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故事】信娘(上)

2019-08-01 17:53:54 佚名


1、

殷天翼的死讯传到江南殷宅的时候,殷紫信正苦着脸坐在自己摆满了各式刀兵的“闺房”中与眼前如厨房炒锅一般大的绣绷大眼瞪小眼。

将雄鹰展翅绣成了菜鸡互啄,她自问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了,可惜她打娘胎里就只学了十八般武艺,所谓的闺阁七艺,她是七窍通了六窍。

一窍不通。

殷紫信是十二连环坞扛把子鹰眼老七人过中年才得了的掌上明珠,彼时从龙首寨到整个十二连环坞可谓阳盛阴衰,家家户户生的都是大胖小子,生得各个寨主、寨主夫人都腻了,十二连环坞开年会的时候甚至有个议题就是愁这些个臭小子长大后没得内销去哪里讨媳妇。

所以殷紫信从出生时起,就成了十二连环坞上下一致的宝贝疙瘩大小姐,捧着怕摔,含着怕化,娇宠得鹰眼老七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然则鹰眼老七才是整个十二连环坞最疼爱殷紫信的那个,他这一生最终信诺,给女儿起了个信字,足见对女儿的重视。

哦对了,他原本是想给女儿起名叫天信,结果被自家娘们儿一顿霸王连拳,最后还是殷家嫂子自己给闺女起了个紫字,终于显得闺女不那么阳刚了,到了殷紫信三岁的时候,殷家嫂子还特意请了江南最好的夫子,摩拳擦掌要将闺女教育成大家闺秀。

可惜殷家嫂子的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殷紫信打娘胎里天天听的胎教就是鹰眼老七的家传心法以及武功口诀,出生后的玩具就是婴儿适用版十八般武器,三岁的时候她都能挥舞着鞭子踩着轻功在整个龙首山上蹿下跳了。

夫子跑了十来个,大家闺秀该会的殷紫信一样也没学会。

殷家嫂子绝望了,她原本觉得整个十二连环坞兄弟家里都是小子,还从小和殷紫信青梅竹马长大,要从中给自家信娘找个如意郎君并不是什么难事。

哪里知道殷紫信十三岁上下,就带着贴身侍女咒哥打遍十二连环坞无敌手,除了长辈们和她哥哥殷天翼,谁见了她都要喊一声大姐头。

将大姐头娶回家当娘子?不存在的。

殷家嫂子头发都要愁白了。

后来鹰眼老七金盆洗手,将整个龙首山连着十二连环坞交给了殷天翼,带着殷家嫂子和殷紫信去他早就准备好的大宅隐居,不再过问江湖之事。殷紫信曾经不解地跑去问她爹,不是她不信任她哥哥,实在是哥哥还太过年轻,就这样拥有莫大的权柄,怎么想都不是好事。

鹰眼老七当时长叹了一声,温柔地摸了摸殷紫信的发顶,“我活着时,自然能做你和你哥的天,凡事为你们挡风遮雨。可若等我不在了你哥再仓促接这扛把子的位置,那时候出了事,你们又该怎么办?如今趁着我这鹰王的名号还响,江湖朋友们还愿意看我这点薄面,让你哥提前历练便是了。”

殷紫信觉得她爹果然非常深谋远虑,拍着胸脯表示她会替爹爹监督哥哥的,平日里有事没事还会逛去十二连环坞视察工作,毕竟退隐的是她爹,又不是她。

后来有一次她去龙首山找她哥,殷天翼非常兴奋地按着她的肩膀说他就要铸造出天下无敌的绝品神兵,到时候十二连环坞就可以称霸武林。

“信娘你看着,等你哥我成了武林至尊,这天下何等样的男子你配不上,”殷天翼如殷紫信对着鹰眼老七那般自信地拍着胸脯,笑得灿烂至极,“到时候你看中了谁,跟哥说,哥上门给你抢回来当压寨相公哈哈哈哈哈!”

“哥哥你在胡说什么!”殷紫信差点翻了个白眼,堂堂帝王州辖下十二连环坞扛把子,居然说出这种仿佛土匪一样的话,她挥掌给她哥来了个爱的暴击,巡视了一圈龙首山便回家去了,殷天翼的话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自从她哥接掌十二连环坞以后,整个人都有些飘,每次见到她总要跟她说些不靠谱的宏伟壮志。

她再傻白甜也不会觉得,一件两件神兵利器,能够一统江湖。

然后,她得知了殷天翼的死讯。

2、

殷紫信一脚踹开铸神谷大门的时候,她真的没有想太多。

当时从殷家大宅纵马狂奔到铸神谷的这一路,她的大脑基本是一片空白的。

什么叫殷天翼被化名金玉使的花子缎哄骗铸造孔雀翎?

什么叫殷天翼为了铸造孔雀翎率众强闯铸神谷抢夺铸神残篇?

什么叫殷天翼为了那个叫花子缎的女人在江南四处搜刮宝物,江南民众怨声载道,视十二连环坞为穷凶极恶的水匪?

什么叫帝王州联合八荒杀上天泉山庄,那个叫花子缎的女人见势不妙杀了殷天翼后逃窜?!

杀了殷天翼?

她唯一的哥哥,不久前还拍着胸脯得意笑着喊她信娘的哥哥,没有了?死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孔雀翎?!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铸神残篇?!!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有四盟八荒?!!!

她奈何不了行踪不定的八荒弟子,却奈何得了仗着四盟八荒之势攻上天泉山庄害她哥哥身亡的铸神谷!

她不是不通事务的大小姐,从殷宅冲出来的时候,早已命咒哥拿了她的信物,去十二连环坞卡子召集了一帮兄弟,因此刚刚解除危情还在休养生息的铸神谷毫无意外地被她直接攻入,上至铸神谷谷主,下至谷中德高望重的长老,全被她一口气抓了走。

至于庄子里的那些侍女仆人,她自也下了严令,不许兄弟们欺侮这些平头百姓。

回去的路上,终于回了神的殷紫信蓦然心惊,她还记得幼时,爹带她在江南巡视时,那些百姓们虽然同样不敢接近,但眼中带着的都是对鹰王的崇敬,可当她押着铸神谷众人离开时,她分明看到,那些看见的乡野樵夫眼中全是惊惧和厌恶,仿佛看见了什么煞神凶星,发现她在看着自己,立刻都惊恐地低下了头,身体抖得像筛糠一般。

这几年,在哥哥殷天翼的统领下,十二连环坞究竟发生了什么?

殷紫信抓紧了手中的缰绳,被几个小头目重点照顾的铸神谷谷主齐落竹恰好看见了这一幕,扬声道:“姑娘,你要铸神谷给你十二连环坞一个交代,我随你同去龙首山便是,只望姑娘放过我族中诸位长老……”

殷紫信手中长鞭啪地击在齐落竹面前的小石头上,直将那小石击成两半,她执鞭指着齐落竹冷声道:“本姑娘现在想揍你得很,别挑战本姑娘的耐性!”

齐落竹非常识时务地闭嘴了,他本来就不以武功见长,之前殷天翼攻占铸神谷时他所受内伤更是还未痊愈,打是打不过这霸道姑娘了,只能之后再见机行事了,好在他妹妹齐落梅未落入敌手,只望她没事。

殷紫信自然不知齐落竹在想什么,她一贯讨厌那些装得文质彬彬的伪君子,这齐落竹外貌也差不多是那一挂的,她更没兴趣理会,为防夜长梦多,到了下一个小镇,她就把齐落竹等铸神谷之人往几辆马车里一塞,一路奔驰回了天泉山庄。

只是才到了山庄门口,便看到咒哥正站在大门外焦急地走来走去,见了她立刻小跑了过来,“小姐,不好了,老爷和谢爷、许爷都在庄子里等你呢。”

殷紫信甫一听完噩耗便冲出了家门,她爹和谢叔叔、许叔叔自幼看着她长大,怎么会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因此殷紫信利落地跳下了马,将马鞭丢给了咒哥,吩咐道:“将后面马车的人都押进庄子里看管起来,那个看起来特别像斯文败类的公子哥儿,带上跟我一起去见爹。”

“是,小姐。”咒哥有些好奇地打量从后头马车上下来的齐落竹,只觉这公子哥儿虽然狼狈了些,可看起来却和善得很,与之前夫人为小姐相看的那些花里胡哨爱念酸诗的斯文败类很是不同。

可到底是殷家的仇人,咒哥道了声得罪,直接将被点了穴的齐落竹扛了起来。

咒-力拔山兮气盖世-哥,今天也认真在执行她家小姐殷紫信下达的每一个命令。

本文来源天刀同人show 作者:萧芙珞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