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六章

2019-01-17 14:05:46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万里黄沙

 

 

路桑牵着马走了,情绪低落,蓝天落在马鞍上。

“路师弟等等我!”王野追来了。

路桑停在那里。

“你为何也来参加?”

“东平军中掺杂青龙会力量,神刀弟子,帝王州人,责无旁贷!”

“还有呢!”

“此次万里杀很多人都有参与,随便查探情况!”

路桑不再说话,转身走了。

“记得来落云滩找我!”王野大喊。

路桑走了两天,才回到杭州西湖边上,白天牵着马走,夜晚随便找个地方睡,他感觉不到饥饿,只喝了一点儿水。

路桑把那锭五十两的白银丢进湖中,希望湖水能洗濯罪恶。

“你可知,你丢的东西足够普通百姓一年的富足的生活,你可知,江浙今年多灾,如今已饥民四起!”

离玉堂似乎有些怒了!

路桑看着他,也不说话。

“你跟我来!”

路桑跟了上去。

走了没多远,西湖边上,一名少年央求一个穿着华贵的中年人,愿与他为奴,供他驱使。

“柴员外,这活人为靶的事,王法何在?”

“哟!离盟主!这可是他求我的!”

“如今江浙饥民四起,柴员外做此等行为,就不怕?”离玉堂言语已怒,手握刀柄,怒目那人!

“离玉堂,你想干什么!”

“离盟主住手!”是杨尚砚,“朝廷自有法度,离盟主三思!”

“杨将军到了!有杨将军保护,在下什么都不怕了。”

离玉堂虽不甘心,但还是看着那人走了。

“你如今看到了吗?”

路桑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他经历过同样的事,他想到了死去的母亲和妹妹,他们正是饿死的,他们把仅有的粮食骗了他吃,然后活活饿死。

“今夜三更来城东天星阁找我!”说完离玉堂走了。

路桑跑回丢银子的地方,衣服都没脱,一头扎进水里。

那少年还没走,看着湿漉漉、狼狈不堪的路桑,很是诧异,路桑递上银子的时候,那少年只顾磕头感谢。

路桑逃走了,心里本该很快活,他做了路小佳曾做过的事,他现在也有能力帮助别人了,但是他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路小佳用八十万两,也拯救不了天灾,而如今,他能做什么?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却什么也做不了。

“你来了?”离玉堂已经在等着他了。

“嗯!”

“今晚杀了柴员外,他是后周柴家后人,朝廷不会那他怎么样!那些护卫打晕就可以了!”

路桑换了夜行衣,两人潜进去,确定柴员外在里面后,离玉堂果断出手,打晕一班护卫,杀了柴员外。

“慕容兄,麻烦你带人将这些财物运走,分给灾民!”

“是!”

“有了这笔财富,灾民门该好过些了!”离玉堂看着路桑。

“四盟相争!”

“你若不想参与四盟割据的争斗,尽可不比参与,过两天王连城将回燕云,阻挡西夏与辽国扰我边陲百姓!”

“不,我留下!”

“留下?”

“是!”

“你要做什么?”

“杀该杀的人!”路桑已经转身走了。

两天后,路桑在杭州外游荡时,遇到了王野。

“听说你已加入万里杀?”

路桑在杭州游荡时,遇到了王野。

“是!”

“离盟主确实厉害,竟能把你收入麾下。”

“我不参与!”

“你是说四盟之间的事你全不参与?”

“是!”

“其实最早也是离盟主提议四盟合作共抗青龙会的,如今已有了一些成果!他出身天波府,又有军旅经历,自然心怀国家百姓!”

路桑没有说话。

“我现在也看出来了,四盟表面合作,暗地里仍然相互争斗,你不愿参与是对的,同门如手足,更有八荒之义!”

“不错!”

“如果四盟合一呢?”

“再造一个青龙会?”

王野不再说话,他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不善言辞的师弟,想的东西却深刻得多。

“你去哪儿?”

“杀人!”路桑回过头来。

“杀谁?”

“该杀的人!”

路桑已知道,杀该杀的人,正如除魔卫道,惩恶就是扬善。

这日,他来到了百里荡,有溪流的地方,至少还能喝水充饥。

他看到了一只雀鹰,因为蓝天已把抓着尸体!

路桑烤了,蓝天似乎也喜欢熟食,人一半,鹰一半!

“就是你小子杀我二弟,毁我营寨?”

一个黑汉子带着十来人突然出现。

“你是谁?”路桑盯着那黑大汉,左手按住刀扣,右手已握紧刀柄,蓝天已在低空盘旋。

“流杀门门主!”

“是我!”

“好!今日老子就砍了你!”

话还没说完,蓝天已经扑到了他的脸,路桑的刀也已经插入他的胸膛,将他的心脏切成两半。

“你们走吧!”

黑大汉带来的人一个个惊恐万分,立马逃走了。

路桑知道,自己不是傅红雪,做不到后发而先至,他只能先发制人,而且他练的刀,从来没想过后路,也没想过点到为止,如果在意点到为止,任何人的武功都会有所顾忌而无法发挥全部力量,既然是该杀的人,路桑必须不顾一切打倒他,杀了他,路桑也知道,自己更做不到那种随心所欲。

 

 

 

 

 

论剑大会

 

 

两天,路桑终于抓到了一只鹿,足有四十斤,路桑知道得拿到杭州城里最好的酒楼,他才能得到能多吃几天的馒头。

杭州城似乎更繁华了,出现了更多的八荒弟子。王野在那酒楼吃饭,正看见路桑扛了一只鹿进来。

“路师弟!”王野跑了过去。

“你也在!”

“过去一起吃啊!”

“不用!”

路桑走了出去,拿着那一点银子,往北去了。

王野向同桌的人表了歉意,便追了出去,在北门外一家包子摊追到了路桑。

路桑本来要走,见他追来,于是在包子摊坐下了,拿着两个包子。

王野也坐下了,路桑递了一个包子过来,王野接住,跟着路桑一起吃。

有人端来了一碗酒,王野很是诧异。

“我可以请你喝一碗酒,我没多少钱!”

“你?唉!”王野拿起碗,一饮而尽。

路桑又要了四个包子,今天他准备放开大吃一顿。王野也吃得很开心,比在酒楼更开心。

“你竟然笑了!我从没见过你笑!”

路桑马上收起了表情。

“你知道吗?四盟将在明天举行论剑大会,就在城北的比武场,帖子好几天就发了,你不知道?”

“不知道!”

“你要去吗?”

“我用的是刀!”

“神威弟子还用枪呢!丐帮弟子也只用拳头!”

“我的刀不是用来比试的?”

“那是?”

“杀人的!”

“什么人?”

“该杀的人!”

“不说这个了,据说当时一起下山的师兄弟们都会来,不知道能不能争个榜上有名!”

“我走了,明天我会去看的!”

“好!我等你!”

王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师弟的对手,路桑若能上场,必能技压群雄。

路桑也知道,因为自己,没有人向王野这样对他,其他师兄弟似乎也像他的沉默一样,也只有这个王野还时时在乎他。

路桑也去了,只是在台下看着,每个门派,路桑都看得尤为仔细。他知道,太白的剑很快,而且专打穴道,封住经脉,最重要的是太白还有一招无痕剑意,以内力护住全身周围,破解任何招式;五毒最为灵动,出手快、准、狠;天香谷虽只收女弟子,但其伞中剑,同样不可轻视;真武稳如泰山,以慢打快,更有驱影之法,防不胜防;丐帮以酒入武,酣畅淋漓;唐门操控傀儡,暗器更是厉害;神威以枪箭为兵,一往无前。在了解各门派大致武学后,路桑走了,王野已经上场,轻松赢了对手。

“路兄弟不上台吗?”王连城抱拳道,旁边的陈思雨轻轻施了下礼。

“不上!”

“那真是有些可惜!”陈思雨在王连城说完这句话后,也显得有些遗憾。

“无妨!”

“思雨多谢当日救命之恩,只是以兄台的身手不上台一试,实在可惜!”

“不用。”

思雨,思雨,路桑低着头走了。

王野知道,路桑自己也知道,他不可能赢,他只会杀了所有对手,那不是赢。

论剑大会传到神刀堂,阿暖更兴奋了,拉着冷君怡又去找路小佳,她一定要下山,去江湖。

“报告掌门,此次四盟论剑大会,我神刀堂下山弟子人数不多,王野夺得第四,赵河进入十六强,其他弟子都未能获得好成绩!”

“那个姓路的呢?”

“他没上场!”

“哦?”路小佳并不可惜。

“是不是该多派些弟子下山历练?”

“孙长老核定需要下山的弟子吧!”

路小佳看见阿暖, 一溜烟跑了。冷君怡本不想下山去什么江湖,也回铸刀场去了。

“你在这发什么呆呢?”冷君怡在回铸刀场的路上发现了冷雨。

“是刀铸坏了?”冷君怡故意逗她。

冷雨拼命摇头。

“是犯错了?”

冷雨继续摇头。

“好姐姐,论剑大会没有他的名字,倒是有消息说的他杀了流杀门门主!”

冷雨的眼睛亮了,马上又低下头去。他越出色、越优秀,她就越自卑!

“走!回去吧!他会回来的!”冷君怡拉着冷雨,这个只专注铁、水和炉子的少女,竟能洞察别人的心思。

他会回来吗?冷雨不敢去想,他会不会回来,他什么时候回来!

流浪的人,浪子,是喜欢流浪还是习惯了流浪。

浪子有没有家,路桑有没有家。浪子没有家,路桑有家,只是他现在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有个家,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把他拒之门外的家。

 

 

 

 

血衣惨案

 

 

路桑走了,他确实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儿,他只是一边走着,一边寻找吃的,可以给他的身体补充力量的东西。他牵着马,马儿在神刀堂时还非常健壮,走着完美的线条,如今看起来却只有一张皮,一堆骨头,任何人看了这马都是不敢骑的,不是不忍心,是怕马随时会倒下去,自己随时会摔下来。路桑牵着马儿,看到草繁盛的地方就停下来,他实在不会照顾人,也不会照顾马。

路桑走了,王野已经一个月没见过他了,虽然他并没有刻意去找,但他知道路桑走了,也再没有听说杭州那几个大盗再有作案的事。

路桑并不知道去哪儿,他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遇到大河,他当然没钱坐船,只能沿着河流寻找过河的桥,若是他觉得肯定没有桥了,才会想办法去坐船,可偏偏江南的河特别多,大河也多,有时候他需要在山里守上几天,才能猎到让船夫愿意带他过河的猎物。

枫桥镇,神刀堂也教他们识文断字,只是识字而已。跟着路走,总是城镇,只有城镇,才有更大的机会得到人吃的东西。

“没想到竟然连孔雀山庄也在一天时间覆灭了,”路桑坐在包子铺,两个帝王州服饰的人在旁边的酒铺喝酒。

“是啊,青龙会真是可怕!”

“而且还是在傅红雪燕南飞两位大侠都在孔雀山庄的情况下!”

“孔雀山庄虽然不直接受帝王州管制,毕竟也算是帝王州名下,盟主这次实在是发怒了,亲自去九华了。”

“只留我们在这里守总舵!听说就连寒江城都有人参加了。”

“水龙吟总舵在九华,可寒江城竟然也参加了,青龙会太可怕了,感觉没有任何一盟能单独对抗!”

“说得我也想去了!”

“你?就你?这次行动由各自盟会首领人物牵头,八荒弟子作为主要力量,那可都是名门正派出来的高手!”

“唉!回去吧!”

路桑听了,他只听到一个消息,傅红雪在九华!

吃完了六个包子,路桑已经喝了两天的水了,水是不能直接提供能量的,他的马一路上倒是吃了很多的草。路桑在河边灌饱了水,肚子有点胀,包子铺的茶水他喝不下,不管是最好茶还是最便宜的茶,他都喝不下。

陈旧的衣服随风飘着,路桑的马儿又能狂奔起来了,而且很兴奋,很久没有狂奔的马狂奔起来都很兴奋。

燕来镇是九华最大最热闹的地方,现在更是热闹,有八荒弟子,有四盟弟子,还有其他不属于任何势力的游侠浪子,每个人都知道,四盟即将进攻血衣楼,这个江湖中最邪恶的势力,四盟绝对有力量摧毁这个恶毒的组织。

路桑在镇上走了三圈,才得知四盟的人都聚集在嘉荫镇,又走了两圈才知道大概方向,策马而去。

路桑惊呆了,这个名字很美丽的小镇竟是一片废墟,被大火肆虐过的废墟,有些房子的火依然还没有熄灭。没有看到一个当地居民,这不是天灾,天灾没法躲,这是人祸,无辜的人遇到人祸,只能逃。

所有的人都咬牙切齿,无论是受伤的,还是没受伤的,或者随便一个人,看到这种场景都会咬牙切齿。

路桑看见了一名神刀弟子,因为看见了他的刀,就走到他身边站着。

“你来了!”

“嗯,这是?”

“昨夜血衣楼偷袭了我们,无耻的放火,整个镇都成了废墟,所有人都逃了,也有很多人受了伤。”他血液里愤怒的血依然还有很高的温度。

路桑低着头也不说话。

“今天,我们肯定能拿下血衣楼,叶盟主亲自安排并亲自上阵,还有唐盟主,黄副盟主!”

路桑依旧不说话。

“你怎么现在才来!”

这句话让路桑羞愧,该让每个人都羞愧,除了那些已经负伤的人。

“傅堂主?”

“堂主在那边,今早刚过来,听说就要走了。”

路桑看着那个神刀弟子,似乎想让他一起去。

“我带你去吧!”

“堂主!”那个神刀弟子的声音洪亮而自豪。

“堂主!”路桑的声音很低很低。

“嗯!”傅红雪看着这片废墟,眉头紧锁。

“堂主就要走吗?”

“嗯!”

“我叫在这里的师兄弟都过来!”

“不用!”

“堂主准备去哪儿?”

“徐海,回家!”

回家?路桑的心头也是一震,用与那个神刀弟子一样疑惑的眼神看着傅红雪。

“神刀堂就是你们的家,是每个神刀人的家!”

说话的是明月心,路桑认得,在藏锋谷见过,路桑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跟傅红雪很亲近,就像叶开和丁灵琳的那种亲近。

路桑跟着他们,牵着马,走了很远。

“留下吧!”傅红雪回头对他说。

“是!”路桑低着头,声音也很低。

路桑在山头待了很久,看着远处的嘉荫镇,他没脸去那里跟大家一起吃饭,他们流了汗,流了血,才攻下血衣楼,他们才有资格吃饭。他自己只能挨饿,只配挨饿,虽然他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他却一点儿也不想喝水。

路桑睡着了,终于睡着了,就躺在地上,九华森林里的地上,他睡得很沉,一个人若是同时经历这身体的疲乏和心里的煎熬,那一定是他累的时候,累的时候通常是能睡着的。

路桑醒来的时候,立刻像动物一样警觉的观察周围,天亮了,像受了惊的动物一样。无论是在哪里的野外,夜晚都是危险的。

蓝天不见了,去哪儿了,这是路桑醒来思考的第一个问题。

鹰的声音总能让路桑很敏感,蓝天遇到危险了!路桑赶过去的时候,蓝天和一条大蛇正在对峙着,山谷里,胳膊粗的大蛇。

蓝天不愿让大蛇溜掉,又敌不过大蛇,路桑冲了过去,一刀砍下大蛇的头,没有用任何神刀刀法,只是砍下了大蛇的头。蛇的身体还在动,真是种奇怪的生物,这场面无论是谁都会震惊的,一条没有头的蛇,还在殊死搏斗,血液喷射出来,射到路桑身上。

蛇血和人血一样难以洗干净,路桑在归池旁洗了很久,他舍不得把衣服丢了,无论是人血还是蛇血,洗干净后依然让人恶心,路桑每次都想换掉衣服,每次又都只能自己洗干净。不论是杀人还是杀蛇,虽然场面都让路桑震惊,但他每次都能镇定下来,每次几乎都快要镇定不下来,但每次洗衣服上的血时,路桑总会呕吐,胃里有东西就吐东西,没有东西就吐苦水。

所幸,一条胳膊粗的蛇已足够路桑和蓝天饱餐一顿,路桑曾想拿去卖了,但蓝天已经开始吃起来了。九华天气炎热,路桑只能都烤熟了,自己吃一些,给蓝天留着,蓝天似乎对蛇肉情有独钟。

路桑躺在马背,饱了的肚皮总让人想睡觉,但路桑睡不着,他要去哪儿,他能不能回家,这些问题他什么答案都没有,当初下山就是来到的这里,可现在他的任务完成了吗,显然没有。他是不是也可以像那些村庄的人一样,种一亩三分地;或者加入四盟,成为精英;或者用自己师门学来的武功去做杀手,领赏金;还是到有钱人的庄园,说好听叫食客,难听就是看门护院。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想到的这些他都不想,也不愿意。他只想待在神刀堂里,每日喂鹰、练刀或者烧琉璃,但是,这些能为神刀堂带来什么呢,神刀堂已经教了他武功,他难道还要去混吃混喝吗?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刀不快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