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笔写离合》第二十九章唐门同人《襟上花》(九)

2019-07-20 08:05:33 佚名


命运的齿轮在这一刻开始转动,入场的顺序,分秒之际的抉择,祸福与吉凶,机缘与险象,全部编排完毕。

而后的路途,都在履行既定的结果罢了。

——《襟上花》


6.jpg

【九】

 

这边沈幼菱和荆小二沿途追击公子羽,行了片刻,见道路中央立着一个人。

墨发束起,身形颀长,站得端正笔直。

二人不约而同停下来。

那人转过身来,紫色衣袍换作了白色衣衫。微微低头,笑容和煦:“沈门主。”

好似多年未见的旧友。

荆小二眼里有火要喷出来。

“阁下的意思是?”沈幼菱冷冷的,迎上他的眼睛。

“抱歉,沈门主不能过去。”

换句话说,公子羽就在前面。

沈幼菱与荆小二对视一眼,后者眼里隐隐闪着兴奋的光芒。

 

荆小二的思维方式很简单,错了就是错了,错了就该打,就该狠狠地打。

别提隐情,别提苦衷,一有事就别别扭扭瞒着,长嘴是干嘛的?吃屎吗?

他俩那点事都写在脸上,罗刹门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只等一个机会说出来,看她脸红一阵。

蔻美人暗地里嫁妆都备下了。一口气在巴蜀买了十九块地皮,配嫁的黑船现在还在钱塘港停着,连装黄金的箱子都是镶金边嵌玉石的。扬言嫁妆不仅不能输给那些唐门的世家小姐,还要压她们一头,保准让小妹风风光光的出嫁。

池大帮主第一时间去查了他的底细,确是清清白白,一表人才。

结果这个一表人才,半路杀出叛离师门这么一手。

 

垂青可是罗刹门当幺妹养的小姑娘。本来拨给她的分舵在徐海,暂时由池悲风代管。那边的分舵地盘不小,但风波同样不少。孟垂青一路顺顺当当长大,爹娘疼师长爱,在家里是老幺,在唐门是小师妹,到了罗刹门也是年纪最小的小妹。让她一个人去徐海,总是不太放心。池悲风本身就在徐海,没办法换。他自己燕云的分舵不仅乱,还天天要吹沙子。蔻美人楼在人在,不能离开杭州,能和垂青换的便只有白师姐在江南的百花坪分舵。

“秦川的风夹雪这么多年都吹过来了,徐海那点风还能叫事吗?”

白师姐是这么说的。

她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已经在处理交接的事情了,把垂青带在身边,也是让她和百花坪分舵的人提前接触一下。

他们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十几年,淌过不少浑水,知道那水又冷又脏,所有不愿意让垂青再淌一遍。不愿意让她再受一遍他们受过的苦,心照不宣的为她铺了一条光明大道。

结果光明大道明朗前途是不愁了,情字上竟然折了?

都快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突然抽身而退投靠青龙会?

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的话你招惹垂青干嘛?

要是根本不打算娶人家你招惹她干嘛?

你他妈脑子有病吧?

是不是飘了???

我们这么宝贝的小妹,严严实实捂着的小妹,为了你这么一手茶不思饭不想,还天天惦记着怕你出事。

要不是池悲风拦着,他早就想打唐新宿一顿了。

不过他看得出来,池悲风也想打他一顿,都在忍着罢了。

今天正好把池大帮主那份一起打回来。

“门主你先去追公子羽,等我打死他再去找你。”

沈幼菱点头,忽然听得一个女声传来——

“等一下!”

孟垂青飞身而来,朗声道:“唐门之术,当以唐门之人破之。”

映着身后青色的竹林,儒雅的年轻人轻摇折扇,那双盛着着多少唐门少女的梦的眼睛,向她看来。

除了唐门的十大弟子,孟垂青其实还有一个身份——

几年前被唐新宿从马贼手里救下、带回唐门的小师妹。

 

因为唐新宿,是带她到唐门的人。

没有唐新宿,就没有现在的孟垂青。

 

 

【十】

 

“垂青啊,”唐新宿摇摇头,有些无奈地笑笑,“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他一身白衣,连发带都是雪白的,扇上的绯色九重葛是他全身上下唯一一抹艳色。

褪去紫色华服的贵气,倒是平添几分清雅。

这是事出之后她第二次见师兄,冬天的那些话淤在心里,慢慢的已与她的心脉融为一体,再问不出口。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东越呢?

难道也是为公子羽做事吗?

 

唐新宿擅书画,扇面上的九重葛是他亲自画的,还提了诗。后来他换过许多扇面,却始终没换过扇面上的花,想来那是他的心头好。

师兄的画她觊觎很久,本想趁着及笄的机会向他讨要一幅,却不敢开口,就这么一直耽搁到下山。

她一生只能及笄一次,机会错过了可就再也没有了,辗转反侧几个晚上之后,终于决定书信一封寄给师兄,写之前还特地找荆小二拿了一壶酒,喝几口壮壮胆。

收到的回复是意料之中的。

细细想来,师兄从未拒绝过她,但她还是不敢轻易开口索要什么。

大概是他站的位置太高了。

收到回信后她一直盼着及笄那天,就这么盼啊盼,盼来的却是唐门出了事。

她再也没有大师兄了。

及笄那天她收到了白师姐送来的大氅,蔻美人差人送来的三个妆奁盒子的首饰,还有一些书本册子,独独缺了那幅九重葛扇面。

 

“你要和我站到天黑吗?不如坐下说说话。”唐新宿微微一笑。

孟垂青沉默片刻,缓缓道:“不必了……”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眼神闪烁,像做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的,一字一句将剩下的话说出口:

“唐新宿。”

不必了,唐新宿。

唐新宿一僵,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费力扯出一个笑容:“也好。”

他知道这个小师妹性格软,声音也甜,但态度立场却截然相反,她如果下决心要和谁划清界限,那便是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这辈子再也没有了。

“你若是想杀我便动手吧,我绝不还手。”

孟垂青只是站着,没有说话。

她的扇术是唐新宿教的,傀儡术也习自唐新宿的教习师父。

如何动手,怎么动手?

她以傀儡术为长,而今面对他,身边却连个傀儡的影子都没有。

他们二人,一个注定不会出手,一个注定不会还手。从某种角度来说,让她对战唐新宿,倒是十分明智的决定。

 

“是谁决不还手?”

声音似从天际传来,又像就在耳畔。

有人在林中穿行,毫不遮掩踪迹,惊起鸟雀逃窜。

唐新宿脸色猝然一变,扇子一翻握在手里,左手当即一掌将孟垂青送出去。

“快走!六龙首来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齐怨念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