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笔写离合》第十八章天香同人《温良》【五】

2019-03-22 19:15:23 佚名



【七】

 

那年花朝节,是林弃霜师姐接过掌门之位的第一年,也是第二代幽谷七梅扬名江湖的一年。

是以那年花朝节盛况空前,座无虚席。

万千花灯缓缓升空,照亮了天香谷的夜色,却没有照亮秦川通往东越的路。

我在天香谷等了一整夜,放飞一盏又一盏蓝色的花灯。

我从高朋满座等到宾客散尽,从人声鼎沸等到万籁俱寂,从万家灯火等到旭日初升。等到最后,只剩卢冠宇。

“天亮了,姑娘,回去吧。”

他为我披上披风。

我望着天香谷空无一人的入口,摇了摇头。

“是这夜太短了……”

 

那年花朝节,我没等到送我剑穗的温柔侠客,却等来了一位骁勇善战的勇猛将军。

那是个横冲直撞的将军,火爆脾气。

他穿过东越的幽径小路,马蹄踏过地上的花儿。

在众人的注视下,在师妹们羡慕的目光中,他勒住缰绳。

“小雨儿。”他唤我和我师门一样。

 

“卢冠宇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林弃霜师姐说,“你年纪小,未曾听说过。其实他不姓卢,姓杨。”

“那会儿神威营和西夏人打仗,正遇上黄沙,神威损失不少人,其中就包括他的结拜兄弟。

最后神威营打退了西夏人,他红着眼在一堆尸体里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心一揪:“那……人找到没?”

“找到了,从黄沙里刨出来的。露了只手,四个手指上有疤。”

林师姐叹了口气,“那人姓卢,是独子,家里还有个双目失明的老母亲。杨冠宇一进门就磕了三个响头,认了老人家做干娘,要给她养老送终,回来就改了姓。”

林师姐素来不信情字,不惹情缘,连她都开口赞许,说明卢将军的确是值得托付终生之人。

一切本该顺理成章的继续下去——

如若那人未曾雨中为我撑过伞,光下为我遮过阳,冬里带我看过雪,盛夏与我纳过凉。

如果未曾有过,那一切都好说。

一个半青少女,在一个处处都是诗意的地方见到自己的心上人,所有的一切都恰到好处,那么她的余生,如何再接受另一个人?

 

七个月过去,独孤若虚杳无音信。

可东越七色海的水不会停止流动,万蝶坪的花不会停止开放。

如果这不是一个风谲云诡的多事之秋,如果今年不是天香更换掌门、老一代天香五秀悉数退场的一年,我想我会再等一等他。

七色海上氤氲着淡淡的雾气,朦胧而隐约。

没人知道,东边第三块岩石下面压着一条鲜红的剑穗,经年流淌的河水冲刷着一段尘封的过往。

卢冠宇说,燕云的马烈,又说,燕云的风大。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房子也没有你们这漂亮华美,那边人一个个也很糙。”

我摇摇头,笑说:“无妨。”

只要能稳住现在的天香。

 

【八】

 

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就好像杏林有四个门,阿姐碰巧走了偏东那个,而东门的桥上,碰巧站着公子羽。

就是那个送她一壶白兰酒和一枝无刺的玫瑰花的人。

从婚礼上她放公子羽走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也许是那句“相逢恨晚”扰了她的心思,或者是那句“只要你在天香一日,我便永不与天香为敌”乱了她的心思,又或者,他什么也不说,我阿姐便会跟他走。

带着一腔孤勇,悲壮得义无反顾。

可我阿姐得到了什么呢?不过是有个人,年年陪她回天香看灯。那人站在她的身边,却不能替她抵挡半点风霜雨雪,他漆黑的眼眸中,没有半分阿姐的影子。

“我会助你完成你的大业,以一个朋友,一个下属的身份。”

“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要年年陪我回天香看花灯。”

连用本该前途似锦的一生换来的条件,都开得毫不高明。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想从公子羽那里得到什么。

 

卢冠宇向天香下聘礼那天,白鹭洲从山下回来,带回了阿姐的伞。

她给了公子羽一剑。

这便是他们二人最后的结局。

这一剑不致死,也无法偿还她的人生。

不知道阿姐怎么想,但我认为是不值的。

“她和薛无泪在一起,本以为遇到良人,孰知……唉……”

白鹭洲叹了口气。

我扭头看她,她已经从当年牙牙学语的奶娃娃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琴技也丝毫不输当年的阿姐。

而云仙子的名号,甚至白云轩这个人,叛徒也好大师姐也罢,都不再有人提起了。

时间从未停下脚步,在不经意间,江湖已经完成了一次更迭。

月白伞面,上绘一枝寒梅,多年前她就是用这把惜寒梅穿行在天香谷中,听我们叫她一声“阿姐”。

白鹭洲抬手对着花海开伞,黄昏的日光洒在伞面上,月白缎面泛着柔和的光彩,就像当年阿姐握着这把伞,奔向每一个忙碌的黄昏,奔向她鲜衣怒马仗剑天涯的未来。

 

 

——未完待续——

 

本文下期完结 是时候让埋下的伏笔们发挥作用了吼吼吼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齐怨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