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二部 第十一章

2019-07-12 16:43:05 佚名


第一百二十话 桑林晚...战死?

 

在五仙教的教义之中,练蛊术不能超越“以虫为蛊”、“以物为蛊”的界限。“以兽为蛊”或者“以人为蛊”在五仙教中是被严格禁止的“禁术”,一旦有弟子触碰,便会受到及其严格的处罚,甚至废其武功,终身禁止炼蛊。在五仙教对世界的认知中,“以兽为蛊”和“以人为蛊”都将给人间带来灾难,甚至导致世上所有生命的毁灭,因此对其严格禁止。

经过身体强化改造的宾度罗尊者,以及由遗传性状变异而制造的大狼在桑林晚看来便正是“以人为蛊”以及“以兽为蛊”的产物。

深知禁术厉害的桑林晚向沙漠深处逃去,但她并不是害怕对手,只是打算将他们引到更远的地方作战,万一失手战败被杀,好为讹藏大小姐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桑林晚施展五仙教凌云轻功,蜃气化作黑色的翅膀将她包裹,她飞在空中就像一只巨大的乌鸦。宾度罗尊者骑着大狼跟随其后狂奔追赶。

宾度罗并没有急于出手,他等待着桑林晚内息耗尽的一刻。

施展凌云轻功的桑林晚在空中内息消耗速度极快,她渐渐无法维持飞行,开始降落,不过此时已经离讹藏大小姐很远了,自缚之茧都已看不到了。

大狼看准时机高高跃起,想要施展一招“抱月惊风”。桑林晚立即施展“千斤坠”速降到地面,避开了大狼的攻击。

桑林晚脚未站稳,宾度罗尊者却已杀至,他手持吐蕃语称为“多吉”的法器(汉文名曰“金刚杵”),狠狠扎向桑林晚,桑林晚使用五仙教独特轻功“穿风”,敏捷躲过。宾度罗的金刚杵扎进黄沙,“轰”一声,地面喷起一股沙泉,散落漫天黄沙。

桑林晚心中暗叫好险,她根本没想到这个金刚杵威力如此之大,若她当时选择用双刀格挡,可能已被金刚杵的内劲贯穿身体,刀断人亡。

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大狼又已杀至,巨大的利爪如战斧一般劈头盖脸砍来,体型差距过大,桑林晚依旧不敢格挡,使用轻功“微风拂柳”侧翻躲过。

“哼!逃吧逃吧!待你内息耗尽之时,就是你的死期!”宾度罗尊者手持金刚杵追打,进一步逼迫桑林晚使用轻功闪躲。

桑林晚心中知晓,这样打下去必然大事不好,自己不但完全没有取胜的机会,一个闪失必将死无全尸。

此时桑林晚有两个选择,第一,拔出鬼刀,增强战斗能力,借鬼刀之力打败宾度罗以及大狼,但是使用鬼刀存在风险,若心神不稳被鬼刀乘虚而入她有可能被鬼刀控制而成为鬼刀的杀人工具;第二,在内息耗尽之前,找到植入蜃气或者寄生蛊虫的机会,这样她才有可能反败为胜,但是在以一敌二明显处于下风的局势下,这种选择的成功率微乎其微。

即便是鬼刀在桑林晚的背上不住地跳动嘶鸣,桑林晚还是选择冒险进行蛊虫寄生,她对自己掌控鬼刀并无信心。

“妖女,束手就擒!”宾度罗尊者掷出金刚杵,双手合十念道,“无量无上天尊,佛法——困魔咒!”顿时金刚杵金光万道,光柱化作发光的绳索,毒蛇一般将桑林晚缠住。宾度罗尊者认为胜负已分,正要下杀手结束桑林晚,只听桑林晚大喊一声:

“蝙蝠掠夜!!”瞬间,浓烈的蜃气从桑林晚全身每一个毛孔喷涌而出,并在身体四周的空气中激烈的膨胀,形成爆炸,将束缚她的光绳炸断,不仅如此,在爆炸之后蜃气环绕在她的全身,形成一个紫色的蛋壳一般的盾。

桑林晚这神奇而华丽的一招让从未见过五仙教秘术的吐蕃尊者心中一惊,桑林晚便立即抓住这短短的一瞬间展开反击,鬼魅一般的“黑雾刀法”直取宾度罗尊者脖颈。宾度罗狼狈躲避,却被桑林晚奇快的刀法划破皮肤。桑林晚打算利用这微小的伤口植入蜃气,老到的宾度罗却立即拉开与她的距离。桑林晚见这一招未能得逞,便立即变招追击,使用“索命决”如灵蛇穿梭一般,瞬间追上了宾度罗尊者,“寄生诀!”她大喊一声,使出全身的蜃气,将最毒的蛊虫使出,要用这一招分出胜负。却不料眼前金光一闪,她感觉撞上了一面未知的墙,蛊虫被撞得粉身碎骨,蜃气被撞得四散而开。

“无量无上天尊,佛法——金钟罩!”原来宾度罗尊者使用了防御秘术金钟罩,他的气化作金色大钟,将自己包裹其中,防御了桑林晚的寄生诀。

经过刚才那全力一搏,桑林晚此时蜃气耗尽、内息用光,短时间内均无法恢复,保护她周身的紫色气盾也消失了。她现在无法使用轻功、无法驱动蛊虫、也无法防御...大狼抓住了桑林晚最虚弱的这一瞬间,扑向了她...桑林晚毫无防备,插翅难逃...

自桑林晚将宾度罗及大狼引走之后,讹藏小姐一直躲在茧中倍感焦急,她透过蚕丝看着外面的世界,茫茫的大漠,空无人烟,也不知道桑林晚的战况如何了,她不断祈祷桑林晚胜利归来。

“桑林晚你一定不要死,我要带你去我家,把最好的马送你,把最漂亮的首饰送你...”讹藏小姐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约莫一个时辰过去了,茫茫的沙漠诡异的安静。

“为何这里安静得可怕,连动物都看不到一只。地面上横七竖八的狼尸竟然不会引来秃鹫...”

讹藏小姐虽然察觉到异样,但焦躁的她却无法深究其原因,她拍了拍自己脸,试图平静自己的情绪,好闭目养神一会儿。忽然,她发现她手中的蛹开始变化了。它微微抖动,触须伸展开来。

“不好!”讹藏小姐心中一惊,“要破茧成蝶了!”

她立即环顾四周,未见桑林晚的身影。

“这么说...桑林晚...战死了?所以自缚之蚕才自己化蝶破茧了?”想到这里,大小姐忍不住流下泪来。

“多好的人...她是为了救我才死的...呜呜呜呜...”

大小姐伤心和自责间,化成蝶的自缚之蚕咬破了茧,飞走了。

大小姐意识到,她需要立即从这个缺口出去,在歹人回来之前,赶紧逃回家。

大小姐从缺口爬出,双手放入嘴里吹出响亮的口哨,她在呼唤她逃走的宝马。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的云层内几个黑影在晃动,忽然一个黑影冲破云层俯冲之下,直扑大小姐。原来这是峡谷之中的巨型蝙蝠,它们一直在云层中监视这个茧。正是因为这些蝙蝠的超声驱赶走了其他动物,四周才显得如此诡异的安静,连秃鹫都没有。

不善武艺的大小姐手无寸铁,完全没有任何自保的可能,巨型蝙蝠咆哮着扑向她。她惊恐的尖叫了起来,闭上了眼。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空中高速飞来一个什么物体,不偏不倚的撞上了那只蝙蝠,强大的冲击力将蝙蝠撕扯得四分五裂,随之发出巨大的响声。那个物体坠落在十余丈开外,在沙地上砸出一个大坑,一时间激起漫天黄沙,与蝙蝠的碎片一起掉落,如同下了一场血肉与黄沙之雨。

云层中的其他蝙蝠见状吓得四散而逃。惊魂未定的大小姐几乎难以站稳,流着泪晃晃悠悠地去看那个坑中的是什么。一看之下,她惊讶的叫了起来:

“落...落日之箭!?”原来,坑中插着一支巨型的箭,用陨铁铸造的箭头在与空气高速的摩擦下已经炙热发光。大小姐认识这支箭,她曾见来访的李继迁佩戴过这种箭支,那时年幼的她双手都难以搬动这样一支箭,父亲告诉她,这是党项王才能佩戴的箭。而这射出落日之箭的神技,也是李家独有。

“难道是他?传说当今整个大西北,只有他能把这么重的箭射这么快,这么远...”大小姐循着箭飞来的方向看去,在遥远的地方,一人一马的身影,正飞驰而来。

“不...不会吧...”大小姐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

 

第一百二十一话 党项王的魄力

 

策马飞奔而来一位高大威武的将军。他在大小姐面前勒马停下,刚毅的面庞上挂着温柔的微笑。他的马黑得油亮、健硕无比。他身着金色的铠甲在沙漠的烈日下闪闪发光。他手提一把大弓,腰间的箭袋中插着的正是落日之箭。

“明光铠、落日弓、落日箭、大宛马...你是德明大人吧?”虽未曾谋面,但大小姐从他的武艺与仪容中猜出了,他便是党项王,李德明。

“屈怀小姐,你果然美得不可方物啊!”李德明高高的骑在马上,像欣赏一件绝世珍宝一样欣赏着屈怀。

大小姐红着脸低下头去:

“谢...谢谢你救了我,请问将军是何人?”

“屈怀小姐聪慧过人,你刚才已经猜对了,在下便是李德明。保护自己的女人是男人的天职,屈怀小姐不必道谢。”

大小姐闻此心中又羞涩又有一点小激动,给李德明行了一个万福礼(那时候西夏未建国,李元昊颁布秃发令推行西夏文字之前,党项人的礼仪文化全部传承自大唐,与汉人几乎无差别,所以女子见相公也用万福礼),虽红着脸低着头,但却忍不住不断的偷看李德明:

“讹藏屈怀见过大王...大王为何会出现在此荒漠之中呢...”

“来护送我的女人回家。有我李德明在,没有哪个歹人能动我的女人一根汗毛。”李德明笑着说道,眼神那么温暖和自信。

原来,李德明在讹藏家时已经从讹藏光为难的神色中猜出了端倪,加之讹藏木秀匆匆带领人马外出,李德明心中更是确信有事发生。遂派人暗中打探,才知道原来是屈怀小姐不愿意嫁给他,所以离家出走了。李德明心想既然是因为他才出走,就由他亲自找回来,便以要早点休息为托辞让讹藏光提前结束了宴席,之后暗地里带了五百亲兵出寨寻找讹藏小姐。也许缘分自有上天注定,正是李德明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屈怀小姐。

李德明的话让屈怀又感激又激动,眼前这个高大帅气充满安全感的男人是如此迷人,让她心中小鹿乱撞。她现在觉得当初自认为二十八岁的党项王会是个丑陋的半老大叔而离家出走的决定真是愚蠢至极。

“我干嘛要闹这一出呢...给大家添那么多麻烦。”屈怀心中自责道。又见李德明单刀匹马,屈怀不安的问道:

“大王...您是独自前来吗?”

“我带了五百亲兵,他们很懂事,在远处驻足,不打扰我们说话。”李德明笑笑说道。

屈怀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万金之躯的您可不能只身赴险。您的安危...牵动着党项的命运。”

“所以,上马吧,我带你回家,你的父亲兄长都在到处找你。”李德明伸出手,示意屈怀拉住他。

屈怀没有拉住他的手,而是扑通跪下。李德明大吃一惊,立即下马来扶:

“屈怀小姐,这是为何?”

“大王!屈怀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便是,不必如此大礼。”

“我有一个朋友,叫桑林晚,她救过我几次,为了保护我,她孤身与歹人作战。现在她处境十分危险,请大王务必救救她!!”一边说着屈怀眼泪掉了下来,她狠狠的一个头磕在沙地上。

李德明连忙扶起她:

“放心,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的恩人就是我的恩人,不会让她有事的。”

李德明一把将屈怀抱上了马,自己也翻身上马坐在屈怀后面,双手握着马鞭,很自然的将屈怀搂在怀里:

“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那边!”屈怀指向桑林晚引走敌人的方向。

李德明用大刀在空中一挥,远处的亲兵队随即跟了上来。于是,党项最精锐的五百骑兵在党项王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去救桑林晚...

 

时间再回到几个时辰前,恢复元气的藏花间见千寻迟迟未归,甚是担心,便飞出城外寻找。在找到千寻之前,它无意间飞过了讹藏家,先看到一队十一人组成的骑兵队从讹藏家大寨后门出营,为首的年轻将军穿戴着十分特别的红色藤条铠甲,一路奔着西边去了;没过多久,另外一名身材高大,穿着金色铠甲的将军也从后门出营,他进入旁边一个驻兵营地,带出五百黑色铁甲骑兵,一路也向西去了。从仪容装备来看,这两个将军都是党项的大人物,藏花间因此留意了一下。

之后藏花间终于在沙漠中找到了千寻一行人,他们正在赶往讹藏家的路上。藏花间在千寻怀中一通撒欢之后,把刚才飞跃讹藏家时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千寻。千寻再将情况复述给江雪与曩霄二人。曩霄一脸好奇地盯着藏花间,赞叹道:

“这就是神刀的驯鹰啊!太棒了...真漂亮,好想要一只...”然后,又清了清嗓子:

“咳...”回归了严肃脸,继续说道:

“这么看来父王已经不在讹藏家了。”

“你是说出城的人马中有李德明大人?”江雪问道。

“是的,那个穿金甲带黑色骑兵队的将军应该就是父王。”囊相说道,“金甲是‘明光铠’,是我李家世代相传的宝物,是当年大唐明君‘天可汗’李世民赠予我们祖先的。和‘明光铠’一起赠予我们祖先的,还有‘李’这个姓。”

“哦哦...”江雪一边点头听着,一边思索着。

“另外,那黑色的骑兵队,应该是父王的亲兵队,党项军队中,只有父王的亲兵队骑兵和战马是身披黑色铠甲的。”

“那另外一只人马都是什么人,你知道吗?”江雪问曩霄。

“红色的藤条铠甲,以及十名随从。我基本可以断定,那人应该是讹藏木秀,而那十名随从便是大名鼎鼎的‘讹藏十勇士’。”

“事情真是蹊跷...有什么事情能让党项王和讹藏公子带上精锐亲自出马的?”千寻不解的自言自语道。

“的确诡异...他们都往一个方向去,但是却没有一起行动,都只带少量精锐,好像刻意不想引起太多动静引人注目...一定有大事发生...总之我们要找的德明大人不在讹藏家了,我们得去寻他!”江雪说道。

“藏花间!去寻那个金甲将军!”千寻下令,藏花间嗖的飞了出去,一会便没了影子。

“夏州地界之内藏有十万尸兵,德明大人只带五百个人在沙漠中行动有可能会遇到危险。”江雪神色凝重的说道,“希望不要出事...”

 

而就在李德明施展落日弓救下屈怀之时,云层中的巨型蝙蝠纷纷逃走了。它们飞回了松赞的大部队,将它们见到的影像用超声传送给了松赞。松赞收到蝙蝠的图像,通过射箭人的武艺以及其仪容外貌判断,这个身穿明光铠的射箭者就是李德明!

“哈哈哈,天助我也!李德明急着送死,我便成全你!迦诺迦代蹉,诺迦跋哩陀领命!”

“无量无上天尊,弟子领命。”两个经过改造强化的六谷尊者从队伍中出列,双手合十向松赞行礼。

“你们两个点一些行军速度快的天兵,赶往事发地抓李德明,若能抓住或杀死他固然好,但是如果办不到,你们就缠住他,拖到我们大部队赶到为止!”

“弟子明白!”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小巴单人.png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