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她不会喝酒 第一章 - 丐毒GL慎入

2019-02-19 15:04:12 佚名


*本文短篇,只在天刀同人平台上投稿,禁止被盗去制作橙光游戏

 

  从整个地图看下来,云滇的右上角被火山占了近一半的范围,走近看着那灼热的熔岩,从火山口缓缓地流下,在火山脚下竟然有一湖水,山与水相接之处,冒着水雾,如果忽略了后面的火山只看着湖上的水雾,会让人误以为是个仙境。

  在湖的另一边,朵朵艳红的彼岸花开得垂涎欲滴,让人想摘却让人畏惧。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彼岸花被称为黄泉路上的花,附近的林中,隐隐地传出某个低沉的惨叫声。

  一名女子此时正抬起一只脚扫出无数的脚影将一名胖男子踢到空中,随后她一个转身,抬起的脚蓄力之后小腿将胖男子狠狠往地下一压,胖男子惨叫一声倒地。

  “姑……姑娘……你到底是谁?”胖男子痛苦说道,“钱……钱的问题……好商量……”

  女子没有回话,小身板举起大她一圈身板的男子摔到地上,完了身体还跳起来再重击压下去。

  胖男子彻底没了声音。

  女子转身,起步离去。

  夜色有点凉意。

  女子本身穿着就是暗色的微夜潜行衣服,没几步就隐到了山林之中。

  突然,女子感到暗处有什么东西速度朝着她扑过来,转眼之间,身体突然被钻进了不明物,整个身体一颤,四肢定住,人倒了下去,眼帘垂下时,除了山林山石,她什么也没看到。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女子意识迅速地回归身体,条件反射地,她在睁眼的一瞬间一手伸到了前方的人的脖子处,还掐住了。当她看到自己掐到的是一名女子时,不由得有点诧异,但是本能的,她还是下了重手。

  “嗯……啊……啊啊……”被掐的女子发音有些困难,但是她却没有动起自己的手去阻止。

  “你快放开她!”此时一男声叫了起来,同时,他双手还拿起了放在他背后的双短刃。

  女子掐的手放轻了点。

  被掐的女子呼了口气,“哥……别……”她先一手抬起想要挡着男子不要他动手,然后对着床上的姑娘说,“不……不好意思……让你误会了,我哥没有恶意……”

  女子不解,但掐人的手还是没放下,倒是放松了许多,只字不发。

  被掐的女子这时能正常说话了,她看了下眼前的女子放松了手许多,有些许的笑意,“不好意思姑娘,我的失误让你晕倒在山林里了,是我把你带回来的。”她再看了下眼前的女子,眨了眨眼,示意一下女子掐她的手,“所以,能先把手放下吗?”

  “跟她废话这么多干嘛?这里是五仙的领地,她擅自闯进来,被击到也怪她倒霉。”女子的哥哥继续说道,“你还带她回来,你是不怕命多吗?你也看到了,她差点要杀死你了。”

  “哥,你先出去。”被掐的女子说道。

  男子收回武器,“哼——”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冷声说道,“你要是敢动手,定是活不出去。”

  “呀——”门开的声音。

  “哐——”门关的声音。

  “好了,人我给叫出去了,你的手能放下了吗?”被掐的女子说道,“有啥事好好说……”

  “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倒下?”床上的女子问道。

  被掐的女子迟疑了一下,“……那个……我当时在练蛊虫操作,刚好那虫子会飞,速度还很快,但是我一失手,它就飞走了,我不知道它飞到哪了……然后我就找吧,最后看到你躺在地上……”被掐的女子再是迟疑得更久一点,“它喜欢活物……我探查之后,它确实是在你身上……”

  “那怎么放出来?”床上女子问道。

  “……”被掐女子思考了几秒钟,“它在你体内暂时不会有危险……”

  “说!”床上女子冷声道。

  被掐女子再思考了下,“那个……其实……我还没练到能熟练取出虫子的地步……所以……不能……现在……立即……取出来……”说完眼帘不敢对上面前的女子。

  床上女子想了想,“那其他人能取吗?”

  “这虫子和我已经绑定了,目前就我……就我能取出来……”被掐女子说道。

  床上女子无语。

  默久。

  被掐女子试探性说道,“你的手也抬得久了,现在能放下了吗?”

  床上女子盯着眼前的女子。

  “我发誓……我一定会取出来的……”被掐女子说道。

  “要多久?”

  被掐女子思考了下,“这个……不太好说……反正我不死,你也不会死……”

  床上女子这才放下了手。

  事后。

  “我叫肖蛊,你呢?”原被掐女子先自报姓名。

  “语环。”原掐人女子说道。

  “哇……你名字和你性格好不搭配哦!”肖蛊立即就开了吐槽。

  语环无语。

  一个月后。

  开封,人流最繁华的地区,有着强大战斗力禁军的皇宫,有着供人娱乐的乐坊,有着热闹的拍卖行。

  人多,自然也就杂。但貌似,繁华的地方,总会有些不入流的……某些人。

  “铛——”一声,一锭银两落在地上的一碗中,这碗的旁边,坐着一个随意穿着普通的垂头的人,当这个人听到银两落地的声音时,猛的抬起头,看向给他银两的人,“好阔气啊老板!感谢老板!”

  “哼,收拾好东西,我有事要问你。”来的人是肖蛊的哥哥。

  看美景,越多越好,想要看得多,就要站得高,两人在一高处的屋顶上。

  乞丐的旁边摆了三大罐酒,自己手里还有一罐,拿着酒往着嘴里灌,全然不在意前衣的浸湿,“哈哈!好酒!好酒!好久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了!”

  “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再喝下去我怕你字都吐不出来。”肖蛊的哥哥叫肖毒。

  “哈哈!不醉!不醉!你问吧……嗯嗯……咕咕咕……”这人说话还不忘把酒送到口中。

  肖毒嫌弃地看了一眼这人,然后慢慢说道,“我妹一个月前救起了一名女子,那个女子体质出奇强悍,普通的兵器不能轻易地伤到她分毫,她主要是拳脚攻击方式,我在想,她是不是就是你们丐帮的弟子。”

  “……咕咕咕……那就是吧……”这人把罐底抬得老高,完了,呼出长长的气,然后擦了擦嘴,“嗝……”突然他想了想,“咦?女子?难道你想要丐妹,我帮中丐妹不多,但是个个功夫了得,你有眼光啊!”

  “你……我不是那个意思……”肖毒转头一想,“你说帮中妹子不多?”

  “是啊,怎么了?”这人又拿起一罐没开的酒,拆了封口,又喝了起来。

  “你们丐帮都这么嗜酒的吗?”肖毒问道。

  “不是啊,我是太久没喝了,一时兴起。”说完,又灌了几口。

  五毒沉思了下,“她好像从来没喝过酒。”

  “咳咳——”一听完,这丐帮弟子呛了下,停了下来,“我们丐帮不论男女,个个都会喝酒,怎么会有不喝酒的丐帮?”

  “我都观察了一个月了,会骗你?”肖毒说道。

  丐帮想了想,抬头看了下远处,“不喝酒的丐帮没有爆发……”

  云滇。

  湖边的彼岸花在风中摇了摇,如少女般调皮。

  “如果我现在就离开你,身上的蛊会不会有动作?”语环问面前的肖蛊。

  肖蛊思考了下,“会,蛊不能离我太远。”

  “那你留我在你身边是什么意思?”语环问道。

  肖蛊顿了顿,“你知道了?”

  “你是想把我身体当容器还是对我个人有要求?”语环继续逼问。

  “我……”肖蛊想了想,“是的,我有求于你。”

  “那是什么事?”语环算是想了明白。

  “我想要你带我离开这里。”肖蛊开门见山说道。

  空气突然冷了下来。

  彼岸花也如静止了一般。

  “怎么了?”肖蛊问道。

  “你……你不是已经和……”语环说到这,看到肖蛊的眼光刺过来,立即改了口,“……订亲了吗?你走了……”

  “我想要离家出走。”肖蛊没有迟疑地说道。

  “为什么?我看他们对你也不错,为何要丢下父母?”语环问道。

  肖蛊想了想,她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走近语环,“为什么?”她把上衣慢慢地脱下来。

  “你……”语环不知道肖蛊要做什么。

  “我们五仙自小就会教如何使用蛊术,但是我却不一样,我不用像他们一样日夜地去学习蛊术,因为我和他们不一样。”肖毒此时的胸前已经脱下了上衣。

  语环看着肖蛊的胸,刹时说不出话来,暗里,猛然闪过一道光,表面上是保持镇定,内心已经翻滚起巨浪。

  “这个标记,是一种诅咒,需要世代的人担当,而它刚好就落在了我的身上,让我与其它的弟子不同,但是已经是定下的宿命了。”肖蛊说道,“也是因为这样,我不熟练的蛊术让你牵扯了进来,但是我这里认识的就你一个是外人了,能帮我的也只有你了。”

  “这和你离家有什么联系?”语环问道。

  “这不是一个单链的诅咒,这个诅咒还有另一半,另一半就是订亲的那一边。”肖蛊说道。

  “如果你跑了会怎么样?”语环问道。

  “会死……”肖蛊说。

  “你不怕死吗?”语环此时把肖蛊的衣服慢慢地穿起来。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肖蛊嘴角微微笑了笑。

  “你们在干嘛?”肖毒几个轻功就到了二人的不远处,正好看到语环在给肖蛊穿衣服,立即对语环吼,“语环,你对我妹做了什么?”双手又拿起了背后的双刃。

  “哥……她没做什么。”肖蛊赶紧说道。

  “小蛊,这里离家太远,你快回去吧,这里迷路了就不好了。”肖毒收起双刃,语气又缓了下来。

  “哥你先走,我一会就来。”说完,对着语环点了点头。

  语环不明,原地站在那里。

  肖毒呼了口气,再吐出来,转身走了。

  “我们回去吧。”肖蛊说道。

  语环几步就将肖蛊的衣服穿好,点了点头。

  夜晚。

  语环刚关了灯,忽然一把小刀就从窗口边飞了过来,语环头一侧,那把小刀插进了墙里,语环摸到那把小刀,发现刀上还粘有一条纸条。

  夜里的树下特别凉。

  语环来到树下,她的面前,是肖毒。

  语环没有说话,等着肖毒。

  肖毒想了想,“保护好我妹,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尽量满足你。”

  “然后呢?”语环问。

  肖毒又想了想,“不管我妹遇到什么,她最后需要一个强力的人去保护她。”

  语环无言。

  肖毒再是想了想,“你……身为丐帮为什么不喝酒?”

  语环定住了身体,全身发冷了起来。

  “如果你实力不够,不,我不是说你现在的能力不行,只不过是还能更强,为什么你不喝酒?”肖毒问道,语气与以前的宛如两个人。

  见没有回答,肖毒最后只能转身离去。

时间慢慢过去,语环还是定在原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里依然是凉凉的。

  一只鸟飞过树林。

  “咔嚓——”一个丫环般的傀儡立在语环的后边。

  “你不回去了?”傀儡的身后发一个女声。

  语环这才从沉思中醒过来。

  “没人发现你?”语环开口问道。

  “戳中你痛处了?我来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女声继续说道。

  “我没事。”语环说道,“告诉他,我还有事要做。”

  “你竟然也会任性一回,难得!”女声说,“我会传达的。”

  “谢谢!”语环淡淡说道。

  “咳咳……今晚的太阳好大啊……我回去看看我的娃娃是不是体温也变暖了。”地上的傀儡消失,传来人走后的声音,“希望这两个字不是离别。”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不会起名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