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百因必有果——五毒胞姐与萌赖道长的趣乐事

2019-12-19 17:44:24 佚名


写在前面:该篇是《欢心畅遐迩》的姐妹篇,有些情节多有关联,喜欢的话,可以再去看一下另一篇。其中,有一些情节设定为剧情需要,请各位看官不要斤斤计较,江湖儿女嘛,不拘小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两派联姻,八荒来贺。

准备了半年之久的神威堡与丐帮联姻婚礼,总算按着正常的流程完成了。韩遐迩牵着红绸引着江欢心步向新房,将那喧天的哄笑声抛于身后,两人总算舒了一口气。

满心期待的婚礼,却也是天天搞得剑拔弩张。一开始为了婚礼举办的地点,韩思思和江山吵了半个多月,都要在自己的地盘上举办,最终以聘礼低于嫁妆三万三千金,定于荆湖。接着又是为了婚礼两人新服吵闹不休,韩思思要遐迩身着盔甲迎亲,江山疑心神威堡婚礼当天是给荆湖下马威看,硬是要开封锦绣楼送了最新潮的星空纱绸的婚服。然后又是婚礼布置等等问题,神威堡和丐帮各位热心的师叔师伯,大娘阿姨,齐齐上阵,互不让步,整整吵闹了半年,才算敲定了所有细节,顺利的完成了婚礼。

可是这两人刚进入洞房,大厅里,韩思思带着神威堡的将士们和江山师徒众人拼起了酒,为的是这第一个孩子的署名权。

遐迩刚安顿欢心坐下,就被丐帮众师弟拖出洞房,出去灌酒了。欢心无奈的摇了摇头,一人闷坐在新房里。

“吱呀~”门又被打开,欢心还未看清来人,一道黑影已经冲到跟前,一把冷冷的匕首也抵上喉咙。欢心一惊,一个蒙面的女子冷冰冰的盯着自己,满身的寒气激醒了原本乐昏了头的情绪。

刺客并未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一直冷冰冰的盯着欢心。欢心踌躇几分,试探地问道:“这位姐姐,是劫财还是劫色?”

刺客冷哼了一声,手中匕首一转击中欢心穴位,欢心软绵绵的躺了下去。刺客放平欢心,居然给欢心搭起了脉。

欢心被吓得心里都发了毛,想喊,这不明智,近在咫尺的距离,恐怕声还没从嗓子出去,喉咙就没了,可是这刺客这套路,还真是耐人寻味。

刺客搭脉的手突然一抖,皱起了眉头,欢心这才接着灯光看清了仅露在外的这双明眸。细看,再细看,越看心越惊,这双眼睛分明就是自己每天在镜子里看到的。

刺客撇了欢心一眼,看到她眼里又惊又恐又猜忌的眼神,索性拉下了面罩。欢心盯着这一张脸,除了整体比自己消瘦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难道自己瘦下来会这么好看嘛,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问题,这人从哪来,为什么要劫持我,难道她要杀了我取而代之?我才刚结婚啊。遐迩那个傻子肯定分辨不出来,这是个假的。

刺客看着表情丰富的欢心,又皱了皱眉,终于开口说了话,果然声音如人一样,清冷无比。

“你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我对那个光头小和尚可没兴趣。”

“你怎么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同胞之间,心灵感应异于常人而已。”

“同胞?”欢心的脑子突然不够用了,自己是玉镜湖边的遗孤不假,可是自己的身世,师父都无从查证,这个冒出来的女侠怎么就这么断定。

“你师父送到五毒教的喜帖,居然画了你和那小和尚的画像,这也是一种缘分吧。我是你的同胞姐姐。”

“同胞?你怎么就知道你是姐姐?”欢心的关注点总这么异于常人。

“我说是就是。”清冷刺客毫不退步。

欢心认命点点头,毕竟小命还在人家手上,只能再换个问题:“我们是谁的孩子?父母呢?”

清冷刺客脸上露出了愤怒和厌恶的情绪,说道:“闭嘴,以后会告诉你的,今天我来是有要事。”

“那姐姐,你叫什么?”

“念奴。”

“那你来认我,是要和我一起生活嘛?我们荆湖很大的,我们可以住一起,好好……”

“闭嘴。”念奴打断了欢心的话,扬起匕首,对着欢心的小臂划了下去。

一声痛呼刚喊出,嘴里就被塞进了一枚药丸,点了哑穴。

 只见念奴面不改色的对着自己的小臂也是一刀,弃了匕首,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自己的伤口上,不一会爬出来了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虫子,念奴用瓶子装了虫子又放在了欢心的伤口处。

眼看着小虫子又从瓶口爬出,对着自己的伤口一点点的钻了进去,欢心脑袋都要炸裂了,恶心厌恶的情绪充斥着自己每一个鸡皮疙瘩。随着虫子进入身体,欢心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了,恍惚间,听到了打斗的声音,还不来得及思考,便沉沉的睡去了。

“住手!你要对新娘做什么!”一个身着道服,一脸清秀的小道士,扬着浮尘,闯了进来。

念奴一手掷出暗器,一手继续飞快地缝合欢心的伤口。

小道士看着新娘鲜血淋淋的手臂,也顾不得先礼后兵,充盈道生驱影而来,念奴还剩一点未完成,硬生生的接了一掌,撒了止血药粉,对着小道士反手就是一招索命决冲到门口,夺门而出。

小道士追了出去大喊:“来人啊,有人刺杀新娘了!”

瞬间大厅里八荒各派冲出来很多人,念奴回头恶狠狠的瞪了这个坏事的小道士一眼,刚要隐身藏匿,一声虎啸已至面前,还未出招,便被数道龙吟三破擒住了。

“五毒教的人到底是来喝酒的,还是来砸场子的,把他们的人都给老子捆了!”江山一声怒喝,众弟子纷纷响应。韩思思和遐迩也是冲进了新房,看着手臂鲜血淋漓的昏迷不醒的欢心,遐迩脑子轰的一声。

韩思思急忙叫了军医前来察看。查看过后,众人陷入了疑惑。这刺杀完了还给包扎伤口上止血药?

江山看着被押到大厅的刺客,皱了皱眉,这人居然是五毒教主方玉蜂的亲传弟子,也就是看在心儿没有生命危险的份上,想让她活两天,等姓方的来了,老的小的一起收拾。

“押下去,捆在心儿屋外的梅花桩上,心儿不醒,她就一口水也别喝,一口饭也别吃。”江山看着低头一直沉默的五毒弟子,关心则乱中,忽略了那一张熟悉的脸。

梅花桩上,清冷佳人,月色撩人中,来了一个让念奴厌恶的人。

“姑娘,你可否有难言之隐?”小道士轻声问道,心虚中带着忐忑。

念奴眼皮都没抬,冷哼一声以示回应。

“姑娘,我听说了,你还给新娘包扎伤口,显然你必然没有加害之心,可你为何不做解释?”

“心生歹意,有何解释的?”此时,天一师兄端着汤药从旁而来,看来是刚给江欢心煮好了汤药。

念奴抬头轻嗅了几下,不屑道:“庸医。”

天一师兄瞪眼骂道:“要不是你把心儿伤成这样,她用得着喝药?这可是她的新婚之夜,你真是歹毒的可以。”

念奴哼了一声,说道:“看不惯那小和尚道貌岸然的样儿。”

“你!”天一师兄作势抬拳,小道长一个箭步上前挡了下来,说道:“天一师兄,这事不可武断,江帮主已经传信给了方教主,还是让长辈们裁决,我们就不要动用私刑了,小道明白师兄是关心欢心师妹,可是万事都要有章程,百因必有果,这位姑娘这么做……”

“闭嘴!要不是你大呼小叫,我会被抓?别在我这叨叨的烦人,滚!”念奴不耐烦的喝道。

天一给了小道长一个“狗拿耗子”的眼神,就上楼送药去了。

小道长窘迫在原地良久,说道:“姑娘,我当初在外乘凉,看你一身夜行衣偷溜进了新房,本来以为新娘会大声呼救,等了一阵也不见动静,在犹豫之间,才听闻新娘的一声低呼,急忙冲进去,未看清姑娘所为,便武断的以为姑娘是一心加害新娘,才慌忙出声呼救,还请姑娘见谅!实在是事出紧急。”

念奴哼了一声,说道:“那你跟我一起捆着啊,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小道长一愣,低头沉思片刻,抱住了一旁的梅花桩,说道:“我陪姑娘一起受罚,这也有我的错,我相信姑娘并非歹人。”

“临江师兄,你在做什么?”真武同门良久不见自家大师兄,出来寻人,就看到自家师兄在月色下,抱着梅花桩跟佳人幽会。

 临江小道长微微一笑:“受罚。”

真武同门摇摇头,不解地离开了。

念奴看着身旁抱着梅花桩闭目养神的小道士,怒极反笑。

第三日清晨,欢心缓缓转醒,遐迩眼睛红红的看着欢心,欢心伸手摸摸了明显消瘦的脸颊,问道:“怎么了这是?”

遐迩劫后重生般的感叹:“你可醒了,吓死我了,你都睡了三天了。”
    “三天!!!”欢心猛然坐起身,极力回忆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姐呢?”欢心急切问道。

遐迩一脸懵懂。

欢心心急,慌张下床,遐迩帮扶着出了门。

欢心一眼便看到了绑在梅花桩上的倩影,冲了过去一把紧紧抱住,呜呜哭出了声。

念奴转醒,叹口气:“看来,你还适应的挺好,别哭了,给我倒杯水,我快让你师父渴死了。”

欢心猛然抬头才发现念奴苍白的脸,干裂的唇,回身对着遐迩喊道:“快去拿水!”

“遐迩师弟,给……给我也来……一杯……”欢心这才注意梅花桩上还一个“尾生抱柱”的小道士。

“从小就这样的倔性子,你多解释几句会死嘛?这么大了,还让我这老骨头为你到处跑。”不远处,一声怒喝传来,话音未落已到身前。

念奴低头道:“师父。”

“呵,倔性子上你可是我师父。让你来认亲,怎么还把人给伤了?”方玉蜂口上责怪,却也是关心自家弟子,双指搭脉,脸上的怒气顿时高涨:“你疯了吗?养生蛊能随随便便给人嘛,且不论你元气大伤,受蛊着也会有生命危险。你把养生蛊给你那新妹妹了?人呢?我给你挖出来!”

念奴撇了眼身边站着的欢心,欢心点头:“我在这呢。”

方玉蜂看了一眼俏丽丽的站在身边元气满满的小姑娘,气更是不打一出来,但是又看了一眼欢心身后站着一脸黑的江山,骂人的话就咽了回去,回头骂向自己的徒弟:“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个明白,我非要把这姑娘的养生蛊再逼出来。”

念奴喝了一口欢心递上的水回道:“她之前被震碎了筋脉,那小和尚才给治了一个半吊子,我搭了她的脉,若靠药补起码十年才能恢复元气,这十年中都没法像正常人用功了。养生蛊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徒儿就这一个亲人了。”

“就她一个,你师父我就是个外人嘛,你找我啊,我有的是办法,何必你用养生蛊救她。”方玉蜂说完,转头对着江山说道:“你们丐帮可是欠了我们五毒教一个天大的人情,回头我们细算。”

“小姑娘,过来,让我搭个脉。”方玉蜂用下巴对着欢心点了点,欢心上前。

“养生蛊适应得不错,不出一年,你的筋脉皆可痊愈,武功甚至会更上一个层次,这养生蛊可是你姐姐在体内养了十年,你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子,一年以后来五毒教,我给你取出来还给她,否则她这身子就要泡药罐子里了。”

“师父,你别吓她,没有这么严重的。”念奴劝道。

“姐姐,姐姐……你才刚认我而已,你这样我情何以堪。”欢心搂着念奴泣不成声。

“你被震碎筋脉的时候,我没在你身边,现在你刚成婚,那样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过了生子一关,我刚认了你,我想多看你几眼。自是希望你好好地。”

“哎呀,姐姐,哪就生子了啊。”欢心脸上挂着泪珠,脸羞得通红。

一旁的妹夫遐迩仰天长叹,这不就是警告我一年都不要洞房了吗?

临江看着眼前虚弱的女子,听着耳边的事由来去,深深震撼在那满眼温柔中。

五毒教众人顶着这天大的恩情就在荆湖住了下来,荆湖盛产鱼产柴泥等特产,那是云滇深林缺乏的,此时不赶紧趁火打劫做点不公平生意,那真是对不起大弟子念奴那枚十年养生蛊不是?

欢心陪着念奴来到玉镜湖畔,指了旁边的一个小水洼,说道:“师父就是在这捡的我。”

念奴点头,回道:“那你运气好一些,我在云滇深林,师父发现我的时候,我浑身都是虫蚁了,大难不死才有后福。”

“姐姐……”欢心嘴角瘪了起来,泪盈于睫。

“好了,一天哭多少次了。”念奴无奈埋怨,这侠气荡世间的丐帮怎么把自己妹妹养成了这么一个多愁善感的小泪包的?

“念奴师妹!这么巧!”临仙扬着浮尘笑嘻嘻的走来。

念奴挑眉:“你都跟一路了,那是真巧了。”

欢心低头吃笑,说道:“姐,我要回去补觉养身体了,临仙师兄麻烦你陪我姐观赏荆湖景色了哦。”说着,对着临江眨眼就溜走了。

临江满心欣慰,这小妹太灵透了。

念奴皱眉对着临江说道:“小道士,你们道教不是要一心向道不可心生杂念?”

临江辩驳:“念奴师妹你不是杂念,你于我也是道,真心之道。”

“油嘴滑舌。”念奴不理,径自向前走去。

临江追在身后絮絮解释:“念奴师妹,你听我说啊,我是真心想跟你道歉的,知道事情真相,我悔过良久,觉得是我害你受了三天曝晒饥饿,我想赎罪的啊。”

“那好,你以死谢罪吧。”念奴头也没回。

临江呆立片刻,又追了上去,笑嘻嘻的说道:“师妹,你看你又说笑了。”

五毒教众留下蹭吃蹭喝,真武众人也被自家大师兄留下来,美其名曰门派考察,实地游历。可是真武众人见到自家的大师兄,不是送花给五毒那个冷冰冰的大师姐,被丢出房门,就是请五毒大师姐吃饭被下了毒回来,依然锲而不舍,屡败屡战。这种情况,住在荆湖的人都看在眼里,这种事,就看谁先妥协,是五毒大师姐那颗冰冷的心被捂热呢,还是真武大弟子那炙热的心先冻成冰块。面对这件事,可有人是在坐不住了。

临江低眉顺眼的行了一个长礼,弯腰良久,始终没听到上座的方教主开口。

就这样一个礼行了半个时辰,临江觉得自己随时会一头栽在地上了,终于听到了方教主懒洋洋的一句:“起了吧。”

方教主那犹如实质的目光在临江身上扫了好几个来回,说道:“资质一般,胜在心诚。”

临江像得了大赦一般:“谢师父成全。”

方教主一口茶呸出口,说道:“我成全什么了,别乱喊。”

临江悻悻抖肩。

方教主看这泼猴的模样,无奈叹道:“念奴这一年,没有养生蛊傍身,着实危险,你护在她身边也是一个保障。当初我捡到她的时候,已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娃娃,现如今长成大姑娘了,是很多事情不是为师可以决定的了,事情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的了。”

“师父您能不能给我讲讲念奴小时候的事情?”

“她啊,自小孤僻寡言,外冷心热,最是纯良的一个。天赋一般,但是学习功夫甚是努力,有今天这般成绩属实不易。若她肯对你真心,你定要诚心以对。反正,五毒那十八种炼狱酷刑也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谢师父,师父,我去找念奴去了,师父,再见。”临江说完盯着一头鸡皮疙瘩就溜烟跑了出去。

“念奴师妹,怎么又这么巧呢?”

“孽缘。”

“师妹说的极是,孽缘也是缘嘛。”临江笑嘻嘻的脸,这几天念奴做梦的时候都会出现,耳边也总会出现“念奴师妹”的幻听,果然是要离这个人远一点才好。

“念奴师妹,你去过襄州没?要不要过一阵随我们一起去游玩。”

“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对你做错什么了,你要这么折磨我?”念奴挥舞着黑雾刀法,招招带风,式式狠辣。

“念奴师妹,你可知道这样一句话,百因必有果。”临江挑眉等着念奴接话。

念奴仿佛失聪一样,继续练习着黑雾刀法。

临江浮尘一扬,离渊已出,念奴被控,匕首掉落,看着眼前的一张笑开花的脸,对着自己说道:“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以后的一年里,云滇深林中的一个木屋旁。总有这样的一幅画面,黑衣女子面若桃花,眼波笑意盈盈,朱唇吹着竹叶哨驱使着十几条毒蛇,对着树上一个狼狈的小道士,嘶嘶吐舌。小道士满脸冷汗,死死抱着树干,口中念念有词:“百因必有果,我的报应就是你!”

 

本文作者:欢心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