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二篇 前尘旧怨

2019-02-17 12:06:00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小唐。”来者声音沉稳,“你们苏老板呢?”

唐轻一边忙着泡茶一边说:“老板不好意思见你,出门看风景去了。”

“怎么?”

“她也不是有意占便宜的。”唐轻解释道,“她就是自恃才高,故而就算是假的正心,她也会找最高位的人。”

一身狐裘的笛奏龙吟水雪帮主点了点头,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去了。

门外,雨雪纷纷。

 

苏汐傍晚回来的时候,唐轻一脸得意地告诉她,他就这样轻松化解了正心之试的尴尬遗患。

“狗东西!”苏汐闻言大怒,“什么叫我自恃才高?”

“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唐轻弱弱地辩解。

跟随苏汐数年,他见着的她,一贯不为人下。

苏汐寻了处舒适位置坐下,说:“那是因为,三年前……”

 

三年前,燕云。

靈帮分崩离析,为利走了些人,为名又走了些人。

苏汐与秦封喝了散伙酒,也踏上了黄沙路。

她寻了一处名儿好听的帮盟,就投奔了进去。

没过多久,事端忽生。

 

“你咬了你们帮主的狗?”唐轻见她谈及此事神色如常,故而随口打趣道。

苏汐确实并无愤懑,回道:“我发了一封文书,让大家注意西夏兵袭。”

“这不是稀松平常之事吗?”

“就是此封文书,惹怒了帮盟里的大人物。”

“你骂他们了吧?”唐轻推测道。

苏汐轻哼一声,说:“他们确实是这样说的。”

说着苏汐就抬手,抽过身侧的纸张,写道“若有死伤,高位何能无愧哉?”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我骂人的词句。”她将纸拿起,递向唐轻。

唐轻瞅了瞅,又瞅了瞅,看了看满脸玩味的苏汐,再瞅了瞅。

“没骂人啊。”唐轻轻声说。

“废话!”苏汐摆了摆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竟敢大骂高位!帮盟再无苏汐容身之处。

她倒也不在乎这种东西,打点行囊就离了燕云。

帮盟经历惨淡,苏汐便转头写起了江湖八卦,所获颇多。

从那时起,她便再不为人部属,与人交时,也多了些许自恃。

 

“你当时的武功造诣不似如今?”唐轻关心的却是这个。

苏汐领会了他的意思,说:“小仇小怨,何必那般。”

唐轻哼了一声,说:“是非对错,岂能倒置?”

苏汐启唇轻笑,道:“哟,唐轻你要替我报仇?”

“我家师尊就在燕云。”唐轻面露喜色,“让他们道歉的事,包在我身上。”

苏汐抬眼看了看他,心中暗自点头,唐轻毫无杀心,护我同时,只求错者致歉,甚为不错。

“何时奔赴燕云?”轮到苏汐打趣他了。

“我这就去。”

看着跨上马背的唐轻,苏汐叮嘱道:“如有万一,去靈鸑找秦封。”

“知道了。我去了!”

 

斗转星移,日升月落,三天过去了。

苏汐心生疑惑,开封去往燕云也就半日光载,唐轻在燕云呆那么久做甚?

难不成是与师尊久别重逢,小住几日再回?

这也有些道理。

苏汐没再想这事,继续调起了手中的染料。

又过了三天,唐轻还是没有回来。

苏汐眉头微蹙,思索了须臾,策马奔向了多年未至的燕云。

 

“黄沙还真是老样子啊。”她自语道。

许多年没来了,苏汐也忘了旧时帮盟在哪,何况,唐轻不大可能还在那儿。

故而,她去打听了靈鸑所在何处。

燕云最大的情报网,是为靈鸑所布。

他们的老大,是她的故人,秦封。

不多时,她就站到了秦封的面前。

“苏前辈!”当着一干属下的面,秦封恭敬唤她。

苏汐撇了撇嘴,回道:“秦兄。”

“苏前辈前来,所为何事哪?”秦封大笑,“若是无事,我可要邀你畅饮,一醉方休!”

“你知道的,我不胜酒力。”苏汐推辞道,“况且,我这次来,确有要事。”

随即她就把唐轻的情况向他说了一遍。

秦封微微一笑,说:“这等小事,包在我身上!”

苏汐正欲道谢,他又说:“不过,几年不见苏前辈了,酒宴我可是不敢不设的。”

“也好,喝几杯无妨。”苏汐知他好酒,这又逮着了旧交,不喝就怪了。

 

席间,秦封大口喝着酒吃着肉,时而劝苏汐酒。

苏汐说着离了燕云后遇见的各种奇事,他劝酒时,就抿上一口。

“你那墙面上,为啥不是靈?”秦封听她说起关于明月心的那个梦境,关注的却是这个。

苏汐瞅了他一眼,说:“这么复杂个字,谁能刻明白。”

秦封想想也对,点了点头说:“我当年就说,咱们帮盟这名号,不吉利,还复杂……”

苏汐正欲附和,忽然有人来报:“老大,查出来了!”

“快说!”秦封放下了酒碗。

“唐轻现在在燕云那头的血杀医馆。”

“离得挺远哪。”秦封忽然反应了过来,“医馆?”

苏汐早就反应了过来,擦了擦嘴起身,准备拉着那人带路。

“赶紧带路!”秦封也觉得情况不对,“备马,我和苏前辈一起去!”

 

血杀医馆。

纪曲和夏依一对夫妻经营的这家医馆,在燕云小有名气。

“唐轻在哪?”

纪曲跑出门,就看见一男一女正要进门,男声先进了门。

“二位有何贵干?”纪曲拦下他们,问道。

秦封还没说话,唐轻和夏依就走了出来。

“苏老板……”唐轻低声喊她。

苏汐心中一惊,唐轻身上擦着草药,脸上还有淤青,看上去,是被打了!

她正要说话,夏依走上前来,对着她就是狠狠的一耳光。

“自家伙计为你办事,你竟不闻不问!”夏依十分愤怒,“要不是唐门要术自替身,他就交代了!”

秦封大怒,反驳道:“什么不闻不问?你这小姑娘知道些什么!”

苏汐的半边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人没事就好。”她淡淡地说,“秦兄,我们回吧。”

“赶紧走人!什么没事,你们……”夏依还要再骂,被纪曲把嘴捂了起来。

 

靈鸑。

“秦兄,可还记得当年欠我个大人情?”苏汐忽然问道。

“你要我现在还?”秦封会意,“好说,请苏前辈布置。”

 

血杀医馆。

“夏依你怎么能打人家?”纪曲满脸无奈,“我们开医馆的,不管江湖恩怨,何况那还是唐轻的朋友呢!”

唐轻一直在旁默不作声,忽然开口:“最近帮我盯着点那个帮盟的驻地。”

夏依也点了点头,说:“我试她,她毫不在意。既然找着了你,她应该会。”

“你们在说啥?”

“你去帮唐轻盯着那个帮盟的驻地!”夏依没好气道,“知道了没?”

“哦哦哦。你们看着病人,我这就去。”

 

“情况都查清楚了。”秦封动用了所有情报网,“唐轻去找了师尊,没料想师尊上面的人被他们拿钱收买了。”

“然后。”

“然后他师尊就撒手不管了。”

“有趣,继续说。”

“上面的人给了他们唐轻的方位,某天晚上,他们袭击了他。”

“毁了个傀儡,捡了条命。继续。”

“恩,毁了个傀儡,他捡了条命,跑到了那个医馆,被那对夫妻收留了。”

“他们有旧?”

“应该是吧。”秦封整理着各处的传书,说,“三天后,他们和那个上面的人,要聚饮。”

苏汐夸赞道:“不愧是闻名燕云的靈鸑,很好!”

“我们都准备好了,到时候助你动手。”

“人情已了。”苏汐说,“不需要你们插手。”

秦封诧然,提醒道:“那可是一大群人!”

“恩。”苏汐应和了一个字。

“行吧,别死那了。”秦封知她意已决,不再阻拦,“回头再来喝酒。”

“下次见面,别喊我苏前辈了。”苏汐撇了撇嘴,“我没那么老。”

 

开封郊外,无名野店。

离了数日的苏汐终于又回了来。

她并没有开店门,只是取下了挂在门旁的那把旧伞。

然后,把那把重金购得的剑鞘,丢在了门前。

 

燕云,血杀医馆。

纪曲正在向二人抱怨,观察了几天,那边毫无异向。

夏依不以为然,要他继续去盯着。

唐轻想了想夏依当日的数语,忽然醒悟:“夏依你激她去替我报仇!”

夏依扬了扬嘴角。

“我就是因为不想苏老板卷进来,才在你们这儿呆了这么久。你……”

“她知道我激她。”夏依正色,“但她没打我。说明这也是她的本意。”

 

那个帮盟,今天聚饮。

秦封派人打探了个清楚,那个上面的人和帮盟高位,聚在了何处何处,那地又在燕云何处何处。

苏汐收到了消息,策马而去。

“来者何人?”帮盟守门人喝道。

苏汐并无答语,随手打晕了守门人,进了帮盟。

三年之前,就是从这儿走的,如今,又回来了。

 

“我看见一匹马停在了那个帮盟门口!守门人也被打倒了!”纪曲火速赶回医馆,向他们报告。

唐轻正衣起身,夏依为他牵来了马,说:“去帮她。”

唐轻点了点头,跨上马背,驾!

“夏依,我们不去帮忙?”纪曲有些担忧。

“这是他们的仇怨,理应由他们了结。”夏依顿了顿,“不过,是非对错,永在人心。”

 

“苏老板!”唐轻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一地的伞屑和躺了一地的人。

苏汐是唯一站着的那个人。

“苏老板你怎么样!”唐轻三步并作两步,“有没有事?”

“没事。”苏汐心情不错,“三年了,终于了了。”

“你不是说不在意那事嘛。”看见苏汐没事,唐轻也放下了心。

“呵。”苏汐嗤笑,“我可以忍,然而他们欺了我的人!”

“你不会把他们都屠了……”

“没有。”苏汐摆了摆手,“也就是都弄了个武功尽失罢了。”

“苏老板真厉害!”唐轻不禁赞叹。

苏汐撇了撇嘴,指了指地上的伞屑,道:“我天香武学工于巧劲,这伞都碎尸万段了,要是带了个剑鞘,碎成一块一块的,可能是我也说不定。”

唐轻大惊失色,这才发现,苏汐身上刀伤剑伤斧伤等等等,她一贯喜欢的灰黑衣服都浸了血更黑了。

“没事,小伤。”苏汐挣扎着走了几步,把手中的细剑往燕云大地用力一掷。

 “黑即黑,白即白,苏某不愧天香名。”

(未完待续)

PS.本章剧情有真事原型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匿名作者投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