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桑之雨露 第九章

2019-01-24 10:18:12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同门被杀

 

 

路桑的身体终于暖和过来了,他把自己泡在热水中,路桑寻来的一块肉,就能得到一户普通人家的热情招待。暖和的房间,暖和的被子,暖和的床,一整夜的熟睡!

早晨的阳光,依旧没有温度的阳光照进来,主人邀请路桑吃饭,路桑却走了,牵着他的马,抓起路边的白雪就往嘴里塞。

路过鹦歌镇的时候,里面很是嘈杂,听得有人死了,神刀堂的人!

路桑冲了过去!王野,他躺在木板上,他的鹰苍穹躺在他的胸口。

路桑全身颤抖起来,就连腰里挂着的刀也颤抖着,蓝天在低空盘旋着叫个不停。王野被人一剑穿喉,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一把快而薄的剑,苍穹的脖子断了,爪子上还留有一些血迹。

会是谁?在这个江湖公认最会用剑的太白山下,竟然被一剑穿喉而死,就连苍穹也被拧断了脖子,人和鹰都没有发出任何警报,今天中午的时候客栈小二发现的。

路桑拔出了刀,插在地上,一声狂吼,周身红光!蓝天在低空盘旋,叫声悲凉!饮沧海!周围的人全退了出去。

王野睁着眼睛,惊悚的眼神依然还在。不可能,以王野的武功,不可能有人能一剑穿喉并且扭断苍穹的脖子,人和鹰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绝不是一个人干的!

“路师兄!”几名神刀弟子也围了过来。

“路师兄,此事我们已经让一只鹰把消息带回神刀了,我们几兄弟凑钱买了一副棺材,是葬在这里还是送回神刀!”

“带他回家吧!”路桑回答。

“家?”

“神刀堂就是家,神刀堂的每一个人都是家人!”路桑坚定的说!

路桑已经猜到,这绝不是一个人干的,至少也有两个人,而且都是王野信任的人,只有信任的人,才能让王野毫无防备,才能让这个在论剑大会中夺得第四的人被一剑穿喉。王野信任的人,两个人,用剑的人!但是该如何查起?

在接到死讯的第一时间,路小佳就跟孙浩然商议,派出了两个神刀弟子追查此事,一位潜入帝王州,一位直奔秦川,并在途中检查尸体,两人都是查案高手,都曾有过官府捕快的经历。神刀堂给在外的每一位弟子都发出了消息,并向天下扬言,神刀堂一定会追查到底,绝不善罢甘休,无论凶手是谁,神刀堂必定让他付出代价。江湖中血的代价只有一种方式来解决,以血还血!以命抵命!

四盟的人呢?帝王州的人呢?为何帝王州总舵的骨干精英意外被杀,帝王州的人却没来,路桑想着往密林深处走去。

路桑停下脚步,蓝天在低空盘旋,发出警示,路桑右手已握住刀柄。

“我等你很久了!”

杀气如迷雾般瞬间笼罩整个森林,路桑的杀气,一个人在愤怒的情况下,杀气最重!

路桑没有回头,他不能回头,他的手脚和腰都还绑着沙袋,在转身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将全是漏洞,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转身后躲开对方的攻击,或许对方并不是一个人,杀王野的绝不是一个人。

没有人说话,似乎也只有路桑一个人,蓝天依然不安的报警,这是一场耐心的较量,路桑若是崩溃,必死无疑。杀气依然浓厚,如果是两个人,那么蓝天必定能挡住一个,另外一个怎么办,他已运气,将部分内力由左手注入刀中,随时能施展天将鸣,进行格挡反击。

半个时辰后,蓝天渐渐安静下来,路桑已近崩溃。一瞬间,杀气荡然无存,路桑的身体已坚持不住,开始发软。

路桑唤回想追出去的蓝天,自己单膝跪了下去,他已无力进行追击,并且不知道对方是谁,有多少人。

路桑发现,地上除了自己的脚步,还有四个脚印,是两个人!脚印比路桑的浅了很多很多。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杀王野,还要杀他!是青龙会?不可能,青龙会如今已受重创,况且如今秦川满是八荒弟子;是四盟之间的争斗?也不可能,他自己虽入万里杀,但从没参与过盟会矛盾,况且王野乃是帝王州的;是神刀堂仇敌?神刀堂仇敌魔教和神武门,如今神武门已摧毁,马芳玲等更是在苍梧城中殒命,。那么,杀他们的人到底是谁?可以肯定的是,凶手绝不是他们俩任何一人的仇敌,绝对是他们俩共同的仇敌,他们虽然出自同门,但下山后交情并不深,绝没有共同的仇敌,那么为什么,杀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路桑想不通,他只觉得自己头上悬着一柄剑,从此他将再没有一个安稳觉,再没有一个地方会是安全的。不,还有一个地方,神刀堂!神刀堂的人多是浪子,有很多无家可归的人,神刀堂就是家,那个地方绝对安全,没有争斗,没有利益,只有家人!

路桑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有没有事,有没有威胁,他是不是还睡在地上,他有没有饭吃,杀害王野的凶手会不会找上他,这些问题冷雨一个都不能回答,她心烦意乱,什么事都不想做,我能不能也下山,去那个江湖,阿暖吵吵嚷嚷那么久终于去了的江湖,那个险恶的江湖。

不,我不能,我肯定无法通过下山的试炼,况且我下山之后去哪儿找他,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怎么打听消息。况且,连下山试炼都无法通过的我,又如何能自保。

冷雨想着,突然拔刀挥舞起来,浪子三唱!冷雨总觉得自己无法领会其中要领,是不是只有浪子才能真正领会这一招。

“冷雨姐,你在干什么?”这一突然地举动把旁边的冷君怡吓了一跳,他们正在铸刀场铸刀!

冷雨立刻发现了不对,赶紧收刀,然后愣在那里。

冷君怡拉着她,两个人在铸刀场旁的悬崖上坐着。

“你是不是很担心他,那个路桑?”

冷雨点点头,脸上一片绯红!似乎所有人都已知道,那么路桑 呢,他到底知不知道,上次他为什么不见面就走了。

“我也好担心暖暖,她还小,传说中的江湖又是那么险恶!”

冷雨的手轻轻抚在冷君怡背上。

“我听掌门和长老们说了,这件事非同小可,绝不简单,很有可能是冲着神刀堂来的,掌门最近已决定下山!”

冷雨吃惊的看着冷君怡,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会这么严重!

“这样吧,我们不能去,叫我们的鹰去找他们吧,鹰肯定找得比我们快!”

冷雨兴奋起来!

“掌门要下山,肯定能找到暖暖,我的鹰也去找你的那个人吧!”

冷雨的脸上充满了感激。

两只鹰,带着一个人的思念,从铸刀场出发,穿过大河,越过高山,飞向江湖。

 

 

 

 

 

真相初现

 

 

“路叔叔!你怎么来了!”阿暖很是开心,她在江湖看到了好多事,也见到了一些路小佳常说的那些少年英雄。

“我来找你!”

“我正犯愁呢,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阿暖也有犯愁的时候?”

“嗯嗯,神威堡韩莹莹给我发了一份邀请,让我代表神刀堂参加他们的试炼!”

“哦?在哪儿?”路小佳兴奋起来。

“开封!”

“咱们走吧!”路小佳拉起阿暖就要走,阿暖死都不肯走,“怎么了?”

“是当试炼导师!我可不敢去!”

“不用怕!”路小佳摸摸她的头,“咱们陪他们玩玩,更何况你叶叔叔也在开封!”

“啊?怎么玩啊?”

“让他们陪你的鹰玩!”

“好呀好呀!”阿暖立刻快活起来。

开封试炼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来了众多八荒弟子。

“你怎么来了!”

“想你们了!”路小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三哥怕是想你田里的花生了吧!”丁灵琳开心的笑着。

“神刀堂弟子王野被杀一事,你这个神刀令主不会不知道吧!”

“此事怕与青龙会有关!”

“果然!”路小佳突然端坐起来,“我派人查了尸体,一剑封喉!鹰的脖子被扭断,翅膀也有伤痕!”

阿暖听得心惊肉跳,几乎哭了出来,怎么有这么狠心的人,杀了人还要这样对鹰,阿暖是神刀堂最爱鹰的人,谁也不许伤害鹰,不管是谁的鹰。丁灵琳把她搂在怀里,虽然阿暖已经16岁了,但是在这些人看来,她依然是个孩子。

“绝不是一个人!”叶开说。

“也绝不是陌生人!”路小佳坚定的说。

“我打听过,在八荒攻打万雪窟,百晓生逃走的路上,发现了一个神刀弟子,路桑,王野全力为其解释!”

“他不可能加入青龙会!”

“你肯定?”

“是!”路小佳无比坚定!

“不错,如果路桑真的加入了青龙会,那么死的也不会是王野!”

“目的呢?”

“还不知道!潜入帝王州和去往秦川的人送来消息,并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此事确实 有些复杂!”

“阿暖已经受邀以试炼导师身份参加开封试炼,必要时你我可能都要出手!”

“你是想借这次试炼找些线索!”

“是!”

“那你是用刀还是用剑?”

“用花生不可以吗?”路小佳抛起一颗花生用嘴接住。

“你要用飞刀吗?”

“也许根本不用我出手!”

“我也想去!”丁灵琳跳了出来!

“你不能去!”叶开冷冷地说。

“为什么?”

“试炼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这些年一直做的事不能停下!”

“好吧!但我还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出手,还有三哥的花生!”

“我回来说给你听好不好?”叶开脸上满是怜惜。

“好!”

试炼开始了,起先只有神威韩莹莹,五毒蓝奉月,神刀玉暖柔,神威军士,霸气登场,五毒武功实在让人看不懂,阿暖一连放了三只鹰陪他们玩儿。

路小佳上场了,他已放下刀,拿起那把多年不用的剑,剑法传自荆无命,然而最让人头疼的不是他的剑,而是他的花生,试炼之人必须模拟种花生,路小佳还要满场地乱丢花生。

叶开也上场了,飞刀!传说中的飞刀!即使蒙着眼睛,依然无敌!

试炼持续了一个月,来了一批一批的人,神刀众弟子都来了,唯独不见路桑,他究竟干嘛去了,路小佳有好些事想问他,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万雪窟后山。

“怎么样?”路小佳翘着腿,吃着花生。

“你已知道?”叶开问。

“你也知道!”

“就算你我都知道,但根本无法确定是谁,也没有证据!”

“是!”路小佳放下了花生,往门外看去。

路桑出现了!

“你为什么没来参加试炼?”叶开招呼他进来。

“我没朋友!”他们的试炼,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

“耍一套我看看!”

“是!”路桑走出门外,把神刀所有招式都练了一遍。

“你还可以更快!”

路桑不说话。

“你身上绑了沙袋!”

“是!”

“你为什么会在万雪窟后山?”

“练功!”

“为什么?”

“最冷!”

“你为什么不拦住百晓生?”

“我不想死!”

“这是实话!”叶开说。

“王野的死你怎么看?你检查过他的遗体。”

“剑!快剑!”

“好,你以后多小心,此事绝不是私仇,也不是四盟争斗!”

“是!”

路小佳和叶开自然也知道是快剑,只是江湖中用剑的人很多,快剑也很多,这件事没法查,即使能确定到帝王州总舵以及落云滩分舵的快剑,就算查出来,也没有证据,只能等,等他再一次出手。

但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路小佳似乎隐约知道了一点,绝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想挑起八荒内斗!他不能查下去,没有足够的证据,就中了别人的圈套。神刀堂自建立起就傲视天下,但这次他不得不隐忍下来,他能做的只是告诉大家小心,并寻找证据。

 

 

 

 

 

重回燕云

 

 

路桑到达燕云万里杀总舵的时候,他才知道百晓生主动联合四盟八荒想要除去公子羽,但他已经不在乎了,他的心已冷。四盟八荒的联合,有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路桑已看清,江湖永远不会有太平,江湖只有无休止的争斗,谁也无法阻止,既然无法阻止为何还要去阻止呢,江湖的法则,没有人能改变,这就像荒野的野兽之间,存在着最自然最真实的争斗!

况且,无论是谁被那样冤枉,都是无法接受的。

路桑本想去万里杀总舵找王连城的,可是他已经走了,没人知道去了什么地方,陈思雨也走了,两个人一块走的。

一个人来到饮马绿洲旁,路桑躺在一块石头上,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夜宿,大漠苍狼不是老虎,路桑一个人不可能对付,还要保护一匹马。他要去绝尘镇,但是还想在这儿待一会儿。

他想起了王连城跟他说的话。

“神威堡源于后周神威营,在赵氏夺位中被杀,后来,前堡主韩守琼击杀朝廷大将王彦升,重聚当年神威营众人,又在前堡主夫人帮助下收服天地人三将,正式创立神威堡,扎根燕云,不奉朝廷号令,自行抗击西夏等势力,可以说,神威面对的不只是西夏,甚至朝廷都看作是个隐患,早有除去的想法,加上辽国近年来逐渐强大,要进攻中原必须踏过燕云,所以上次西夏进攻神威堡,就连叶开叶大侠都出现了。万里杀虽由杨将军创立,却始终都是江湖势力,近年来朝廷想通过万里杀掌控江湖,都被离盟主拒绝了,万里杀的位置更显尴尬,虽与天波府有莫大关系,却也不奉朝廷号令,杨老将军也不能直接说什么,无论什么势力强大起来,对朝廷来说都是威胁。所以,地处燕云的万里杀和神威堡,不只要理会江湖事,更要面对西夏,辽国甚至朝廷的排挤和攻击。”

蓝天突然发出警示,一队马队围住了路桑。路桑记得清楚,这种人他一向记得清楚的,虽然当时天黑。

“小子,还记得老子不,可让老子找着你了!”

路桑不说话,刀已准备随时拔出!

“当年你和那神威小子让我兄弟损失惨重,今日老子要活劈了你!”

“他呢?”

“早就死了!”

路桑已怒,杀气瞬间弥漫开来,马开始躁动起来!

“杀了他!”

二十多人,将路桑围在中间,他不可能躲开所有人的攻击,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个头目!

饮沧海,路桑被一片红光包围,马贼竟近不得身,已有四五人骑马远去,掉头冲杀过来,人仰马翻,马腿都被切断,一人眼珠爆裂,在地上痛苦打滚,蓝天振翅而起,继续盘旋。

“把那只鸟给老子射下来!”

立刻有三人搭弓射箭,路桑急了,一把刀直飞过去,三人拉弓的那只手齐刷刷落地,身体却倒在地上打滚。刀已落地,人呢?人已握刀,在刀落地的一瞬间,人已赶到。

其他人已被惊呆了,愣在那里,头目知道自己该出手了,挥舞大刀,策马冲了过来。

蓝天一声呼啸,头目立刻反应,闪躲掉了,路桑就站在那里,等他冲来。

踏浪斩!路桑竟然踏浪斩迎了上去,就在即将相撞的前一秒,路桑突然往旁边一闪,大刀横面削来,一把刀已插进胸膛!

刀已重新挂在腰里,血一滴一滴滴下去,沙已染红!

“神威堡弟子在此,束手就擒可免一死!”

黑暗中,一队人马奔驰而来!马贼立刻散了,留下头目一具尸体,三只右手,还有一个瞎了的人,两匹断了腿的马,那三人断了右手,竟还能挣扎上马!

火把中,见惯战场厮杀的神威堡弟子也难免会惊讶,毕竟不管在哪里看到没有了前腿的马,看到三只手掌,总会惊讶的。

“阁下是神刀堂弟子?”

“是!”

“我们得到消息,这大盗再次出没,因此寻来,不知这与阁下有何关系?”

“两年前,我和王连城在绝尘镇杀退了他们!”

“你就是路桑?”一队人兴奋起来!

“是!”

“王连城师兄总给我们讲你一人独闯流杀门的事!”

“还有东平郡王府!”有人搭腔道。

“他人呢?”

“他走了,带着他的未婚妻走了!”

他果然没死,他怎么会死呢,他武功修为已算高手,心思缜密,小心谨慎!

“这怎么处理?”路桑看着自己造成的场景,竟有些犯难了!

“此大盗被朝廷通缉已久,拉回尸身,能领赏银二百两!”

“你们拿去领赏吧!”路桑已翻身上马。

“路师兄要去哪儿?”

“绝尘镇!”

“这消息带到那里,镇民必定高兴,也将这断腿的马拉去送给镇民吃了吧!”

“分成两队,一队拉上马,去绝尘镇!一队取了大盗尸体,回千里营!”

绝尘镇中,燃起几堆篝火,恩门围着篝火欢庆,也用篝火烤马肉吃,这里的人,也许一年也吃不到几次肉,马肉虽比不上猪牛羊肉,始终也是肉,还是那可恶的马贼的马肉。也喝酒,最粗最烈的酒。

这是路桑第一次喝酒,他知道什么叫盛情难却,也知道了什么叫头昏脑胀,天翻地覆。喝了两碗,肚子像火烧,胃也翻腾起来,扶着土墙吐了一阵 ,怕是上个月吃进去的也全吐了出来,然后就被人抬走了。

醒来的时候,手里还握着刀,那把宽而长的刀,这让他安心了许多,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

“路大侠醒了!”镇民看到了他。

“嗯!”路桑在走廊站着,还想着昨晚的酒,当时他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现在却又挣扎着活了过来。

等等,路大侠?路桑反应了过来,这个江湖只有一个路大侠,就是路小佳,但他也懒得去辩解了。

“路师兄呢?”千里营那个领队问。

“不知道啊,他早早的问了我神木谷在哪儿,就骑马出去了!”

“不好!神木谷是贼窝!”来那个领队立刻召集除绝尘镇守卫的神威弟子。

“一个人去千里营报告情况,其余人等随我前去神木谷,陆师兄应是一个人独闯贼窝去了!”

大漠中,一队马队奔驰而去,卷起一阵黄沙。

神木谷门前,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具尸体,只听得狂风卷起黄沙的声音。

二十多神威弟子分成三队,还有两名弃马爬上两侧山坡。

到得神木谷最深处,哪里哈有人影,一片人去楼空的景象,值钱的东西都被般空了,也见不到一处打斗的痕迹。

路桑呢?他去了哪儿,这里怎会变成这样。

离玉堂已重回燕云总舵,亲自镇守,接到 报告后亲自接见了路桑。

“这些人是?”离玉堂见到一百多人马,有些疑惑。

“无家可归的人!”

“哦?”

“神木谷,燕云大盗!”

“我明白了!”

“盟主可愿收留他们?”路桑毕竟已经加入万里杀。

离玉堂把路桑拉到一边。

“这些人做惯了马贼,若是散去,也可能会继续为恶,若是投了西夏,于我们更是不利,万里杀向来不重门第,却也纪律严明!”

“被我斩断右手的那几个已没了生存能力!”

“好!”

路桑抱拳鞠躬以示感谢。

“你可知嘲天宫一役?”

路桑不说话,他只知道嘲天宫乃是青龙会总部,极其隐蔽。

“此次损伤极大,神威堡天刀营参与一部全军覆没,丐帮洛副帮主、五毒红料,四盟八荒损失惨重!”

路桑握紧了刀,表情痛苦。

“嘲天宫外,我和叶盟主全力也无法阻挡公子羽,水龙吟唐盟主身受重伤,已被子桑前辈待往移花救治,凶多吉少!”

“公子羽!”路桑轻轻念到。

“所幸!明月心已战死,公子羽也已深埋地宫!”

路桑握着刀,他的眼睛睁着,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有人甚至为此欢庆了,认为除掉了公子羽明月心就已经剪除了青龙会,熟不知现在青龙会四分五裂群龙无首,江湖更加混乱了!”

路桑看着离玉堂,心里陡生一股敬佩之情,这位盟主,心怀天下黎民,青龙会作乱后第一个站出来,甚至不惜黑夜刺杀,行不见光的事,但他做的,却都是该做的,应做的。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刀不快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