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故事】信娘(下)

2019-08-02 14:05:02 佚名


3、

殷紫信带着齐落竹走进天泉山庄堂屋时,便看见她爹鹰眼老七正端坐在主座上,奔雷锤谢晋和快刀许季鹰两位叔叔都坐在他右边下首端着茶出神。

但殷紫信一进来,三个大爷六只眼睛都瞪向了站在殷紫信身后的齐落竹,他们三人金盆洗手前都是在江湖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随便一瞪便有千般杀意席卷而来,但齐落竹只是脸色微微一白,随即便挺直了腰身,毫不畏惧地回看向鹰眼老七,“想必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鹰王,铸神谷齐落竹见过前辈。”

鹰眼老七心中暗叹了一声,殷紫信跑出门的事情他一早就知道,也没拦着,殷紫信让咒哥拿了信物去召集属下的事情他也知道,也默许了。

此时此刻铸神谷齐落竹会站在他的面前,是因为他鹰眼老七要他站在他面前,只要这铸神谷的后身小辈露出一点畏惧心虚,他便能毫不犹豫痛下杀手,为子报仇。

可他不能,因为是他没有管教好儿子,让儿子生了不该有的贪念,受了青龙会的蛊惑,背叛帝王州,强占铸神谷,最后死在青龙会手中,根本是咎由自取。

即使四盟八荒此次不插手,青龙会也会在利用完他的儿子后将之灭口,此错,从不在四盟八荒,不在铸神谷身上。

可江湖事江湖了,今日若他轻易放过了八荒和铸神谷,如今因殷天翼之死本已是一盘散沙的十二连环坞更会遭江湖中人诟笑,再要带领众兄弟恢复昔日荣光,难矣。

他原本就想以铸神谷为饵,引八荒上门与他一战,唯一的意外之是这铸神谷的年轻谷主,武功虽然平平,人品却很是不错,若非是这种情形之下,让自家娘们儿看到了,必然要相看上一番。

想起家中哭得晕去的娘子,鹰眼老七长叹一声,“吩咐下去,好生招待齐谷主。”

七爷说的好生招待,庄中的人自然奉命办事,给齐落竹安排了天泉山庄中最好的客院,屋内浴房还有一眼温泉,说是让齐谷主闲着没事可以泡泡,内伤好得更快些,但要离开客院,那是绝对不行的。

齐落竹哭笑不得,也只能按捺下对家人的担忧,还真的就这样疗养了起来。

知道真相的殷紫信顿时勃然大怒,再次发挥她十几年来苦练的腿功,一脚踹开了齐落竹的房门。

然后和刚刚出浴的齐落竹齐大谷主大眼瞪小眼。

殷紫信:……

齐落竹:……

“流氓!不要脸!!!”殷紫信的俏脸瞬间涨红了,一声尖叫划破长空响彻整个天泉山庄。

“姑娘,好像是你一脚踹破我的房门闯进来的吧?”齐落竹苦笑道,还好他里衣都已经穿妥了,否则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话本子里都是姑娘家沐浴被男子看到的展开,怎么到了他这里就掉了个个儿呢?

“这里是我家的产业,我爱踹哪扇房门就踹哪扇房门,你管得着吗?!”殷紫信怒道,开始在身上摸合适的武器准备揍人。

“姑娘自然唉踹家中的哪扇门就踹哪扇门,”齐落竹摸着鼻子道,“但有陌生男子居住的房间,还是莫要乱踹得好,世人多妄言,对姑娘不好。”

殷紫信火气稍降,她非是不分好歹之辈,也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猛地转过身道,“你赶紧穿衣服!我有事要与你分说,还有,不要姑娘长姑娘短的,我姓殷,名紫信,大家都叫我信娘。”

齐落竹以一生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拾掇好了,才苦笑道:“信娘,你可以转身了。”

殷紫信转过身一拍桌子,“谁允许你叫我信娘了!”

齐落竹这才真的明白一个骄纵的女人是多么的难伺候,简直比唐某人还要难搞定,“那?殷姑娘?殷女侠?”

殷紫信抽了抽嘴角,“你叫我殷女侠是想嘲讽我吗?算了,信娘就信娘吧。坐下,跟你说话。”

齐落竹这才落了座,颇有些紧张地看殷紫信,他虽相信殷七爷不会对自己下杀手,可这位看起来完全是凭本能做事的殷姑娘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他怀疑自己一会儿说话一个不对,就会被对方摁在地上摩擦。

每逢这个时候他都要后悔自己习武的天赋远低于铸造的天赋。

“我问你,你们害死了我哥哥殷天翼,我抓你回来,你服是不服。”

齐落竹沉思片刻后摇头道:“不服。”

但在殷紫信准备拍案而起的时候,齐落竹眼疾手快地按住殷紫信的手,“信娘何不听我说完?你不想知道,这些年,你的哥哥殷天翼到底做了些什么吗?”

殷紫信沉默了,她想起了那时百姓畏惧惊恐的目光,她抽回手倒了杯冷茶,“你说。”

末了还添了句,“若你说得对,本姑娘可以不打你。”

所以你果然是奔着打我来的吗?齐落竹苦笑,但还是把他所知道的,这些年来十二连环坞在江南所犯下的累累恶行由轻到重缓缓述说,说完了,他有些悲悯地看着殷紫信道:“信娘,我在铸神谷中也是听着七爷的传说长大的,整个江南,当时谁人不提七爷高义,护佑一方百姓。可自你兄长执掌十二连环坞以来,欺上瞒下,鱼肉百姓。十二连环坞下辖区域民不聊生,能逃走的拖家带口都走了,走不了的,也只能胆战心惊地活下去,生怕自己哪一日惹了大爷不高兴,就此一命呜呼。”

“但即便他犯下这许多恶行,四盟八荒当时也只想拿下他与七爷分说,听我好友提及,当时你兄长已有悔意,只是青龙会的人怎会容许这种情况发生,他们杀了你兄长,就是为了挑起四盟八荒与十二连环坞的纠纷,好从双方血拼中坐收渔翁之利。”

“信娘,你兄长的死我很遗憾,但你真的想正中青龙会下怀,让这次的事件再次升级,让整个江南血流遍野吗?”

殷紫信不语,也没有揍齐落竹,就这样沉默着离开了。

齐落竹松了口气。

这意味着,殷紫信觉得他是对的,接下来,只等八荒来天泉山庄了。


4、

后来的几天风平浪静,殷紫信虽然依然每天会上门来找齐落竹的茬,但每次都有好好的敲过门才进来,有的时候带着咒哥,有的时候带着谢晋的儿子谢乘风。

找茬不外乎跟齐落竹比拼琴棋书画,惨败的殷紫信差点又准备揍齐落竹一顿,最后还是因为齐落竹一句“信娘若是要我输,可以一开始就这样要求,我无有不从。”气哼哼摔门而去。

偶尔殷紫信也把她的十八般武器丢在齐落竹桌上,要他帮忙保养,齐落竹看着那些武器上的伤痕心疼得跟什么一样,被殷紫信嘲笑了一番,结果齐落竹却振振有词道:“每一样兵器都是铸匠花费无数心血灌注而成,兵器之中,自有他的灵魂所在,折了损了也是会疼的。”

殷紫信捧着脸坐在一旁看着他保养,还不忘刺上一刺,“照齐谷主这说法,你还指望着你铸造的兵器以后变成个美娇娘给你当娘子?”

齐落竹:“……”

他输了。

咒哥和谢乘风从一开始的小跟班,变成了路过打酱油的,咒哥拎着水壶出来的时候还跟谢乘风感叹道:“好久没看到小姐和连环坞的弟兄们以外的男人相处这么久讲这么多话了。”

谢乘风则摸着下巴寻思,“咒哥你说我们把铸神谷给吞并了然后让齐谷主给大姐头当上门相公成不成?”

当然是不成,没多久,八荒便找上了门,要与殷七爷分说之前殷天翼身死的前因后果,殷七爷何等人物,自家不成器儿子的死因他早就摸了个一清二楚,等的就是八荒上门一战以全了十二连环坞的颜面,彻底了结了这公案,才好重整十二连环坞在江南的势力。

八荒打到许季鹰那里的时候,殷紫信还坐在齐落竹的房里,看着他一下一下仔细给自己打磨武器,“你把我武器保养得这样好,不怕我拿着它去揍你的八荒朋友?”

齐落竹想了想,虽然他武功不济,但眼力还是有的,但凭殷紫信一人,要与少侠对战那还是比较捉急的,如果加上咒哥,他曾见过殷紫信与咒哥双姝合璧的战斗力,那倒是可堪与少侠一战。

但多半还是赢不了。

于是齐落竹只能苦笑道:“我只望信娘你记得这武器我才好生保养过,莫要鏖战过头折断了它。”

“放心,我爹的意思我明白得很,”殷紫信看向屋外,“我和我爹一样,我要一个心服口服的了断。”

后来,少侠赢了,铸神谷与十二连环坞成功和解,少侠功成身退,继续她波澜壮阔的江湖之行。殷紫信不再是过去不管事的大小姐,被鹰眼老七带在身边认真学习如何统领十二连环坞这个庞然大物,她应该会成为十二连环坞的首任女扛把子,据说殷家嫂子又是一顿霸王连拳,还是无法阻止自己相公和闺女的决定,只好天天看着自己闺女越来越英武不凡,只觉这辈子应该是没希望看到闺女穿上嫁衣欢欢喜喜嫁人了。

而铸神谷,也多了十二连环坞这个大客户。

殷紫信接手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让铸神谷承包了十二连环坞的武器,那可是一大笔开销,而且殷大小姐贵多不贵精,说是铸神谷新手弟子铸的实验品也可以,至于精品的那部分,她决定每月对各个分舵中的兄弟进行考核,该赏就赏,该罚就罚,因着有铸神谷齐谷主铸造兵器为奖品,十二连环坞中的气象突然一新,人人都想尽办法争着抢着做好事,只盼着能入大小姐的眼。

开始的时候,殷紫信每月还会来造访铸神谷,抱着她那看起来就像没用过的武器放在齐落竹面前要他好好保养算作对大客户的售后服务,从齐落梅那儿知道了齐落竹与唐青枫的往事后,还缠了齐落竹一段时间,也要他给她这个大客户找一种罕见独特的香。

齐落竹苦笑,“信娘你是打算把香染在这把刀上呢还是这把剑上呢还是这把枪上呢还是……”

殷紫信瞪大了眼睛,“齐落竹,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不怕我了。”

“信娘是认真护佑百姓的好姑娘,我有何惧。”齐落竹笑盈盈道。

当事人齐落梅评价她哥这个笑容,非常有唐青枫那个无赖的神韵。

后来十二连环坞里的事情越发多了起来,殷紫信几乎也没时间再去铸神谷散心,她也不是很放在心上,只觉得江湖儿女,几年不见也不算什么。

齐落竹再次见到殷紫信的时候,是八荒准备正式与青龙会决战,铸神谷以珑铸之法锻造了大量兵器,需要加急运往荆湖,比起陆路,水路自然要快捷许多,于是已经彻底掌控江南水路的殷紫信,当仁不让揽下了这桩责任巨大的任务。

再次见面,殷紫信看来比年前更加英气,连女儿家的绸衫也不穿了,一身男子的短打,手中还扶着长枪,往枫桥镇的码头上一站,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她见了齐落竹,原本冷峻的面容立刻柔软了下来,很是开心地与齐落竹见礼,“好久没见了齐谷主,听说你这年来拒绝了数十次相亲却哪户也没得罪,那些冰人还盛赞你有‘青龙未灭,何以家为’的侠肝义胆?”

齐落竹苦笑,殷紫信这倒是久违的要刺上一刺,“信娘说笑了,如今十二连环坞元气未复,你带队前往荆湖,七爷他?”

“我爹才不会阻止我去,这次可是为了剿灭青龙会这个大毒瘤,也算是为我哥哥报仇。”殷紫信看着齐落竹,她的表情很平静,不复当年为所欲为的娇蛮千金之态,“而且如今连环坞中诸事安定,行事皆有法度可寻,我虽自称江湖儿女,实则从未离开连环坞势力,这次事了,我打算到处走走,增广见识,说不定……也能找到一二知己?”

齐落竹这才笑不出来了,呐呐了好一阵,才从袖中掏出一把精巧的女式扇子,上面散发着幽幽香气,“我最擅长铸造的便是扇子,只是这却不是武器,而是暗器,只要信娘你按下扇柄上的机关,便会有牛毫针从扇子此处射出,江湖中风浪大,信娘你一路小心……”

齐落竹还待继续絮絮叨叨些他知道的江湖守则,咒哥已经听不下去了,扯着谢乘风走开了,给殷紫信和齐落竹留下个空旷的二人世界。

殷紫信抿嘴一笑,一折一折打开扇子,扇子上的香气便散发了出来,悠远且清新,好闻得很,“这是什么香?”

“呃……是落梅前些日子研究合香,我看着挺有意思的,就和她一起研制出来的。”齐落竹有些尴尬地想拉齐落梅,结果他妹子早就跑远了和咒哥一起假装欣赏折之江美丽的江景。

“既然是你研制出来的香,想必原来没有名字,你打算给它起个什么名儿?”殷紫信都懒得拆穿他,单刀直入问道。

齐落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见铸神谷和十二连环坞的人都躲得老远,实在是躲不过了,才轻声到:“叫紫信。”

说完他的俊脸倒比殷紫信还要红,殷紫信虽然很想笑,但知道这一笑齐某人就要像兔子一样窜回铸神谷去了,只得忍笑道:“此番大战过后,若你我皆能幸免,齐谷主,你可愿与我一起,去看看这世界究竟有宽广?”

“啊?”

“铸术一道,我不精通,可这江湖能人辈出,乡野之间,未必没有隐居着高明的铸匠,齐谷主不想去见识见识?”

“想……是想的。”一提铸造之术,齐落竹差点马上就上钩了,可巧看见妹妹投来的揶揄笑容,想想自己不能太孟浪,才轻声咳道,“若真有江湖太平之一日,齐某愿与信娘江湖一行。”

齐落竹话音未落,船工已行了过来,说是货物都已装船完毕,可以出发了,殷紫信收了扇子放入袖中,一马当先跳上了运输船,与齐落竹遥遥相望。

“江湖路远,齐谷主,”殷紫信双手抱拳英武不凡,眼中却带着女儿家盈盈的笑意,“今后还要仰赖你多多关照了。”

本文来源天刀同人show 作者:萧芙珞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