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小说】我的金兰想杀我 第八章 恩怨上门

2019-12-16 11:56:48 佚名



阮霖瑜活了二十三年,被自家妹妹殴打的次数不下几百次。偏偏一脸享受笑容和煦,看得月黎恶心得很。楼里其他丐帮兄弟见霖瑜挨了霖烟的打,都在一边善意地笑着。

 

“行吧,我家妹子不让,我今个只能喝喝小酒了。”霖瑜抓抓头,故意流露出一副意犹未尽深表遗憾的神情,等着月黎上杆子安慰他请他喝酒。月黎不动声色:“该。”“......说句实话,公孙你是真的烦。

 

“多谢夸奖。”月黎端起杯子遮住自己翘起的嘴角。

 

“话说回来,荆湖这边除了卫国公世子的家兵,还有卫国公家的,你不觉得奇怪吗?”霖瑜凑近身子,压低了嗓音。月黎被他一头绒毛蹭满脸,有些不舒服,往后退了退:“儿子的终生大业,老子也得帮忙?”霖瑜瞪他:“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就知道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霖瑜龇牙咧嘴了一会儿,安静下来,和煦的脸上慢慢浮起微妙的笑容:“好歹你也是头,今晚陪我出去吧。”月黎面色一沉:“有生意?”“去拿为儿子终生大业奔波的老子的项上人头。”霖瑜不再张嘴,用内力贴近月黎的耳廓传音。一听这话,月黎连眼神都薄凉几分,他摇摇头也同样传音道:“家兵到就罢了,怎么卫国公本尊也会来荆湖。此事蹊跷。”

 

“还有更蹊跷的,”霖瑜眨眨眼,“你猜是谁在暗杀榜下得单子?”说着眼神瞄了瞄窗外的垂柳。月黎心领神会:“她给了什么报酬?”“陈酿女儿红。”霖瑜微微一笑。

 

“你有病!”月黎咬牙。知他嗜酒如命,但为了一坛女儿红就去接这等惹祸上身的活计,真是脑子不清醒。

 

霖瑜赶忙摆出一副求饶命的软弱姿态:“你别那么激动啊!那女儿红可不是一般的女儿红。”又非要贴到月黎身边咬耳朵:“是用无忧果酿好的女儿红,这波不亏。”霖瑜使劲眨巴眼皮。

 

月黎一时悚然。唐啸天给他的解毒方上分明都是些江湖传说里才有的物件,其中一个就是无忧果。相传无忧果是前朝的一种果实,生长在荆湖遍布的沼泽深处,对生长环境极其苛刻,数量也紧俏。无忧果有着养气固原的功效,据说也可以缓和一些猛烈的毒,最能解决的是麝香。是适合女子滋补防身的金贵药材。

 

所以在前朝,高门大户为表达对女儿的珍惜爱护之意,从出生起就会寻来无忧果酿酒,埋在庭院的桃花树下。等到女儿及笄之后嫁人,这坛酒就会从土里挖出,成为嫁妆的一个随女儿入夫家。一方面彰显家室显赫,另一方面,每日喝一小杯无忧果酿制的女儿红,也可以保证女子在夫婿家中免受暗毒的侵害。

 

月黎起先考虑先来荆湖,除了要交代霖瑜接下他的工作和后事,也有侥幸心理在其中。无忧果早就是传说级别的物件,他还是将此事和霖瑜提起,想着荆湖那么大,一起找找说不定还有遗留。谁知今天天大的馅饼掉下来,月黎吞咽了一下口水,隐隐觉得自己面前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等着他一头钻入。

 

“那怕是......”“江湖恩怨情仇呗。”霖瑜不在意地耸肩,定定地看向月黎:“我知道你现在心有顾忌,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偏偏就有无忧果酿制的女儿红。要我说你要总这么想,那你就死定了,唐啸天前辈方子上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难找得要命。能有你就烧高香吧,总归一条烂命还怕别人算计?”

 

话粗理不粗。月黎挑眉,心中算是认同了霖瑜大喇喇不避讳的一番话。不知是不是真的,总要亲眼看看才能确认。再说要杀个出了京城的王公贵族也不算什么难事,不过就是见血,找人背锅摆全套。月黎点头答应了。霖瑜既然让他跟着,就说明霖瑜有十成把握不会让他出手。

 

“不过金主也真奇怪,分明是恨透了的,榜上却明写着不要动世子性命,啧啧......”只有这时,霖瑜那张春风和煦的脸才冷得好像不似人间过客。他对于人情的淡漠敷衍唯独只会在月黎面前露出来。月黎默然喝酒,才注意到台上的琴女唱着‘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嗓音幽怨婉转,趁着这月色更加凉薄。月黎皱皱眉:“怎么唱这般不吉利的曲子。”明明今天是庆功闹场的日子。

 

霖烟带着浅笑的脸朝向三楼倚着凭栏听曲,施施然摇动团扇的阮霖烟,不作答复。

 

“一个,两个,三个......”亥时一过,霖瑜按着月黎躲在卫家庄后院外的山上,慢腾腾数着庄子里的暗卫。月黎本就趴在地上心情不爽,听见霖瑜这般松散更是不悦:“你干脆再大声点,都把人引来得了。”荆湖这地带,高山没有尽是丘陵,植被也多是矮生灌木。当刺客的不得不委屈一点,趴得越低越好。

 

“紧张什么,卫国公这番出行分明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他不在京城坐镇。连落脚的院子都只选了小小一个,更别说侍卫。我探了好几天,他却是没带大批侍卫,就只有十六个暗卫。”意思就是没准卫国公来荆湖之事连卫国公世子都不一定知晓。“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不是废话!”霖瑜瞪了月黎一眼,当然是金主给的消息了,还能怎么知道的。

 

月黎不回应,他多问一句无非就是还是担心有诈。见霖瑜成竹在胸就不多言了。“也就那点水平,从最近的朝野政局来看,只怕这位卫国公真被杀了,圣上也就是随便查查。都是正经官兵,不至于连声东击西的把戏都看不出来。走,直接杀进去。”霖瑜一咧嘴,拽着月黎就往里冲。也怪卫国公倒霉,本为了避开仇家而精心掩藏自己的踪迹,现在反倒将这三面环山的小院变成自己的埋骨之地。

 

月黎将黑面罩带好紧随其后。卫国公院内的侍卫分前院四名后院四名庭院八个。霖瑜的动静大下手狠,开门红一招猛虎落地一拳震碎门口的地砖,前院侍卫四人都抵不过霖瑜一招半式。毕竟是大户人家比较镇定,月黎思索一会儿不再跟着霖瑜闯院,而是绕上后山。俯视看去,卫国公老迈的身躯被庭院的其中三个暗卫通过侧门交接给后院。剩下的五个对霖瑜纠缠不休。

 

月黎心中升起一种怪异的预感。以霖瑜的水平,杀掉前院纠缠不休的暗卫并追到后山仿佛太轻松太随意。斟酌半刻,还是决定也现身。卫国公被后院的三个暗卫扶持上山,想来山上灌木丛生,山后是视野开阔的大河,逃脱更加容易。月黎轻功飞身向前,一式踩在暗卫之一的短刃上,借着对方下坠的力道拔剑出鞘,一个燕还回血溅三尺。两名暗卫应声倒地。

 

方才习惯性动用内力,月黎顿时发觉自己的喉咙灼痛起来。不得已收敛内息全凭身法。刚刚借着突袭才有的好开端,此刻对方有了防备,月黎的进攻开始变得艰难。

 

不对劲。

 

月黎咬牙,卫国公培养的暗卫虽然不是吃素的,但也不至于和他们能缠斗这样久。他现在浑身是毒就算了,怎么霖瑜对付那几个暗卫,却半天没有追来的动静。

 

夜晚山风幽然飘过,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剩下两名暗卫武功路数刁钻阴狠,招招都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月黎察觉到这附近有陌生还浓烈的杀气,暗道不好,怕是霖瑜着了道。干脆封住自己的几个穴位强行发力,一剑贯穿两名暗卫。铁锈味充斥着他的口腔,血腥味和毒带来的眩晕感让他感觉自己就是阎王派来索命的修罗。

 

一双眼睛在月色的映衬之下晶亮如豹。

 

他抬手向那个被称为卫国公的老迈男人举起冷刃,这等关头竟没有在对方浑浊的眼睛里看见半分慌乱。

 

月黎心中一凉。

 

“父亲小心!”斜刺里冲出来一个浑身素淡的年轻男人隔开了月黎的一击。他手持公子哥做配饰的唐剑,剑身被方才一击震出豁口。月黎的剑气犀利,那年轻人自肩膀至腰腹,淅淅沥沥渗出血润湿浅色衣袍。

 

是卫国公世子。

 

按霖瑜的分析来说,这位世子该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也来到了荆湖。毕竟卫国公侍卫的行踪明显刻意避开了世子。甚至世子出现的那一刻,卫国公的老脸上也显现出诧异的神情。月黎不关心这个,既然金主说了不动世子......他冷下眼神,只手挑断拼死抵抗世子的手筋将其掀翻在地。

 

此刻毫无庇护的卫国公看向地上不断咳血,还要强撑着站起来的儿子,仿佛在看一条护院失败的狗,对于月黎呼啸至眼前的剑锋仍旧不为所动。

 

“叮!”电光石火间,长刀出鞘,和月黎的剑对撞磨出火花。持刀之人闷声使出内劲,本就余毒缠身的月黎选择讨巧闪避落在一边护住心脉。

 

月黎看向那个同样一身黑衣不示人面目的刀客,眼神同他一般冷漠阴森。刀客默然当着月黎的面擦拭刀身血迹,神情与卫国公一般云淡风轻,分明是高手做派,并不把月黎放在眼里。月黎心头一凛,想来对方刚试了他的身手,认为他公孙月黎不足为惧。而霖瑜许久未追上前......月黎握紧手中的剑无奈自嘲:

 

看这架势,来个了同行。

 

(未完待续)

在助手搜索我的金兰想杀我阅读往期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离笙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