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长篇连载】山月清欢(全门派同人) - 番外 主角团的日常(1)

2019-12-19 17:49:20 佚名


1. 酒与凤求凰

移花弟子少有嗜酒之人。

苏栾家里管得严,更是从小不给喝酒。

因此对着“酒”这种东西,她总抱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好奇心。

直到她去往中原之后,尤其是遇到江叙之后,这个愿望才得以满足。

 

“这是我们丐帮的桑落酒。”

他们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来自丐帮无酒不欢的江叙取来酒杯主动为她斟了一杯,带了些献宝的语气,眉开眼笑道:“你第一次喝酒,桑落酒清淡,正适合你。”

对于他的说辞,苏栾显然不太满意,她皱了皱鼻子正要反驳,但最终还是对酒的好奇占了上风。

于是她举起酒杯端详了片刻,嗅了嗅酒香,然后脖子一仰一口饮下。

苏栾缓缓地放下酒杯。

江叙有些紧张:“怎么样,好喝吗?”

“好喝!”苏栾眼睛亮闪闪的。

江叙放下心了,他就说桑落酒没问题。

丐帮小哥的想法十分单纯,他心想既然她爱喝,那下次没准他可以请她尝尝丐帮珍藏的竹叶青、猴儿酒……

直到一杯两杯三杯入肚,苏栾支着下巴,偏过头笑着问他:“你们平时喝酒时,除了喝酒,还会干什么?”

江叙随口回道:“大概……行酒令划拳吧。”

“那好,我们来划拳吧!”

苏栾的眼睛依旧亮闪闪的。

江叙:???

江叙酒顿时醒了一半,忽然察觉哪里不对了。

他再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苏栾眼底深处是迷离水汽,舔了舔唇,双颊红得有些不正常。

这是……喝多了?!

江叙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栾笑嘻嘻道:“划拳不行,那我给你唱首歌吧。”

还没等江叙反应,她张口就唱:“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歌声婉转悠扬。

老实说,苏栾唱得还是蛮好听的,调子也不错。

只是这歌词江叙没听明白,他不禁好奇地问:“你唱的是什么?”

苏栾瞥了他一眼,继续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凤求凰啊。”

江叙:?!!

江叙差点一口酒喷出来,咳嗽了好久,瞬间从脖子到耳根红了个通透。

直到后来他发现她喝多了对谁都唱凤求凰……

 

2. 明非的助攻

“三月十四,微风。

“哥,我今天到神刀堂了,大家都很好,路掌门还问了问师尊公孙师兄和独孤师兄的状况,是神刀堂的大师姐来接待的我。”

明非在清天楼喝着酒看着信,面无表情。

“三月廿一,晴。

“大师姐的训练真的好严啊……哥我想回秦川了我心里苦……哥,你那边还好吧?有没有遇到什么妹子啊?”

明非拿酒杯的手顿一下,想起了正住在他隔壁的纪柔。

“三月三十,晴。

“……为什么大师姐总是喜欢捉弄我,我要枯了。对了对了,哥我告诉你,大师姐是个特别英气的女孩子,长得也好看,嗯……总之哪里都好!唉其实跟大师姐打打闹闹也挺好的……”

明非的脸有点黑。

“四月初九,雨。

“今天和浣峤去看雨景了,我突然发现徐海的雨景也蛮好看的,哥你下次也带你的妹子过来看啊,保证一绝!唉,我和浣峤还可以帮帮哥,我怕哥你情商太低把人家妹子给吓跑了。”

明非把信攥得有点皱。

他们两兄弟分明就是半斤八两的情商。

“四月十八,雨。

“呜呜呜哥!怎么办啊!今天浣峤跟我说她的鹰只有和她关系匪浅的人能喂,可是可是我已经喂了一次了,她说了那句话我就打哈哈逃了!我是不是搞砸了啊啊啊啊啊啊!”

明非的脸彻底黑了下来,提笔回信的时候也用力了几分,墨迹都能看出回信人的恨铁不成钢:“如果下一封信你告诉我的消息不是你和你的大师姐在一起了,我马上去神刀堂找你切磋一下。”

“四月廿三,晴。

“哥!!!嘻嘻嘻嘻,今天我跟浣峤说了我的心意啦,她虽然没有正面回应但是也没有拒绝我!”

而此刻在东越收到这封回信的明非嘴角抽搐了一下,回信的时候还塞了一些东西进去。

三天后,明久在神刀堂拆开明非的回信时,还从里头找到了一沓银票。

明久一头雾水,然后看了看回信的内容。

“回秦川后来沉剑池等着。”

明久:……

合着还附赠礼金了呗?

 

3. 论一个妻管严的自我修养

韩弋霄作为神威堡的统领之一,大约在一般的神威将士看来,画风应该是这样的。

“出操,速度快。”

“出枪的力度要大。”

“绕神威堡,五圈。”

韩弋霄的青梅竹马沈清清长于天香,后来到燕云,同神威堡的女兵们关系极好,而与沈清清接触不多的神威将士们一直觉着,她的画风大概是这样的。

“受伤了吗?”

“啊,无妨,我这就帮你上药。”

“千万小心啊。”

但实际上……

 

这天元宵,大家都在心里默默吐槽为什么向来有通情达理之称的韩统领会一反常态地在晚上还要让他们操练。

要知道一般这种节日,韩弋霄会直接给他们放晚上的假,让大家休息。

“完了,是不是韩统领和清清师姐吵架了?”

“我觉得很有可能……”

“一般这种日子他不是应该去找清清师姐的吗……”

几个叫苦连天的将士还没议论到五句话便被韩弋霄给发现了:“你们在说什么?”

“报告!没有!”

韩弋霄凉凉的眼神落在了回答之人的身上。

那人的鬓角滑了一滴汗下来。

“绕神威堡,十圈。”

几人面面相觑,都是大难临头的绝望。

然后异口同声无奈答道:“……是!”

韩统领的画风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模一样!

只是说来也奇怪,不仅是韩弋霄名下的将士,连女兵们也有好几天没见着沈清清了。

“清清姐不会离堡出走了吧……?!”

“不会吧?!”

在她们正感到奇怪的时候,沈清清执伞的身影出现在了沙场。

还没等她们上去八卦一下,便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抢先一步出现在了沈清清面前。

女兵们瞧清了那人的模样后,默默拿枪回到操练场继续操练。

而被罚跑的几人路过沈清清和韩弋霄时,再次看向彼此的眼神中,都是大吃一惊。

方才那个一脸威严罚跑的韩统领去哪儿了?

 

“清清!你可算回来了,有没有出什么事?回来受伤了吗?”

“我能有什么事?”沈清清戳了戳韩弋霄的肩膀,轻笑着提起手中的食盒,“师姐送我的元宵,要一起吃吗?”

“好,那你先回房休息一下,我这就来。”说罢,韩弋霄的轻吻落在沈清清额头,便匆匆去寻正在操练的将士们。

等到韩弋霄离去,沈清清还没走两步就被女兵们给围住了。

“清清姐可算回来啦!”

“哇清清姐又带了什么回来?”

“哎呀别想了,清清姐带的东西肯定都是给韩统领的啊。”

一阵哄笑,沈清清微红了脸颊,等她们哄笑过了,她狡黠一笑:“是啊,所以你们可要加油找对象了噢。”

说罢便闪身朝房间走去,女兵们在她身后佯装生气地抱怨。

韩弋霄一挥手就给操练的将士们放了假,自己则快速跑去寻沈清清。

将士们看着韩弋霄匆匆离去的背影,不住地叹气摇头。

“韩统领真是十年如一日地捧着清清师姐啊……”

 

而被罚跑十圈的几人跑完后仰面躺在沙场中。

“韩统领的画风……”

“果然是因人而异的!”

特别是在沈清清师姐的面前!

 

4. 记一次逛街的意外

苏栾爱吃爱玩,特征便是到了一个新地方便要尝尝那地方的特色美食。

江叙深有体会,譬如到杭州才不久,一不小心碰瓷了苏栾,他就被苏栾拉去清天楼吃了好几天的东西。

直到有一天,苏栾在杭州的街市发现了一个于她而言非常新奇的玩意儿。

“唉江叙,过来过来。”苏栾在一干货摊前停了脚,朝他招了招手。

江叙凑过去,看见了很多核桃。

“这是什么啊?”

老板:……

江叙:……

“这是核桃,你不会……”说到一半,江叙忽的回想起来,苏栾是移花弟子,大约移花宫那样仙气缥缈的地方还真种不出核桃来。

眼见老板的脸色有些不大好,江叙连忙买了些核桃,转手就递给了苏栾。

苏栾拿着一个核桃左瞧瞧右看看,“这个要怎么吃?外面这个壳这么硬,咬不动吧?”

江叙“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不过很快收敛了笑意,带她回客栈再研究这个新奇核桃。

“当然是要用东西把外面的壳砸开再吃了。”

“唉,那用小一点的石头能砸开吗?”

“可以吧。”江叙认真思索了一下,“就是不大顺手。”

于是他眼睁睁看着苏栾顺手从腰间摸了一块一看就是上等玉质的玉佩,运足真气往核桃上一拍。

“等等你干什么……”住手!!!

核桃应声而碎。

苏栾拍了拍手,遗憾地道了一句:“啊,果然不太顺手。”

转头又瞧见江叙一脸心痛的样子,笑嘻嘻地安慰他,“放心,这玉是我们移花特有的,很坚固,不会碎的。”

江叙捂着自己的胸口呈奄奄一息状。

碎的是我的心啊。

 

 

 

5.开封秘事之一

开封的大家闺秀之间都传着这样一个传闻。

近日,开封来了位白衣仙袂的男子,眉目俊朗,温润如玉,时常同一位纹身男子同行,时常也一人在开封的街头闲逛。

宋朝皇城之地民风向来大胆,那些从前都敢在大街上和唐青枫公然搭讪的女子们,看见这苏怀墨,顿时心花怒放。

加之苏怀墨向来温柔,从来不会说下重话去推辞,只会温柔地笑笑,随即委婉道谢。

于是在回客栈的路上,苏怀墨还在头疼怀中的一堆书信该怎么处理,便又见到一个满脸通红的女子扭扭捏捏地走来,将一个香囊试图塞进他的怀中。

“……”

苏怀墨看着怀中的香囊,一个头两个大。

“公子……”女子满脸期待地看着他,眼中的爱慕异常浓烈。

这样的场景在近日不知发生了多少遍。

苏怀墨只好在心里暗叹一声,面上无奈地微微一笑,熟练地婉言谢绝。

“感谢姑娘的好意,只是我恐怕要辜负姑娘的一番美意了。”说着就把香囊还给了那女子,也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女子失望的表情。

还不等这女子再开口说什么,苏怀墨又急急告辞:“抱歉,实在有要事在身,我先走一步了。”说罢,脚下步伐快了许多。

进了客栈,苏怀墨紧绷的脸才松活了许多,又径直朝楼上走去。

还没来得及进房间,半路杀出个蓝铮倚在他房间门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怀里的一堆书信:“这哪儿来的这么多信?”

苏怀墨深深叹了口气,看得蓝铮不觉有些好笑。

以他和苏怀墨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可是从没看到对方如此无奈又带了点尴尬的表情。

“开封的女子……追求爱情自由的勇气,着实可嘉。”

这话说完,蓝铮便笑他:“想不到啊,你竟然也步了你少宫主的后尘?我可听少侠说,当时你少宫主来开封时,可被不少女子搭过讪……”

他难得起了几分揶揄道:“自古最难消受美人恩啊,苏兄今年未有家室,难道其中就没有遇到过合心意的?”

苏怀墨面无表情道:“抱歉,这恩情只怕在下无福消受,蓝兄看起来倒是风流洒脱,来者不拒,小弟不及也……麻烦让一让,感激不尽。”

然后蓝铮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他很快就明智地闭嘴了。

因为苏怀墨又瞪了他一眼,那眼神颇带威胁性。

蓝铮耸耸肩,让开身子,示意让他自便。苏怀墨前脚进了房间,后脚便听见了身后出身五毒的青龙会前护法不再忍耐的放肆笑声。

 

 

6.开封秘事之二

开封,客栈。

夕阳西下,黄昏点染的客栈小院子里,出现了两个叽叽喳喳的人影。

说是叽叽喳喳,其实也只是苏栾单方面兴奋不已,而叶姝则是一脸为难。

苏栾带着叶姝回到客栈房间,“嘭”地一下关上了门,门外的江叙和展子期面面相觑,不知这两人要做些什么。

自下午苏栾把叶姝拉出去逛了一圈后,回来时二人的神色就有些不对劲,更是没和他们交代一声,不知道在外头遇见了什么事情。

门外的两个大男人闲得慌,也不知道苏栾和叶姝什么时候才出来,于是便在院子里过招打发时间。

过了一个时辰后,门终于被打开了。

江叙听得声响,一转头便愣在了原地,瞪大了眼,微微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无意识地走到苏栾面前站着。

她没再穿移花的宫装,转而身着霜白色的上衣与下裙,还披着一件轻透的外纱。上衣露了腰肢出来,从江叙的角度看去,甚至还能瞧见胸前若有若无的沟壑。

下裙在大腿边开了叉,一条腿在这霜白的衬托下,竟还更显几分白皙。

而苏栾用一根流苏玉簪将头发堪堪挽住,只剩了鬓发。但她绾得并没有很紧,甚至还有一缕青丝自脖颈搭在身前。

她还不知从哪里学来了浓烈的妆容,红唇比平日里烈艳了几分;脸颊重用了胭脂,红了许多;眼上还画了凤梢,那双眼看起来更加勾人;额间甚至还有浅浅的花钿。

苏栾朝面前的江叙眨了眨眼。

江叙回过神,差些跳起来:“阿栾!你你你你你这是在干嘛?!”

“怎么?嫌这样不好看?”苏栾见江叙的反应有点激烈过了头,皱眉撇撇嘴,继续盯着江叙。

前几日苏栾和叶姝上街买了好多话本子,苏栾看得津津有味,甚至看到青楼戏码时还来了几分兴致,今日一早便去和叶姝商量,总算软磨硬泡让叶姝陪着自己去青楼逛了一圈。

没让苏栾失望,青楼的姐姐们还真是和话本子上描写的一般无二。

香粉胭脂,轻罗帷幔,还有莺莺燕燕的娇俏声音响彻在四周,听得二人面红耳赤。

苏栾大着胆子,看似面色平静地拉着局促的叶姝逛了一圈,忽然生了些想法,于是二人又到对面的成衣铺买了两身衣裳,随即便回了客栈。

苏栾挑挑眉,偏生画了凤梢的眼睛同往常更勾人,江叙张了张嘴,红了脸,后又猛地摇摇头:“不不不不是……我、你、那个……”

苏栾笑了笑,那恶作剧得逞似的狡黠笑容更添了几分灵动,又凑近了江叙几分:“那……就是好看咯?”

江叙呆呆地颔首,苏栾终是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你这个样子……”江叙脱下外衣披在苏栾的肩上,也让她有所乍泄的春光收敛了许多。

“你、你往后别这样穿……”他揉了揉头,脸色更红了些,“我……我……”

江叙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苏栾不得不集中精力去听。

“我受不了……你这样太好看了……”

苏栾猝不及防听到这话,原本涂了不少胭脂的面庞,也艳红了几分。

 

“咳……”

展子期的轻咳打断了二人甜蜜的沉默。

他的眼神没有停在苏栾身上,四人虽说已经是朋友,可这个样子……大约还是留给江叙一个人慢慢观赏比较好。

“苏栾,我师妹呢?”

这问话一下子把苏栾的神识给拉了回来,见叶姝久久没有出来,也是微微疑惑:“叶姝之前就弄好了啊怎么还没出来……你别急我去看看。”

说着转身就进了房间,展子期和江叙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而这口气还没松多久,苏栾拉着一脸通红的叶姝走出房间,眼眸转了转,轻笑一声,一把将叶姝推到了展子期的怀里。

“呐展道长,你家师妹,还你啦~”

苏栾笑嘻嘻地被江叙带走了,二人在转角还打打闹闹了一番。

叶姝僵在展子期的怀里不敢抬头,而她被推到展子期怀里时,展子期下意识扶住她的肩膀,却因为外披一边从香肩滑落,他正好碰到了叶姝玉白的肩头。

像是被火烧了一般,展子期又猛地缩回手,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才好。

“师、师兄……我……”

叶姝站起身,慢慢退开距离。

不敢看她,展子期脸上火烧红云,别过脸轻咳一声把外衣脱下给叶姝披好,还把身前的系带系得严严实实,才吐出一口气,回眸对上叶姝的视线。

然后,他便呆在了原地。

虽说从前她只规规矩矩穿着道袍,也不怎么打扮,可她仍有着清丽之姿,宛若芙蓉,天然去雕饰。

可现下,她的妆容甚至比苏栾还浓了几分,原本清丽的容颜更张扬了些,明眸善睐,甚至还有些风情万种的妩媚之感,原本意识中的美貌,仿佛是祸国红颜,美目眇兮。

展子期从未觉得,叶姝会这样倾国倾城。

叶姝看着展子期愣在原地,生怕自己闯了祸,于是抿抿唇,拉住展子期的手,有些不安:“师兄……我、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奇怪……”

她的神情颇为无辜,可那妆容艳烈,偏有一种带了妖冶的蛊惑之感,无端令展子期想起了从前师父同她讲过的狐妖。

狐妖最喜欢装作柔弱,然后在一瞬间蛊惑人心,要了人的命。

此时的叶姝,便如同狐妖一般,以貌诱人。

可如果是叶姝……

展子期的喉头滚了滚,他怕是这一生,也情愿被她俘获。

他良久地凝视叶姝,并未开口说一句话。叶姝心头更慌了,顾不得自己的妆容是否奇怪,凑近展子期几分,忐忑道:“师兄?你、你别生气……”

话还未完,展子期忽然扶住叶姝的后脑勺,一点一点靠近她。

展子期能清晰地瞧见她清澈的眼,额头妃色的花钿,以及深红的唇。

双唇靠得越来越近,叶姝的红了脸,不自然地眨了眨眼。

展子期在最近的时候停了下来,将叶姝带入怀中,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绮念,默念了几句清心口诀,平复了纷乱的心绪。

“我……我没生气。”

“师妹……很好看。”

本文投稿作者:梨晚/寒霁夜茶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