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天涯故事】听说后来我的师父结婚了

2019-03-12 17:49:05 佚名



0.0

您好。

又是我。

世风日下。

我们可以讲下一个故事了。

 

0.1

这个故事那必然不属于我。

因为我死了的师父那可是一条正直的单身狗。

单身狗怎么会结婚呢。

您说是不是。

 

0.2

这个故事真的没有一个轰轰烈烈的开场。

想了一路也想不好到底用什么来开启这一篇白开水的心路历程。

但是叭,每个平凡的故事本身。

都是天刀的一个缩影。

 

0.3

故事隶属于【我给你写一个天涯】系列组。

系列名字是我瞎掰的。

来源灵感是看我上一个故事的小天使。

小天使花了一天的时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所有人设荣誉归于她。

所有爬格子归于我。

 

0.4

故事时间线不可考,真实性不可考。

 

0.5

对不起我只是个讲述者。

 

1.

"你是在用后脑壳敲键盘吗大象用脚趾都比你打的好。"

千城用一记绝命伞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殴打,在YY嗤笑了一声。

我则默默按了打坐,一声不吭回血。

好歹我有一个没插在他风墙上的寄生决好吧。

我是真的不服气。

但经验告诉我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还嘴。

没有师父拦着我能被千城喷成筛子。

保命要紧,山不忍,我忍。

 

2.

这是一个五毒还没被砍断腿的年代。

但我觉得就算没砍,我也没法在荆湖的大平原上跑出一套告辞剑法。

 

八师傅说,我是他见过唯一一个寄生决撞离渊撞得一往无前的云颠弟子。

我说,那可能是因为师父跟我打从来不开离渊吧。

八师傅每次听到这个都会扭头一面大旗插到师父头上,然后用我看不懂的手法把人一通打死。

一边打一边还会在YY崩溃的碎碎念,大咚你给我放离渊,离渊离渊离渊……嘿咕儿你看这样逼离渊然后等一个倒数你BALABALABALA。

然后师父就会在八师傅的碎碎念下躺成一只花里胡哨的死真武。

 

3.

我觉得说到这里。

我过往最重要的一部分人已经出现了。

我的师父真武咚咚,我的师娘天香千城,和师父的拜把兄弟五毒老八。

以及我,一只不是在死,就是在死的路上的,五毒。

我故事的讲述者叫我咕咕。

只能解释为我跟我师父的名字合起来会非常振聋发聩。

 

以及眼花。

 

4.

我觉得在上一个游戏我还是一位颇为犀利的奶妈。

但是师父把我带进天刀之后我就从一名36D成为了一名……脆皮鸭。

八师傅其实说的不对。

我并不是一往无前的撞霸体。

后来他们不在了。

我还学会了飞雀撞无边杀戮。

还学会了灵蛇进笑道人的离渊。

但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千城在YY一边骂我智障脆皮鸡一边给我拉起来加满了。

都是后话了。

 

5.

我进天刀的那一年是陌上花开大区。铺天盖地的可缓缓归矣。

师父那个时候还不是我的师父。只是我的一位沙雕网友。

人傻,手残,还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彼时我们在的上一个游戏凉了又凉,熟悉的朋友都有了各自的生活。

就剩下我一个毕业生,外加他一个富二代游手好闲。

瓜皮配瓜皮,正好。

"天刀去吗。"他问我。

"啊?"我那时候答辩刚完成,每天百无聊赖等照毕业照。

"来啊画面可好看的,来奶我嘛。"

"行吧。”

 

6.

师父是真的有钱。

肝也是真的肝。

现在想起来,他应该算是当年很常见的那一种自己练号自己砸钱堆功力的一群大佬中的一只小瓜皮。

那年好像代练并没有很多,副本你再是老板也得自己拿头打。

毕竟是那样青春洋溢沙雕又惆怅的时光。

 

7.

物极必反。

当我连着一个星期被他用夺命连环CALL叫醒排队上线之后。

我出离愤怒了。

排什么天刀。

我什么我。

 

换你是一个混吃等死了四年因为起不来床逃早课的大学生,快毕业了每天六点钟被一只兴奋到狂躁的哈士奇花式扒拉醒。

你也得疯。

 

8.

但是如果我知道后来我再出现在天刀里,会被人问"嘿嘿嘿大咚这哪儿来的童养媳",我大概拼死,也还是要努力肝上一肝来摆脱这种吃软饭的头衔的。

可惜的是我并不知情。

师父也从来不把这些问话告诉我。

 

他就仿佛短了根筋,尽管外界各种声音,却还是不痛不痒的待着名字成对儿的我到处蹦哒。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进入了千城的嘴炮攻击领域。

 

9.

千城那年的天香是真的强。

现在的天刀你很少见得到玩天香的汉子,但在四娘制霸的那一个年代,玩的酷的男天香手拿把爪,个个都是人才。

 

只可惜。

和他的技术一样犀利的,是他那张嘴。

 

10.

我大概错后了两个月的时间进了师父的区。然后沉迷风景。

师父又沉迷肝等级提功力。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两个就各自躺在对方的好友列表里,相安无事。

 

然后那一天。

我被千城杀了。

 

11.

那时候我很喜欢在万劫海待着,顶着我的工作室的名字和工作室的外观,混在一群脚本里,随便骑上马就跟着他们跑。

就好像我自己也并没有很无聊一样。

因为我实在是没有心思去追什么等级,也不明白什么精工就能提高功力。

风景好看就是了。

 

12.

突然黑白的时候我其实是惊呆了的。

我花了一分钟去看是谁杀了我,然后在一片黑白里看到了千城的名字。

和这个白发天香身边同样白发的咚咚。

一男一女的游戏角色。

这两个人顶着一样的帮派字。

我怔了一会儿,原地复活的倒计时过去了,也没起来。

 

13.

私聊叮地响了起来。

"哎?徒弟?你怎么在这儿"

"嗯"

"我们来刷名望值的……没注意到"

"没事。"

我原地复活。

那个橙色名字的天香就这么站在我面前,看的我发憷。

我看到师父在当前敲字,让千城给我道歉,介绍我说,这个是我的徒弟咕咕,这个是我的绑定奶千城。

 

然后我看到千城在当前扣字了。

"哎哟,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一蹭就死了。"

真的,话语里半点愧疚也无。

然后咚咚在当前哈哈哈的笑了。

"我徒弟就是个咸鱼啦咸鱼。你别欺负她。"

 

14.

就在那一个瞬间。

我发现,虽然我们在上一个游戏是亲密无间的沙雕网友。

但在天刀这个游戏里。

他们用金钱硬生生砍出了一道鸿沟。

 

我穿着破破烂烂的系统任务装,在当年那个对天刀的烧钱毫无了解的时候,也体会出了每次师父带着我做什么时候他的花里胡哨的朋友那样惯常又漠然的模样。

 

15.

师父可能是终于发现他的徒弟我比饮血怪还小这件血淋淋的事实,开始在带老板的时候把我也带上蹭侠义,顺便给我蹭蹭精要。

 

队里,必然有千城。

 

16.

那个年代我还处在无知而又天真的阶段,看男号就觉得是男的,看女号就觉得是女的。

以至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千城是个脾气暴躁的御姐,每次进本都战战兢兢,生怕被喷到头炸。

 

不过很久之后我跟千城熟悉以后。

我告诉他,我一直以为你是女的。

然后我还是被他暴躁的开红致死了。

我觉得其实这也挺好。

这说明他并不是因为我是个陌生的工作室小号而喷我的。

他对待亲友也一视同仁。

被他奶大的基本也都是被他喷大的。

以至于我们后来这群人拉出去是PVP和PVE领域个顶个的好手。

连我师父那个手残也自己徒手撕上了化境。

真的是一部可歌可泣的DPS成长史。

 

17.

但是如果说。

跟我的哈士奇师父熟悉起来只要一秒钟的话。

跟千城熟悉起来你得用命换。

 

在又一次开局扎了寄生决就被郝厨子AOE到凉凉之后。

千城在队频暴走了。

"大咚你管管你那个脆皮鸡她是急着进来送菜的吗你给我乖乖挂出去再打包子赶着去投胎吗。"

我想说。

我不是。我没有。

是索命决先动的手。

太委屈。

 

18.

我想,这么被带着,真的不是回事。

那个年代75每天都要打,一打就是两次,每个晚上我要被郝厨子折磨,师父要被千城折磨,千城要被我折磨。

作为食物链的底端成员,我真的觉得再折磨下去我毒姐的小蛮腰真的要折了。

我遁了。

 

我结束了每天晚上郝厨子要吃酱牛肉的日子。

开始改换营地。

虽然还是个脆皮鸡,但成为了一只快乐咸鱼的脆皮鸡。

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书生。

 

19.

书生是真的书生。

我一直以为那个年代背着颜如玉的都是充钱的代表。

充钱又是厉害的基础。

所以当我在开南接到书生的插旗的时候堪称惶恐。

 

结果我竟然找到了能跟我打成五五开的选手。

兄弟。

我看好你。

能跟我打成五五开的人已经不多了。

 

毕竟我可是走在路上都能被脚本工作室打死的。

 

20.

跟人打架真的是太好玩了。

甭管菜鸡是不是菜鸡,只要对手惺惺相惜。

我们能打到世界的尽头。

 

我全身心投入了殴打神威的伟大事业当中,浪得刃都飞了。

我也再不热衷于给师父做侠义宝宝,甚至有时候他来问我,我也只在打坐回血的时候回一句,插旗呢,不去。

 

21.

咚哥是个神人。

你说他大佬。确实是追功力。

你说他风流。……大概随叫随到指哪死哪也算风流?

但是任这个白发红衣闯天下北辰王道素问仙的年代。

他愣是没有一位师娘给我们的生活添砖加瓦。

就好像以前游戏里他好歹是个花里胡哨的菜逼。

现在他就剩下花里胡哨了。

 

我觉得问题可能是千城太凶了。

除了我这群人哪儿还会有个母的敢介入生活。

 

突然觉得我真的是太珍贵了。

 

22.

但到底咚哥不是平凡人。

在我热衷于跟书生菜鸡互啄的第十天。

他带着一个金光灿烂的五毒"啪"的一声进了我的组。

彼时我刚交了鹰扬准备一个灵蛇撞背水。

被两个连续的对话框震了个趔趄,"吧唧"被书生锤到了墙上,凉了。

 

心如死灰。

 

23.

咚咚说,你看你这么喜欢插旗,我给你找个师父。

老八就是跟着进组的那个五毒。

两个人到达事故现场的时候书生正在一本正经的给我分析为什么我会被他打死。

而我本人则持续糊在墙上。

怀疑我师父完全没感受到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所以第一次见面,我就给八爷留下了极大的震撼。

 

24.

我从八师傅的扣字里感受到了他的痛苦。

"咚哥。"八爷扣字。

"你说这个是你给我找的天赋异秉的徒弟?"

咚咚欣然承认。

"……?"我结束了糊在墙上的状态。

"……???"这个是进入怀疑人生的八爷。

"这不挺好的吗。"这是毫无自觉的咚哥。

 

"你这是把人给我送过来饮血的吗?"八爷崩溃。

"你这是把我送人饮血了吗?"这是想离家出走的我。

 

世风日下。

做徒弟的真是越来越难了。

 

25.

你!给我!把你!徒弟!提到!一万一!"八爷这么崩溃的时候,我又开始跟书生互相交技能去了。

我想了想,我好像起码有个7600功力了。

啷个嘛。一万一你就不饮血了吗。

 

我潇洒的交了个蝙蝠掠夜,把背水时间结束的书生怼到了角落里,残血反杀。

扭过头,我发现咚咚抱头蹲防在地上一脸惨不忍睹。

咋了嘛。我们两个势均力敌咋就不能看了啊。

 

26.

啊女人,你的名字叫骗子。

为了教我提功力,我师父终于死磨活磨拉我上了YY,讲附魔讲精工讲石头,比大学上课还琐碎。

伴着千城的各种"呵呵。"

生无可恋。

 

27.

"啊。"这是我。

"嘶。"这是我师父。

"呵。"这是千城。

在我师父无敌高压之下。

我第一次知道CTRL+G是个什么鬼。

然后带着九婴被八层的BOSS打死了。

"太惨了……"这是痛心疾首的八哥。

 

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在我爬塔的时候。

进组围观。

我死了还围观的这么高兴。

 

28.

"账号给我。"这是带着我打了一周本之后崩溃的千城。

咚咚一点都不崩溃。他很开心。

开心到带着我打所有我要的心法,带着我刷精工刷到头秃。

千城一边骂街一边奶我。

奶到崩溃。

他说,你号给我,不然给我死出去。

相比死了我觉得。

账号算个啥。

我给还不行吗。

 

29.

后来。

在所有联系都断了的时候。我回忆起这时的时光。

跟八师傅嘿嘿嘿的笑。

然后八爷叹了口气。

"我当年让大咚带你提功力是逗着玩的。"

"但他真的对你很上心了。"

八爷给我讲了另一个故事。

 

30.

老八说,当年我教你PK,起先是收了咚咚的学费的。

老八是个论剑代练,后来某个赛季还打进了三十二。

"我们是一个帮的,你跑去找神威组固定队之后,他差点退帮去找你了。"

我说八师傅你别编了你们每天打本打架的哪儿想的起来我这个脆皮鸡。

"大咚是真的难过。"八师傅说。

"大咚是帮里高战,那段时间你师父不上线你都不知道。你跟一个菜鸡插旗把你师父给打自闭了。"

我觉得我听了个假咚咚。

而且我有那么难教吗还得付费才让你舍得教我?

八师傅沉默良久,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世风日下。

做徒弟的真的是太难了。

 

31.

老八讲,你知道当初我问你跟大咚关系,是大咚的授意吗。

 

我知道当年他们因为我跟师父的名字好奇我们的关系。

然而当年八师傅问我的时候。

我正在无涯峰挨千城的打。

狼狈逃窜中间我只能想到啥说啥。

"怎么会觉得我跟师父有什么啊……啊啊啊啊爸爸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我炸蛊啊我警告你喂……我们是多纯洁的师徒关系……"

 

32.

我师父单身怎么能是我的问题呢。

我巴不得他找个温柔可人的小姐姐缓冲一下每天提功力挨揍的日常。

可惜了书生后来不再跟我有什么交集。

我相当怀念那一段菜鸡互啄的日子。

我说,师父你去找个情缘啊,千城这么凶的。

咚咚没说话,可能是在思考千城哪里凶了。

他说,行,我去看看。

 

我却是万万没想到。

咚咚跑了一圈。

带了个男人回来。

 

33.

这个男人成为了我一段时间里积极上YY的动力。

因为声音太好听了。

 

作为一只声控。我毅然决然扎进了带师弟的日子里。

小白就是师父找回来的男人。

师父说,我给你找个菜鸡师弟,你们玩。

好吧,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骗子。

这么好听的声音。

那真的是。

嗯。

带!

 

当然我当年丝毫没有感受到一个一万一的带个六千的两个人打七爷有啥问题。

能有啥问题呢。

不就是个灭吗。

 

34.

小白是个萌新。

如果说我好歹还了解MMORPG的话。

他进天刀光适应WASD就适应了很一阵子。

但是萌新不可怕。

就怕萌新找到充钱的入口。

我一边带着小白脸滚键盘。

一边看着他一飞也吃了,时装也有了。

我功力上两万的时候,他也快一万八了。

后来我们师门的景象就变成了。

一溜儿金光闪闪花里胡哨的菜逼。

加上一个主线任务装工作室名字的我。

 

35.

带着这样的师门出门真的很拉风。

尤其是我带着一车花里胡哨开出来一辆白车的时候。

特别有面子。

不骗你。

 

36.

写到这里真的很难还原当年自己小雏鸡的心情。

跟着一群大佬,默默打架默默打本,什么都在一起,骂也受着,照顾也受着,那个时候每天每天的都依赖着一群人——一个人——的日子。

是现在已经基本了解了天刀的我不能重温的过去。

 

37.

但我终究还是成长了起来。

自己进了一个咸鱼帮派,功力跟随大部队于是显得在帮里还讲的上话。跟小白一起带更小的号开荒,然后渐渐的在帮里有了存在感。

这种虚荣心在师父跟随着我进帮以后到达了巅峰。

虽然这是他固定队内部原因破裂之后他心灰意冷之后的结果。

后来就变成了他跟小白和我带着大家开荒。

 

38.

我们的名字一直没改,所以在这个咸鱼帮派里约定俗成的,咚咚依旧仿佛是我的人。身边的莺莺燕燕就被我的存在挡在了世界外面。

但我们从来没讲过这些,该打本打本,该聊天互相岔就插科打诨。

有一次,固定团的姑娘问我,你跟你师父,是情缘吗。

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我听的很多。之前还会很认真的澄清,后来渐渐的就不去管了。

我反而是笑了,你觉得我俩是啥关系。

 

姑娘想了想,就觉得你们两个关系特别好,特别特别的好。

我说,那就对了呀。

那是我的师父。

虽然很少来管我些什么,却是真心护着我的沙雕网友。

这就十分的适宜且足够了。

 

39.

但咚咚对我来说。

是个非常,矛盾的存在。

一方面我长大了,想独立而且能够独立。

一方面,这个人的存在,在我日渐以帮派为中心的生活里,渐渐挤占了一个咸鱼日常的时间。

时间很可怕。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已经到了第二年的情人节。

 

40.

我终于知道是咚咚上了我的号喷了书生。导致了有一个平凡的晚上,书生从我的列表消失了。

我隔了很多天才知道这件事。

逐渐庞大的好友列表和逐渐淡漠的人际,我的生活围绕着咚咚。

所以当我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我想了想,什么都没做。

我没有和他争。

这事是他自己跟我提起的,坦荡荡,理直气壮。

好吧。师父不喜欢的,那我就听话。

 

现在回忆起来。

我就那么死死的站在咚咚的一条线上,不曾回头。

 

41.

很久以后,我跟千城提起来这些事。

我问他,我那会儿是不是特别盲目?

千城在对面"啪"得打响了火机,沉默半晌,又是一声"嗤"。

千城说,你那个时候乖的可怕也倔的要命。怎么骂都不跑的,唯一跟咚咚生气只会因为副本。

你那个时候,太独了。

 

我托着腮叹气。

隔了两年的时光,我看着曾经那个精神紧绷全力以赴提功力练技术学打本的自己。

全然不顾周遭好友列表沉寂,还以为自己身边环宇众多。

等回过神的时候。

我已经被咚咚圈养在了羽翼之下。

这个男人用天刀大佬号无法被忽视的存在感,把我整个存在兜头盖脸的,纳在阴影下。

只是我不知道。

我还欢脱的带着帮派带着副本团。

有千城偶尔会把那些质疑我的人喷到怀疑人生。

还会不满足什么呢。

 

42.

我有天刀最好的师父,最毒嘴的闺蜜,最厉害的论剑教学大师,最稳定活跃的副本团队,以及最熟悉的帮派。

这是当年属于咕咕的全部。

 

43.

咚咚一直维持着对我的关心。并且是漫不经心的。

记得他第一次送我东西,是在一万七上一万八的时候。那么早的时候,师徒之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

他说,看你提的这么累,我给你个动力叭。你上了一万八的时候,我送你个东西。商城你自己挑。

恰逢秦川大雪。我回头看着这个老乌龟反手把棺材板插进雪地里,双剑出鞘。

他顶着的兔子随着他的动作脚滑,正吭哧吭哧往回爬。

我说,那就你脑顶儿上这个傻兔子吧。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游戏里的人物角色脑顶上白绒绒兔子正出溜儿下去。

后来出了很多的头饰。

这兔子这么多年,倒是在我头上安了家。

 

44.

我一直不想写那一年的情人节。

我总在想,如果没有那年的情人节,可能写这字的时候,我还能把链接发给咚咚一通大笑,说,我可算送你上了一回818。

可惜了。

 

45.

我的号,一半时间是我在打理,一半时间,是千城。

千城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自从我当众壮烈在了兵器谱八层,这个号就第一次被他要过去爬塔。

并且被人惨无人道的清理了背包的一级材料以及各种没用的道具。

雷厉风行一如千城本尊。

第一次把号拿回来简直天都塌了。

结果为了提功力,这号还是三五时常被千城蹂躏。

碎银修为攒不住就被他点了个精光。

真的。太苦了。

还好那个年代没有魅力值。

要不我可能会哭的。

真的。

 

46.

咚咚和咕咕。

这两个人仿佛顺理成章该是一对。

我的态度从啊,不是情缘啊。

变成了,啊,你觉得呢。

但到底。我并不觉得我需要强调这一点。

咚咚能在我的帮派,我的固定队里横行霸道,他依然在跟我打的时候意思意思的开个大阵,我却能在群架的时候一路跑回他身边躲进离渊里。

这种安静的默契是那个年代最温暖的美好。

一如咚咚当年展现的温和安宁。

可我从来都忘了书生是怎么离开的。

 

47.

咚哥,从来都是咚哥。

我的沙雕网友,瓜皮师父,在那个2.14,死掉了。

 

48.

那是一个狗粮满天的平凡的情人节。

我倒是从不操心过这个节日。

我跟咚咚有没有这一天都是沙雕对沙雕。

然而这个春天。

不太普通。

 

49.

固定队的神威把所有人拉进了一个私密的讨论组,哀嚎着要对他徒弟表白。

在那个欢众一堂的瓜皮日子里,我们一群打了鸡血荷尔蒙爆棚的少年人哄起策划了整场告白。

等一番骚操作震惊了世界频道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飘了。

多美好的感情。

多无畏的青春。

一向安静冷静的咕咕,给咚咚噼里啪啦的讲了一大堆话,讲他们是怎么策划的,男孩子是怎么表白的,女孩子是怎么接受的,他们怎么策划着放了烟花,现在已经终成眷属的。

我当年没想过,我当时欢脱的仿佛一只摇头摆尾的狗儿。

只顾着噼里啪啦一大通说,然后发给了咚咚一大串欢欣雀跃的表情包。

 

50.

咚咚沉默了一会儿,但沉浸在兴奋里的我根本没意识到他的沉默。

等我从游戏里的狂欢和群里的哄乱中脱离出来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属于咚咚的一条未读消息。

"一定要表白才可以吗。"

那句话没头没尾,但我整个人都沉浸在欢脱里,丝毫没感受到咚咚压抑的情绪。

我在狂欢中噼里啪啦打字。

"那是当然啦~"然后加了个耶耶耶的表情。

 

51.

隔了一会儿,我发现游戏里帮派炸锅了。

虽然这个单身狗虐哭的日子游戏各个频道一直都很炸锅。

但这一次,帮派里都在哟哟哟的起哄,说哎呀咕咕姐姐恭喜。还有一堆吃狗粮踢狗碗要红包的。

我莫名其妙的把聊天拖到最上面。

属于咚咚的名字被复制了。前面带着"世界"的标志。

我脑子空空的,又切回世界频道,上翻。

属于咚咚的一条记录还没刷过去,排列在世界沸腾的狗粮和骂街里,分外和谐。

然而我整个人都冷下来了。

私聊滴滴滴的渐渐响起来,多半是问"哎呀终于承认啦"和"恭喜"的。

 

【世界】咚咚:咕咕,做我情缘吧。

 

52.

我的角色停在无涯峰的那个小小的土地庙前面。我也不清楚那是不是土地庙。每次被千城八爷打自闭了都会跑到那里看云海冷静。

所以当时,我的号还是停在那里。

我没有回复任何一个人的私聊,也没有理会帮派。

这些私聊里面,没有老八和千城。

我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太阳沉下去,身边咚咚大轻功落下来,一言不发开始给我炸烟花。

我看着我们俩的友好度慢慢封了顶。

心如古井无波。

 

53.

说起来,我们一起玩了那么久,在那个年代,友好度却没封顶。

那个年代的游戏感情,好像并不如现在这么速成。

我们相处了那么那么的久,才确认了彼此的存在,默契,谈笑。

 

54.

我只是突然看到了我们的未来。

终于有一天会分开的未来。

 

55.

咚咚终于停了下来。我看到千城和老八,还有我那一群花里胡哨的师门都安静的落在脚下无涯峰的大平台上。

咚咚终于在当前敲字。

"咕咕,做我情缘。"

六个字,就好像冰雹咚咚咚地直击我的天灵盖。

我看见我和他头上的兔子没眼看地捂了脸。

我还是一言不发。

开了红。

然后打出了一片格挡。

 

在咚咚不下装备心法的时候,我总是破不了他的定的。

把人打下山崖的时候,我这样模糊地想着。

然后我看到了我花里胡哨的师门在当前疯狂大笑,我被老八拉进了一个二十个人的大团,这群人在团里热火朝天的嘲讽咚咚第一天处就被情缘打妻管严。

我心说怎么刚才这么沉得住气原来在团里早就闹腾翻了。

我没说话。

 

只是从来没人发现,没人关心,我根本,一句话都没回复。

那一句六个字,空空地落进了云里。

然后被这群人的哄堂大笑吹散了下文。

 

56.

我看着我的师父坠落了山崖,落进襄州无边的云海和夜色里。

我的情缘慢慢的走了上来。

 

57.

咕咕是咚咚的人。

在那个2.14过去以后。

咕咕依然是咚咚的人。

日子根本就仿佛没有变化。

只有咚咚知道,他一直没拿到回复。

他也追问过我。

你也说出来好吗,你不也说说出来比较好吗。

我嘻嘻哈哈的用想要新出的时装怼回去了。

然后闭了麦。

 

58.

现在想起来,那大概是那年我最后的一点挣扎和倔强。

我不想栽在游戏的感情里。

可是在那一场满天的无涯峰的烟花雨里。

我连我跟他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这更让我不肯回头。

如果说以前,我跟在咚咚身后撒泼打滚。

那么,那一个晚上过去,我迅速地退回了我的底线上。

我告诫自己。

不能往前了。

 

从那天开始,到整个故事的结束。

我开始长时间的躲在襄州的云海里。

背后是空荡荡的风。

身前我跟我的情缘嬉笑。

身后是万丈深渊。

 

59.

小白的情缘后来随小白的名字改了白绒绒。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毕竟千城千老爷跟我再亲也是个带把的毒舌。有些谈心的功能他是真的没有。

 

60.

我有时候会问白绒绒,你是怎么喜欢上小白的。

白绒绒是个彪悍的南方萌妹,一口吴侬软语里句句都是嫌弃。

"因为他蠢啊。"

好吧。

毕竟一个次次都能在你丢大加的时候开背水的男人。

是真的非常的有存在感了。

 

但是一个能在你次次残血到需要开背水的时候拼命也要给你个大加的妹子。

是真的非常的重视你了。

 

61.

但我跟咚咚好像没有这种因为哪里就喜欢上了。

我问过白绒绒。

绒绒是一直就在帮里看着我跟咚咚从师徒成为情缘的。

这个细腻的妹子非常犀利地告诉我,你这么处可能有点问题,你只是习惯了你师父的陪伴了。

我说没事儿。

我师父不也陪着我了吗。

 

我那时候,还是很喜欢喊咚咚师父。

那里面全然的依赖感是我多年之后寄予天刀最后的期望和爱。

毕竟这么一个人,是我当年最后的那一点执着和牵挂。

 

62.

打到这一段的时候,我真的是很用力的在回忆。

只是除了我当年全副精力跟在咚咚身边以外,我只能想起来一两个人的ID和声音,甚至连一些重要场合重要的时点到底是谁参与了又说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

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咚咚。

 

63.

就仿佛每一对天刀如胶似漆的情侣,我们开始为对方的小要求买单,在特殊的日子里给对方寄礼物,在世界上肆无忌惮的炸慕情花。

然后有一天。在一家小小的手作店里,我看到了一套骨瓷杯。

是那种安静的古湖蓝色,我看着那个颜色,那和咚咚游戏角色亘古不变的蓝色发带,如出一辙。

我默默买了下来,小心包裹,寄了一只给咚咚。

万幸没有碎掉。

咚咚收到之后,还笑着问我,你这是给了我一辈子吗。

我说,我呸,想得美。

 

那只是那一套杯子里的一只。

最好看也最小巧的。

我给不起你我所有的人生。

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给你了。

 

64.

后来……

没有什么可以写的后来。

我跟咚咚很少争吵。

最凶的一次大概还是因为打副本攻略理解不同吵的整个固定队都头疼了。

结果还是咚咚照样回来哄。

我们回去照样灭。

 

就跟天刀里每一对麻烦扰民的沙雕情侣一个模样。

 

65.

咚咚有一天回来,上了YY,开了麦,并没有说话。

我在这边能听到他叭叭的摁打火机的声音。

咚咚一向是不抽烟的。这声音我总多半从千城那里听到。

我能感受到他的烦躁。

 

我感受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66.

咚咚那天是回了父母家的。

我问,跟你爸妈吵架了?

咚咚那边火机的声音停了一下,"嗯"了一声。

我说,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就好了。

咚咚"啪"的火了,像是掀翻了什么东西,耳机对面乒铃乓啷地响,却没说话。

耳机里只剩下他的呼吸。

我很平静。并没有被他吓到。

这是个即便愤怒也并不迁怒于我的,温柔的男人。

 

67.

"咕咕。"他像是终于抽完了一支烟,平静了下来。

"我们见一面吧。"

我笑了。

"先死个情缘吗。"

咚咚没说话。

 

我听见身后有风呼啸而过,风里妖魔肆意喧闹着,来吧,跳吧,你的爱情啊。

 

68.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

我跟咚咚从上一个游戏就认识。

花了两年的时间互相探究根底。

我跟咚咚彼此明白,有些话里,代表着分开。

 

69.

咚咚在那个晚上,告诉我父母给了他最后的通牒,他要在两个月内回到父母的城市,被安排进一家稳定的国企,或者在现在的城市"带一带"父母老友的女儿、初次前往他所在城市的名牌大学毕业的"妹妹"。

 

70.

我头顶高悬的达摩克利斯,落下了。

 

71.

我笑了起来,那你还可以陪我过完这个夏天呀。

 

我听到了对面"砰"的一声,然后YY里自由麦嘈杂的声音不见了。

五分钟之后,咚咚的游戏角色下线。

手机滴滴地响了,咚咚发消息说,网线不小心断了,明天再去配一根新的,不上了。

我敲字。

"好。"

那根网线究竟怎么断的。

我笑了笑,自己开了一车高危白车,拉着我的小毛驴慢悠悠地在杭州自动寻路。

然后我拉出来后台的工作文档,完成本来今天要陪他打本推后的PPT。

 

72.

等我发现我已经三四次敲错一页PPT的内容简析之后,我放弃了一边打游戏一边工作这个集中不了注意力的活动,决定认真拉车。

然后就在我切回游戏的瞬间,耳机里听到了进战的声音。

我以为是剧情怪,结果等到我吃了一套大天峰慌忙想要摁药的时候,才发现我键位被咚咚改了他的那一页。

翻页的时候,我已经黑白了。

对方也没有白字,打完了就走。

就跟游戏里见了敌对不比比就打的人们一样。

 

73.

只是以前,我师父还在,师弟还在,师门还在的时候。

绝对没有人会轻易点我们的镖车的。

我看着自己黑白的倒计时,眼前一片模糊。

哎哟,怎么就被人打哭了呢。

 

74.

第二天的我们,第三天的我们,以及以后每一天的我们。

从来没有提过死情缘这件事。

只是我们渐渐的不再上线,不聚精会神于新副本。

盛夏的时候,我去告诉咚咚,师父,我差不多要A啦。工作跟游戏还是工作比较重要啊。我已经不是那个刚毕业混吃等死的瓜皮啦。

咚咚愣了一下。

这一次他没有砸任何东西,也没有踢断网线。

他很平静,说,好。

 

75.

后来我在空间转了一条零食安利,吐槽这么多根本不知道买什么好。

隔了大概三天,我收到了一个巨型包裹,快递小哥是用小拖车拉上来的。

咚咚发消息给我说,你这样就不用纠结了。

 

76.

七夕的时候,咚咚给我发了一个520的红包。

我没有接。

24小时之后红包退回了他的账户。

咚咚大发雷霆,然后留下了一句,不领就不领吧。

然后我看着我们的巨轮变成了小船,大火苗变成了小火星,然后,这一切,都熄灭了。

咚咚从咕咕的世界消失了。

 

77.

后来的后来。

我一个人经历了很多帮派,断断续续A了回来,回来了A,脆皮靠一身正气活在副本里,野外再也没有我躲在离渊里的猥琐身形。

 

78.

有一天晚上,我发了一条打95扑街的空间。咚咚破天荒的在底下轻快回复我小脆皮。

我点开很久没点开过的私聊,问他,小姐姐怎么样呀,啥时候结婚呀。

他说,还行,处着呢。

我说,哎呦现充嘚瑟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

 

79.

那天夜里,我久违地做梦了。

我梦见咚咚在我身前,君子如玉,长袖善舞。

我就这么瓜皮地跟在后面,只看得到他那根蓝盈盈的发带在脑后轻轻地飘着。

我看到他回了头。

我终于在一片清冷的满足中醒来。泪流满面。

凌晨三点,我最后一次打开他的聊天。

用了他当年向我确定关系前的句式。

 

"一定要告白吗"他曾说。

"一定要结婚吗"我问。

"那是当然的呀~"我曾说。

"是的吧。"他回。

 

我删了最后一个与他有关的社交。

 

80.

我终于不用站在悬崖边了。

我在崖底。

 

81.

我从来没回复他做情缘的开始。因为倔强。

我亦没有确认他死情缘的结束。因为自尊。

我没有粉身碎骨。

也没有万劫不复。

 

82.

后来,小白跟白绒绒结婚了。

神奇的瓜皮窜天猴竟然追到了高傲的东越小魔仙。

真的可喜可贺。

这是很久以后发生的事情,算起来咚咚应该跟他的小妹妹也差不多结婚了。

师弟婚礼在另一个城市,因为我工作的原因我没去,但给绒绒这个铁打的闺蜜包了不少份子钱。

 

83.

除了一开始小白傻不愣登跑来问我你跟师父怎么了。

这群人没有跟我打听过任何有关我跟咚咚的事。也没有人再跟我提过咚咚。

千城和老八从头到尾都没问过一毛钱和这些有关的事。

八师傅是真的直男瓜皮不感兴趣。

千城……千城又是我整个故事里的一个什么角色呢。

是什么能让一个毒舌压根不理会我跟他的好基友的全部感情线。

我很好奇。

 

84.

彼时我已经白衣红发在天刀里横行霸道,不少声音觉得我这人是舔大佬舔出来的狐媚。

然后依旧被千城一顿喷回去。

我挖挖耳朵,在YY凉凉跟千城讲。

你就别喷了啊。我毒姐一身妖娆,担一句狐狸精怎么了。

千城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停了。

说,怎么,皮?

 

那一天,我回忆起了被千城喷死的恐惧。

谁都护不住我的。千城时隔多年喷人一路见长。

山不忍,我忍。

 

85.

这是一个五毒已经被砍断腿的年代。

八师傅再骚也跑不过太白的告辞剑法了。

我该蹦哒蹦哒,该死死,但打真武真心有一套。

 

"师父是个花里胡哨的菜鸡。"

新收的徒弟在YY小声逼逼。

我扭头一展大旗插到徒弟天灵盖上。

"让你皮?我让你皮了?你给我交离渊哎~你死了。"

我这个小徒弟没别的,就是手残还嘴贱,一身骚包的绿色。

然后我就用一套八师傅的骚操作把这个瓜皮真武打成了一只死瓜皮。

 

86.

我觉得说到这里。

属于我和我师父的最重要的过往已经结束了。

我的故事的讲述者叫我咕咕。

我的师父叫咚咚。

这个振聋发聩的故事。

结束了。

 

87.

一个余响儿。

这个故事没有写到原故事最后的结尾。

今天就给他交代了吧。

要不老在我脑子里嗡嗡的响。

 

88.

我一直没说过。

我问千城我那倔强的过往的时候。正是天刀S4赛季。

我正陪着八师傅去了上海,八师傅去围观比赛了,而我,见到了千城。

这孩子终于在我面前实打实啪啪地摁打火机了。

烟瘾上来了,又不抽,怕我咳嗽,忍得辛苦。

 

我是上辈子做了啥善事遇到一这么好的冤孽。

 

89.

是的,对不起,我给天刀的老阿姨们丢脸了。

我被一个大学生喷了整整两年。

还不敢还嘴。

人生。就是这么的神奇。

 

90.

千城是我的闺蜜,是咚咚的兄弟。

但从始至终,他没参与过任何一次有关我们的倾听和讨论。

从我跟师父在一起也好,离开也好,千城老爷对着我都是一副嫌弃脸,爱答不理,死情侣边去碍着我打本了。

然后在无涯峰又给我一套打死了。

 

天香有两条血还带被动。

我打不过你还要"嗤"我。

太委屈。

 

91.

我自己主动去问了千城。

我师父结婚了吧。

他抬起眼皮瞥我一眼。

"嗤"

别误会

这是我的嗤笑。

"这么多年了你什么都不说。你憋的住我憋不住。"

 

92.

千城说,咚咚至今还是单身。

我说别吧五毒都登顶了猪都上树了。

千城凉凉看我一眼。

就是单着啊。你不也单着,猪也没上树啊。

我无语凝噎。

 

93.

我说过,这个故事不是我的故事。

我只是个讲述者。

我的师父是个瓜皮单身狗。

单身狗怎么会结婚呢是不是。

 

千城看着我说,你到底好好哭过没有,一副晚娘脸给谁看。

手里的冷萃咖啡冰块当当地响了。

我说,我很认真的哭过了。

别劝了。

 

94.

"我只是觉得咚咚不会拧的过家里。"他吧嗒吧嗒的声音停了下来。"他事业在这边起步的很好,你并不能为他豁出去。"

我说,是啊,你怎么都知道。

千城说,因为我比你早熟啊爱情白痴。

 

95.

我说,你当初开红我。是故意的吗。

千城说,是。

是因为咚咚吗。

他愣了一下,说,呵,女人。

我说,到底是你放弃咚咚放弃的比我干脆。

他没再说话。

 

96.

后来我们聊了很多,也谈了各自的未来。我大概会换一个工作离开念书的城市,千城则将跟着男友出国深造。

说到底这个冷眼旁观日常怼我的男孩子,陪伴了我最后在陌上花开大区的天涯。

 

离开的时候我问他,如果当初在无涯峰,你哪怕跟我说点什么呢。

千城站在路边给我拦出滴滴,低着头在手机上按按戳戳。

魔都夜晚的光影给这个男孩子拢上了一片朦胧剪影。

直到车停下来。

他为我打开了私家车的后座车门,低头注视着我的眼睛。

"因为你不是我。你还有希望这种破烂的东西。"

我笑了起来。说什么希望不希望的,都是讲来的笑话。

我不是一个能再追下去的人。我只学的会离开。

 

97.

他又"嗤"了一声,按着我的头给我塞进了车里。

"你可能忘了,咚子是个什么狠人。"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跟司机报了我的酒店,关上了车门。

 

98.

魔都。这是咚咚的城市。我以为我放下了。跟着八师傅过来。

到底还是没能撑住,望着车外流淌的光影,哭了。

千城说的没错。

我没有哭痛快过。

我一直忍着,忍到疼痛过去,过去了就好了。

可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又一次的大哭。

没脸没眼见的,在出租车上嚎啕。

 

99.

在等路灯的时候,我发觉到一双眼睛透过后视镜平静地看过来。

我抽了抽鼻子,"不好意思啊。"

"没事,后座有纸巾。"眼睛的主人这样说,然后挂挡,前行。

 

我愣了很久,盯着司机的后脑勺,眼泪渐渐的又涌了出来。

"我没想过沙雕有一天会开滴滴。"

这男人笑了起来。

"那可不,千城还没给我付车费啊。"

"合着把我压这儿了?"

"那你给我压吗"

"我呸。"

 

—全文终—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投稿作者:余生念醒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