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小巴的江湖》第二部 第十二章

2019-07-27 08:20:59 佚名


第一百二十二话 尸毒

 

话说内息与蜃气都已耗尽的桑林晚,在最为虚弱之时被大狼逮住了破绽,大狼的血盆大嘴一口咬下,连巨石都会被碾碎何况血肉之躯?桑林晚避无可避,被大狼一口吃进半截身体,惨被分尸?

细看之下,桑林晚的身体并没有被拦腰咬断,大狼的牙齿在切割开桑林晚的皮肉,触及到桑林晚的内脏和骨头之前被什么东西阻止了。大狼感觉到这股阻止他进攻的力量强大而邪恶,立即松口将桑林晚甩了出去。桑林晚跌落在数丈开外的地方。大狼定睛一看,桑林晚已经在刚才的强烈冲击和震荡中昏厥过去。尖牙造成的穿刺伤口遍布全身,桑林晚满身是血,但内脏要害以及骨骼并未受损。

此时从桑林晚的背后冒出浓浓的邪气,邪气具象化为黑色的浓雾,包裹桑林晚全身,正是这些黑雾抵御了大狼对桑林晚的致命伤害。原来,在大狼的尖牙刺穿桑林晚身体的一瞬间,也割开了鬼刀的封印,鬼刀一直视桑林晚为优秀的“宿主”,不允许大狼将其毁掉,因此以邪气救下桑林晚。

桑林晚的知觉与意识完全丧失,自缚之蚕感应到了桑林晚操控的消失,默认是解除指令的信号,便化蝶破茧而去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讹藏大小姐才误以为桑林晚战死,十分悲痛而焦急地拜托李德明去寻桑林晚。万幸的是,桑林晚的确还活着,虽然伤得很重。

冲破封印的鬼刀,发现此时意识全无的桑林晚的身体正是他最理想的宿主,他第一时间占据了桑林晚的意识,并用邪气封住了桑林晚的伤口,让其不再流血。

大狼和宾度罗尊者十分惊讶地看到,重伤的桑林晚又站了起来,她拔出背上的鬼刀,七窍之中散发着黑雾般的浓浓邪气,目前她身上的气场与压迫感,与刚才比起来判若两人。此时的桑林晚已经不再是那个五仙教弟子了,而是来自异世界的战士——鬼刀.宿主。

黑雾忽然膨胀开来,大狼躲避不及,被包裹到黑雾之中,宾度罗尊者好险闪身后跳躲过了黑雾的缠绕。

宾度罗呼唤了几声大狼,黑雾之中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就好像一切都已被黑雾吞噬一样。黑雾慢慢向四周弥散,宾度罗顾不上大狼的死活,拔腿逃跑。黑雾对他带来的威慑太过强大,面对黑雾,他双腿不禁的发抖,那种恐怖,他只在当年的灵州战场之上对阵党项王李继迁之时感受过。

“可恶...可恶...”被恐怖支配的宾度罗内息与心智都几近混乱,他用双腿在沙漠中一跌一拐的逃着,颤抖的双腿连轻功都无法正常使用。

就在这时,沙丘那边忽然出现一人一马,那人身着的金铠,手提的大刀,还有那魁梧的身躯和惊人的气势,一个让宾度罗胆寒的名字从他心中升起,从他口中蹦出:

“李...李继迁!????”

再近一点,宾度罗看见与那个金甲将军同骑的还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在金甲的映衬之下,似有佛光万道从她身上发出,那神圣美丽的容颜不似人间的女子。

“度...度母娘娘!??”(三世诸佛之母,这是吐蕃人教义之中的万佛之母,是最大的一尊神!)

这时,宾度罗再也走不动了,他瘫软的跪下,闭上双眼,双手合十:

“无量无上天尊,度母娘娘将李继迁从地狱带回来了...我辈在劫难逃...”

转眼间,金甲将军已经策马飞奔至宾度罗的身前,手起刀落,宾度罗的首级在空中翻腾...

随之掉在沙地之上,他的身躯在喷溅起高高的血柱之后倒下。

而那空中的翻腾以及跌落的撞击似乎让宾度罗恢复了理智:

“李...李德明?讹藏屈怀?”那个跌落的人头,竟然开口说话。

刚被宾度罗误认为是李继迁和度母娘娘的二人正是李德明和讹藏屈怀,而他们都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啊!? 这个死人头竟然会说话!德明大人!!”讹藏小姐惊恐的叫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搂着李德明的腰。

李德明随父亲参加过灵州之战,见过六谷部的药人之术,所以并未惊慌失措:

“潘罗支的邪术!士兵伤而不亡,死而不倒。大小姐宽心,这厮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嘿..嘿嘿...哈哈哈哈!你果然是李德明。”宾度罗的首级十分阴险的笑了起来,“值了啊!值了!!”说着,这颗已被砍下的头颅开始发光。敏锐的李德明立马感觉到了危险。

“不好!!”说着李德明丢下大刀,双手紧紧搂着屈怀,从马上扑倒在地,就在这一瞬间,宾度罗的头颅自爆了,轰的一声,在沙地上开了一个大坑。扬起的沙尘掩埋了俯卧在地的二人。

“德明大人!您怎么样!?”屈怀从沙中探出头,此时李德明趴在她身上,她动惮不得,只能焦急的询问李德明。

“啊....”李德明晃了晃脑袋,有些吃力的直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沙尘,“我...没事,还好爆炸并不剧烈,我没有受伤。屈怀你怎么样?”李德明没有被爆炸的冲击波伤到,屈怀在他的保护下也没有伤到分毫。

“我很好!是大人您救了我!”

“哈哈...我当然要救你...”李德明正笑着,忽然一下头晕,看到屈怀好似变成了两人,然后天地倒转,一下栽倒在地。

“德明大人!你怎么了!?”屈怀赶忙去扶他。

“毒...?是毒!?...可恶”李德明,用尽全身力气推开屈怀,“不要过来,我身上有他的血渍与肉块碎屑,这上面有浓重的尸毒!....”说话间李德明的脸色已经发青,嘴唇变成了深灰色,一口毒血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这种尸毒是由药师研制,松赞提炼改良,十分剧烈,透过皮肤的伤口和毛孔进入到李德明的血液后,便马上发作,李德明危在旦夕。

屈怀见状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去碰李德明,跪在原地呜呜哭起来:

“呜呜呜...来人啊!有人吗?桑林晚!你还活着吗?救命啊!呜呜呜...”

还好,这时李德明的骑兵队赶到了。李德明的战马是著名的大宛国“盗骊”马,其速度快于党项本土马,因此骑兵队的到达比李德明和屈怀二人晚了片刻。而这片刻之中,李德明恰好出事了。

骑兵队的长官名叫野利贺兰,论血缘他算是李德明的表兄(李德明的母亲是顺成懿孝皇后野利氏),担任李德明直属骑兵队的长官,主要任务就是保护李德明的安全。野利贺兰见状立刻下令:

“扶大王上马!立刻回城!”

几个骑兵立即下马来扶李德明。

“小心...毒”屈怀正要提醒,两个骑兵的双手已经触碰了李德明身上的血渍。尸毒从士兵毛孔中渗入,进入血液。士兵还没来得及将李德明抬起,毒已发作,两个士兵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片刻后七窍流血而死。士兵的身体筋骨以及内功修为远不及李德明,因此他们根本扛不住这剧烈的尸毒,片刻就丧命了。

野利贺兰大惊!下马来看究竟,想要亲自去扶李德明。好在屈怀一把将他拉住:

“不要碰大王!大王身上的血渍肉屑,还有那两个已经死去的骑兵都是尸毒源!谁碰谁丧命!!”

“你就是讹藏大小姐!?”野利贺兰愤怒的问屈怀。

“是的!”

“大王为了找你,受此劫难,你该当何罪!?”野利贺兰涨红了脸,用手指着屈怀的脑门。

“我...”屈怀无以为对,眼泪又滚了出来。

“你不让我碰大王,你说!你说现在该怎么办!?”野利贺兰气急败坏,又无计可施...

 


 

第一百二十三话 求援

 

“父王!”就在野利贺兰无计可施之时,听到了一个少年的呼喊声。转头一看,来的正是曩霄(李元昊),他身边还有两个中原女子,一看便知是习武之人。

贺兰赶紧带骑兵向曩霄施礼:

“王子殿下!”

“父王他怎么了!?让我看看”

“大王深中剧毒,情况十分危险。殿下你不能过去,毒会传染!”

“我爹是被蛇咬了?毒怎么会传染的?”

“不是蛇!”江雪两眼一扫现场后便基本了解了情况,“那是药王谷的尸毒。请各位后退,我能帮德明大人。”

“胡闹!你又是何人!”野利贺兰一吹胡子,瞪了江雪一眼。

“叫你们后退就后退!她是我雪姐!”曩霄吼了野利贺兰一嗓子。

野利贺兰立马怂了,立即带手下骑兵往后退下,把李德明让了出来。

曩霄自己也让开,让江雪过来处理。

“殿下...她到底是谁,把中毒毫无防备的大王置于她面前不会出事吧?”野利贺兰还是不放心,小声的问曩霄。

“你就好好看着吧,她救过我,我相信她!”曩霄很肯定的说道。

江雪来到李德明身边,双手结了一个“子”印,再结了一个“未”印,最后结一个“寅”印双手平推至于身前,全身发出淡绿色的荧光,虽然没有风,但她的秀发和衣襟就如在风中飘舞一般。

“好美...”讹藏小姐赞叹道。

“她...这是什么妖法!?”贺兰依旧无法放下警惕和敌意。

“八荒武学,天香谷治愈之术,内功转换,江雪将全身的气劲转换为治愈之光,现在她身上已经感觉不出任何丐帮内功的‘斗气’,而是极为纯净的‘香意’。能够掌握两个相性完全相反的内功到如此的程度,江雪...真是个武学天才!”千寻一边为众人解释,一边赞叹。

完成内功转换的江雪,全身萦绕着柔和的绿光,绿光之中星星点点的闪亮,好似夜空中的萤火虫。她一抬手:

“解意孤霜”

一层薄薄的光雾撒在李德明以及两个死去的士兵身上。

“他们体表的尸毒已经被我净化,”江雪说道,“请将两个士兵的遗体焚烧掩埋,将李德明大人扶坐起来。”

“照她说的去做!”贺兰示意手下照办。

两个士兵的遗体很快被处理,曩霄与贺兰则将李德明扶坐起来。江雪双手又结了一个“子”印

“沐雨含光!”一道盈盈闪闪的生命之光从江雪的结印之中流向李德明全身。

“这...太神奇了。”贺兰不禁赞叹起来。

片刻之后,李德明面容已经有了血色,嘴唇也由灰变红了。

不过江雪的神情并没有轻松:

“尸毒难清啊...尸毒已深,解意孤霜只能清体表之毒,沐雨含光只能作续命之用...”

“那该如何才能救父王啊!?”曩霄焦急地问道,眼中已经滚动着泪光。

“有一人能救他...可否取书信予我?”江雪说道。

曩霄撕下自己的衣衫:

“这里没有书信,雪姐你用这个写!”

江雪解开结印,停止了沐浴寒光的使用,随即咬破手指,血书写道:

“请随鹰来援”。然后对千寻说了一声:

“千寻!”不用多说,千寻心领神会,挥手指示藏花间过来。藏花间立刻从云层之中飞下,江雪将血书套在它的腿上。

“去丐帮!带我义父过来!”

“嗖”一声,藏花间飞出,转眼消失在天际,直奔荆湖丐帮而去...

江雪再次结印,对李德明使用沐雨含光,然后说道:

“请立即转移德明大人,寻找一处可以遮阳,有水源之处疗伤”

“立刻回夏州城如何?”野利贺兰问道。

“不行!”江雪斩钉截铁的说道,“德明大人中毒已深,不能被烈日暴晒,更不宜长时间颠簸,必须尽快找一阴凉蔽日之处调养,多饮水,多发汗!等待我义父赶来救援。”

“明白!解毒救人我不会,寻找水源绿洲倒是没有问题!”说着野利贺兰抱起德明上了马,欲带领众人去寻找水源。

这时屈怀忽然叫住野利贺兰:

“野利将军!”

“你又何事?”野利贺兰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可...可不可以分些人手,随我去救桑林晚?”屈怀明显很怕野利贺兰,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提出要求。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的职责是保护大王,其他人等与我何干??”野利大声呵斥屈怀。

屈怀又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可...可是...野利将军...”

正在屈怀焦急和无助之时,有个温柔的手臂,搭了搭她的肩。屈怀转头一看,是千寻。千寻问道:

“姑娘,你说的人叫桑林晚?是五仙教的桑林晚吗?”

“是!是的!你认识她?”

“我是她的义姐,她怎么了?”

“她有危险,你赶紧救她!”屈怀立即将桑林晚引开敌人,自缚之蚕化蝶破茧的事简明扼要的告诉了千寻,求她赶紧救人。

千寻听了,心知大事不好,立即说道:

“我自去救人,你和大部队一同撤离,我救下桑林晚就带她与你们会和。”

“让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很担心她!”屈怀哀求千寻,想要同去。

“你去干什么!?为了保护你,死的死,伤的伤,你还嫌添乱不够多?不许你去,你必须跟我们一起撤离!”野利贺兰又一次大声训斥大小姐。

屈怀这次忍不了:

“野利贺兰!你凭什么总吼我!就算我有错,也轮不到你这个身份卑微的野利家奴吼我!!讹藏家将你千刀万剐信不信!我偏要去!!”

“带她上马!”野利贺兰一声令下。

屈怀便被两个强壮的士兵,轻松架上了马。

千寻叹了口气:

“哎...虽然粗暴一点,但这样也好。”

“江雪!”千寻叫了一声江雪,江雪虽然正聚精会神的对李德明施展沐雨含光,但刚才的对话她都听到了:

“嗯,没问题!你救下桑林晚速回。到最近的水源地找我们!务必小心!”

“嗯!保重!”

“保重!”

随即千寻向屈怀指明的方向奔去寻找桑林晚。

江雪和曩霄同乘一匹马,曩霄控制驱使,江雪不间断的对李德明施展沐雨含光续命。大部队向最近的水源地进发...

(未完待续)

 

想知道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订阅按钮可以在第一时间收到更新提醒,

不错过最新章节喔~

小巴单人.png

本文由天刀助手原创 作者:小巴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