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七章

2019-01-20 12:05:03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重回神刀堂

 

 

路桑来到了开封,这个中原最繁华的城市,他之前跟着护镖队来过。

路桑看到了神刀弟子,却不是与他一起下山的,路桑马上冲过去。

“路师兄!”他的言语很兴奋,表情却一点儿也不,无论谁看见路桑穿着的衣服,都不会兴奋。

“你怎么来了?”

“咱们神刀堂已经又让好几批弟子下山了!”

“神刀堂怎么样?”

“很好!只是傅堂主遇到了些麻烦,他一回到徐海,就被青龙会的人算计了,就算叶堂主出手,大公主的《大悲赋》还是被明月心骗走了,自己也中了毒!”

明月心!她不是跟傅堂主很亲近吗,为什么?

“听说明月心是青龙会二龙首!现在四盟正在开封追查一些线索,对了,大公主和掌门已经决定,要打掉神武门,之前并不知道他们是青龙会,现在决定要打掉了。”

“打了没有!”路桑很是着急。

“还没有,还在准备当中!”

“我回徐海了!”路桑说走就走,他希望自己能赶上。

路桑一路向西,穿过秦川,直奔平阳驿站,越接近徐海,他就越激动,越难镇定,他想到了掌门,想到了冷雨,也想到了训鹰场的鹰。

不只是有神刀堂的人,还有其他门派弟子,路桑以为自己赶上了,但是事实让他很失望,神武门已经攻破,众人已经在庆祝了。

“路桑!你怎么来了!”

路桑转过头,是那个火一样的少女阿暖,她又长高了!

“你在!”

“对呀!这里可好玩儿了,可惜冷冷不来!”阿暖似乎有些失望,“对了,冷雨姐姐看起来特别想念你,你快回去找她吧!”

这句话无疑让路桑震惊了,那个少女,路桑总会想起的少女,路桑看了看刀,他几乎要哭出来!他终于知道了这种感情,这种男女之间特有的感情。

“你怎么了?”阿暖很关心他,神刀堂的每个人阿暖都很关心。

“我想先见掌门!”

“好呀!快去吧!”

归刀殿依旧宏伟,守门弟子依旧一丝不苟,一切似乎都没有变!

“掌门!”

“嗯,你回来了!”路小佳还是路小佳,两只脚放在桌子上,嘴里吃着花生。

“是!”

“你的房间还在那里,神刀堂会给每一个在外的人留好房间。”

“是!”

“你下山都干嘛去了,为什么没有你的一点消息?”孙浩然走进来,逾期严肃。

“我。。。。。。”

“说说吧!”

“我受了伤,与大家分散了,后来见到王野,大家都加入四盟了。”

“你没加入?”

“没有!”

“那你干嘛去了?”

“在杭州,在杭州。。。。。。”

“在杭州杀了几个人是吗?”路小佳说。

“是!”

“回房间吧!”孙浩然说,“记得吃饭时间!”

路桑低着头,情绪很低落,慢慢走回自己房间,低落的情绪让他失去了对周围的感知,他一下推开了门。

屋里有人!

一个女的!

是冷雨!

冷雨惊呆了,痴痴的看着他,无论谁都知道,她的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了,却只有眼泪流了下来。

房间干净而整齐,还带着淡香,冷雨一定经常过来整理。

路桑也呆了,呆在那里好久,才拔出自己的刀递过去。神刀堂的刀,从不离身。

冷雨看了看刀,饮过血的刀,更加明亮,更加寒冷了。冷雨轻抚刀锋,依然锋利,没有任何缺口,还像是她刚刚铸出来的那样完美。

冷雨擦了眼泪,把刀还了回去,拉着路桑就往外跑。

他们来到了飞仙岭。

冷雨开始练刀,路桑看着。

她的刀法已经精进很多了,每一招都熟练,都切中要点,却不是路桑那种刚猛的路子。冷雨一连做了两次踏浪斩,路桑才明白过来。路桑也做了一次。

冷雨看到,路桑就像一只鹰扑了出去,速度很快,被鹰盯上的猎物,通常只能躲到洞里面去。

两个不说话的人,坐在地上,看着远方,感觉自己的心跳与呼吸也感觉对方的心跳和呼吸。他们就那样坐着,一直夕阳西落,天黑了下来。

路桑躺在床上,他终于睡在了,温暖柔软的床上,被子还有一些芳香,他睡得很舒服。

睡得很舒服但是起得却很早,荆无命起来的时候,路桑已经在干活了。路桑干了一整天,晚上,荆无命递给他两套衣服,路桑惊愕的看着。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

“是!”路桑低下头,声音很小。

飞仙岭上,路桑沉默了好久。

“我明天就走!”

冷雨点点头,咬着嘴唇,几乎快渗出血来。她知道他一定会走,但她还是忍不住,她几乎就要哭出来。

冷雨拿过路桑的刀,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还回去,然后转身大步跑了,在转身的瞬间,眼泪就出来了 。

第二天一早,冷雨赶到路桑房间的时候,房里已经没人了,被子凌乱的放在床上,早就没有了温度。冷雨放下手里的衣服,抱着被子终于哭了出来。

 

 

 

 

 

青龙真身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路桑脑海里,什么是该做的?该做什么?

已是入冬了,秦川格外的冷,雪一直在下,却不见消融。路桑的身体蜷缩着,他再不能睡在野外,睡在树上了。

徐海也有雪山,徐海也有冬天,但绝没有秦川寒冷,秦川的的风,能穿透人的血肉,直接吹打在骨头上。

雪地,冬天,正式狩猎的时节,更何况路桑已没有盘缠,秦川又有天然的好猎场。半天时间,他已经猎到两只野狼,一头野猪,还有一只鹿,这是巨大的丰收,路桑也成为出色的猎户。路桑把猎物绑在马背,牵着马到了鹦歌镇。

路桑把野狼卖给了服装店,他可不会剥狼皮!把鹿和野猪卖给了屠户,还少拿了一些钱,砍下一大块野猪肉。蓝天很喜欢吃肉,生肉,秦川的寒冷足够肉存放很久。

路桑在一家面店坐下,吃了两晚热腾腾的面,素面,然后用那块在河边磨了三天的铁片切下野肉喂蓝天,蓝天看起来很高兴,路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尽管很多人骂他是疯子,他也没听到。

鹦歌镇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住满了人,四盟八荒的人,客栈、酒楼都住满了,镇民又开始腾出自家的房间,路桑就是住在镇民的家中,房间窄小,却很温暖,秦川刺骨的风绝对吹不进来。

路桑躺在床上,因为地上已经实在躺不下了,蓝天也躲到了屋子里。

从听来的消息看,青龙会似乎已在秦川安置了重兵,太白山下的玉泉院也被血洗,叶知秋亲到秦川,取走《大悲赋》,估计这两日四盟八荒将撤离秦川,改道燕云,继续追查青龙会。

燕云,神威堡所在之地,万里杀总舵所在之地,听得遍地黄沙,英雄埋骨。

路桑想着,已渐渐睡去。他已开始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睡在人睡的地方,吃着人吃的东西。

路桑一到燕云,就遇到了离玉堂,离玉堂告诉他,公子羽乃是沈浪后人,明月心是唐门大小姐唐蓝,为逼出白玉京,这二人不择手段要拿到孔雀翎和《大悲赋》,掀起江湖纷乱。离玉堂还告诉他,四盟将进攻苍梧城,以万里杀为主,邀天下侠士助战,只是如今苍梧城情况不明,不敢随意攻入。

路桑没有回答离玉堂些什么,然后离玉堂就走了。

路桑根本不知道什么沈浪,他刚入江湖,而且没有朋友,许多江湖传说都不知道,就像以前根本不知道傅红雪一样,他只知道,这两个人很可怕,没有绝世的武功和智谋,怎么能掀起如此大的风波。

路桑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秦川如此寒冷,太白剑法却以快闻名,如此寒冷怎能做到,冷能让人身体蜷缩,根本无法做到快如闪电,但太白剑正如其名,如苍龙出水般迅速敏捷,防不胜防。

“路兄弟既然来了燕云,怎么不来找我!”是王连城。

“是你!”

“对,好久不见!”

路桑又低下来头。

“第一次来燕云吧,我带你看看大漠风光!跟我来!”

王连城拍马狂奔,路桑跟了上去。

“燕云有两大绿洲,这是饮马绿洲!还有一处凤鸣绿洲!”王连城大声的说。

路桑这两天都只见到怪石沙漠,见到绿洲也心情愉悦起来,两人纵马狂奔,从饮马绿洲奔到剑意居。

“前面不远处就是苍梧城,杜云松和马芳玲从徐海逃了就躲在里面,据说周围不少百姓已被抓去给他们练功,总有一天我要第一个攻进去!”二人奔至一座山头,王连城指着苍梧城说。

顺着指的方向,路桑隐隐看到了一些大旗。

“为什么?”

“为什么?男子汉生来杀敌报国;学武之人的使命是以战止战,锄强扶弱;神威堡的宗旨是保一方百姓,这些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

“那你知道什么?”

路桑低下头,不再说话,表情略带痛苦,他知道什么呢,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想知道什么?”

“沈浪!”路桑抬起头来。

“沈浪、李寻欢、叶开,都是江湖中最闪耀最明亮的大侠,沈浪在破坏快活王的阴谋后隐退,李寻欢在杀了上官金鸿后隐退,叶开就是现在最闪耀的侠客。”

“公子羽?”

“公子羽是沈浪的孙儿,沈浪有两个儿子,跟朱七七生有沈沧海,还有个是跟白飞飞的私生子阿飞。”

路桑继续听着。

“当年沈沧海为救呼延家,亮出尊字令,白玉京本该前去救援,却反悔要跟沈沧海决斗,结果谁也不知道,但是后来两人都消失了,白玉京背信弃义,所以公子羽想要逼白玉京现身,才有现在武林大乱!”

“武功?”

“据说公子羽的武功深不可测,一人火烧嘲天宫,剑斩方龙香,有人称为武林第一人!目前能与之一战的可能也只有风无痕、独孤飞云、张梦白、江匡、叶开、傅红雪、路小佳,只是能与之一战,胜负不可料。”

路桑心里升起一阵恐惧,他想起了自己跟傅红雪和路小佳的那两次,傅红雪的刀他几乎看不见!太可怕了!

 

 

 

 

 

绝尘惨案

 

 

夕阳下,两匹马。两个人奔过绝尘草场,奔向绝尘镇。绝尘镇是个极其破落的小镇,但无论怎么破落,总会有酒卖。

“我不喝酒?”

“从来不喝?”

“那就喝茶吧,大碗热茶!”

“不!”

“你也不喝茶?”

“是!”

“老板!来半斤烈酒,要温好,再来一碗肉汤!”

路桑疑惑的看着王连城。

“燕云大漠,气候干冷,喝点热的酒汤,身体会舒服些!”

王连城喝着酒,烈酒;路桑喝着汤,热气腾腾的肉汤,无论是烈酒还是肉汤,配上难啃的馒头大饼都已足够。

“神刀堂重建的时候,路小佳向天下人表明,叶开和傅红雪才是神刀堂堂主,是吗?”王连城一碗烈酒下肚,嘴里冒出热气,面颊红润起来!

“是!”

“那路小佳呢?”

“掌门!”

王连城该是大致明白了,王连城看着路桑,看着他腰上的刀,再看看他肩头的神鹰,这把刀虽然绝没有太白剑法快而致命,但同样可怕,这只鹰似乎跟这个人已连为一体,人在想什么,鹰全都知道。一把可怕的刀加上一只可怕的鹰,才是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

吵闹突然划破了宁静的夜,蓝天示警,路桑跳下床,手里握着刀,动物般的观察周围。王连城一脚踢开了门,路桑已拔刀!

“有马贼攻进来了!”

路桑和王连城冲了出去,马贼的怪叫,镇民的惨叫混在一起。

“神威守军少,马贼势众,恐怕支撑不了多久!”

路桑握着刀,盯着山头上骑着马的几个人。

“神刀堂弟子路桑,神威堡弟子、离玉堂麾下王连城在此!”王连城跳上房顶,“谁敢放肆!”

马贼们愣了一下。

“不用怕!他们人少!”

贼人们一拥而上。

嗖的一声,箭已离弦,山头一人应声坠马!

“擒贼擒王!”

路桑点点头,二人往山头冲了过去!

天龙扑月,王连城一马当先。

蓝天低空盘旋,呼啸而下,已有一人眼珠爆开,在地上打滚。

“你受伤了?”路桑左臂上插着一支剑,手臂已被贯通。

“没事!”

“我看看!似乎没有伤到骨头,路兄弟你忍着点!”

路桑并不说话,王连城一手抓紧箭,一手折断了箭,然后从箭头方向拔了出来,血液立刻流出,路桑不停地颤抖。

王连城跑到那家酒店,要来了烈酒,往手臂上的伤口灌进去,路桑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王连城撕了身上较为柔软的衣服,把路桑的手捆了起来!

“真汉子,竟然没叫一声!”

路桑已经说不出话来。

“王师兄!”有人叫到。

“你在这儿休息!我去看看!”

路桑站着,立刻有镇民在他面前生了火,几个神威弟子也围着火坐着。

路桑咬着牙去握刀,用他被箭贯通的左手,面部痛苦而狰狞,他握到了刀柄,紧紧的握着,伤口立刻有血流了出来。

“神威弟子三十人,伤了一半;镇民也死了七八个,伤了几十人,这里没有军医,要等明天万里杀和神威堡的人到了才能治疗。”王连城回来了,在火堆前对着众人说。

“王师兄,现在怎么办?”有人问。

“加强戒备,通知镇民随时撤退!等明天援军到了就好了!”

“你已看到,危害江湖百姓的不止一个青龙会!”

路桑抬头看着他,又看着地上的尸体,马贼的尸体,还没来得及处理,一具一具摆在地上,像是被人胡乱丢弃的物品,有的房子还在着火。又是一件惨案!

没有人睡觉,没有人敢睡觉,也没人睡得着觉,除了警戒的人,所有人围着几团大火取暖。这个破落的小镇,被遗忘的小镇,前不久刚被西夏人侵占,如今又被马贼抢掠。

天刚亮,万里杀的人就到了。众人提起了精神,黄色人群中有一少女,王连城当然只看见一个少女。

“我们看到讯号就连夜赶来了,情况怎么样?”

“伤亡很大,赶紧用药,安排人清理尸体!你去看看路兄弟的伤!”

路桑已说不出话来,他坐在那里,低着头,刀插在地上,右手握着刀柄,紧紧地握着,左手垂着,垂在地上。

“他怎么了?”

“箭贯穿手臂!”

“好!”

陈思雨轻轻剥开路桑手臂上捆着的布,血已凝结,肉和布粘在一起。

剥开最后一层布的时候,血液突然流出,路桑的猛然深入地里一寸,身体也开始颤抖,陈思雨吓了一跳。

上了药,再包起来,陈思雨做了用布做了个套子,套子路桑脖子上,把左手挂在胸前。路桑左手已不能握刀,干脆右手拿着。

神威堡的人也到了,尸体也清理得差不多。

镇民的尸体由各家单独火化,一片哭声,扣人心弦,催人泪下,无论是谁停了,都会震惊、打冷颤;神威堡的尸体用白布包裹 ,准备运回神威堡,场面肃穆;马贼尸体被搬到一起,集体火化。

这些镇民都是老老实实的平头百姓,突遭横祸;这些马贼,何尝不是别人的家人,如今是谁都没人知道。路桑看着火化场,陷入沉思,那句话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

“这伙马贼是神木谷的,是时候消灭他们了!”王连城情绪激昂。

“此事还需离盟主和堡主商议过后才能定夺,如今四盟八荒正在筹备进攻苍梧城,此事还得拖下去了。”

“有什么消息?”

“目前还没有。”

王连城在跟一个神威统领说话,路桑也听到了。

路桑跟着王连城去了万里杀总舵,他需要养伤。去的那天晚上,离玉堂就决定三日后进攻苍梧城!

路桑因为手臂的伤,没有参加这次行动!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刀不快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