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二部 第二章

2019-01-18 15:49:36 佚名


第一百零二话 厮铎督的邀请

 

翌日,梦泽师姐苏醒了,身体并无大恙,看来夜落葛的正确处理加上丐帮弟子的强健体魄战胜了蛇毒。梦泽向夜落葛道谢,千寻和木拉提趁机为夜落葛说情,梦泽寻思夜落葛也不像奸邪之人,现在对自己又有救命之恩,就答应了收留夜落葛。梦泽问夜落葛:

“公子既与商队同行,那便是同伴了,公子现在是否愿意告知姓名了?”

 

夜落葛回答道:

“阿里木葛...”他隐藏了自己的姓氏,隐藏自己的身份。

 

梦泽甜美的笑笑:

“见过葛公子。”

 

商队顺利的抵达了凉州,没有遇到风沙或是贼匪。在凉州,商队花了大半天时间修整和补给。

 

“葡萄美酒夜光杯”凉州是塞上繁华之地,各族民众聚居,有各种特色的货物、饭店、客栈。就在商队想要找寻客栈入住之时,几位吐蕃士兵送来请帖,凉州节度使、六谷天尊厮铎督欲宴请大宋来的商队。

 

吐蕃人是信奉藏传佛教的,他们那位可以让战死的士兵起死回生的大首领潘罗支,被吐蕃人奉为“活佛”;潘罗支手下最具战斗力的十八名勇士被称为“十八尊者”;六谷部政权控制的四个大城市(甘州、凉州、灵州、宥州)的节度使被吐蕃人称为“天尊”。这个叫厮铎督的就是潘罗支的弟弟(血缘定的),六谷四天尊之一(吐蕃人封的),凉州节度使(大宋皇帝封的),凉州城权力最大的行政长官。

 

收到邀请的商队多少有些惶恐和不安,六谷天尊向来以对外族残忍的征伐而闻名,这次相邀也不知是凶是吉。而夜落葛的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经过商议商队决定赴宴,提前做好一些应急预案。厮铎督的宫殿比不上江南酒楼的雅致,但也别具一番西域的雄浑壮美风格。凉州王厮铎督高坐在主位,侍从引商队各人纷纷入座。厮铎督三十岁出头,高大健壮,轮廓分明的脸上尽显刚毅和不屈,他裹着白狼皮裘,裸露出右肩,右胸上有长长的刀伤,即便用特制的丝线缝合也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吐蕃人不是很懂天朝的礼数,如果有失礼的地方,各位天朝上客一定要多包涵!今晚这里有最好的酒,最好的奶,最好的肉,大家一定吃好喝好!”厮铎督很热情,他的声音低沉而雄浑。

 

梦泽师姐带头举杯向厮铎督敬酒,并献上中原的丝绸茶叶以及上好中药作为礼物,厮铎督十分高兴。酒过三巡,厮铎督开始切入正题,他对领队梦泽师姐说道:

“我知道你们是中原八荒门派的商队,你们有武功,你们很强壮,朝廷也礼让你们,不会拿你们怎么样!”

 

梦泽眨眨眼,想了想厮铎督这话的用意,笑笑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虽是八荒弟子,但都是大宋的子民,我们遵纪守法,以武功维护天下之正义,朝廷因此才礼让我们。”

 

厮铎督又说道:

“你们做商队,目的就是为了赚钱,你们当八荒弟子,是为了天下正义,但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正义,你们都应该和我做买卖。”

 

“不知大人所说的买卖...所指何物?”

 

厮铎督一举手,丝竹歌舞都停了,他说道:

“盐!六谷部四州,有很多的盐池,我们吃不完,我们粮食不够。天朝没有盐,天朝有粮食,天朝盐不够。用我们的盐换天朝的粮食,大家都好!”他的汉语说的并不好,但是一字一句有力而清晰。

 

梦泽十分为难的拱手行了一礼:

“大人,此事不可...在我大宋贩卖私盐可是重罪,要杀头灭族的。”

 

厮铎督笑道:

“这我知道,大宋不让百姓卖盐,只能官府卖盐,官府的盐比百姓的盐贵十倍百倍,如此搜刮百姓钱财,真是可恶!”

 

梦泽尴尬的笑笑:

“呃...朝廷的事,我们一介草民也不好评论...”

 

厮铎督接着说:

“我们吐蕃百姓如果不卖盐,就没有钱买大宋的粮食种子和农耕工具,现在很多百姓已经习惯了定居农耕,不再追逐水草放牧生活,没有粮食种子没有农耕工具就会饿死。我们的百姓冒险去边境卖盐,被宋军抓住就会被杀头。百姓苦啊!八荒既然为了天下正义奔走,那此事定是要出手相助了。”

 

梦泽没有料到这个汉语说得笨拙的吐蕃大个子挺会讲道理的,一时间有点语塞:

“这个... 嗯...要不大人可以组织百姓去神威堡的榷场卖盐,那边百姓卖盐是合法的。”

 

厮铎督叹了口气:

“现在我们在和党项人打仗,去燕云要途经党项的领地,盐运不到神威堡就被党项人劫了!你们帮我贩盐,我给你们大笔的钱,比你们贩酒多得多得钱。”

 

梦泽道:

“贩卖私盐一旦被朝廷查出,我们丢了性命是小,抹黑师门也是小,若朝廷查出与大人您有关,影响了六谷部和大宋的关系,从而影响了六谷部和党项人的战争,那就大事不好了呀。大人您三思啊。”

 

厮铎督闻此,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

 

梦泽接着说:

“我们回到丐帮可以禀明师尊,请求师尊修书朝廷要官,如实反映吐蕃情况,请奏圣上开恩,允许通商。也可联络各地边将,效仿神威,开设榷场。此为上策!”

 

厮铎督想了想,一挥手:

“也罢也罢!既然你们多有难处,贩盐一事不提也罢。女人,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能够开设边境榷场,那必然是最好的办法,这事你们回去后一定要帮忙啊!”

 

梦泽师姐连忙说:

“一定一定,大人放心。”

 

厮铎督为人豪爽,既然意见不能达成一致他也不继续纠缠,转而聊些别的,和梦泽一席人谈天说地,聊聊中原风土人情,聊聊八荒武学。吐蕃人向来尚武,聊到兴头上,厮铎督招来两名吐蕃勇士要和丐帮弟子比赛摔跤。丐帮历来有“荆湖摔跤手”的“雅称”,遇到这种事,当然也是不惧的。陈煜与何存仁(和梦泽一样都是鲁秋生的弟子)两位师兄上场比试,与吐蕃勇士各有胜负。厮铎督哈哈大笑,到了兴头上自己也想上场比试,厮铎督着实厉害,两位师兄均被他一招放倒,技惊四座。梦泽师姐在一旁也看傻了眼,心里只道:

“厉害...或许比师父还厉害!”

 

厮铎督赢了两位师兄,甚是得意,他大笑道:

“你们汉人的将军,很多是因为出身好所以当了将军,将军的武功还不如士兵。我们吐蕃人,武功最好的才能当将军...”

 

厮铎督话到一半忽然感觉身体不适,他的副将连忙搀扶,众人见状也都从座位上起身,关切的看着他。

 

厮铎督缓了缓说道:

“见笑,见笑。扫大家兴了。那狗贼李继迁的刀是真的狠啊!”

 

副座上的汉族官员起身对大家说道:

“节度使大人一年前于凉州保卫之战中披坚执锐恶战党项王李继迁,贼王虽然殒命,但节度使大人却被贼王砍伤,这一年来刀伤虽渐愈合,但每每发力,就会有耗尽之感。”

 

梦泽闻此明眸一闪,笑着对厮铎督说道:

“大人,您的伤非在皮肉,是被强悍的内力侵扰,迫使经脉紊乱了。丐帮的药酒,加之丐帮的调息之术可以治愈大人的问题哦!”

 

作为丐帮的调酒大师,梦泽现场为厮铎督调制药酒,并传授起吐纳调息之术,厮铎督倍感受用。

 

那日的宴会在愉悦和谐的气氛中结束,然后商队各人在厮铎督安排的房间就寝了。

 

 

 

 


第一百零三话 松赞的疑虑

 

第二日,商队要启程了。厮铎督送行,他对梦泽说:

“我们吐蕃的女人,和你一样会武功的没你漂亮,和你一样漂亮的没你懂道理。像你这么又会武功又漂亮又懂道理的女人若是留在我们凉州,为我们吐蕃人生孩子才好呢。吐蕃男人很好的,比如我就很好。”

 

梦泽红着脸,谢了厮铎督的赞扬。厮铎督哈哈大笑,然后送商队出宫门。

 

就在此时,听到一声高声的质问:

“这些汉人模样的都是些什么人?”

 

寻声望去,一支十来人的骑兵队伍,领头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其盔甲仪仗,看起来是一位吐蕃将军,刚才喊话的就是他。

 

厮铎督上前:

“松赞兄!来的好快,这些都是我的客人。他们现在要走,松赞兄里面请。”

 

原来来的是松赞雪勒,六谷四天尊之一,宥州节度使,杀死李继迁的弟弟李继冲的,正是松赞。而于药王谷内与我和吟吟交过手的党项四狐,也是被松赞杀死的。松赞是一名以残忍和多疑闻名的吐蕃名将。

 

“客人?”松赞也不下马,战马踱着高傲的碎步,慢慢从商队每一人面前走过,打量着商队每一个人。松赞看了一眼木拉提,看了一眼夜落葛,然后问厮铎督:“这些下贱的回鹘奴隶也是你的客人?厮铎督兄?”

 

“他们都是大宋商队的成员,既然来了,就都是客人!”厮铎督答道。

 

木拉提愤怒的瞪着松赞,几年前,六谷部占领甘州后开始推行“行房制”,而木拉提的姐姐就是被松赞的族人凌辱迫害致死的。松赞和木拉提目光相接,他轻蔑的笑了笑,不再看木拉提第二眼。然后他走到了夜落葛身前。

 

“你!抬起头来。”

 

夜落葛抬起头,松赞和夜落葛目光相接,顿时一种强大的气场袭来,松赞感觉自己如置身于茫茫沙漠之中一般无助和渺小。松赞一惊,战马也跟着嘶鸣。

 

“你是谁?!”松赞拔出了弯刀。

 

“他叫阿里木葛,是我的朋友,是我们商队的成员!”梦泽师姐挡在夜落葛身前说道。

 

“你从哪里买的这名回鹘奴隶?!你买他时候的文书呢?不能出示正式文书谁都别想带走他!”松赞不淡定的冲着梦泽吼了起来,用刀指着梦泽。

 

厮铎督则上前一步挡在梦泽身前:

“嘿!松赞老兄,别这么一惊一乍的,不就是个回鹘人吗?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还有不要吓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可有趣了。来来,你下来我跟你说。”厮铎督拉着松赞下马,松赞不情愿的下了马。厮铎督一手搭着松赞的肩,拽着他往宫殿里面走,“这女人漂亮吧?我想留她替我生儿子,但是她好像不愿意,毕竟中原吃的比我们精致,你也知道...你来找我也是商量向中原请兵打党项的事情吧。中原人有个习惯,你要注意...”厮铎督一边絮絮叨叨的和松赞说话,一边把手放在身后向着梦泽比划,示意她赶紧带大家走。梦泽师姐会意,连忙带大家离开。

 

逃离松赞进一步的纠缠后商队出了凉州城,夜落葛已是一身冷汗。梦泽师姐感觉出来夜落葛和松赞神色的异样,因此决定不再去灵州,直接穿越沙漠回宋境,避开城市和吐蕃军队,免生是非。

 

松赞虽被厮铎督拉入席中坐下,讨论与党项作战以及向大宋请兵的事情,但松赞还是放心不下刚才所见的“回鹘奴隶”。

 

松赞雪勒出生于没落的吐蕃贵族,其先祖松赞干布创立了吐蕃王朝,迎娶了大唐的文成公主,修建了布达拉宫,其功绩于吐蕃人的历史中无人能出其右。然而于河西地区的吐蕃人中,松赞一族却没落了。

 

松赞雪勒少年时代起便成为一名出色的杀手,无尽的鲜血与白骨铺平了他在六谷部政权中晋升的道路。他一步步从一名冷血的杀手成长为战将然后将军然后统帅然后天尊最终成为大宋天朝册封的宥州节度使。

 

松赞雪勒一生杀人无数,那些被害者临死前的眼神,或恐惧、或愤怒、或不甘、或悲伤,松赞都早已麻木,习以为常。而那临死前却淡然自若,坚定不移的眼神,松赞此生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杀党项王李继迁之时,还有一次是在杀回鹘可汗夜落禄胜之时。

 

“那个奴隶,那个回鹘奴隶...拥有和他们同样的眼神”松赞心中如是说道,“拥有这样眼神的人,有坚定不移的信仰,有超出常人的力量...拥有这样眼神的回鹘人...只可能是他!夜落葛!”

 

机警多疑的松赞经过心中反复推敲,确认了夜落葛的身份,他借故离席,让副将派人追击商队。

 

“可是...大人...这里是凉州,如果要出兵,应该禀报厮铎督大人。”

 

“不用告诉那个蠢笨的东西,告诉他又会对我们诸多阻挠。”

 

“袭击大宋商队...恐怕会招来大宋的报复。大人三思。”

 

“吐蕃军袭击商队不行,马匪呢?”

 

“...明白...属下挑精骑兵二十骑,化妆成马匪行动。”

 

“慢!凉州的骑兵做不成这事,修书一封,驯鹰传令六谷尊者出动!”

 

“大...大人...区区商队,不用出动尊者吧?”

 

“废物!你连这都看不出?那群人的武功是一队凉州骑兵可以匹敌的?”

 

“是!大人,马上出动六谷尊者。...嗯...大人,任务是捉拿回鹘人吗?”

 

“马匪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

 

“明白...杀人掠货,一个活口都不留!”

 

驯鹰起飞...松赞的命令发出了。

 

六谷尊者,一共十八位,他们不再使用自己的姓名,只用苏频陀尊者、伐阇罗弗多罗尊者、戍博迦尊者、半托迦尊者...等佛家十八尊者的名字进行代称。他们是潘罗支手下最强的杀手和勇士,是超度敌人的十八死神。

 

带着大量货物辎重的商队在茫茫大漠中缓缓前行,他们的路标是商旅的白骨和马匹骆驼的粪便。没有人知道危险的临近。

 

起风了,沙尘遮天蔽日,天空暗了下来。商队只好驻足等待风沙过去。男人们靠着马匹骆驼或是货箱躲风,女人们用布裹住整个头,留出两个眼睛,躲在男人身后。

 

商队中有一个瘦弱的年轻人,他就是龙小木,大漠的风沙他也经历过数次,但这次他尤其害怕,他手中紧握着姐姐送的匕首,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却在风沙的呼啸之中从大漠四面传来了马的嘶鸣声,商队的护卫都紧张起来,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出现一队人马,那很大可能便是马匪了。

 

商队护卫镖师和八荒弟子拿出武器站成一圈将货物以及不会武功的成员围在中央。

 

就在此时,商队阵线不远处的地面忽然爆起,一个黑影如恶龙飞升一般破地而出,一把镰刀掷向夜落葛,夜落葛拔出夜落之刃挥刀将镰刀格开,身形却被镰刀上巨大的内力震得节节后退,梦泽扶住他才稳住身形。

 

“是沙遁之术!大家小心,这些马匪很厉害!”梦泽师姐大声提醒大家。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