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住了。为了不失大派气度,萧炙一脸理解,点头微笑着:“年姑娘说的是,也是小老鲁莽了。”

 

萧炙将他们送到参棋阁,安排了两间客房,之后还是客客气气的对他们说:“二位小友就暂住于此吧,且当居客住着,掌门出关我会安排人告知小友的。”说罢便走了,走时还恋恋不舍的望着子兮的霜花伞。

 

待萧炙走后,二人一同进入房间。萧兮终于能出声了,“唉,要不是因为你的伞剑,怕是如今我们连这山门都进不了。师伯从没对其他人那么客气过,这八荒弟子那么多拜访山门的,你还是第一个亲自被他送到客阁来的。”

 

“从他来问我们的时候,便一直盯着我的剑刃不放。你师伯原来那么爱好武器的?”

 

“真武山素来交好于各门派,师父与师伯年少之时便外出游历八荒,师伯还与铸剑阁有所渊源,不过不知怎么后来就断了往来…拜访各大家族门派便成了我师父的事。”

 

“原来如此…”

 

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两人以为是萧炙折返归来,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不料开门一看,来人竟是真假。

 

“呵呵,听闻有新的拜山客,我特意前来看看。”她站在门外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又客客气气的说道,“姑娘由东越而来?那儿可是好地方啊。”

 

年子兮并不认识的她,只是当作一个寒暄小友,便回答道:“天香谷气候宜人,芬芳四溢,是个好地方。话说姑娘看着像蜀中人士,也是来观赏这襄州云雾渺渺的?”

 

“不是,在下前来,只为寻找一个故友。”

 

听着门外两人如此拘礼,萧兮小声道:“她就是我给你提过的真假。”

 

然而真假一听到他的声音,似乎就明白了,但还是客客气气的对着子兮说:“噢?姑娘若能给我讲讲东越的地形地貌,那可是再好不过了。那我们屋内一叙?”说罢才进了屋内,关上了房门。

 

一进房屋的真假,便小声对他们两人说道:“以我对那个老滑头的了解,屋外肯定有真武弟子监视。”

 

无奈三人只得小声说话。萧兮相互介绍两人,子兮面上保持着微笑,而真假,却是一脸诧异,“这是你妹妹?怎的她当初被送到天香门派了?难道就因为是女孩子?”

 

萧兮一脸无语:“真假姑娘,我与子兮毫无联系,只是姓名相似罢了。”听得萧兮这番话,真假觉得有些尴尬,便向子兮道歉。

 

子兮摇了摇头,示意她没事,“江湖一见,那便是朋友了。即是朋友,又何必拘谨?萧兮他已经将他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心生一计,不知当讲否?”

 

他两人同时说道:“且讲!”

 

“我有一种药,名曰言真丹,若是萧炙肯服用,我们肯定能问出我们想要的答案。若是他不肯,那么便说明他有问题。”

 

“言真丹?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萧兮问道。还没等子兮回答,真假便抢先说道:“要是你都知道了,你岂不是成了这武林第一智者?”

 

他又一次被真假说的无言以对。也无力反驳了,只能默许她都是对的。他们又讨论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若是要计划周密,定是要什么都了解清楚的。

 

“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炼制图找出来,计划便可以实施。”子兮总结道,然而她又叹了口气,“无奈是现在找不到图谱下落,连真假也无能为力,这又该如何?”

 

说到此,真假便有些疑惑:“既然我们有言真丹,那何不直接予他吃下?”

 

“且不说我们能不能成功喂他服药,先说我们没有证据如何能怀疑他?师伯身为一代长老,倘若我们毫无理由去质问他,又有几个人能相信呢?那时候肯定会被直接赶出山门。”话虽如此,但是真假还是很想直接去质问他,眼看真相都已经摆在面前了,却不能揭开它,这不着实让人着急吗?

 

“有光自然就会有影,他行事多年不应该没有破绽。”

 

光影…阴阳…太极像?萧兮听着子兮的喃喃,不由得想起了一些事情,“太极生两仪...!看来师伯应该还是向着道家的啊。我想知道东西藏在哪里了。”

 

“小时候贪玩,有一次经过一间屋子位于真武殿正北,那里有一幅石刻太极图,那是正是午时三刻,阳光正好从真武殿顶心洒落,一点一点偏移洒在石刻上,我由于好奇便在那时摸了摸墙上圆点,忽然地上有个暗格就被触发,还吓了我一跳。我看见好多封师伯题字的书信。那应该是他藏物之处。”

 

“你就那么确定会在那里?”

 

萧兮表示去看看便知道了。于是三人决定明天去看看,但三人一同前去有些太过招摇,毕竟有一人不能露面,有两人是居客,于是乎萧兮便想到了师父萧炔。

 

待萧兮找到师父之时,他正在青城居前打坐,果然是一直守着掌门师祖呢,要是萧兮便缺少这份耐心。他将计划告诉萧炔,萧炔仔细思考了一番,点了点头。

 

然而第二天阴雨濛濛,因为没有日照,便取消了计划。

 

在萧兮背离师门的第五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于是正午时分,萧兮便与萧炔来到了真武殿正北处那个小屋子。而真假和子兮在真武殿外假装散步游览山内风景,实则却在寻找萧炙踪迹。似乎一切就只等午时三刻见分晓了。

 

不料忽然有大波人冲进真武殿内,将萧兮与萧炔团团围住,连真武殿外的真假和子兮也被围住。来者不善,且面着黑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要对真武不利!正当他们思考者如何脱身之际,萧炙现身了。

 

他仍旧穿着一身黑白道袍,似信仰与天同高。一步一步缓缓向他们师徒二人走来,面上挂着微笑很是和谐。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那个人便是萧兮的师弟。

 

“徒弟?”看来疑惑的不只是萧兮,还有他师父萧炔!一直以来他们所认为的背叛者,是萧兮师兄也就是萧炙徒弟,然而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小徒弟!萧兮的小师弟。

 

“师父是不是没想到呢?怎么一个看守山门的小徒弟会和师伯一起改造整个真武大派?哈哈哈,我们成功之后,真武山将会是一个别样的境界。”

 

萧炙很欣慰的看了他一眼,便只身来到了萧兮身前:“呵,资质倒是不错,只可惜悟错了天人之道,难道这江湖不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吗?练药强化高手本心,岂不是为整个江湖作出了贡献?”

 

看着他在这里发表言论,萧兮觉得异常的恶心,但也忍不住问他:“原来幕后黑手一直是你们,那师兄呢?也应是他推波助澜,你们才能陷害到我吧?”

 

突然传来一阵大笑,是萧炙在笑他那个没用的徒儿:“哈哈,就他?不过他确实帮了我一些小忙。要不是他传达风林阁长老的话给你,我又怎么能乘机除去长老,从而嫁祸于你呢?原本我只是追一个小贼而已,还要多谢你们,将我的大计提前。”

 

“原来不关师兄的事…”萧兮忽然觉得有些懊恼,他只是平常很看不惯师兄仗势欺人,便对他有所怀疑,这难道不是一种偏见吗。“这么说前几年,拜山之人失踪是你一人所为?”

 

“你认为你师兄那个榆木脑袋能有所作为?都是你师弟帮我在主持大局,只是不幸抓错了一个八荒弟子,不然你也不可能会知晓真相。”

 

“那他们尸冢呢?”

 

“呵,事到如今,想想自己的死法岂不快哉?不然死后一起埋到律令阁后山,你们也能团聚了。”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萧炔突然发话了,“师父呢?师兄你把师父置于何地?”

 

“至于我们的师父嘛,肯定要以不一样的方式杀掉。自他闭关之始,我便在他日日饮用的水里下了毒,刚刚我已经派人去收尸了。”

 

“你你你!”萧炔气急,“你简直!大逆不道!师父教导之恩你全置之脑后了?”

 

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萧炙从心底里想笑,然而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团无名火,愣是把他的笑容憋了回去,“呵,师父哪次不是对你好一些?不就是你比我有天赋一点点吗?如今我看九泉之下,他还敢说你比我天赋高!”

 

“你参悟一辈子,也不会有他成就高!”气势如虹,声若龙钟,着实把在场的所有人震撼到了。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内力雄厚,岂是一般人所能及?

 

萧炙皱起了眉头,仰头大声吼道:“是谁?不要装腔作势,出来一战!”

 

忽然萧炔哈哈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终于停下来,一脸不屑的看着萧炙,“这个人你都不认识了?”

 

正午的阳光照耀着整个真武殿,一切显得那么富丽堂皇,有一人逆着光,从真武殿走过来,萧炙被阳光晃的有些睁不开眼睛,不由得心里只怵,一边碎碎念着,不可能…不可能…

 

待来人走到他们跟前,萧炙忽然一下子跪倒在地,泪流满面道:“师父…”

 

“原来你还认识为师?”

 

“徒儿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真武的前途,一切的一切,都不想伤害你的。”原本以为萧炙是个如何如何心狠手辣之人,结果他一看见掌门变成了这样子,可见这世界上本没有什么大恶大善罢...

 

然而他们似乎忘了一个人,那就是小师弟。他没入黑衣人中,接着就是一个字:“杀!”

 

“呵呵,没想到师伯也是那么脆弱的人,真是让我信任错人了呢!当初那个垃圾师兄被我逼着吃下驱影丸功力大增,没感谢我,反而一天胆小怕事的,这真武之地就这么教导人?这里的空气我呼吸着都觉得是个错误!”

 

话从他那个小师弟口中说出来,他还有些不相信。小师弟平时都以乖巧可爱的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现在这样子,真是让人害怕。

 

“杀啊!”又是一个杀字令出,然而周围的黑衣人并没有理他。他渐渐的发现周围情形不太对,似乎所有人都望着他,看的他毛骨悚然。

 

“唉...今朝真武发生这样丑事,我又怎对得起真武祖师啊...”听得掌门发出这样子的感叹,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深思,似乎没人把小师弟放眼里了,“师门不幸,我,真武掌门在此言明,萧炙等人罪大恶极,思悟不彻,不思悔改,现逐出师门,废其武功,愿终身不得相见!”话语一毕,身边的黑衣人便各个摘下面罩,将萧炙还有小师弟等造事之人一并擒获。

 

掌门赞许的看了一眼萧兮,萧炔亦是一脸欣慰。这门派风波暂平,真武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日常。该练剑的练剑,该看云海的看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真假终于放下了对妹妹的执念,准备收拾东西回唐门。于萧兮来说,唯一改变的便是在平定风波后的那天晚上,他终于将驱影悟至了最高重,也参悟了世间诸般贪嗔痴恨。

 

已是真武山落日之时,子兮在山道处看着山下雾霭苍苍,日光铺落在云层之上,金光闪闪耀眼光辉,她深吸了一口这里的空气,仿佛嗅到了别样的芬芳。

 

“子兮姑娘准备继续八荒之行?”

 

只见她笑了笑,并未言语。萧兮背着剑匣与她并肩站着,笑颜道:“这日落之景又是别有一番风味呢。掌门把你的事给我说了。原来你早来过真武,言真丸是假的对吗?还有你认识一秋?”

 

倩笑兮恍若云端光芒,让萧兮觉得眼前一亮,子兮缓缓道:“言真丸是假的没错,但我确实认识一秋,也是他让我来的。想来我得去云滇看看他们了。”

 

“那看来子兮姑娘身边得多一个人了。”

 

子兮轻轻撑开霜花伞举至空中,暮光与伞刃柔和的融在一起,恰似岁月至此绵长。​​​​

(本篇完)

 

想知道更多精彩内容

欢迎点击专栏订阅按钮

不错过最新章节

 

来源:天刀助手 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