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此间江湖录》天涯轶事之 度孤(下)

2019-04-24 09:57:57 佚名


*进入专栏可阅读前文及其他故事

 

言欢痊愈已是五天后,在这五天之中言纾语又回到了水龙,身边还跟着一个蒙面男子,武功深不可测。于旁人来说言纾语便已经深不可测了,能保护她的人,那更是当今天下独一无二了吧。

 

这倒是把楚攸攸气了个半死,本以为言纾语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不光回来了,还带了一个护卫。

 

“被帮主甩了你还有脸来这里?可真是脸皮厚的可以呢!你真以为你帮的了他什么?他已经不需要你了。”

 

“不需要我,难道需要你不成?”言纾语本想不理她,可这人,一给点甜头就蹬鼻子上脸,不如给她点下马威,一劳永逸了。

 

纾语也曾想过是不是她命人暗杀言欢,不过看她如今这样,想来也只是个会逞口舌之快的人罢了。

 

“你这贱......”

 

还没等她骂出口,白故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扇子,直击她咽喉之处。顿时鲜血淋漓,而转眼间扇子便已不知所踪,似乎已隐于袖口之中。

 

“你可真是......太吵了......”

 

楚攸攸护住脖颈,什么也说不出口,她身后的人想要上前,却也深知不是对手,只将她扶住,连忙唤郎中,送去医治了。

 

“白故......你这也......”言纾语皱了皱眉头,她知道虽然楚攸攸对她不怀好意,但也不曾伤她啊,这样下手不知轻重,总觉得过分了些。

 

白故撤掉面纱,轻轻一笑:“你不觉得她太闹腾了吗?我只是毁了她的声音,这样你我就安静了。

 

况且......她为何忌惮你,你还不清楚吗?

 

若你只是一个武功平平的人,你会被她杀几次?很难说呢。”

 

“我知道......可她毕竟也是由帮主护着的人。”

 

“你帮主?那个猪头?”

 

“噗......你干嘛那样说别人。”纾语正在品茶,忽然间被他逗笑,不小心将茶呛进喉咙。白故一边帮她拍着后背,一边对她说着。

 

“你有没有怀疑过,其实......”一句话还未说完,言纾语咳嗽着愣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便看见一抹陈青缓缓映入眼帘。

 

“咳...帮...咳咳...帮主?”

 

“小语可还好?”

 

白故背过脸去,将面纱重新戴上,还顺势翻了个白眼,内心想到:小语,呸,怎么不小言?喊那么亲热做甚!

 

“白故,你先出去。”

 

“?”

 

“出去。”

 

白故深吸一口气,可迟早被气死吧。他出了门,便一个轻功上了房顶。

 

“我到要听听,你们这两个老情人见面要说个什么东西!”

 

屋内二人一直沉默着,气氛十分尴尬。为了缓解氛围,帮主清咳了一声,问道:“那人是?”

 

“我请的杀手。怎么?”

 

“没事没事......听说楚攸攸她......”

 

“我干的,怎么了?她真是很烦,你知道吗?”

 

“没事......”

 

这氛围白故觉得听着很有意思,就是要这种感觉,才正常嘛!

 

似乎又沉默了许久。

 

“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至少一月吗?”

 

“我想着帮内最近很乱,有点担心。纾语......你......你过得好吗?”

 

“我很好啊。”

 

“燕云风沙着实让人不大喜欢,还是想着这秦川最好。”

 

“是吗?可我,畏寒。”

 

曾经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她放弃了风景秀丽四季宜人的地方,来到了这个天寒地冻,常年冰雪之地,不知她以前是怎么想的?

 

当时营营,早已忘却,只是现在看来,执念如斯,太过不该了。她为了他,从天香谷不辞而别,为了隐瞒身份,还习起太白剑法。可到头来......所以很多付出,都没有结果的,之前的她,又是在盼望些什么呢?

 

“小语......还记得那首诗吗?”

 

“......”

 

“何堪最长夜,俱作独眠人。我在燕云才彻彻底底明白了这句话。楚攸攸她妖媚了些,我可能喜欢她那些娇嗔,但你,才是我日夜牵挂的人啊。”

 

在屋顶上的白故听到这些,差点没有干呕。何堪?我怕你这人是不堪吧。那么好听的一首诗,到你面前怎么就变了个味......天呐可别恶心我了。

 

他虽然内心一直吐槽着,却也很是认真想要听到言纾语她的想法。可,等了半天,她没有回答。

 

忽然听得一声,似乎是他的手覆上了她的手?

 

“你原谅我了是吗?”

 

“真的?”

 

嗯??该不会是点头了吧?白故气的半死,想要砸开屋顶跳进去直接杀了他,但犹豫了许久,却也不得不叹道:“也是......谁会为了认识几天的人,放弃几年的故人呢?”

 

白故,可真是应景。白白回顾,却已无故。他顿时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只倾然从屋顶而下,往雪山更深处而去。

 

听了他的话,她沉默了许久,她任由他握着她的手,内心却似乎早已无了波动。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是那个雪夜她待他而归,他却一眼不顾的时候吗?是那日雪花缠绵,她初见楚攸攸和他游园赏梅花的时候吗?

 

好像都不是了......从她来了这万寒之地,她就好像只有一人了,堕入冰窟,只能与剑为伴与雪为友,除了言欢哥哥的到来,为她秦川生活中添了几笔色彩,其他的时候,都是茫茫一片,不知前路何处,按部就班走着一步再一步。

 

“好啊......”言纾语轻声应到,他很是开心,手中力道加深了些,笑容满溢,可不料她继续说道:“莫迟,你觉得可能吗?还是你觉得,你有那么大魅力让我觉得我除了为你放弃天香谷之外,还能放弃更多?”

 

“......”

 

“你真是,太自负。”

 

随即她将双手挣脱开来,毫不犹豫的拿起剑便转身离开。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什么,“水龙令我已交予言欢,有什么事,找他吧。”

 

莫迟愣在原地,看着她一步一步离他远去,心中竟然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他觉得,她永远会守着他,哪怕自己什么也不付出,哪怕一再辜负,他觉得,言纾语,天生就是他的傀儡。而现在,这个傀儡拥有了意识,便要抛弃他,向其他人奔去。

 

“呵,可笑。你觉得你摆脱的了?”他独自喃喃着,眼中透露出无比狠戾,握紧了双拳,“我......非要不可!”

 

 

 

待言纾语出来之时,白故已经不知去向何处。她隐隐的有些失望,却也只能轻轻叹口气,“回去了,回去了也好吧,我独自去静静才好。”

 

独自走了许久,到了那片熟悉的山头,乌云欲堕,好似下一秒便会天雷滚滚暴雨倾下。她走到树边坐下,心想着,就呆一会儿好了,应该也不会那么快下雨吧?

 

纾语坐了一会儿,又想起她的小狐狸来,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之前那小狐狸还会去我家,现在多了一个人,怎么就再也不见了......难不成是怕羞嘛?”

 

远眺着崇山峻岭,雪色一片,却着实让她心中静不下来。

 

突然听得她身后,呜呜声,断续叫着,她回头,便看见一只小狐狸在她不远处,好像在给她打招呼。

 

“是你啊,快过来~!”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也蹦蹦跳跳的朝她走来,等他到她身边,她忽然一愣,“怎么头顶灰灰的?好像多了几根杂毛?”

 

那狐狸轻轻蹭了蹭她的手,于是纾语便没有在意了,微笑道:“你还是那么粘人呀?真可爱。”

 

她轻轻抚摸着小狐狸的头,低头看向他身旁的雪花,纯白无暇,衬印着几个梅花脚印,十分活泼,可她的思绪却如同飞雪倾盖,繁杂冗余,竟然有些理不清楚。

 

万山皆静,唯有落雪声飘洒,一点一滴传进她的脑海。

 

“只有当我真正静下来的时候,我才能感受到这每片落雪洋洋洒洒的声响。一片一片速度缓慢,落在我手心里、我的周围.....一瞬即逝又接踵而来,似乎没有停歇......”

 

身旁的小狐狸静静看着她,她对着它微微一笑,想将手里还没有融掉的落雪交于它眼前,小狐狸抖了抖身上雪花,顺势钻进了她的怀中。

 

“万物皆处动向,唯我止步不前。一时间失了目标,竟然不知该如何走下去了......”

 

她似乎有些落寞,眼神中有光在渐渐消散,雪忽然下起来,簇簇声直穿她心中,她不由得低下头,思绪不知去哪了。

 

就在这时,天光乍现,飞雪行空,所有一切黯淡都被天光倾散,她抬首,看着金光照着树上银辉将一切衬托的格外耀眼。黄昏雪......真美,这是她从未看过的雪景,像是将心底照进一束光,一切一切那么不可方物。

 

她将小狐狸抱起,手腕竟然有些微酸,她不由得感慨:“怎么几天不见,你变重了那么多?”

 

小狐狸哼哼几声并没有应她。她摸着他的皮毛,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颊,“肉肉的,更可爱了。”

 

“嗯?”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待她抬首之时,一抹熟悉的气息直铺脸颊。那人径直将她怀中的狐狸拎起来,一下子扔得老远,与雪相融直至不见。

 

言纾语惊呆,连忙起身想去看看小狐狸有事没有,却被身边人一下子拦腰抱起。

 

“我的!!我的!!”

 

“雪厚!”

 

“放我下...”

 

“外面风寒,去屋里暖和。”

 

“小狐狸很暖和的!没事!”

 

他忽然停下脚步,看向怀中的她,忽然一笑,“有我,还要什么小狐狸?”

 

“但......但我想看雪!”

 

“你确定看雪,不看我?”

 

确定啊!言纾语在心里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但事与愿违,他看着她,她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言纾语坐在树下,抱着小狐狸,也抱着一壶酒,有些无聊了。不过这狐狸暖的很,抱在怀里,全身上下都暖融融的。

 

“酒还行,就是不烈!没有欢哥哥从荆湖运回来那几坛好喝!”

 

虽说不烈,她却喝的满脸红扑扑的。

 

“小狐狸,你怎么变红了?啊......你可千万不要变红啊,之前我看到一只红狐,虽然可好看了,但我总觉得白色才是最温柔的~啊!干了!”

 

言纾语自言自语的来劲,干脆径直将壶中所有酒都干进肚子里。然后打了一个酒嗝,咂咂嘴,似乎还想喝的样子。

 

“不过啊......以前我见过一个拿扇子的人,可帅了,要是这冰天雪地里,拿着一把红扇子,配上一袭白衣,该有多好看啊qwq可惜了......莫迟不会穿给我看的。现在看到他,怎么感觉有点烦了?怎么回事......嗝~”

 

怀中的小狐狸认真听她说着,本已开始泛红的皮毛,渐渐又恢复到白色,眼眸如湛蓝的一颗宝石,静静的看着这个醉倒的酒鬼,轻轻舔了舔她嘴角,残留的酒味。

 

酒,原来是这个味道啊。

 

真好。

 

“万千世界,唯你,只能是你。”

言纾语。

(完)

 

如果你喜欢我笔下的故事

欢迎点击下方专栏订阅按钮

不错过每一次更新

 

来源:天刀助手 作者:Vian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