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一篇 正心之试

2019-01-18 18:01:29 佚名


“唐轻,你终于回来了!”苏汐摇了摇头,“我都当你在巴蜀迷路了。”

“苏老板,你就不能说点好话?”作为无名野店唯一的杂役,唐轻,前些日子回老家了。

“好好好。”苏汐满脸笑容,“你快过来。”

她指着背后墙上的“灵”字,说:“这,给我来一刀,然后那,劈开一点,还有那儿……”

嘱咐完这一大堆,随即她又补充道:“注意墙灰。”

“你这是咋了?”唐轻略感不解。

“喏,前几天做了个梦。”苏汐说,“我觉得梦里那个模样的字好看。”

“你这是梦见哪位大爷了?我们的招牌字都给人砍了。”

“唉,说起这个事,我就难受。”苏汐狠狠地叹了口气,说,“明月心你知道吧。”

唐轻点了点头:“武林第一美人明月心。”

苏汐瞥了他一眼,继续说:“我梦见了她,聊得挺投机。”

“这不是好事吗?”

“趁着兴头,我给她写了篇悼文,发去了江湖八卦。”

唐轻更为不解了,自家老板素来靠写江湖八卦为生,文采一流,所获颇多,写篇悼文有何问题?

“你也知道。”苏汐垂头丧气,“人家明月心与四盟八荒为敌,不为正道,又杀了许多无辜路人。”

“你署名了?”唐轻反应了过来。

“我……”

“你竟会这般蠢!我要另觅他处了!”唐轻假装要走,实则就是逗逗苏汐。

苏汐一把拍在唐轻的头上,反驳道:“我倒是没有那般蠢,不过那本江湖八卦的编纂给我署了个‘苏氏’。”

“万一下回再有个人给我署个‘汐某’,那可真是……”

“真要那样,老板你可就能名正言顺领袖青龙会了!”唐轻忍着笑说。

“人家沈老板要领袖青龙会,我算个什么老板。”苏汐自谦道,“以后不用喊我老板了,受不起。”

“那我喊你什么?”

“苏老板。”一声温和男声唤她。

苏汐与唐轻都是一惊,无名野店,来客人了!

来人一身锦绣衣裳,腰间别着一枚玉佩,佩上刻着一把长剑。

苏汐赶忙招呼道:“公子何事?”

“我与溪歌两情相悦,怎料那帮盟规矩森严,阻我与她白头偕老!”来人开口就是哭诉。

唐轻小声道:“又是情爱事。”

苏汐则是问:“那帮盟规矩森严?是哪个规矩阻了公子姑娘好事?”

大宋王朝,危机四伏,贼寇横行,外敌环伺。

四盟属下有着众多帮盟,惩奸除恶经商务农。

八荒培养的许多弟子,也都入了这些帮盟。

来人所言的帮盟正是水龙吟总舵主唐青枫治下,笛奏龙吟水。

他们的聚居地,正在开封不远处。

求亲他们帮姑娘家,要过“正心”关,且只能战一次,败了,就得不到应允。

“帮盟名字真好听。”苏汐夸道。

唐轻轻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笛奏龙吟水’五字与我唐师兄可是大有渊源,能以此为名,帮盟不小。”

“做你的活去。”苏汐不想再听他多嘴,指了指背后的墙,“本月的工钱还想不想要了!”

唐轻默默地离去,翻找起他的锤子。

这边苏汐已经听完了来人的哭诉,正欲开口表明态度,忽然想起没有问他名姓。

苏羽。

竟然同姓,苏汐心中一喜,开口道:“我去会会他们,等我回来。”

带上了她的细剑与剑鞘,苏汐策马而去。

那把破伞,依旧挂在店外。

 

“哟,苏老板回来了。”帮着唐轻敲打墙面的苏羽,听见响动,立刻迎了上去。

苏汐捂着肿了半边的脸,倒也不慌乱,只是使唤唐轻道:“敷药!”

唐轻闻言也走了出来,大惊道:“你去挨打了?”

苏汐摆了摆手,说:“我去会了会他们的正心关。”

苏羽面露难色,说:“你都闯成了这副模样,我恐怕……”

“她是故意的。”唐轻说,“不然她可就要嫁人了。”

苏汐撇了撇嘴,更正道:“不是嫁人,是娶亲。”

“你这一去,很有趣啊!”

 

一个时辰前,开封,笛奏龙吟水聚居地。

“这位姑娘,有何贵干?”一人轻声问她。

苏汐扬了扬手中的剑鞘,说:“我来闯正心关!”

“这……”人家一脸迷惘,想了想说,“我去通报。”

过不一会儿,众人聚集于此。

一个领头模样的中年男子问道:“小姑娘,你要闯关?”

苏汐点了点头。

“你看上了哪位不才,竟要你一介女流亲身而战?”

“你们帮主。”

 

唐轻打断苏汐的叙述,嚷道:“你什么时候看上了人家帮主?”

“我走了一半,忽然想起我是个姑娘家。”苏汐叹了口气。

苏羽恍然大悟,说:“求亲他们的姑娘家,才有此关。”

“我又没有薛楼主的本事,变不成男子,只得试他一试了。”

“这和他们帮主又有何关系?”

“他们帮主若是男子,云泥之别,我情有可原。”苏汐一脸狡黠,“若为女子,我喜欢姑娘家,也说得过去。”

唐轻摇了摇头,说:“你当时决计没有这般思虑。”

“唐兄以为苏老板为何?”

 

“为何?”中年男子一脸诧异。

“不为何。”苏汐面色清冽,“喜欢罢了。”

“雪帮主要事在身,不在此处。”一人道。

“这等情况,正心可否?”另一人问。

中年男子想了一想,沉吟道:“姑娘家喜欢姑娘家,也是常事。看她这般决心,带她去罢。”

苏汐心中一惊,没想到他们帮主,还真是个姑娘家。

 

“你是太白弟子?”领路人忽然问她。

苏汐看了看手里那把在秦川重金买下的剑鞘,摇了摇头。

“到了。”

也没几步路,不过是要人家帮派准备准备人手,故而换了个开阔地。

中年男子庄重地说:“正心,请!”

苏汐回了个礼,拔剑。

 

“看你这淡然的态度,想必那关不难。”唐轻一边给她敷药,一边评价。

苏汐撇了撇嘴,说:“难倒不难。”

“不过最后那一棒子,打的还真疼!”她补充道。

“你怎么知道那是最后?”苏羽有些担忧。

“猜的。”

“猜的?!”

“我也是第一次去。”苏汐一脸无辜,“我总不能闯过去,娶了亲,再回来教你吧?”

唐轻安慰苏羽说:“我们老板猜的,肯定八九不离十。”

“这个……”

“别这个那个的了。”苏汐说,“明天早些过来,我教你破关。”

“今天不行么?”

“我出去办点事,你们继续忙。”苏汐撂下话,就又策马而去。

留下他二人,对着残缺的“灵”字发呆。

 

“苏老板,苏羽兄此次闯关,胜算几何?”唐轻问躲在一旁的苏汐。

“应该有望。”

经过几天的讲解演练,苏汐碰上的所有关卡,苏羽都学会了破解之法。

这不,他这就前来笛奏龙吟水闯关。

苏汐与唐轻不好现身,躲在暗处远观。

“开始了开始了。”唐轻没见过这等阵势,显得有些激动。

苏汐则是默不作声地在看。

到了她被打的那一关,苏羽轻松应对而过。唐轻看得兴致勃勃,苏汐却感到了不妙。

没完!

新的阵势摆开,众人即将撞上苏羽,苏羽不知如何应对,毕竟没学过……

如此时候,一束礼花破空而去。

忽现数十青龙会弓箭手,对着他们就是一通乱箭。

 

“苏老板,青龙会来效忠你了!”唐轻挪揄。

“我花钱雇的。”苏汐呵了呵手,“就怕他们起了疑加关卡,没想到还真加了。”

“现在怎么办?”

“我吩咐了,顶多轻伤个个把,他们就撤了。”苏汐脸色不佳,“不过,苏兄的正心,就不知能不能作罢了。”

“至少他没有败。”唐轻懂苏汐的意思。

他也没有功成。

 

“辛苦苏老板和唐兄了。”苏羽对二人深深一拜,他的身边,是挚爱的方溪歌。

笛奏龙吟水未能追查到青龙会弓箭手来路。

苏羽的正心之试,也未能作罢。

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的方溪歌顿了一顿,扑进了苏羽的怀里。

虽是被苏汐唐轻教导了一阵子,然其一介书生,武功全无,为她拼命至此。

足矣。

“唉。苏兄不必大礼。”唐轻扶他起身,问,“今后有何打算?”

“溪歌太白弟子,在人家帮盟呆的好好的,为我脱离帮盟,委身相随,我不知以何为报……”

一直默不作声的苏汐低低地说:“待她好点。”

苏羽狠狠地点了点头。

方溪歌浅浅的笑着。

 

“老板,这次我们没能帮上忙啊。”

“这世上的情爱,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本就与你我无干。”

“那我们忙活个什么?”

“让他们看清自己的本心。”苏汐说,“我们与她帮盟,皆为此意。”

“那这算是我们帮了大忙了?”

苏汐瞥了他一眼,不想理会他。

 

“苏老板。”一个女声突然唤她。

“你是?”

“听说你要娶我?”

苏汐猛地一惊,来人是笛奏龙吟水的雪帮主。

她赶忙往唐轻那并不魁梧的身躯背后躲藏。

“我们的事,以后再算。”来人轻笑,“先来赴喜宴。”

“喜宴?”二人异口同声。

“溪歌找到了如意郎君,我们要替他们办喜宴啊。”

竟然如此。

苏汐不禁发问:“你们的正心之试,到底试的什么?”

“你说呢?”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匿名作者投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