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故事】当天刀的BOSS不营业时会做些什么

2019-08-01 17:49:55 佚名


0.
其实boss都有上下班。
boss们不上班时都会在一个专属别墅区里的别墅群住着,或者睡个懒觉做点副业去去旅行什么的,那是相当的悠闲。
boss们上班也不麻烦,负责排班的工作人员通知他们准备上班,他们就去到别墅里给每个人独立装修的机房,用芯片验证员工身份之后戴上传感器,进入副本里挨个对玩家进行毒打和接受玩家的毒打。
不过总归是工作,工作就会有忙的时候,比如新版本更新的那几周,负责在新副本毒打玩家的boss们总会吐槽高强度工作,而在新版本出来之后变成半退休状态的旧副本boss们则会坐在机房外面的休息大厅享受着难得的老年人退休生活。

1.
明月心最近发掘到新的副业。
自从移花版本更新之后明月心可算是能休息了,嘲天宫的日常工作交给公司新研发的人工智能,她只要在后台监测着每个人工智能的工作状况,偶尔自己戴上传感器亲自下场毒打玩家顺便凑够每个月的工作时长,算起来一天能有许多空余时间搞搞副业赚钱买包包化妆品和逛街。
冶儿喜欢研究化妆品,每天都看不同类型美妆博主的视频,有时看到那些博主发的影视仿妆视频还很有兴致地喊上明月心一起看,久而久之让明月心也起了心思。她对着游戏里的建模录了个天刀仿妆视频,模仿了柳扶风和冶儿,最后还放上明月心的妆容,毫无意外地收获大批好评和许多新粉丝,还有一些人建议她做些化妆教程和化妆品测评。于是她拉上冶儿一起鼓捣这些,由冶儿选出能互相对比做测评的化妆品,明月心负责上妆测试实际效果。
“这盘眼影是我朋友最喜欢的一盘……大家可以看到这颜色其实不是很日常的色系但的确是我朋友的日常使用眼影……还是珠光的……所以今天主题就是怎样用不日常的绿蓝紫眼影画日常妆……”在镜头外的冶儿默默翻了个白眼。
于是乎靠着这些略微偏门的测评让两人的账号有了小几十万粉丝,一些品牌也来找她们做推广,推广费又能继续买买买,总归是拓展了个新业务,让楼下住着的几个大老爷们很是羡慕。

2.
练清商和百晓生其实都是年轻人,开玩笑年纪大的人哪能遭得住一天十几个小时戴着传感器挨毒打的感觉,眼睛都得给打得冒星星。
而且还是情侣,只不过剧情不允许所以没在游戏里成为一对。
百晓生爱下棋,但也没有丧心病狂到游戏里下棋游戏外还下棋,倒垂莲和大雪崩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日常生活里当然要把棋盘放得远远的。练清商爱琴,而且是爱很多琴,古琴古筝就不用说了,钢琴提琴竖琴她也能达到专业水平,当初别墅分配房间的时候特地给她多分配了个琴房,就是为了把她的各种琴都放进去统一保管,也让她有个隔音好的琴房尽情练习。
天刀里公认变态的boss没几个,百晓生和练清商绝对排的上号,一个下棋下得让人崩溃,一个弹琴弹得让人绝望。给他们打下手的黑白童子仗着机制的福利天天都只在后台监控不上机,搬了一箱箱零食在监视器前边吃边看玩家怎样操作错误遭受毒打,甚至看到一些玩家心态崩了出现操作变形,把他们开心的不行。策划还因此强行修改了难度,整体降低了许多,然而架不住两人的皮,依然有大部分玩家被卡在通关的门口,久而久之倒是成了NPC们的一个梗了。

3.
唐青枫是四川人,花椒藤椒啥的必须安排,火锅必点红锅,一天不麻辣就难受。
曲无忆是云南人,昆虫类菌类食材怎么做她最了得,西南地区的湿热天气还是要有辣椒才吃得舒服。
叶知秋常来往江浙,喜欢粤菜清淡的口味,要是吃到重口味的菜会觉得浑身不爽,像是被香料包围那样让人窒息。
离玉堂其实是内蒙古的民族同胞,最喜欢孜然辣椒等等这些香料,每次见叶知秋吃的都是清淡到极致的饭菜老是认为他是不是缺钱,好几次甚至忍不住问他需不需要兄弟借钱应急,被叶知秋翻了几个白眼解释很久才放弃纠结这个问题。
于是当四盟八荒组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吃饭的时候问题来了,到底怎样迁就大家的口味呢?
公孙剑一拍桌子,这不简单嘛,咱们吃火锅,鸳鸯的那种,江山爱带酒味的咱们从蓝婷婷家附近那专门卖白酒的买点回来喝不就得了。
四盟八荒组搞团建那是真的人多,水龙吟组的别墅特地打通了俩房间放了三个能坐十几个人的大饭桌,三个鸳鸯锅在饭桌中间的炉子上沸腾着,那是香得让隔壁青龙会组闻得到。三个桌都是按照不同的食材分类放的,鸡牛羊肉起了骨头一片片的码好,海鲜毛肚脑花啥的清理干净一份份地放在盘子上,菌类和蔬菜也洗好沥干水分放在篮子里,旁边还有新鲜出炉的烤肉和炒虫子,连天香组的特别爱好土笋冻都有一碗碗的放在小冰箱里。
负责购买食材的工作室小姐姐表示:“你们尽管吃嗷,项目组那边说了这是犒劳你们辛苦当boss挨毒打哒,想吃什么还可以点菜,把需要的食材告诉我就OK了。”
于是乎当各位boss工作时看到玩家踩阵补琴补笛子之后突然召唤出一桌鸳鸯火锅,他们终于明白项目组的意思——看到吗,你们点的菜,不给你们吃。

4.
沈孤雁和明月心难得放假,飞去欧洲玩了两个多月才回来,沈孤鸿和沈逆风当天就蹲机场捕捉两人,坑了一顿饭拿了自己的手信才开车把两人送回别墅。
结果第二天项目组送来新版本的排班表,沈孤雁又是拉满的上班时间,沈孤鸿和沈逆风只是打酱油的,明月心就根本不用出场,这下把青龙会组的人笑出声,可算是不用看沈孤雁和明月心在游戏里撒狗粮了。
最重要的是,这次沈孤雁的任务是被关着和被玩家抽鞭子。
负责耶律延寿女的是一位新来的混血小姐姐,长得漂亮又可爱,沈孤雁去项目组开会回来对着青龙会组的众人一顿猛夸,让他们都很好奇这位新员工。明月心打电话去项目组询问耶律观音奴的负责人敲定了没,项目组的大佬们看破不说破,放下手里的员工资料理直气壮地说没有,然后指定让明月心客串一下耶律观音奴。
按照狗血剧的剧本,此时的明月心与混血小姐姐该有一段腥风血雨。
然而真实情况是,明月心见了一面之后还与她成了姐妹,游戏里相爱相杀游戏外关系好得不行,沈孤雁每天被玩家花式抽打的囧样全被小姐姐分享给明月心,原本周末应该是情侣约会的时间也变成了明月心与小姐姐去逛街,沈孤雁被遗忘在别墅里。
#沈孤雁好惨一男的#

5.
说起用菌类或者虫子做菜,曲无忆蓝铮蓝奉月和百里研阳能说一整天的群口相声。
“扶风她家那的土笋冻好吃是好吃,就是跟咱们那的菜比没味道。”
“爆炒见手青啊?小时候吃得多,现在好像不怎么见到了。”
“香菇就是最普通一蘑菇,还有别的好多种菌类呢……枫香炒饵块吃过没,回头给你们做一次,可好吃了。
“烤虫子也好吃啊,首先你们得能接受那外表。”
众人纷纷喊着八荒弟子有啥没见过,于是百里研阳领着一大群人来到别墅区外一家吃虫子的菜馆,“这饭馆是我舅舅的儿子的朋友的妈妈开的,保证好吃!”挥手就点了各种各样的炒虫子炸虫子,上菜的时候就跟动物世界那样,满满一桌长得丑的虫子。东越小组有不少是两广和福建人,啥都吃,心里建设做的快,上菜没多久就敢下筷子,一只新鲜的炸蝗虫放嘴里嘎嘣脆,肉汁烫嘴不能说话都要嚎着好吃。神刀小组的几位外国友人员工眼都瞪着那些菜,急得东北腔都说出来了,“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这能吃吗?这tm比皮蛋还黑暗料理啊。”见东越组和云滇组的同事吃得这么开心,他们实在忍不住舀了一只,闭着眼睛视死如归那样,把虫子放进嘴里,嘎嘣一咬,哦豁好吃,然后就放下了心理包袱开心的吃起来。

6.
在新版本开始测试之前的空闲日子里,离玉堂和韩莹莹邀请了天刀项目组里比较要好的员工们去内蒙古离玉堂的家乡参加他们的婚礼。
鄂尔多斯的初夏还是带着一些凉意,牧区的夜空缀满了星星,专门搭建的蒙古包连成一个营地,中间的篝火把营地衬得像海里的月亮那样。他们围在篝火旁,跟着离家的亲戚们哼着内蒙古的民歌,学着他们的步调跳起一圈又一圈的舞蹈。韩莹莹给大家准备好马奶酒烤羊肉和各种各样的奶制品,听着自己的同事们唱起自己民族对大自然的歌,离玉堂从蒙古包里拿出一把吉他,调试了几个音之后示意韩莹莹跟上他的调子。

穿过狂野的风你慢些走,我用沉默告诉你我醉了酒;乌兰巴托的夜,那么静那么静,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

婚礼的那天两人都穿上蒙古族的婚服,骑在马上并肩走在前面,韩思思韩振天与几个同是蒙族的好友在送亲的队伍里高声唱着前不久跟离家大姐学的送亲歌。他们绕了一个多小时回到这片蒙古包,离家大姐作为迎亲队伍的代表接过送亲队伍带来的新娘亲手刺绣纹饰的中式婚服,并奉上哈达与新郎最宝贝的配刀,新人骑着马围着蒙古包群走了三圈,最后并肩穿过门前两个烧的正旺的火堆,拜天地,敬父母亲友,念颂词,祝自己白头偕老,从此携手同行。

7.
蓝奉月很喜欢进开封会八荒的副本。
百里研阳觉得那个副本一会白天一会黑夜一会晴天一会下雨的不好玩,但是女朋友喜欢你也没办法,总得跟着去当NPC,完成任务顺便约个会。
再好的服务器难免也会有计算错误的时候,比如眼下这个副本ID的开封会八荒就是,蓝奉月飞雀夺怀之后进入第二阶段,刀蜃双影该入场种入煞气和准备听灯。坏就坏在刀影的执行程序出现了卡顿,副本已经进入“子时已到”阶段,蜃影都在等待玩家听灯,结果刀影没出来给玩家种煞气,没有煞气就算听到了灯也不能点灯,但是后面点不上灯的惩罚机制又是流畅的,刀影出来进行攻击并叠加飞雀buff,连续三次直接带走这个号称核弹输出的团队。
“我蛊呢?”“我灯呢?”“别是又卡bug了吧,卡bug能不能给我们卡无限大铁的bug。”“再试试,这趟可是要交视频攻略的!”没等蓝奉月去问技术人员是不是程序出了问题,这个团队继续开始副本进度,依然是刀影种煞的阶段卡住没出来,百里研阳这次学机灵了,手里准备好刀影的权限卡,一看程序被卡住马上登入权限给玩家种煞,终于是过了这个副本。
刀影被击杀之后百里研阳就退出了权限回到游戏里百里研阳的视角,那头负责维护的技术人员连续发几条信息给他:“百里你是我的救星爸爸”“哥我爱你”“噘嘴. jpg”
突然后悔救场了怎么办,请问可以把副本砸回出bug的样子吗,在线等,挺急的。

8.
雨夜镇天牢和雨夜破天牢的工作组有点特别,招人的时候还得要求是舞蹈专业或者擅长舞蹈的年轻人,于是天牢组又被员工们称为广场舞天团。别看游戏里天牢组的boss除了沈孤鸿是帅哥其他都长得奇奇怪怪三大五粗的样子,游戏外负责操作boss的员工可个个都是俊男美女,肤白貌美大长腿,气质是相当的好。
就说蛇王吧,人称天香大师兄,当年拿着巨型伞在黑街可是把玩家锤得装备爆了一回又一回,然而现实是,一个高高瘦瘦长得秀气男孩子拿着贴了传感器的同款天香伞在工作间里跳来跳去,丝毫没有蛇王的样子。
还有那个鬼捕阴,游戏里像有多重人格那样的怪力女,现实里是个具有少女心的御姐,平时一副总会我是酷盖的表情,然而跟她熟悉的人都知道她喜欢各种粉粉嫩嫩的东西,并且对可爱毫无抵抗力。“她会买好多可爱风的小裙子啊饰品啊摆件啊,每次帮她提东西的时候我都好尴尬啊,太粉红了吧。”经常与她逛街约会的鬼捕阳先生表示,女朋友喜欢又不能不买,但是买了要帮忙提就会是十分奇怪的场景,总之死是不敢死的活又活不下去的样子,在让女朋友自己提东西和被粉红色围绕之间,鬼捕阳先生只能选择后者。
对了,天牢组里还有从龙卫八人组,从龙荒一人分饰八角那种。由于从龙卫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还没到需要上场的时候,所以别墅里有八人组的房间分配,但只有荒一个努力地在少侠面前cue起七位哥哥,试图让少侠被吓跑。
少侠:可以但没必要。

9.
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boss们在别墅区的花园里安逸地躺在沙滩椅上晒着太阳,开始老年人怀念年轻生活一般的茶话会。
“那会天天扒皮剔骨的,还有辣子鸡啊酱牛肉啊,每次下班回来都把我饿得,就吃,吃完胖了还得减,难受。”郝厨子说着就往嘴里塞入一颗鸡米花。
“我还魔法少女杜云松呢!‘太白敢不敢接我这招’,几个太白一起无痕剑意结果都没弹到,斩杀线团灭,差点在游戏里笑出声。”杜云松拿着吃完的棉花糖串的竹签乱舞着,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这时一位策划推开了别墅区的门。
“大家都在啊!是这样的我们打算弄一个新的系列副本叫心剑战境,需要你们都来做关底boss,机制就跟之前挑战本那样!”策划姐姐将方案投影出来,“然后我们还打算在侠客岛里弄一个可以放手办的台子,把心剑战境里的boss做成手办放上去,还能通过用材料升级将铜的变成银的,将银的变成金的!”
boss们没说话,但是脸上写满了我可以。
能折腾玩家的事我可以!
心剑战境的系列副本中诸如蛇王黑蜈蚣笑道人这些本来就在剧情副本里的boss依然是有专门的员工当boss,但像科奇白丹青杜十七这些原来只是普通试炼AI的boss就需要招新的员工负责了。现实里的曲无忆也是个收集信息的好手,招聘广告刚发出来就知道了,她在boss们的微信群里发了条消息:“心剑战境系统要招新员工诶,要不咱们去说说兼职一下心剑的boss得了?”
正在逛街的唐青容吃了口冰淇淋,“哦豁你就是想虐玩家!”明月心表示可以,“我们这些没事做的太无聊了,还是系统好玩。”
所以游戏更新之后,玩家看到心剑战境里多了这么多不同的boss,以为终于逃过了剧情副本的魔掌,然而这边终端的明月心等人带着耐人寻味的微笑戴上传感器。
少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吗?

10.
平时没有任务的boss们有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像郝厨子路小佳叶开就是喜欢做饭的代表。先前没有心剑战境任务那会就一起开了一家小店,做的菜款式不多,以下酒菜为主,也会根据季节变化推出不同的菜式,颇有些深夜食堂的感觉,倒是让他们在那个寸土寸金的商业圈里有了一定的名气。
最近郝厨子忙着做心剑战境的测试,路小佳就当上了主厨,门口的小木牌上写的招牌菜就变成了油炸神刀花生米。
店里播着抒情音乐,最角落的大铁锅炸着新鲜的花生,叶开悠闲地给客人点单,路小佳在全开放的厨房里做着小菜,来帮忙的江山从别墅的地窖里取来几坛路小佳爱喝的酒一起拿到店里,一打开酒坛香气就铺满整个店里,让食客们都十分好奇。公孙剑和独孤若虚有时会带来做好的煮冰鱼,柳扶风白鹭洲用不同鲜花做各种各样的鲜花饼带来,蓝奉月和百里研阳则是直接提着新鲜的菌菇来店里顺便蹭上一顿路小佳做的菜,成了一个新的保留节目。
店里有一位几乎每天都来的客人,有时会给路小佳带来家乡的海鲜特产教路小佳做不同地方特色的海鲜菜;有时会拉着一位少数民族朋友来喝酒,喝得微醺的时候会借来店里放着的吉他边弹边唱;有时正好遇上boss们带来小菜,他还会与boss们喝酒聊天。有时候会在饭点就到店里吃东西,有时候是在凌晨才会带着满脸的疲惫狼吞虎咽,路小佳给他倒杯茶让他别吃的这么急,他说他一整天都在排练没时间休息吃饭要把他饿死了。
本来只有几平的小店在boss们的建议下把旁边两个店铺也盘了下来扩大店面,白鹭洲放了个琴桌,蓝奉月将阿妈送的银饰分出一小部分串起来做为挂饰挂在墙上,唐青铃别出心裁地做了一把鲜花扇也挂在旁边,秦岭敲诈江山一顿还顺来了几坛竹叶青就放在琴桌旁,苏小白为店里联系了一个供应商提供新鲜的海蜇给郝厨子做凉拌明玉子。店面扩大那就必须起个名字,先前小小的一家没有招牌也不显眼,现在店面扩大了总该需要一个大招牌才更容易让人耳熟。一大群人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讨论,说了两个多小时都没有讨论出结果,路小佳灵机一动,“干脆就叫天刀客栈!反正咱们几个也算得上是天刀里的人,天刀的人开的客栈叫天刀客栈正好!”
很正式地通知好熟客要举行挂牌仪式,没有任务的boss们也带着自己的小礼物与乐器去给三人捧场,白鹭洲弹琴,独孤若虚吹笛子,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路过的行人都会好奇地看许久。那位客人也特地带了几位朋友来参加仪式,一人用吉他弹着懒散的调子,另外几人则随着曲调哼着歌,不时拿起酒杯喝上一口再继续。
是冰冻的时分,已过零时的夜晚,往事就像流星刹那划过心房;灰暗的深夜,是寂寞的世界,感觉一点点苏醒一点点撒野。
小巷外的商场已经关门,亮着灯的商铺也逐渐变少,这栋只有两层高的小楼房慢慢地成为夜里唯一还亮着的灯光,乐声隐约透过玻璃门传到街道。外向如公孙剑江山一类的几个皮小伙已经肆无忌惮地从路小佳晾凉花生米的小锅里舀出新鲜滚烫的炸花生米塞入嘴里然后被烫的滋哇乱叫,内敛如明月心白鹭洲一类就是靠在椅背上优雅地喝着酒聊着天。
从前是在别墅区的花园里,现在是在路小佳的客栈里,以后在哪?不知道,但是不管多少年后,他们都会一如既往地吃着小菜喝着私酿,围在一起谈天说地。
可能也会聊着怎样虐待玩家吧。

本文来源天刀同人show 作者:歌萝萝っ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