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 【短篇同人】与君共河山 威&白

2019-12-20 17:14:06 佚名


“我该走了”,男子放下酒杯,开口说。若是这时候有人转头看去,就会发现他虽不是一眼就能抓住人目光的长相,却剑眉星目,别有一番英挺之气,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是破碎的月光洒在了眸里,明亮而清冽。

“这么快?”坐在他对面的少女怔了一下,却很快又恢复了一副没心没肺笑嘻嘻的模样。“也是,听说最近那边又不安分了,你回去也是应该的。那等下次再见,我带你去看秦川的大雪,到时再来上一坛桃九娘的醉春风,可好?”

“这可是你说的,那就约好了。”

“嗯,约好了”

韩子奕回了燕云,上了战场,而纪宁意则是打道回了秦川。江南总是细雨绵绵,让人也变软了起来,连绵不断的雨丝让见惯了秦川风雪的她也生出了一丝不舍之意。“也不知道那家伙回了韩家堡之后,还受不受得住那些大风大沙的。”一边翻身上马,一边还不忘招呼店小二给自己再打上一坛店家招牌好酒的纪宁意碎碎念个不停,只是细听,就能发现她说的内容却都是跟刚刚与她一桌喝酒的男人有关。

说来也怪,明明是因为贪玩,费尽心思躲过了门派里的人偷偷溜出来,却偏偏因一坛酒与一个陌生人交好了。甚至还因为两人的约定,连“迫不得已返回秦川挨师父师叔师兄师姐们的骂”这件事似乎也没那么让人抗拒了。 就这样,一个在去漫天风沙的燕云的官道上打马疾行,一个在通往风雪交加的秦川的小路上悠悠前行,两个看似毫无交集的人,却慢慢的变得熟悉了起来。

韩家堡的人世代驻守边疆,击退敌兵已经是从小就刻在骨子里的本能,而韩子奕自然也是毫不意外的大获全胜。看过江南的绵绵细雨,心里也还想着秦川的大雪。不知道是惦记着那坛约定好一起喝的好酒,还是惦记着那个笑起来没心没肺却满目灿烂的姑娘,韩子奕最终还是履了约,去了秦川,还带着从桃九娘那求来的醉春风,带着一身燕云战场的烟沙。

纪宁意回秦川之后,意料之内的被大家按着唠叨了一通,可是作为太白的最小的小师妹,谁又舍得真的罚她呢?尤其是她讨好的笑着凑到掌门面前没脸没皮的撒了个娇,还拿出一坛好酒之后。于是纪宁意安然逃过了一劫,又恢复了每天练练剑,去沉剑池钓钓冰鱼,再到处溜达溜达惹猫逗狗的“无聊”的日子。那天,她按照惯例去太白山门名为巡逻实为遛弯撒欢的时候,听到了一道耳熟的声音,他说,“燕云神威营韩子奕”。在思绪反应过来之前,纪宁意已经窜了出去,明明应该是点头之交的,可是看到那个只是一同喝过几天酒,聊过几回闲话的男子的时候,她的心底还是抑制不住地冒出了一点儿欢喜,甚至连眼底也染上了几分这样的情绪。

“你来啦!”

“嗯,我来了。”

“可是...可是桃九娘还是不愿意给我醉春风,怎么办呀...”

“没关系,我带来了。”

韩子奕在秦川待的那几天,纪宁意每天都过得很快活,看那几百年没变过的铺满冰雪的山也像是开出了一朵朵色彩斑斓的小花一样,顺眼极了。他们一起喝酒,一起打趣儿,一起去沉剑池钓冰鱼,一起去看落雪时的梅花。同样的,他们也很默契,谁也没提过韩子奕什么时候会离开,又还会不会再来,也没有提过他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关系,将来会如何。就好像,他们能一直一直像现在这样下去......

纪宁意猛的睁开了眼,发了一会儿呆,她转过了头,从窗边的缝隙看出去,天边一轮弯月静静地挂着,月光清冽又明亮,就像是那个人的眼睛一样。她下了床,走出房门,沉剑池边,负责今夜巡逻的师姐还站在那。

“怎么半夜醒了?...你又...?”

“嗯,我又梦到他了。师姐,你说如果那时候我非要把他留在秦川,不让他回去,那现在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傻师妹,韩家堡的人又怎么会因为儿女情长而弃战场不顾呢?况且...况且谁也没想到,会有奸细混进去呀...”

“……”

几个月之前,纵使纪宁意很舍不得,韩子奕还是回了他该在的地方,他们心里都没想过这次分别代表着什么,甚至还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可是,谁也没想到韩子奕一向信任的队伍中,竟被插进了敌方的奸细。作战部署被偷偷传递出去,虽然最后死战守住了边线,代价却是韩子奕的身死。韩子奕折在了燕云沙场,纪宁意却还在秦川计划着下一次见面做些什么,甚至没有人知道应该给这个女孩递个消息,告知她她的“友人”已经不会来赴约了。等纪宁意从掌门那知道这件事,急匆匆赶到燕云时,等待她的,只剩下了一座孤零零的坟茔。那个眼里含笑,温柔的看她的韩子奕,再也不会有了。

“师姐,我...想再去一趟燕云,看看他。”

“罢了,去吧去吧,记得偷偷溜出去,我们就当作没看见了,掌门那边等回来你再自己去解释吧。”

“谢谢师姐。”

这是纪宁意第二次来燕云。韩子奕的墓边,还是只有干干净净的一块碑。“你们这还真是奇怪,死人连个祭品都没有,也不怕你在下边饿死啊。”她一边念叨,鼻头却忍不住一酸。“我给你带了一坛酒,桃九娘新酿的君莫笑,我求了好久才求来的,便宜你啦。”纪宁意把那坛酒浇了一半在墓边,然后坐下来,靠着墓碑,喝了剩下的半坛酒。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酒喝,倒也是应个景。”

纪宁意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像是韩子奕还能听到一样,笑吟吟的说着话。可惜,说完之后,并没有人回应她。纪宁意盯着酒坛发了会儿呆,头慢慢地垂了下去。

燕云风沙又起,风里还隐约夹杂着哭声,而秦川,又下雪了。

本文投稿作者:星子

如果你也会写攻略、做视频、制作同人手绘等有更好的创意,

想要与更多的小伙伴分享你的作品,

欢迎投稿天刀助手,详情请戳链接:tiandaozhushou.com