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灵殊黑云骤起

2019-08-07 08:05:02 佚名


  天阴,雨将至。

  他背着木柴匆匆往家赶,忽然瞥见一个撑着黑伞的小姑娘站在树后,死死地盯着他。他浑身一凉,扭过脸再也不敢回头,加快了脚步。

  那个小姑娘他看见许多次了,每一次都是在阴天,每一次都撑着大大的黑伞,每一次都用怨恨的眼神盯着他……

  是……那个吗?他猜测了许久。

  他经常看到一些诡异的东西,村里人说他开了天眼,他将信将疑,从此再难分清所见是人是鬼是天意使然或是有意为之。

  所有的思绪,在他上了真武山之后归于平静。

  没有天眼,没有鬼神,驱影也不是妖法,而是正经武学。

  他唯一挂心的,是曾经被他当做“鬼”的那个小姑娘。

  天香谷的弟子个个貌美如花,肤嫩如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趁四下无人,悄悄抬起右手闻了闻,尚还留有淡淡的花香――他帮一位姑娘拾起了随身香囊,姑娘还朝他甜甜一笑以表谢意。难怪他受命要去天香谷的时候,几个师兄向他投来了嫉妒的眼神。当真是个好差事!

  天却忽然阴了下来,即将有一场暴雨来临。他皱了皱眉,暂时从美好的回忆中缓过神来,加快脚步打算在雨前找到客栈落脚。

  “前面那位师兄,等一等!”

  啊?

  他转过头,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尘封的记忆瞬间爆发而出。

  呼喊他的是一位姑娘,肤白貌美,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穿的衣裳却有些破旧,最令他心惊的,是她手中所拿的伞通体漆黑,与他儿时记忆中那把毫无二致!

  “姑……姑娘何事?”

  作为一名真武弟子,他迅速抛却了脑袋里令他不寒而栗的想象,礼貌而镇定地询问起来。

  “求师兄助我!”

  她靠近他,情绪激动地抓住了他的衣袖,美目微微含泪,几欲滚落而下。

  “啊这……姑娘莫要害怕,慢慢说,慢慢说……”

  “嗯……”姑娘轻轻吐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我乃天香弟子。因家里太过贫穷,实在养不起两个女儿,便送我外出学武,几年后我回乡探访,才发现妹妹早已饿死家中,父母不知去向。这把伞是我妹妹生前最喜欢的物件,我便带回了天香谷,请天工亭的姐妹帮我制成了武器,替代了原本的花伞。可谁知……”

  “不要听她的鬼话!”

  一抹粉嫩从天而降,身着粉衣手持花伞,毫无疑问是天香弟子,只是表情却十分严肃,额前的碎发也有些凌乱。

  “敢问这位师姐,何出此言?”

  他客气地问,下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将那姑娘护在身后。

  “师弟怕是有所不知,她手中黑伞,乃为邪物,是江湖中人特意送来天香谷请师父代为处理的,而她却做了内贼,趁夜将黑伞盗出。我较为擅长轻功,便先行一步准备捉她回谷,交与师父处置。烦请师弟让上一让!”

  “这……”

  他有些为难地回头,姑娘立刻拼命地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

  天香师姐不悦地拧紧了眉头瞪着她,他见状只得轻声安抚:“别急,你接着说。”又冲天香师姐抱拳,“师姐放心,我绝不会是非不分。”

  于是姑娘怯怯地继续她的述说:“谷中姐妹们都喜用花伞,只有我一人是黑伞,因此被认为是异类,遭到了众多姐妹的孤立和欺辱。后来我实在无法,便向师父告发,同时求师父放我去江湖历练,带头欺负我的那几位师姐遭到了处罚,便叫其他姐妹出谷追杀我……”

  她的眼睛瞟向天香师姐,意有所指。

  天香师姐原本只是冷冷地斜睨,听得此话立时暴怒,“休要胡编乱造!我谷中姐妹相处和睦,哪怕偶尔产生些摩擦也不至于如你口中所言!追杀?呵……没有师父的指示,谁敢私自出谷?”

  她怒意未消,又指着姑娘抱在怀里的黑伞说了起来,“这黑伞是邪物!已有许多人死于这伞下,沾染了太多的杀气和怨恨!而你竟说它是你的武器?说姐妹们因为它孤立你?简直一派胡言!”

  “我……”她被天香师姐的气势吓得瑟瑟发抖,不由得往他身后藏去,随后呜咽出声,“求师兄救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会死的……”

  “师弟,别被她迷惑!速速交她出来!”

  天空中黑云密布,隐隐有雷声作响,他迷茫了。

  这黑伞他无疑是认得的,那个小姑娘他也去打听过,却像不存在一样谁也不记得,黑伞的下落更是无从得知。

  如此情况,到底该相信谁呢?

 结局一【相信天香师姐】

  “抱歉……”

  他低声道,向侧面撤出一步,轻轻甩开了姑娘拉着他的手。

  “师兄!你……”

  “好了,别再演戏了,跟我回去!”

  天香师姐上前,毫不手软地将她擒住,任她怎样哭闹呜咽也不为所动。

  “多谢师弟。”

  天香师姐行礼,冲他笑笑,随后带着姑娘向来时路走去了。

  这样就好……

  他有些惆怅地望了望天,一小滴雨水落在他脸上。暴雨似乎就要来了。前面不远处便是可落脚的镇子了,他加快脚步打算在被浇成落汤鸡之前住下。

  隐约能看见房子了,雨也越来越大,忽然,他好像听见雨中夹杂着女子的尖叫。

  是错觉吗?

  他恍惚了,有些分不清他身在何处,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个他总是看见奇怪东西的村子。

  双剑撞到剑匣内壁,轻轻响了一声。

  不对!

  他猛然清醒过来。

  世上没有鬼神,有的,只是故弄玄虚的装神弄鬼罢了!

  尖叫是从她们离开的方向传来的,莫非她们遭遇了不测……

  他不敢犹豫,立刻纵身而起,轻功起落间赶回了分别之处,再追上一段路,便看见一抹被泥污了的粉,不远处还躺着一把花伞。

  “师……师姐……!”

  他连忙冲天香师姐冲去,近了,才看见她身上有数处剑伤,或是细长的划痕,或是深深的伤口。

  她微微抬起眼皮,声音微弱,“拜托……抓住……她……”

  “……”

  姑娘和黑伞,早已不知所踪。

  暴雨冲刷着地上的血,也让他的心,凉了。

  相信她,她所言便是真实,但她却会因这份信任而死,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这个选择吗?

  结局二【相信黑伞姑娘】

  “抱歉!”

  他不动声色地挪动了一下,将姑娘彻底护住了。

  “你!”

  “师姐可要与我过上两招?”

  他见气急的师姐手已握住伞柄,怕是下一刻就要抽出伞中剑来,精神立刻紧绷准备随时迎战――虽然他并不想对同为八荒弟子的天香师姐拔剑相向。

  “罢了!你便好生护着她吧!”

  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见师姐彻底走没了影儿,姑娘才敢从他背后走出来,感激地冲他一笑。

  “多谢师兄。”

  “走吧,我送你到前面镇子上。”

  这样就好……

  雨悠悠地下了起来,雨点落在两人身上,姑娘连忙撑开了黑伞,悄悄地看了看他,蹭了过去。

  “那个,师兄,你不介意我们共撑一把伞吧?”

  “没……没事!不介意的!多谢!”

  黑伞足够大,两人并肩而行,没有淋到一滴雨。

  终于,无言的同行要结束了。

  “那么,告辞。”

  他从黑伞下走出,快步走向镇中,打算在雨势大起来之前找到落脚的地方。再一回头,姑娘仍然撑着黑伞,站在墙角望着他,像极了曾经的那个小姑娘。

  她们果然是姐妹。

  也许当年的小姑娘一次又一次地瞪着他,不过是想向他求救,却被他误当做是鬼没有理睬,最后才会饿死在家中……

  如今能救下她姐姐,也算了了他一桩心事。

  雨越下越大,许多店铺都紧闭了大门,任他怎么呼喊都无人应门。

  忽然,他听见雨中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

  那个方向,是镇口!

  莫非是那个姑娘出事了?

  他赶忙朝他们分别的地方奔去,姑娘却不在那个墙角了。

  沿路追去,出了镇子,他皱着眉努力辨认着地上浅浅的脚印……不知是不是她的呢。

  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他不曾投向目光的路旁小溪,照亮了溪边的一抹白。

  那是?

  他心里一惊,慌张地冲过去,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他回头细看,绊住他的正是姑娘的黑伞!

  那前面躺着的,是……

  “姑娘!”

  他扑过去,才看清姑娘身上本就破旧的衣裳沾染了泥巴和血水,更显凄惨;伤口更是无法数清,只能以衣裳上不断扩大的血迹来勉强辨认。

  “是她……我……谢谢你……”

  “……”

  哪里还能觅得那天香师姐的影子呢。

  暴雨冲刷着地上的血,也让他的心,凉了。

  相信她,她所言便是真实,但她却会因这份信任而死,即便如此,你也要坚持这个选择吗?

*本文转载自天刀同人show,作者:倾久ゞ

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助手观点,如有疑问请联系天刀助手官方运营安暮合,助手ID76846879或QQ936449466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