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小说欣赏】 《暮春燕》

2019-07-23 17:42:00 佚名


  初见到他的时候,我唤他一声燕大哥。那天阳光正好,九华的大佛顶上他冲我微微地笑,我脚下一软差点摔下去。他轻描淡写地拉住我,带着笑意的眼后是万丈霞光,他对我说,你且听好。

  你且听好。

  我听到了他缓缓念出的诗句,也听到了九华山顶泠冽的风声,我听到了这个江湖在我的未来缓缓开启的序曲,也听到了在他身边的我,心如擂鼓。

  师父告诉我,江湖诡谲,看人要看心,不可轻易相信别人。

  但是我相信他。

  他带我走过许多地方,湖光山色,半城烟雨江南。他手中的蔷薇剑无数次的在我眼前绽出一朵朵蔷薇,那些血色的花朵陪伴着我年少的路,从一个籍籍无名的侠客,到已在江湖小有名气的少侠。他曾两次为我运功疗伤,数次救我于敌人的刀下,我曾以为我可以将此生托付,就如同他说的知己难寻,然我们却是知交好友,有些话他不与我说,又与谁人说去。

  直到那日。

  然而,然而。

  那天的云那天的风那天的山顶那样的月,我毫无防范地与他共饮,一杯杯喝下他递来的酒,毫不隐瞒地将大悲赋的所在和盘托出。那样久的时光那样多的风景那样长的路那样的笑,当那小小的白貂在公子羽面前撒娇时,我早已心生疑虑,却不愿相信我一心托付的人原来一直在骗我。那样多的例证摆在我面前,好像全世界都在呼喊着让我成长,逼着我承认身旁的他却是我最大的敌人。我不愿我不听我不想我不认,我只一遍遍固执地重复着“我相信他”,不知是说给别人听抑或是自己,却在看到他的背影时卸去了浑身盔甲,只求他回头再看我一眼。

  “燕大哥?你真的是燕大哥吗?”

  我的声音在抖,手上的剑早已拿不稳。几天前的月光下,他曾随意地坐在那里,莹白的指尖举着盈盈酒光的杯子,那样对我笑着。双月湾的桥上,他曾问我,若是我全心信任之人背叛我,我会如何?

  我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我说,“若是他本性不坏只是误入歧途,我定用全力劝他回头。”

  你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你只是沉默,转身跃下了平台。燕大哥,你真是过分啊,你明知道我的轻功不好追不上你,以前比试轻功的时候我从来没赢过你,你能不能不要就这样把我抛在身后?你让我追上你吧,你等等我吧,你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眼?

  “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燕大哥了。”

  我在撒谎啊,我是骗你的啊,我怎么可能不叫你?

  那天大雨,你抿着唇,眉眼冷淡:“我自己的路,我自己走。”

  然后,一瞬间过后,你的身影已经成了我永远的梦魇,白云轩的当胸一剑刺穿了你的身体也刺透了我的灵魂。你知道吗,我也早已不是你眼中的那个乐观无忧的小友了,后来我用同样的方法将剑刺入白云轩的胸口时,对于这个被数人玩弄于手中的女子已经没有了怜悯,心中只有大仇得报的决然。你总是担心我的性格如何在这风云诡谲的江湖里活下去,所以你杀了她。你用你的背叛和死亡杀了那个纯真的小友,当你死的那个时刻我的灵魂和肉体好像分隔了开来,活下来的只是个被称为少侠的满口江湖大义的行尸走肉罢了。她仗剑行侠名扬江湖,她曾剑试八荒求败于叶开,也曾闯过万雪窟剑挑过琴魔,而我只是个游荡的魂魄,在无数个夜晚在九华的化清寺外在巴蜀的双月湾上在杭州的西湖桥边徘徊怮哭。

  然后,她又看到了你。你在朝天宫高高的石阶上俯视她,嘴角勾起的笑意是明月心的残忍,你缓缓吐字,语调清晰,正如九华初见。

  “我离去之后,小友可有想我?”

  你的小友,她的手是那样地抖,好像下一秒佩剑就要掉到地上。然而就在一瞬间,她已出剑,剑气凌凌带着寒意,夹着那样深切的不甘。当化为你的身形的明月心颓然倒地时,我即是她,她即是我。你曾亲手抹杀了她的心,但在明月心所化的她的心魔下,你又赋予了我重生。自此之后很多事情似乎都重新有了意义,我又遇到了很多很多人,遇到了很多很多事,天下很大,万水千山,岁月久长。你曾让我忘了你,我想,你也是骗我的吧。我如何能把你忘记?你沉睡在九华的大佛身后,那里我去过无数次,带着一把琴,一坛酒。我再也没有让自己喝醉,只是自己慢慢地饮,给你讲讲我后来的经历。芳草萋萋,蔷薇剑血色仍是沉沉,佛寺钟鸣,濒临绝顶,我相信你也在陪我看着这个江湖。

  “蔷薇花谢去。更无情、连夜送春风雨。燕子呢喃,似念人憔悴,往来朱户。涨绿烟深,早零落、点池萍絮。暗忆年华,罗帐分钗,又惊春暮。”

  又是一年春暮,那日我打马而过,看见路边谢去的蔷薇,惊觉又过一年。

  我的燕子,早已飞走了。

本文来源:天刀同人show,作者:“哼!小米”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