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八章

2019-01-22 16:31:54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惊天一战

 

 

路桑走了,就连王连城和陈思雨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他的伤还没好,但刀已挂在他的腰上,左手握着刀柄。

苍梧城虽被攻破,但四盟也损失惨重,尤其是万里杀,这些路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他总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江湖,这些人群。

路桑一路向南,他来到了开封。开封,大宋国都,本是各种势力必争之地,不管是江湖的,还是从商的,还是其他的什么,何况真正把生意做大的那几家,哪一家没有江湖力量,没有纯粹的江湖。即使只有水龙吟在开封建了分舵,也无法全部把控整个开封的江湖,没有谁能做到。

人员熙攘,消息自然也密集。路桑整日牵着马在开封街上走,累了就出城,自己在树下躺着,马儿自己吃草。

进攻苍梧城后,四盟八荒一路追踪青龙会至巴蜀,唐门也有一式《大悲赋》!即使八荒弟子倾尽全力,大悲赋还是被明月心夺走了,期间竟还发现燕南飞就是公子羽!

燕南飞,路桑躺着树下,想着那个初入江湖遇到的打一个大侠,想到那个意气风发的燕南飞,那个翩翩公子。他一路伴随四盟八荒追查青龙会,一路相救相助八荒弟子,他竟然是公子羽。

这个江湖怎么了,为什么是这样,路桑沉沦了,沉沦在这个从江湖出现就存在了的问题中。

他是谁,从哪儿来,去哪儿,路桑实在想不通自己要去哪儿,这个江湖比他想象中的更复杂,更无法琢磨,他究竟能不能在这个江湖继续走下去,他会不会死,又有多少人并不是那个他所知道的身份,他们哈有多少身份,他们还有多少目的。

就像他所看到的一样,青龙会作乱,四盟合作,但其间的争斗仍然不曾停止,一面合作,一面又倒戈相向,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些盟主们除了对抗青龙会,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目的,如果有,会是什么?四盟中究竟还有多少青龙会的人?

路桑想到了那个老和尚,他能不能为路桑解答这些问题,他还在不在化淸寺,为什么找不到他。

不管能不能找到,路桑还是决定去九华看看。

化清寺外聚集了很多人,路桑见到了叶知秋,他竟然也来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路师弟!”一个声音大叫,每次都很兴奋的声音。

“你也来了?”

“我被调去江南总舵了,这段时间跟随盟主四处走动!”

“这里怎么了?”

“你不知道?”

“嗯!”

“四盟查到公子羽现身九华,叶盟主亲自过来,水龙吟唐盟主也要来的,只是唐门还有些事耽搁在巴蜀了。”

“公子羽?燕南飞?”

“燕大哥不是公子羽!”王野也表现出了痛苦。

“嗯?”

“他只是公子羽的替身!”

如若他是公子羽,或许大家还好受些,他明明是一代大侠,为何要去做一个替身。

路桑想不通,也许所有人都想不通。

“傅堂主也到了!”

“傅堂主?”

“嗯,来赴约,跟燕南飞的决斗,今晚,就在化清寺中!”

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傅红雪和燕南飞的决斗,即使不是武林第一之争,也足够让所有江湖人瞩目。

傍晚,开始下起雨来,不大不小的雨,足以冲刷洗净所有血液的雨。决斗,不是比试,更不是切磋,生死决斗,败就是死;江湖似乎一早就发现,只有死,才能让一个人无所顾忌,才能激起一个人的求生欲望,才能激发他全部的力量去战斗,没有顾忌,只有生死。

化清寺里里外外来了很多的人,路桑也在其中,无论是谁都想看一看这一场刀剑的对决,黑色的刀,红色的剑。

傅红雪早已等在那里,手里拿着刀,眉头紧锁,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显得与这个场景格格不入。

燕南飞来了!拿着他的剑!一步一步走进来!

“你来了!”傅红雪睁开了眼睛。

“我来了!”燕南飞回答。

“以什么身份来?”

“燕南飞!”

“好!不管胜败,你都是燕南飞!”

傅红雪首先出手进攻,一柄刀,黑色的刀。他竟然会先出手了,这个以后发先至的快刀让人闻风丧胆的刀客,竟然会先出手。

就连路桑也紧张起来,没有人说话,没人敢说话,甚至没人敢呼吸。

傅红雪攻了两招,已占上风,但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燕南飞却偏偏逆转了过来,整个人浮在空中,他竟可以不用手去控制那把剑,那把用蔷薇染红的剑,他究竟用什么去控制那把剑,是意念,还是已经人剑合一,根本不用人去控制了,人也是剑,剑也是人。燕南飞自己竟然也有些惊讶,在这生死决斗中,他竟然真正练成了心剑,达到了人剑合一。

“心剑?”傅红雪迟疑着。

燕南飞和那把剑发出的剑气,一齐攻向傅红雪,傅红雪似乎有些站不稳了。

果然,燕南飞竟然真的练成了心剑,心就是剑,人也是剑,这是剑法中极高的境界,人剑合一,古往今来都没有几个人可以达到的境界。

那把刀,那把黑色的刀插在地上,黑色的刀,一片红色的光霞,饮沧海!没错,是饮沧海!这是神刀刀法与神刀内功结合的最强招式,把人的力量注入刀中!

一把刀,一把黑色的刀向燕南飞飞了过去,当路桑看到刀的时候,刀已经被燕南飞挡出去插在地上了,这是怎样的速度,竟连观战的人都看不清!

刀插在地上,人呢?就在刀插下去那一刻,傅红雪人已赶到,拔起刀向燕南飞横扫过去,是刀快?还是人快?

傅红雪就是一头猛虎,一头刚刚突破牢笼,饿了好几天后看见食物的猛虎。几招之后,傅红雪又来到了优势的一方!人剑合一这种剑法的最高境界,竟然也敌不过这头猛虎,他那沉默的面颊,紧锁的眉头究竟藏了多少力量,他还有多少力量不曾用出。

傅红雪冲了过去,所有神刀弟子都能看出,踏浪斩!这确实是踏浪斩,但是撞到燕南飞身体的不是刀锋,是傅红雪的身体,他用肩膀撞到了燕南飞,燕南飞被撞飞了!凌空断中流,燕南飞的剑挡住了刀,身体却狠狠的摔在地上,嘴里流出血来。

每个人都知道,燕南飞败了,即使他练成了心剑,达到了人剑合一,但他还是败了!

“杀了我吧!”燕南飞勉强站了起来,手按着胸口。

“不!”

“生死决斗,败就是死!”

“你是我朋友!跟我回神刀吧!”

“不,我要走自己的路!”

傅红雪看着燕南飞转身走了,在场的人也都惋惜,这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侠,在他的剑法达到最高境界的时候却败了!

一把剑!一把剑直插燕南飞胸口,没有人反映过来,傅红雪已精疲力尽,他看到了剑,却拦不住了。谁的剑?没有人看到,每个人都只在意,都只关注着这场惊天一战,没有人看到这把剑从何处飞来,又由何人发出!

燕南飞看着插在自己身体的剑,仿佛如找到归宿一般的表情,倒了下去!在倒下那一刻,傅红雪扶住了,他倒在傅红雪怀里。

“燕大哥!”

人们已失去理性,这些刚入江湖不久的八荒弟子,哪一个不是燕南飞帮助过,救助过,哪个不亲切的唤一声燕大哥!

燕南飞死了,他在决斗中领悟到了剑法的最高境界,却还是败了,然后身死,名灭!

“燕南飞的后事我来处理,去做你们该做的!”

傅红雪对着人群说。

人群散了,路桑愣在那里,去做你们该做的,路桑的脑子如被电击一般,一片空白!

没有葬礼,甚至连棺材也都只是几块很薄的木板,几个人,几个和尚,几个人挖坑,几个和尚念经。傅红雪仍然站在那里不动,手里握着刀,路桑看着他,看着他站着,看着他握着刀。

无论生前多么风光,时候埋到土里,都是一个土堆,不管坟墓修得多么华丽,或者只是一个土堆,也都只是一个土堆,燕南飞的墓也只是一个土堆,连墓碑都没有的土堆。

 

 

 

 

 

冰天雪地

 

 

傅红雪走了,握着他的刀,一瘸一瘸的走了,黑色的袍子,黑色的刀。

一个人若在腿有残疾的情况下,还能有这样的速度,这样轻功,就连在跟燕南飞的交战中都能完全不受影响,在交战中绝没有人能看出腿有残废。

那么我自己呢,路桑问自己,做该做的事,他有能力做他该做的事吗?他的刀法到底有多少火候,他自己也不知道。

又是皎洁的月,没有温度的月,路桑站在寺中,看着大佛,大佛依旧慈眉善目,即使风雨的侵蚀,也一点不影响洗涤人们的心灵。

做该做的事,该做的什么事?阻止青龙会?他能做到吗?

自九华藏锋谷八荒弟子下山以来,对抗青龙会已有了很大成果,血衣楼、神武门、苍梧城都被一一清除,目前虽依然无法彻底摧毁青龙会,却已大大削弱了其力量。

这些不是一个人做的,这些绝不是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做到的,路桑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些事一个人无法做到,杀了公子羽明月心,青龙会就能摧毁了吗?似乎并不能,青龙会需要一点一点去瓦解,那些不平事需要一点一点去做。力量是可以累加的,是不是只有跟着四盟八荒,才能为摧毁青龙会贡献力量,单说消息这一点,路桑实在好运气,之前幸运的听到了很多的消息。

燕来镇的杂货店里,路桑找到了习武用的沙袋,绑在身体增加负重的沙袋,负重一直是一种增强力量的手段,九华河边的沙,细软干燥。

装满沙绑在身上后,路桑明显感觉到了不适应,他的刀更慢了,脚步更迟缓了,蓝天盘旋着,鸣叫着。

八荒联手传令,路桑也接到了,天峰试炼,进攻万雪窟!

八荒弟子齐聚秦川,在天峰设下试炼场,通过的人加入进攻万雪窟的名单,负责试炼的都是各派中的佼佼者,丐帮江山、天香白鹭洲、唐门唐青容、真武笑道人、太白公孙剑。

路桑在神刀堂的时候就听说过,当年第一次八荒论剑,就在秦川浩然峰,堂主白天羽也接到了邀请,却在途中邂逅铸神谷小姐而放弃了论剑之行,这是神刀堂的一件憾事,神刀堂每个人都相信,若是白天羽堂主参加了第一次八荒论剑,太白独孤飞云的剑神称号是不可能拿到的,那个胜者只能是白天羽!

神刀也来了很多弟子,有与路桑第一批下山的,后面又有好几批人,长刀掠世,雄鹰相随!

秦川天峰,冰天雪地,滴水成冰,人群熙熙攘攘,吵闹繁杂。路桑跳到了场地后山,寒风一下子撕裂他的衣服,他的胸膛不由得一震。

路桑来迟了,天峰会试炼已过,他不能参与进攻万雪窟了,他也很想早点到,但是他既没有盘缠,也没有食物,他必须像野人那样解决他的食物问题。

蓝天并没有跟来,他不是路桑,他还是个顽皮的少年,见到了一群神刀堂的鹰,就像分别了很久的朋友。路桑知道蓝天一定能找到他,所以一个人往冰雪深处走去,他一定要突破这种寒冷对身体造成的行动不便,他想找最寒冷的那个地方。

天峰人群的嘈杂声越来越远,后来渐渐听不到了,蓝天一声长啸,他果然马上就跟过来了。

路桑来到了一处山坳,爬上去后西北风更加锋利了,他感觉脸像是被小刀一刀一刀的割,那身在徐海冬天都保暖的丹凤九转,似乎穿与不穿没有什么分别了,此处的风不仅掀开皮肉吹打在骨头上,而是透过骨头吹打在骨髓里。

拔刀,也许红色的刀光能让人感觉温暖。路桑知道,自己的速度起码比之前慢了十分之一,一路走来,他早已习惯了沙袋的重量,如今的寒冷,似乎是比沙袋更恐怖的存在。

蓝天钻进路桑的包袱里,似乎也在发抖。肉,早已僵硬,路桑切下两块,放进胸口,就算饿死,他肯定是比蓝天死的早。肉软了,化的水又在路桑的内衬上凝了冰,蓝天吃了两块,依然躲在包袱里不肯出来。

天要黑了,夜晚的寒冷,远比白天的可怕,天色一点一点暗淡下去,路桑越来越担心,他把蓝天包裹好,放到一块避风的石头下面,自己握着刀,面朝西北,闭着眼睛。

风小了,路桑能感觉到,但是他无法睁开眼睛,虽然他很想睁开,他的身体在这严寒中早已生了病,打坐的身体,似乎已被冰雪覆盖,昨夜下了一整夜的大雪。刀柄!他的手摸到了刀柄,然后力量与温暖源源不断从刀柄上传来,起身,拔刀,天地风火,身上的雪,衣服的雪立刻甩了出去,断中流,平整的雪被分成了两块,劈下去的刀痕延出去很远。

打开包袱,蓝天看着他,眼睛依然锋利,就像路桑第一次看见蓝天时,蓝天眼睛里那种敌对的锋利。

蓝天钻了出来,振翅高飞!路桑取出肉来,准备切一点,给蓝天吃,他自己也吃。切下第一块的时候,蓝天立刻叼走了,路桑又切下一块,放进自己嘴里,好一会儿肉在嘴里才软了,路桑吞下去,一股腥味立刻从喉咙里冒了出来。

今天要做什么呢?路桑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所幸带的生肉已足够多,足够满足他对能量的要求,他需要一直动才能保证身体不会冻僵。

一夜大雪过后,天开始放晴,太阳出来了,阳光刺眼,却没有任何温度,风依旧寒冷而刺骨,地上的冰雪没有一点点消融的迹象。

傍晚,蓝天回去的时候,嘴里叼着一只兔子,死了的兔子,头已经被蓝天撕了一半。

夜里,路桑冷得睡不着,就算打坐运气也无法抵抗严寒,人是不能战胜自然的,他不想动,于是脑子在胡乱的想。

我会不会死在这里,会不会有人发现我死在这里,肯定会的,肯定会有人发现的,蓝天一定会找到神刀堂的人把他们带到这里的,但是,蓝天又怎么样知道我是不是死了呢,就算我死了,他会不会离开呢,不离开又怎能找到人呢,而且只有神刀堂的人会知道一只鹰表达的是什么!

如果我死了,会被埋在哪里?掌门他们会不会对我很失望。路桑又想到了冷雨,想到那个跟他一样孤独的少女,她还会不会去我的房间打扫,神刀堂还会给我留着房间吗,神刀堂还会给我留着房间吗?答案是肯定不会的,没有人会为一个死人留着房间。

那么,我还需要在这里待多久呢,路桑本来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迟到而虐待自己。

天亮了,一直到中午,路桑都没有动,他已经待了两天了。蓝天自己钻出包袱,飞到积了厚厚一层雪的路桑头上,用爪子去刨那些雪,然后又去撕那只兔子去了。

蓝天突然振翅飞起,发出警告的声音,路桑眼睛突然睁开,身体突然站起,身上的雪簌簌的往下掉,左手按着刀扣,右手已准备随时拔刀,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

“哦?你也想阻挡我吗?”一个白衣白须白发的老者飞上岭来,落在路桑面前,手依然抚着胡须。

“你是谁?”

“百晓生!”

百晓生!此人便是百晓生!武林第一智者,寒江城创立者,曲无忆的师父,青龙会三龙首!

路桑右手已经握住刀柄,百晓生却依然一只手负在背上,一只手抚着胡须,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我不想死!”路桑已经看出,此人深不可测,他绝不是对手!

“哦?哈哈哈!”百晓生仰头大笑,“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明智之举!”

百晓生施展轻功,掠了出去,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路桑看着百晓生消失的方向,准备走的时候,又有人飞上岭来了!

“你是神刀弟子?”有人问。

“路师弟!你怎么在这儿!”王野大叫着跑过来一把抱住路桑!“对了,百晓生刚才逃了,你见到了吗?”

“嗯!”

“他人呢?”

“走了!”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人群中有人问。

“我不想死!”路桑冷冷答道。

“什么?你不想死?”人群中炸开了锅。

“你是不是百晓生安排在此阻挡我们的?”人群中竟然有人说出这样的话。

路桑转过头去,狠狠的盯着那人,野鹰一样的眼睛。

“他往那边走了,你们可以去追!”路桑冷冷的说,然后转身拿起包袱,已准备走了。

“大家冷静!路师弟绝不是那样的人!他绝不是青龙会的人!”王野大声辩驳到。

路桑走了,蓝天紧紧跟着他,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刀,身体不停地颤抖,手却一点也不抖,他已准备拔刀,无论是谁被说成是八荒叛徒都会拔刀,这种污点只有也只能用血来清洗。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刀不快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