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同人故事】我们还有之后的好几十年不见

2019-07-27 08:20:30 佚名


从记事起,我的印象之中只有他的脸。

 

我坐在他的臂弯嚎啕大哭,这个时候,他总是手足无措的抱着我左摇右晃,想给我点乐子,可是这没有什么用,他越想逗我开心,我就哭的越凶。偶然他想了个办法,把放在腰间里葫芦里的酒倒在碗里,然后在我面前大饮的模样,我竟不哭也不闹了。


后来我长大了一点,能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阿酒,我想你了。”

他一愣,看着我的样子,尔后摸着后脑勺哈哈大笑:“我不叫阿酒,我叫黎九。”

可是我依然不依不饶,撅起小嘴:“不,我就要叫你阿酒,阿酒,阿酒。”

我之所以叫他阿酒是因为我小时候喜欢看他喝酒,那种痛饮三日不醉不归的模样,委实可笑,每次我哭的无法自拔的时候,他总会用这招来逗我笑,屡试不爽。


我拿着从后山采摘的鲜花,跌跌撞撞的一路狂奔,这花奇特,好看又香气扑鼻,我打算送给阿酒,但是阿酒的房间门居然关上了,里面隐隐约约传来师傅的声音,阿酒的师傅是一个老大伯,平日里不苟言笑,总是喜怒不形于色,他的声音低沉深厚有力,而阿酒的声音好听,给人一种林间小溪潺潺流过的感觉,而且说话自带三分笑意,大抵是爱喝酒的缘故,所以生性洒脱一点。


“你捡来的那个小女童是天香谷弟子,天香那边要人,不如你选个日子把她给送回去?”

“可是,她从未离开过我,我怕她会哭闹。”

“她伶牙俐齿也能说会道,也不是当年你捡的那个小女童了,她长大了,况且我们丐帮虽有女弟子,但是这小女童身体里本就有天香门派的武功,若强制学习我丐帮武功,恐有相撞,黎九,你应该做出决定的。”


我丢了手中的小花儿,一路狂奔,霎那间只觉得满腹委屈,一不留神脚下一滑,扑倒在地,浑身脏兮兮全身吃痛,我只好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阿酒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坐在地上看着蚂蚁搬家,眼角瞥见他急冲冲的跑过来,我赶紧收拾了一下情绪,在他到我面前的前一秒我果然把控好了情绪,开始嚎啕大哭。


他心疼的把我抱在怀里,眼神里满是怜惜道:“小家伙,摔疼了吧。”

我越哭越委屈,甚至推开他哭泣道:“阿酒不要我了,阿酒要把我送去什么天香谷了,阿酒要抛弃我了!”

他脸色一红,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用野花编织的花圈戴在我的头上,温柔的说道:“不会啊,我会一直陪着小家伙,哪儿都不去,不会送你去天香谷的。”

我擦了擦眼泪问:“真的吗?”

他点了点头,我终于破涕为笑,伸出小指母勾住阿酒修长的手指,奶声奶气道:“阿酒不要骗人,如果阿酒骗了我,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到阿酒了。”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好,一言为定。”

阿酒似乎也遵守了他的诺言,他没有把我送走,反而是找了一些关于天香门派的书籍,然后手把手的教我,教我认字,他握住我颤抖的小手,在旁边笑的很开心。

“小家伙,你这个酒字……恕在下直言,你不说我真的认不出来。”

我不开心的把这个酒字,抠出来,然后贴到阿酒的脑袋上,冷冷的说道:“这个是阿酒的酒字,你要记住记住!”

他一个堂堂丐帮弟子竟然整日拿着天香弟子的书籍摇头晃脑,念给我听。

虽然里面只是很浅薄的记载了一些关于天香武功的心法和运作,但是也足够他研究几个月了,后来我索性不学天香武功了,我抱着阿酒的脚,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阿酒,你教我转葫芦好不好?我要学转葫芦!”

阿酒摇摇头:“不行,你本来就身体力度就不够,那是丐帮的武功,我怕你受伤。”

我跌坐在地上,咬着嘴唇,目光呆滞:“原来,阿酒已经不喜欢我了,嘤嘤嘤。”

他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行,咱,就学转葫芦!”

我开心的跳到阿酒的身上,啃了阿酒一口,开心道:“就知道阿酒最棒了!”

阿酒拿了个酒葫芦递给我,不过这个酒葫芦没有和阿酒平日里用的葫芦一样,他的葫芦看起来很精致而且似乎还有些分量,他给我的葫芦居然就只是简单版的小葫芦,就是那种和手掌一般大小的,然后上面还有好看的花纹,我错愕的看着阿酒说:“你,你就打算让我用这个转?”

阿酒挑眉:“你要学就用这个,否则就乖乖学你天香门派的武功。”

我拿着葫芦学着他的样子,先左一圈又一圈,然后加快速度,使劲儿把葫芦砸到地上,阿酒的武功极高,当他的葫芦砸到地上的时候,地上会被砸出一个打洞,而我这边……

我眨巴眨巴眼睛对着阿酒道:“对不起,阿酒,我,我把阿酒给我的小葫芦,转……不见了?”

他低头一看,果然,我手中的小葫芦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脸色一变,一个轻功点地而起去给我寻找葫芦去了。

虽然阿酒教我转葫芦,但是好似我对这方便没有什么天赋,有些时候把自己转的晕头转向,最后瘫软在阿酒的怀抱里,我原本以为日子大概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过下去了,有一日,阿酒突然告诉我说,天香谷的人来丐帮做客,他要去看看,让我好好的坐在院子里等他。

我乖巧的坐在院子里,拿出笔墨,写下“阿酒,我喜欢你。”这几个字写上,这几个字是我练习最多的字,也算是我鬼画桃符一般字中最出类拔萃的几个字了,我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了他平日用的葫芦里,想着哪天他发现了之后惊喜的模样,一定很开心。

 

门开了,走进来的并不是阿酒,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子,这个女子长得很好看,高贵冷艳,手里拿着一把伞,她走到我面前,抱起我,说:“我来接你来了,小师妹。”

我陌生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嘟嘴道:“我不要,我要等阿酒,我才不要和你走。”

她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说,淡淡一笑:“是阿酒把你给我们的呀,不信你自己去问阿酒。”

我不信,我跳了下来,阿酒正在大厅喝着闷酒,我冲过去,推了一下他:“阿酒,有人要带走我!”


他没有理我,只是独自喝着闷酒二话不说,以前他喝闷酒的时候是为了逗我开心,如今,我身处险境,他也不搭理我。

他猛地抬起头来,问我:“小家伙,你知道,为什么每次我出去打坏人都会有天香弟子吗?”

“因为她们喜欢阿酒!”

 “不是,因为,天香门派的武功除了杀人还可以救死扶伤,天香门派的武功以辅为先,所以有天香弟子一起,胜率会大幅增加,若我为矛,那天香便是盾,小家伙你是天香弟子总有一日会担此大任,不会永远留在我身边……”

我不服气的踮起脚:“可是阿酒,我也可以救死扶伤啊!”

“你力量还太弱,还不能救死扶伤……”

我趴在阿酒的身边,哭泣道:“阿酒一定要等我长大,一定要等着我长大,我要和阿酒一起闯荡江湖。”

他抬起醉眸,盯着我看:“好,等你长大了,就一直做我绑定盾好不好?”

我走了,阿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他却看也不看,只顾着喝闷酒。

我突然想起我之所以叫他阿酒,还是挺明智的,我就要离开他了,他只会喝酒。

这次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我学习阿酒的转葫芦,总会把葫芦给丢飞,为什么,我学习丐帮的劈山决总是自己先倒地,为什么我学不会阿酒的武功,原来是因为我的筋骨我身上一切洞悉武功的感知,全来源于天香谷。

时隔数年,我终于学会了天香谷的救死扶伤,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功夫闯荡一番,心情好时是伞,心情不好时是剑。

可是阿酒再也没有见过我,也未曾来天香谷看过我。

我想阿酒师傅看见了我藏在他葫芦里的小纸条,还是顺手把纸条给扔了,那虽是年幼的我写出来的,但是却是最真挚的感情,我想,阿酒不仅仅教会了我写字教会了我念书。

但是阿酒却不知道,我离不开他,即使是分隔两地,我却更加思念他。

我在天香谷的每一日努力的每一滴汗水,都是为了再次见到阿酒,我会扑进阿酒的怀抱里,告诉阿酒,我长大了,我可以做你的绑定盾了。

再次回到丐帮的时候,我四处寻找却找不到阿酒的身影,我急着去问阿酒的师傅,阿酒的师傅看着我,突然眸前一亮,惊愕的问道:“你是阿酒的小家伙?”

我突然觉得鼻子有些一酸,我也弱弱的叫了句:“师傅。”

他笑着和我说了许多事情,这些年发生了什么,说没了,荆湖就少了一个小精灵,无趣的紧,我看着师傅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模样,有些奇怪,问:“阿酒呢……”

师傅叹了口气道:“阿酒,唉,魔障了,自从你走了,这些年他似乎只会饮酒。小家伙,好在,你回来了。”

我努力奔跑,想去原来的小院看看,那条泥泞小路,我从小走到大,如此熟悉却依然还是跌跌撞撞,


我一边跑一边喊着:“阿酒,阿酒,阿酒!”

 

院子里的篱笆下面,我看到了阿酒,他烂醉如泥,抬起头看认真的看着我,没有诧异没有惊喜,只是沉沉道:“我的小家伙,我每次喝醉了才能看见你,我想一醉不醒。”

我又好气又好笑,扑进阿酒的怀里:“阿酒,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我可以做阿酒的绑定盾了,我想和阿酒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永远都不知道原来,阿酒那日目送我被天香师姐接走的时候,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哭了。

哭的眼角红了一圈,本来长相俊美的他,竟生出了一圈小胡渣。

原来,我离不开阿酒,阿酒亦离不开我。

他抱着我,吻着我的眉间,手里紧紧撰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写着:阿酒,我喜欢你。

是啊,他不叫黎九,他是我的阿酒。

 QQ图片20190726164854.jpg

本文投稿作者:吹雪—莉莉丝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