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莫问楼·上篇

2019-08-14 17:02:50 佚名


竹林径外,青丝摇曳,一场暮春晚雨滤去了些许一些氤氲的湿尘,但见烟霭朦胧中鹈鴂盘桓,似在哀怨,似再鸣诉。亭外楼兰,孤灯难眠,解离愁,又怎么知愁中有愁,琦云独坐庭院之中把玩着手中的横笛,横笛音色并不清越,低音徘徊,声声叹脉,若隐若现。夜色如水,如轻纱般笼罩在她身上,她知道它不会消退,同时它也没有实质,不会给人温暖,只是一种朦胧的,似乎可以被忽略的存在,却又无法真正的忽略,躲不开。

世界上有一些东西,人们永远躲不开。

景物在眼前朦朦胧胧,宁静的化作另一方天地,琦云收起横笛,轻叹一声“十二月,我们是不是这样过了很久了?”

回应她的,是一声猫叫。

十二月是她的猫,一只橘色的猫,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毛色早已不如曾经的亮丽,但琦云依旧很喜欢它,因为这只猫,是那个人买回来的,是为了给她作伴而买的。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人没有回来,但它却一直在。十二月这个名字,也是那个人取的。

至于那个人,是琦云曾经的主人。

在认识那个人之前,琦云只是一堆代码组成的数据,没有名字,没有实体,什么都没有。再现实中,人们都称之为游戏角色。住在隔壁的神刀哥哥曾告诉她,只要有人能把她领走,她就可以有名字,有实体了,还能有很多漂亮的衣服,能去看看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一直期待着有朝一日能有个人把她领回去,从此不再以代号为名。她等了很久,等得快放弃的时候,那个一脸笑意的女孩将她领了出来,给了她实体,并且赋予她一个名字,琦云。

女孩满意的看着她,神情愉悦“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

霎时,她只觉得有暖暖的光芒直接照在了心坎上,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觉。真的很温暖啊,像她这样长久处于独自一人的孤寂众的人,面对这样温暖的时候,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住。

抓住什么?自然是抓住那缕照在心坎上的光。因为受够了孤独,所以想要抓住。太寂寞了啊。

琦云想她是很喜欢女孩的。她清澈的双眸中总是会带着温温的味道,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却让琦云倍感安心。所以琦云很是喜欢看着她,做任何事情都喜欢看着。女孩不在的时候,琦云就坐在院子里一边跟邻居神刀聊天,一边等她回来。大多数时候,都是琦云在说,神刀听。

她说——我今天摸箱子的时候故意不拿好东西,她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开心,以后我不会了。

她说——她今天新教我跳了个舞,我跳得好看,她很开心,还叫了朋友一起来。

她说——她今天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看起来蔫蔫的。

她说——我今天开盒子时候开了个热气球,她很高兴,还给我买了新衣服。

她说——今天我们去打本的时候,我故意装病不好好打,她很委屈,我不该这样的。

她说——…

女孩就像是一把火,燎原般烧遍了琦云那颗寂寞如斯的心,于是她尽可能的收集着女孩的一点一滴,收集得越多,便越是了解她,越是了解她就越想要知道更多,如此反反复复的循环,女孩的出现惊艳了她过往所有的时光。她对神刀说了太多太多关于女孩的事情,却忽略了邻居神刀看自己时候那复杂又担忧的神情。最后,神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句,小移花,要好好保护自己。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还能时不时去神刀家蹭吃蹭喝,琦云一直都觉得自己算是神刀的好朋友,但神刀说的这句话她却是一点没明白,待要细问的时候,神刀已经转移了话题,显然不想多说。

“灼灼,我要出去了,要不要帮你带点什么回来?”轻快的声音打断了琦云的思绪,琦云循声看去,那是新搬来的邻居,一个天香,她的主人给她取名茉莉。

神刀已经走了很久了,就连琦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神刀离开后没多久,茉莉就搬了过来。她对茉莉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需要的。茉莉拿着伞蹦蹦跳跳的离开,琦云看着她的背影,羡慕之余,也有些担忧。现在的她和茉莉,跟曾经的她和神刀,一模一样。

神刀曾说,小移花,要好好保护自己。

那时她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到后来她才知道,神刀是担心她因看不清楚形势而受苦,更是担心她一片真心换绝情。偏生她仿佛就是神刀前世的克星,神刀担心什么,她就来什么。

女孩没出现的第三天,琦云讲庭院打扫得干干净净,想着女孩回来看到家里干干净净的一定很开心;

女孩没出现的第十天,她里里外外将自己收拾了一遍,换上漂亮的衣服,连十二月都被她强行摁着洗了个澡;

第三十天,她将屋里,庭院里里外外大扫除一次,又把女孩教的舞全部温习了一遍又一遍,神刀靠在庭院的柱子上看着她,终究没能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院子。

第六十天,她看着院子中已经开始长出来的杂草,心中突然升起阵阵的悲哀和无力。

第九十天,她看着满园的杂草和枯叶,无力跌坐再院子中,她开始羡慕起人类如白驹过隙的短暂一生,不管是得到还是失去,痛苦或者快乐,一切都很快就能走到终末。而她不同,她只是一组由代码构成的数据,如果没有女孩,她连实质都没有,她的一生没有尽头,连终末在哪里都不知道,所以痛苦和失去都会伴随许久。神刀就蹲在她身边,良久之后,说“小移花,差不多行了吧。”

以往他这么说的时候,琦云都会轻轻的嗯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继续日复一日的打理着庭院,温习着舞蹈,而这一次,她却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天际从明亮到了灰暗,直到最后,神刀离开的时候,她说“你说,她还会不会回来?我很想她啊。”

我也很想他啊。

这是神刀不能说,也无法说出口的心事。

神刀离开的那一日,琦云去送他,他将房子的房契交给了琦云。

——忘了吧,你不需要记得我,需要记得我的那个人已经不记得我了。

她站在小径看着神刀离开,只觉得胸腔中有一阵寂寞的风刮过,有什么东西伴随着那阵风一起消失不见,天边是一线黎明的曙光,在浓重的夜色之中格外苍凉,突然之间她就明白了神刀曾经对她的担忧。

其实细细想来,琦云觉得自己走到如今是理所当然的,从她不断的开始说起女孩的时候,那便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占有,这种理所当然的占有便是一段感情的开端,无论是亲情,友情亦或者爱情,所以从她兴致勃勃告诉神刀“有人给我取了名字了”的时候,就注定了她后来的走向。

琦云将房契交给了茉莉,让茉莉搬来成为了新邻居,她听着茉莉如同曾经的自己一般叽叽喳喳的说着那个她是多么的好,恍惚间觉得若没有那么多深情决绝,那该有多好。

可是,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若是?

可是,又该如何才好呢?

血色的天际,以及那一轮如钩的新月,这是现实与虚幻的交界处——永无岛。传闻在永无岛的尽头,住着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造梦师,只要给她足够的酬劳,她便能让人心想事成。

“心之逆旅,以梦为引。幻境幻境,曲终成空。

幻术构成的曲谱里,尽是人世的辛酸与苦涩。”

——《永无传·莫问》

略为破旧的楼,门口悬着一个破旧的毫不起眼的犀牛头骨,泛着丝丝妖气,如此破败的景象,任谁也想不到这里住着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造梦师——莫问。门前斜倚着一块木牌,神刀看着那木牌上隐约可见的莫问楼三个字,缓缓勾出一抹笑。

琦云依旧日复一日的打理着院子,没事时候就把玩着横笛,看着那条通往外面的小道,心里一片宁静。今后也会这么活下去吧,她如此想,努力的用时光来填补,直到感觉变得麻木,随着肢体的僵硬和腐坏,最终失去意识,失去记忆,走向遥远的终末。夜微凉,风有声,数十年的光阴一晃而过,最终在月光下凝缩成一杯摇晃的清茶,淡绿色的液体在白瓷杯中不安分的晃动着,仿佛过往的岁月在她手中微微荡漾。女孩明媚的笑颜化作了茶杯中淡绿色的液体,荡漾开去,最终归于平静。

这样就好了吧…

本文投稿作者:灼城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