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笔写离合》第十八章天香同人《温良》【四】

2019-03-13 17:09:12 佚名


【五】

 

我再见到独孤若虚,是三个月后,太白的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

我一眼就看到他,从杏林通往七色海的那条路,他慢悠悠走了很久很久。

其间有斑驳的树影落在他脸上,有东越的花香吹过他眉间。

有我的面容出现在他眼中。

他身后是东越的万丈花海,头顶是东越的明亮的日光——

原来诗情画意四个字,是真的存在的。

 

七色海的水面上倒映着我们的身影,他拿着折扇为我扇着风。

没有盛夏白瓷碗里冰凉的酸梅汤,但夹着花香的微风,足以让人感到惬意。

“新买的扇子吗?”我瞧着那扇子十分别致,倒不像是夏日街边摆摊卖的用来扇风的。

他咳了一声,眼神有些闪躲,“帮里有个唐门。”

剩下的,便让我自己意会了。

我正欲调侃他一番,他却突然从袖中掏出一个圆滚滚的东西给我。

我这才发现,他的佩剑竟然也放在袖中。

“天气炎热,若不是用剑意冰着,早坏在路上了。”

那是用丝绸包裹好的粉色果子,鸡蛋大小,还透着丝丝凉意。

“这是?”远道而来,只为带一个果子?

“太白的特产,带给你尝尝。”

他看向我的眼神依然那么云淡风轻,含着可融寒冬冰雪的笑意,仿佛那真是佳节问候常带的特产。

 

偌大江湖风起云涌,我身在谷中依然有所耳闻。他此番前来仍有要事在身,因而忙完便要即刻启程,耽误不得。

“等到天香办花朝节,我再来看你,到时候我有话要对你讲,”他解下佩剑的剑穗放到我手里,飞身上马,意气风发,“若我逾期未到,你便带着它去秦川要人,太白从上到下,保证没人敢拦你。”

“好啊,那我等你。”

听到肯定的答复,他点点头,策马扬鞭,马儿一下冲了出去。

没跑多远,他突然勒住缰绳掉头望回返,我以为他忘了什么事,结果他只是回来叮嘱一句:

“最近天下不太平,你还是别出谷了,等我来找你。”

他面上无半分调笑之意,甚至微微皱起眉头——全然忘记我也是从小习武之人,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阿姐,我真的遇到一个人,他可以担得起“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

我握住手中的剑穗,看着他潇洒的背影远去。

那时我还是谷中逍遥自在的少女,或赏花或吟诗,或弹琴或练字。有武艺傍身,有才情点缀,怀揣着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梦,在一个个泛着晨雾的清晨,淌过东越的小溪,走过万蝶坪的花海。

重重山峦隔绝了江湖的刀光剑影,将一切美好笼罩在这世外桃源中。

我并不知道,那日独孤远去的白色身影,会成为我后半生的心疾,日复一日,生生将我耗到油尽灯枯。

 

 

【六】

 

赵月芳师姐送我的花种发芽的时候,阿姐走了。

按照天香的门派年表,阿姐是在被公子羽拒绝的第二年离开天香的。

“年”这个字一写,倒像是很久的事情。

其实不然,从阿姐出嫁那天,到阿姐离开天香谷,只有短短三个月。只是中间赶上了年关,才算做阿姐是第二年离开的。

阿姐那样的性子,是去是留,三炷香的时间就足够想清楚。

公子羽是她心中燃烧的一团烈火,灼得她日夜难眠,若她是个怯懦的性子也就罢了,偏偏她是个勇敢果断的女子,又没被谁挫过锐气。

换做随便一个人,都做不出背叛师门这种事。

但她的勇敢用的不是地方,以至于做了此生最大一件错事。

这一件事,便足以葬送她前半生的功名。自此天下人只识叛徒白云轩,不闻当年除贼寇的云仙子。

 

天香谷说不欢迎她,那也只是说说而已。

到底是天香谷的弟子,梁掌门卧病在床都是为了她,半是自责半是惦念。她是过来人,知道公子羽是有家室的人,她在青龙会难有作为,甚至难以自居。

大好的前途啊,白白葬送了。

白鹭洲是阿姐捡来带大的孩子,阿姐走后她闹着嚷着恨阿姐,不肯去阿姐的昔日居处回音谷,却在一个静谧的下午暗自妥协。白鹭洲的名字是阿姐取的,姓氏也是冠阿姐的。她闹的动静再大,最后也没有改名字。

连天香的门派年表写的都是白云轩离开天香,而不是白云轩叛离师门。

其实都一样。

 

有人说阿姐背叛师门,但天香的珍宝一样没少,阿姐这一生都未曾对天香下手。

有人说阿姐背离江湖正道,但阿姐一生,只奉百晓生之命杀燕南飞。

也是这件事,她为百晓生背锅,受尽咒骂。

 

公子羽说明月心为他放弃一切,失去唐门大小姐的位置,那阿姐天香谷大师姐的地位如何呢?明月心落魄时有公子羽作陪,而我阿姐,跟着他一错再错,可曾换他垂眸一眼?

所有人都可怜她,堂堂天香谷的大师姐,竟被世人可怜。

 

————未完待续————

————小短篇 即将完结————

欢迎提出各种意见~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齐怨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