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缠线

2019-01-21 18:29:35 佚名


  北宋年间,天下太平。每个身在江湖的人都还记得这样一个传说:东岳天香谷画筝曾以一己之力浩荡乾坤,只为能替长歌、亦栀、瞏童化解这一世的恩怨。除了画筝,没有人真切的知道为何她愿以一世的自由换取一世守护禁地的权利。只有她明白,除了替之前一起征战江湖的朋友和心爱的人化解恩怨,更重要的是,她要使这江湖回归平静,彻底解决四大盟会和青龙会之间的纷纷扰扰。

 

  “亦栀快来啊!花海的花终于开了!”画筝看着这漫山遍野的粉色不时却失了神。 “也就你这么清闲,我这挖宝呢,哪有空看花!”“亦栀我现在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女人,这花多漂亮啊!这花海的花十年开一次,咱们这些凡人有多少个十年啊!我记得上次来花海,还是你我和盟主小时候,那时候盟主还被突然跑来的兔子下了一大跳!还哭了鼻子呢!”“咳咳。”有人清了清嗓子。“参见盟主。”远处的亦栀踏着疾行步赶快过来像长歌行礼,脸上的紧张一览无遗。“亦栀,你着急个什么劲啊,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每次都跟他这么拘束,长歌可是更紧张呢!”眼前这个男子面目朗俊,一袭红衣在花海中衬得甚是好看,白色的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背上的猎空枪和灰翎弓使人为之一震,凛凛威风扑面而来,令人不寒而栗。蓝色的眼眸就像一片从未见过的深海。“亦栀,快起来吧,以后不要再向我行礼了。”说着他蹲下搀扶对面的女子起来,亦栀的脸更红了。“看看看看,你们总是这样,我这饭还没吃就让你们给喂饱了啊!”“画筝....”亦栀小声地叫了一下画筝。“好了好了,我知道啦,不取笑你了。不过盟主,你怎么也到这花海来了?”“我也是来这看看花海的,画筝说的是啊,咱们又会有多少个十年呢。”

 

  眼前这嫣红一片,寄予了多少情丝也就隐藏着多少危险。

 

  “盟主,密探来报,瞏童可能要来。”“瞏童吗。”难道他这么快就拿到了水龙吟,帝王州,寒江城的守城印?这就是公子羽的接班人吗?真是不容小觑。”“瞏童到哪了?”“不清楚,只接到消息是在天香谷。”“天香谷?来的真是快啊。”

 

  万里群山,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坐在天香谷的山峰上吹着笛曲,笛声悠扬。一袭黑衣在风的吹拂下规律的摆浮着,他的目光虽是温柔但是身上散发出的冷峻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画筝,听到什么声音没有。”“早就听见了!我可是个乐伶。早就想告诉你了,但是我就是想考考你上次教你的入阵曲你回去有没有练习,可谁知道你这个挖宝的游侠这么迟钝,这么久了才听到这声声音乐!”“会是谁的笛曲呢?声音来自天香谷禁地,一定不是盟主的。可是咱们盟里除了你,再没有人能就吹奏出这么好听的音乐了。”“亦栀,咱们快去看看。”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吹奏。”“那怎么行,天香谷可是禁地,盟主说了不可以进的。”“你不好奇吗?”“当然好奇啦!可.....”“别可是可是的了!是我的好朋友就快走!”说着画筝吹起口哨,骑着自己的白公子向前奔去。“画筝,你慢点!”亦栀骑上自己的烛天龙向前追去。

 

  “亦栀你可真慢,怎么样,人走了吧!”到达山顶的两人望着空空如也的四周。笛声早已消散在山谷之中。“”敢问二位可知这是哪里?”瞏童咻的瞬移过来,站定在了画筝面前。“这里是万里杀盟会禁地天香谷,请问你是谁?”亦栀警觉起来。”哦?既然知道是禁地你们怎么进来了。”“你是谁,为何擅闯禁地?是不是要我的剑问问你?”“亦栀,别冲动,看他这一身装扮,像我们盟会西南边帮派的人。敢问公子,何许人也?来这天香谷做什么?”“在下是浮生若梦帮会的成员,名叫鹰扬。刚到帮会不久,听大家说花海的花开了,就想来看看。但没想到迷路了。但当我看到这一片群山,发现这里的景致竟是如此美好。所以刚刚吹奏了一曲。“刚才可是你在吹奏?”“正是在下,小姐我看你背着琵琶,想必也是爱好琴瑟之人,可愿共奏一曲?”瞏童低头看着画筝,冷峻的眸子带着些许温柔。画筝来不及闪躲,硬生生的撞上了他的眼。画筝故作轻松的说道”“可以啊!我的这琵琶叫芍药词,那就来一曲欢沁吧。”画筝坐定,轻抚琴,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瞏童拿起横吹雨,和画筝应和着。这一对不是神仙眷侣,胜似神仙眷侣,连一旁的亦栀都沉醉在他们的演奏中。“原来最美的景色竟是在身边。”画筝这样想。

 

开封的灯渐渐点起来了,夜色已晚。

 

“那就在这里别过吧,期待再次与你相见。”“好。”画筝的脸上露出些许红晕,“对了,我叫画筝。”“画筝,很美的名字!和你正相配。你的琵琶弹的真好,你的筝一定和琵琶弹得一样好。”画筝的脸更加红了。”看看你看看你,”一旁的亦栀打趣道,“哎呀,快走吧,别被盟主发现了!”画筝一边骑着白公子,一边向后望去,她多希望自己能够和鹰扬多呆一会。可身旁的亦栀不这么想。“前一段时间的论剑大赛,盟会里所有的帮主都来参与了,也没见帮主上报帮派内有新成员入帮。也许是因为鹰扬太过普通没有参加论剑大赛?可是如此高的天香谷顶,也不是谁都可以上来的,他到底是谁,真如他所说吗?算了,不想了,或许他真的是一个迷路了的普通的帮派成员呢.....我还要抓紧回去。

 

  望天之悠悠,地之磅礴,烟波之浩渺,大海之广阔。唯有眼前的花海让人们沉沦于此。

 

  “亦栀,你在做什么?”亦栀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声。“盟主,您怎么来了?”“我怎么不能来,这十年开一次的花海这么好看,我也来看看,看看跟小时候的花海有什么区别。还有啊,不要再叫我盟主了。“说着像那低着头的亦栀走去。”啊,那长歌...我还得去挖宝,我这就先走了。”“走什么,这么不想看见我”“不是啊,我还要去挖宝..”“看来我在你心里还比不上挖宝”“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好啦,我知道。你的心思我都明白,我想,我的心思你也明白。”“你的心思,你是什么心思?”“我的心思你不知道吗?”说着,长歌一个疾风步,骑上自己的北风雅,一把拉起亦栀,向星云坛驰骋而去。漫天的星辰,马上的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还记得第一次初见,你爹把你送到万里杀来,后来咱们一起跟着师傅学武功,你的武功不太在行,但是偏偏爱挖宝,有一次还挖回来一个千年前的吊坠,你说它是能够保平安的。我那时候准备外出游学,你将它赠予我,从那时起,我一直将它戴在身上。我外出的时间你不仅帮我照顾我那个调皮的妹妹,还帮我照顾老盟主,谢谢你,谢谢你的爱和等待。如果我回来了,盟会里的事情也已经筹备完毕,等到下个月,我们成亲吧。”长歌的眼里温柔的要溢出水来。亦栀听到这些很是感动。她想起小时候家人们都被追杀,最后爹爹拖着最后一丝气力将她送到这里。老盟主就像自己的自己亲生父亲一样。画筝也像自己的亲妹妹,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永远是那么的快乐。长歌的感情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但是...“可是,你我差距这么大。”“我们的感情,互相都知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互相喜欢。而且,你拒绝的可是盟主。“长歌眼睛一亮,温柔的目光带着些许狡黠。”我.......好,就定在下个月。”北风雅停在了星云坛,望着满天的星宿,亦栀的双手缓缓的环上长歌的腰。

 

  一个月后。

 

  “急报!...”“何事如此慌张?”“经密探来报,瞏童正率领他的十万大军向我盟赶来。”“十万?为何有十万人?公子羽一直与各路宵小有所勾结,他为了夷平我万里杀,集结了所有队伍,这必是一场恶战!”“好,我知道了。”长歌蹙紧了眉。“听我号令,传羽檄。”

 

万里杀上下忙作一团,众帮派收到羽檄后立刻赶往盟会。

 

“亦栀,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你不知道吗?瞏童带着青龙会的人来了?”“什么,瞏童?那我们……”“长歌虽然说让我们跟着村民一起去香蝶林避一避,但是我不能抛下长歌,我要去战场。”“亦栀我也去,助你们一臂之力。”“好。”两个少女纷纷吹响口哨,白公子和烛天龙纷纷从远处跑来。疾风劲草,谁与争锋。

 

  是夜,开封的灯,又点起来了。

 

  “瞏童,你来了。看来想要化解你跟万里杀的恩怨,还是要这一战。”“长歌,公子羽绝笔墨痕干,宿敌还是宿敌。灵柩长埋在天香谷底,秘密终究不再是秘密,染指江湖,没有人逃的过宿命。”“既然这样,那就用刀光剑影来解决吧。”“等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鹰扬,你怎么在这,你怎么会是瞏童?”对面的男子显然没有因为画筝而扰乱自己的情绪,他一言不发,腰上的的罗浮春在夜风的吹拂下微微摆动。他的眼眸,没有一丝温柔。“鹰扬,你说话啊!你快解释啊!”亦栀拉住想要跑过去的画筝,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的真相原来是这样,想不到这一个月以来的所思所念竟然是他。“什么都不需要解释,长歌,来吧。”说时迟那时快,瞏童先声夺人,一记追风腿,瞬移到长歌身边。长歌开启无敌无我,解除了瞏童的控制。长歌一记云龙五现,打的瞏童措手不及。瞏童翻滚到长歌身边一记虎尾脚加奔雷拳,长歌应接不暇摔倒在地。“瞏童,你真不愧是公子羽的继承人。”长歌云龙五现,却不幸吃了一记瞏童的倒提壶,这下瞏童一记追风踢加百裂脚,长歌赶快翻滚,但为时已晚。瞏童噼山诀继续控制然后交出二段的江湖醉再接一个龙吟三破。这时两个人都已经没有了什么气力。“亦栀快带画筝走!去香蝶林!”“可是……没有什么可是了,快走。”“好!”“亦栀,等我回来。”“长歌……”亦栀含泪带着画筝向香蝶林奔去。长歌使出最后一记背水一战。但瞏童并没有应声倒地。“看来公子羽没有选错人,咱们四大盟会与青龙会的世世代代的恩怨终于能了结了。亦栀,这一世我只能欠你的了。”……

 

  三月年华渐次醒,不经事却说离别。

 

  “这天下最终还是青龙会的。”画筝站在天香谷顶,遥望西北方的青龙会。“亦栀,别再伤心了,长歌,他还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瞏童为我们留下了这香蝶林。”亦栀一言不发,只是望着望着,望着这香蝶林的一切,望着远处的星云坛,望着所有,望着这二十多年。

 

  开封,灯还是会点起,没有人看的见它映着的血红色。寻仇,不晚。

 

  喧嚣中的人,谁也避不开感情的过往。

 

  “不用寻我,我去了我该去的地方,没有了长歌,感觉剩下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不试一次,我一定会后悔。”画筝看着亦栀桌上留下的字条,一言不发。刚准备出门寻她却突然瞥到亦栀打开的盒子,那里面装的是——洛鸩酒。洛鸩即不论是闻到或是喝掉都能让人癫狂到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只能不停地打斗杀人。最后会经脉断裂而死。“不好!”画筝吹着口哨骑上白公子朝西南方向狂奔而去。

 

  西南方向的青龙会内一片死寂,整个大殿除了两个门童和瞏童,再也没有人了。看着亦栀来了,瞏童邀请他坐下。

 

  “瞏童,为何要杀了长歌?”亦栀面无表情的说道。“这是命,这是劫。他是万里杀的盟主,我是青龙会的继承人,我只能为公子羽报仇,我要替他剑荡八荒,我必须让青龙会统治天下。一切,都是宿命。”“那画筝呢,你和她……”“我和画筝也是这江湖上的普通的两个人,我没法改变结局。”“既然你现在已经是天下的主人,现在我把万里杀的帮印交给你。”亦栀打开盒子,上前呈上给瞏童,瞏童示意把帮印放在桌上。亦栀在快走到桌前时,突然抽出了自己的剑,瞏童灵敏的躲过了。这时,瞏童发现自己开始不适。体内的杀意不断往上涌来。他大声质问“你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亦栀根本不回答他,只管芳华一瞬破定,一记重华乱舞……

 

  画筝来的太迟了,一切都结束了。她赶忙跑到亦栀身边,可亦栀的身体早已凉了。但她的身上散发着似有似无的香气。望着瘫在角落里的瞏童,“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的杀我的朋友?”“她在身上熏了洛鸩把自己作为引子,我也无能为力,这是我们的宿命,人又怎会逃过宿命呢。现在这世上只剩下你了,终究是我负了你。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那一天春风正好、阳光不燥,花还未开至奢靡,我记得你穿着如雪般的裙子,明眸皓齿,头上的簪子很好看,我和你在天香谷的顶峰上与风为伴,我吹笛,你弹琵琶,如一幅山水画。我多想就这么和你安稳的过一世,可是我们又都是身在这江湖里的人,我们逃不开纷争,我没法躲避自己的宿命。党情怨各一半,该如何圈揽?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公子羽,所以一切都只能囿于刀剑光影……画筝,你能,原谅我吗?”……

 

  迢迢年华已老去,是劫是愿随人心。

 

画筝偷学天香禁术妙手回春,以一世的自由为代价,换取守护禁地天香谷的权利。那一年,天香谷也开了一片花海,有三朵彼岸花开在花海的中央,这是画筝留下的。天下呢,早已不是四大盟会与青龙会的,也不会再是他们的。

 

  现在,是一片祥和的北宋。

(完)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大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