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连载】天涯路远系列故事 - 第九篇 此去经年

2019-08-10 08:20:02 佚名


点击阅读上一章

两年前。

离了燕云之后,苏汐直接回了江南。

没多久,听说凫烟即将大婚,她踏上了去往宋庭皇都的路。

 

开封,尽数繁华。

天衣阁。

“姑娘,想买什么?”侍女热情的招呼她。

瞅了瞅一排排漂亮的衣裳,苏汐摇了摇头,转身欲走。

侍女慌忙拉住她,附耳小声道:“可以只买单件的。”

苏汐眼睛一亮,回心转意。

最终她为那件仿天芒司制服的圣绣上衣付了钱。

 

黑衣服,脏了看不出来。

而且,那可是她看上的,有力负担价钱的一件上衣。

这便是苏汐以后衣着偏好灰黑的起始点。

 

凫烟与郎君的婚宴选在了开封,并非居住于此。

她家郎君有钱,皇都设宴,显隆重。

苏汐换上了新买的上衣,很不见外的就走向那家设宴的大酒楼。

凫烟自然是认识苏汐的。

“苏姑娘?”

那会儿的苏汐,武学甚精。凫烟很慌,怕她是来动手的。

“来贺你。”苏汐笑着说,顺便把手里那串江南特产茶叶包递了过去。

凫烟收下贺礼,脸色几分尬然,没再言语。

新婚夫妇对苏汐行了个礼,迎她进了门。

 

好酒好菜,宾客欢饮。

苏汐默默吃着菜,看着人家喝酒。

直到宴席尽了,人散的散,倒的倒,她也打算起身离去。

“对不起。”身后响起了一缕女声。

苏汐转头望去,正要和郎君归家的凫烟,走向了她。

“事情都过去了……”苏汐撇了撇嘴,“话说,有没有唐翎的消息?”

凫烟摇了摇头,想了想还要开口。

苏汐止住她:“我来贺你新婚之喜,这也是有些人的意思。”

“我懂了。”凫烟咬唇,随即对苏汐咧嘴笑了笑,和夫君一起离开了。

苏汐摇了摇头,自语道:“那会的事情,哪能全怪你呢?”

势弱,当亡。

 

皇都宏丽,白居不易。

不过郊外的破败房子,住上一阵子,也要不了几个钱。

苏汐瞅了瞅不会漏雨的屋顶,又试了试架子床的舒适程度,爽快付了钱。

第一次来开封,不玩乐个一阵子,怎么对得起自己?

不过她剩的钱已然不多,不找个营生,怕是要被饿死。

刚巧,著名的江湖杂谈招人写八卦……

至此,她饿不死了。

 

东瀛自唐末便不再遣使。

大宋止了五代十国混乱之势,对东瀛僧侣等来朝之人,以礼待之。

开封作为大宋国都,外邦人自然极多。

苏汐莫名认识了一个东瀛来的姑娘。

那天,她在小摊子上买吃的……

旁边一个女孩问她买的是什么?好吃吗?怎么吃?

苏汐随口跟她讲了一讲,然后二人就认识了。

这位姑娘叫铃兰,是来开封学习的东瀛工匠,住在官府拨的房子里。

她觉得苏汐人很好,很喜欢苏汐。

其实并非苏汐多好,东瀛有血衣楼势力,天风流势力,祸害一方。

连带着把东瀛民众也祸害了。

许多人一看,哟,东瀛人!就觉得不是个好人。

八荒门下的苏汐自然不会这般。

故而,她们可以相谈甚欢。

 

铃兰想多了解一些四盟八荒并青龙会的故事,苏汐索性带着铃兰去听了场说书。

话说那夜行云,生有奇相,被父母丢弃在昆仑山脚,本该死的不能再死……

昆仑山?苏汐一脸迷惘。

那日昆仑剑派独苗大师姐下山,顺手就把他捡了。长大了些,二人便以姐弟相称,相依为命。

铃兰问苏汐,这说的是?苏汐瞥了一眼台上的说书人,挪揄道:“昆仑剑派消亡的事。”

说书人继续说:“那夜行云不爱学武,偏爱奇技淫巧,还喜欢打扮自己。师姐十分生气,终有一日被气死了。”

这就气死了?苏汐还没说点什么,就听铃兰惋叹道:“唉,太可惜了。”

风流倜傥的夜行云也要吃饭啊!没想到,他竟会看相,算的奇准。就这样挣到了许多钱。

挣了钱的夜行云挥霍钱财,建了座豪宅。凭借他过人的容颜,勾搭了许多穷困小姑娘,骗到了宅子里。

原来这是个坏人?苏汐来了兴趣。

台下一干听众也与她一般,正等后续。只有铃兰一如之前,津津有味。

“你们是不是觉得夜行云就是个淫魔?”说书人嘿嘿一笑,“骗到宅子里的小姑娘,现在都活的好好的。”

“那些小姑娘跟随他习得了刺绣,织锦,还有各种活命技巧。”说书人开始狂夸……

什么天纵奇才夜行云,为国为民夜行云,诸如此类。

这场说书听下来,苏汐深深的记住了“夜行云”这个名字。

 

这是个什么鬼说书人?苏汐连嘴都不想撇了,只想叹气。

铃兰倒是没觉得不好。

要不是她不认识几个汉字,她会发现,苏汐随手作的江湖八卦都比这有趣。

不过,苏汐也不想亲口说给铃兰听。

不太好意思。

 

铃兰是来学匠造之术的。

大宋,她待不久。学成之后,迟早是要回去的。

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听她东瀛后来的伙伴说,铃兰的母亲病了,她自然要火速启程归家。

临别,苏汐来送她。

“苏姑娘,保重……”

苏汐没说话,把备好的银钱塞进了她的手里。

铃兰三番推辞,未果。

毕竟人家是习武之人,巧劲用的妙,你怎么推让的掉。

不过铃兰也备了礼物给苏汐。

一把扇子。

苏汐接过扇子,就觉得此物非同一般。

有点沉。

铃兰解释了数句:机巧铁扇,正开,数针齐发,反开,单发一针。

苏汐想试一试,对着船边的木桩反着打开了扇子。

木桩瞬裂,不可辨其形。

苏汐心中一惊,这威力!!!

铃兰神色很是平常,紧紧握住了苏汐的手。

“愿安。”

 

铃兰走了。

虽说是东瀛姑娘家,可铃兰心性良善,又和自己合得来。

离别之时,她是强忍了伤悲,没说几句话的。

甚至她还说了句:“等我写的八卦传去东瀛,里面肯定有你!”

可她心里很清楚,一别,再不见。

东瀛,她是怎么样都去不了的。

铃兰,也不会再来开封习匠造了。

她的那些仍在的伙伴,苏汐一个都不认识。

铃兰曾经提起过家乡,栃木。

那个草莓长了漫山,山间有座大湖的地方。

和这个以花为名的朋友,都远在了天边。

苏汐越想越难受,心情差的不想动弹,持续了许多天。

直到让她心情更差的事情,被月星痕带来了。

 

“苏姑娘,们的旧地被人占了。”

燕云老帮派的驻地?苏汐回想了下,那地方挺荒凉的啊,这都抢?

“月兄,你不待在神威堡,为国效力,搏个盛名了?”

“一群神威,我个太白,待个什么劲。”

苏汐又问:“你告诉我凫烟的婚宴何时何地,是真的放下了?”

月星痕斜了苏汐一眼,不语。

“我去贺过了,她现在应该过的挺好。行了,说正事吧。”

“一伙山匪占了我们霊鸑的旧址,以此为营,四处烧杀抢掠。”

确实,燕云风沙大,老帮派的驻地,挡风沙的建筑挺多的,占了不用自己建,省事。

“万里杀和神威堡不管?”

“青龙会势大,他们拿什么管?”月星痕叹气,“再说,万一他们兴师动众,中了青龙会埋伏……”

苏汐撇嘴,问:“你能打得过他们吗?”

“打不过。”月星痕坦言,“他们老大使得一破军锤,四处乱挥,威力极大。”

“我能打过?”苏汐慵懒起身。

月星痕目露亮星,道:“你能。”

苏汐摇了摇头,说:“我不喜欢燕云那地方,不想去。”

月星痕愣了。

苏姑娘武学甚精,又是重情义的人,怎么现在?

他不知道,苏汐走了知己,那之前在燕云又被咬了一口,如今听闻旧地也毁了。

心悲凉。

正当他在考虑怎么劝她的时候,苏汐开了口:“正开,数针齐发,反开,单发一针,好好用。”

说话间她就把那把机巧铁扇递给了月星痕。

“这是?”月星痕还想打开看看。

苏汐赶忙止住他,说:“你对着他们打开啊!不要误伤我啊!”

“那我是正开还是反开?”

“那群匪类的老大,听你说,烧杀抢掠?”

月星痕点了点头。

“那群匪类,占了我们的霊鸑地儿?”

月星痕继续点了点头。

“那你还对他们客气个什么劲???”苏汐唯一的一次,眼里能看见杀心。

“我懂了。”月星痕拿起铁扇,“我这就去。”

“事情办的干净点。真被发现了,算我的。”

不明真相的人,还喜欢多事,说着此事有违礼法,做着追查的动作。

江湖,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月星痕呵呵一笑,说:“我离了神威堡,本就要回师门,不下山的。”

 

几天后。

月星痕把扇子给苏汐还了回来。

苏汐掂了掂,感觉轻了许多。

“你正发的针没收回来?”

“还能再用?”

苏汐一口气差点憋住,缓了缓才说:“算了,留下也好。东瀛制法的东西,不可能查到你头上。”

月星痕面带愧疚,说:“我不知道还能再用啊!查不查到我,这怕个啥子。我又没伤天害理。”

“月兄说的在理。”苏汐顿了顿,“真要回师门?”

月星痕郑重的点了点头。

“后会有期。”

 

苏汐在开封又待了没几天,就又回了江南。

在老家的她十分颓然,吃的多睡的多。

为了买吃的,江湖八卦倒是没断过写。

故而某个不留名的江湖八卦作者,知晓的人越来越多。

不过,那个曾经武学一流的天香门下弟子。

武学都荒废了。

再用,也不会再是一流水准了。

苏汐对此也不甚在意。

那把铃兰送的扇子,被她放在了柜子的深处。

当它再被拿出来的那天。

也锈了。

本文由匿名作者投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