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笔写离合》第二十八章唐门同人《襟上花》(八)

2019-07-17 11:29:02 佚名


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开始转动,入场的顺序,分秒之际的抉择,祸福与吉凶,机缘与险象,全部编排完毕。

而后的路途,都在履行既定的结果罢了。

——《襟上花》


6.jpg

【八】

 

“好啊,你还敢来荆湖?”

荆小二嘴里叼着根草蹲在路边,一脸满不在乎,竖起手指,比了个“一”的手势。

“你这样的败类趁早有多远滚多远,别来脏荆湖的地。”

“老头儿,我看你岁数大,让你两句,”荆小二斜着眼瞅向骆子渔,“就两句,多了不行。”

“呵,欺师灭祖,丧尽天良的东西。”骆子渔啐了一口。

“欺师灭祖?”他一笑,嘴角带着痞气,活生生一个地头蛇的模样,“晏弘方那种狗东西也能算师祖?你这是嫌他坟头草还不够高啊……”

孟垂青刚到下马,就看见了这样剑拔弩张的景象。

荆小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骆子渔待要再骂,被池悲风拦下,白师姐见状也忙上前跟着打圆场,把骆子渔往一旁引。

旁人该说的说,该劝的劝,主角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从地上掐了根狗尾巴草。

孟垂青看着这出闹剧有些不明所以,环顾四周,发现少了两个人。

“门主和蔻美人呢?”

“门主去前面打探情况了,蔻美人嘛……她不来。”

蔻美人不来?有事耽搁了吗,还是有其他安排?

未等孟垂青将心中疑惑问出口,余光突然掠过一片白色衣角,回头一看,沈幼菱手里拿着玉笛,出现在荆小二身后。

“你在荆湖,行事小心些。”

“知道。”荆小二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看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他们已经跟着骆子渔去了,我们也跟上吧。”

 

事不宜迟,一行人施展轻功,追了片刻,远远的,突然见到一个白影在林间急速掠过,后面跟着乌泱泱一群人。

正是将龙堂众人引离大部队的白师姐。

“怎么这么多人?”孟垂青惊呼。

空地处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像一片黑风卷过。白师姐在最前方跃上跃下,把他们引到一片开阔的空地上。

一打一群,局势倒是一目了然

见白师姐停下,他们也不再潜行,现身与她会合。

“都是龙堂的人,”情况紧急,没时间废话,白师姐挥剑斩下,眼神示意了一个方向,“骆前辈去追公子羽了,快去找他们。”

沈幼菱与她共事多年,清楚对方的行事作风,当即点头便走。

“门主说保存实力为上。”荆小二吊儿郎当甩了一句话,也轻功跟上。

只有孟垂青站在原地。

她折扇翻转,手上动作未停,脑子却转得飞快。

人太多了,白师姐厉害归厉害,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一个人怎么应付的来?

白师姐余光扫到她还没走,回过头,脸上一派云淡风轻。

“小妹快去吧,我这儿没问题的,我以前可是罗刹门的统战。”

“快走吧,要放剑履山河了,当心打到你。”

白师姐一剑扫过去,为她清出一条路。

垂青犹豫片刻,见白师姐神情轻松,便也抽身战场,往沈幼菱那边去了。

腾空而起那一瞬间,她看到白师姐将剑竖在身前,四方剑意缭绕,衣袂飘扬。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

这世上竟真有人,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这让她想起很久以前,她刚下山在江南遇险不得不求助罗刹门的时候,也是白师姐以一敌十,一人一剑把她捞了出去。

这个武功了得的大师姐,心思也同样敏锐。

 

她记得到罗刹门的第一晚,坐在百花坪分舵略有些简陋的小屋里,四壁萧然,眼前是一盏油灯。

初入江湖,远离师门,背井离乡,举目无亲。

影子被放大,孤零零落在墙上,却也成了这墙上唯一的装饰物。

白天喧嚣,又总被俗事所扰,一切按部就班地走,显不出什么区别。

可到了夜里,就不一样了。万籁俱寂,思绪涌动,迟来的不安浮上心头。

这时候难免的,她想起唐门建在山间的楼阁台榭。

巴山蜀水,钟鼎山林,那又是怎样的光景啊。

她的房里挂着师兄画的九重葛,角落立着一人高唇上点着朱砂的傀儡。书案是楠木的,上面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床榻滚着睡也不会掉下去,梦里还有兰花的幽香。

师兄在烟霞林的广场上等着她练功,师姐和她一起给傀儡选衣服,路过御风堂的时候,远远听得一句“垂青,最近傀儡术又长进了不少啊——”

是考核的师长在夸她。

 

巴蜀的夜不是浓稠的墨色,它微微泛蓝,越靠近地平线的地方越是澄澈,仿佛你一眼望去,天的尽头变成了海,随时会有大鱼从山夜交接处跃出来——

可是眼前再没有巴蜀的夜了。

孟垂青瞧着这里那里,觉得哪里都不如唐门,连油灯的火苗都没唐门的跳得高。

师兄人在东海,沈幼菱至今没有露面。白师姐倒算她半个老乡,可是她在秦川那会自己还在玩泥巴呢,也没什么亲切感。除了傀儡和折扇,她身上、眼前,没有任何东西与唐门有关。无旧物无故友,孟垂青的心总是悬着,感觉自己与唐门隔绝。摊开的信纸迟迟没有落墨,坐立难安。

这时候白师姐就像从天而降的英雄,嘴里喊着刀下留人,一把将濒死的她提了出来。

这位与她相识不过一天的龙首端了盘豆腐出现在门口,含笑道:“今日手头事情少,路过厨房见还有块豆腐,顺手就做了道菜。这是在太白时候和唐林前辈学的,刚出锅,快来尝尝。”

豆瓣酱烧豆腐,上面撒了一层干香菇,是巴蜀的做法。

垂青的心就像白师姐放在桌上的瓷盘,“咣”的一声,落了地。

在这个各司其职,人人忙得热火朝天无暇顾及他人的地方,竟然有人留意着她有没有吃饭,吃了多少饭,菜合不合胃口。

而这个人恰恰是百花坪分舵最无需理会这些琐事的前辈。

 

 

于是孟垂青松开了身旁傀儡的手。

“师姐接住!”

从天而降的紫衣傀儡重新加入战场,瞬间引走一波刀剑攻击。

白师姐因此得空回过头,孟垂青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傀儡眉心点着一颗美人痣,是垂青最常用的那个。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齐怨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