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笔写离合》第十七章移花同人《以东行》(下)

2019-03-05 18:05:21 佚名


【五】

 

在沈幼菱用化名“曲菁华”尝过九华的蹄花汤、品过江南龙井茶园的茶、喝过荆湖鲜美的鱼汤、看过徐海万仞峰的冰棺、骑过燕云千里营的烈马、猎过徐海野的赤狐、抓过东越七色海的鸭子、走过巴蜀双月湾的桥、数过秦川沉剑池里的七把剑、看过襄州无涯峰的云海、将整个中原走过一圈之后,她又回到了东海。苏霜华在照影亭处理案卷,明玉卿与横霞子在焚霞亭对弈,沈醉花与萧曼声在玉山上吹笛,星月将军在星月湾操练水战,就这样一如既往的又过了几年。

直到宫主回来,带回了他垂死的徒弟唐青枫。

 

那天下了小雨,忌开柱眼,宜求医。

浓重的乌云自天际卷上来,连着海水都褪去了透亮的蔚蓝色,变得昏暗发灰。远山之间,遮住太阳的地方,泛起了淡淡的雾气。

苏霜华就是在那一天医治唐青枫的。

本该护法的苏小白被轰出来,同沈幼菱等一干弟子等在外面。

“你怎么出来了?”沈幼菱小声问他。

“我也不知道,但父亲叫我出来等,定然是有自己的考虑,”苏小白答道,“他一定可以救活唐盟主。”

沈幼菱扭头看着他,见他目光坚定,眼底清澈一片。

是了,移花宫所有人都四这样近乎虔诚地相信苏霜华,好像苏霜华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沈幼菱无端想起苏小白常说的话:“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多笑一笑。”

他与苏霜华并无血缘关系,但在某些方面却出奇得一致,比如稳妥能干,废话和笑容一样少。

苏小白就连小时候也不爱笑,沈幼菱第一次见他,他就在哭。

那会他被星月将军带在身边,星月将军是什么人?管你年岁大小是男是女,直接扔进大炮里,沈幼菱在前面看着苏小白一脸灰呛得直哭,觉得这个才只会爬的小师弟真是太惨了。

简直是目不忍视耳不忍闻啊!沈幼菱伸出小肉手捂住了眼睛。

当然小孩子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同情心,她的手指偷偷分开,在小小缝隙里,看到了立在人群中的苏霜华。

自己的孩子被扔进大炮里,却一点也不恼,面上还颇有几分欣慰之色。

可即使那样,他也没有露出哪怕一闪而过的笑容。

沈幼菱抬头看着紧闭的木门,想起多年亲身经历的花海幻境,心中泛起隐隐不安。

 

两个时辰之后,门开了。只有宫主子桑不寿一人缓缓走出来。

“小白。”

他声音沙哑,唤苏小白过去。

沈幼菱心里一凉。

 

 

 

【六】

 

这夜送行的人群捱三顶四,灯火凄迷。

除了尚在昏迷的唐青枫,所有人都来了。

移花弟子无论场合,皆着白衣,此刻这白色人群静默着,直到沈醉花与萧曼声赶来,共同吹奏祭曲——就像当年在苏霜华之父苏碧落葬仪上那样。

在庄重的音乐声中,沈幼菱耳畔回荡的却是沈醉花当年在幻境入口对她说的话:

“花海幻境,本来就是要面对你最不愿刀兵相见的人,并且战胜他,也战胜你自己。”

沈幼菱在幻境中见到了谁呢?

她目光投向停在岸边的小船,苏霜华静静躺在里面,像一朵即将开败的长在山巅的花朵,白色的,既高洁又泛着死气。

沈幼菱在幻境里面见到了苏霜华不假,但她见到的是在她面前惨死的苏霜华。

你最不愿刀兵相见的人,在你眼前被月光化作的利箭毫不留情地穿透身体,参差不齐的箭镞耀武扬威一般袒露在你眼前,他一身白袍被鲜血所染,红得发黑,然后看着你的眼睛,直挺挺倒了下去。

而你眼睁睁看着,如同被梦魇缠住,寸步不能移,连声音都发不出。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沈幼菱差点走火入魔,一身功力险些毁于一旦。

即使是个幻境,也足以让她后怕半年。

可清醒着散去一身功力,感受着自己的生命一寸寸被剥离,逆转天道强行起死回生,较之万箭穿心又何如?

沈幼菱不敢想。

 

子桑不寿站在最前面,身边是楚天璇和苏小白。

沈幼菱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瞧不见他们现在是什么表情。但在移花,每逢亲人或者重要之人离世,与此人关系最亲密的弟子都会参悟一些关乎天道的东西。

先生而后死,大拗才能大悟。

总要有什么东西触到心里那根弦,拨得心中一隅震荡,拨得灵台一片混沌,才能领悟到天道。

沈幼菱不知道子桑不寿参悟了什么,她仰头看着璀璨依旧的夜空,只是在想:为什么像苏霜华这样的人死了,夜色还是这么亮呢?

他的内功聚能掀起海上三丈浪涛,散能如高山流水般奔绵延不绝,通天道,晓人理,可推算星辰潮汐,也可逆转生死。可是他还是会死的,还是会被人遗忘的。

沈幼菱一直不明白玄乎其玄的天道,到苏霜华死的那天,也没能明白。

她看见载着苏霜华遗体的小船越飘越远,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印记一下烙印在她的额头上,就像她六岁那年将醉心花的花粉忽然吸入体内。

 

 

 

【七】

 

苏霜华仙逝后的第七天,唐青枫醒了。

那天沈幼菱隐在人群里,隔着两三个人看向唐青枫。见他面色仍然苍白,唇无血色,唯有一双眼睛里闪着光。

这就是苏霜华以命换命救回来的人吗?

一生一死,一死一生。

她的眼神越来越空洞,过往的悲喜仿佛全部被抽走了。

一个人突然离世,身边人总是不相信这场噩梦的,或者说一时适应不过来,总是觉得他还在。而后在某个众人皆在而独他缺席的晚宴上,在某一个仙鹤啼叫声响起的瞬间,在含着潮气的海风吹来的一刹那,茫然四顾,才惊觉他真的不在了,随之涌上来的不是眼泪,而是凝在心头的莫大的怅然若失与无可奈何。

但沈幼菱不愿意这样,她想留住些什么。

沈幼菱看着他身上与苏霜华相差无几的服饰,有一瞬间的恍惚。

她的眼里是一团烧灭的死灰,这团灰不足以复燃,但余温尚能支撑着她勉勉强强,像傀儡一般走出去。

于是她鬼使神差地出列,半跪在前,声音像是用笛子敲击玉山上冰冷的玉石碰撞出的声响,听不出情绪:“弟子沈幼菱,愿效忠于宫主,生死不渝。”

她在中原有一支可以培养的势力,苏霜华以命相救,她一点心血和前程不算什么。

“若有人伤宫主一分……”

话未说完便被一个朗朗男声打断,余光一瞥,见苏小白同样出列:“东海移花必倾全族之力,十倍报之。”

话语清晰,一字一句。

别于沈幼菱的是,苏小白低垂眉眼,眼底却燃起了光。

 

愿倾其所有,山水一程聊作相送。

沈幼菱半跪在那里,背影决绝而又悲伤。

那个梳着两个小团蔫着脑袋上课、揪明少卿胡子、三天两头被罚去思过的少女,终于是消失在唐青枫苏醒那天。

 

 

————完————

 

等着看《襟上花》的小伙伴不要着急,《襟上花》在修文 基本上重写了 大概修完后会在专栏一期更完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齐怨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